评论

对话创世伙伴周炜:下半年AI寒冬将至,去伪存真,硅谷创业者只求熬到下个周期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

出品|搜狐科技

作者|任婧瑄

编辑|杨锦

“硅谷现在很流行创业者说,熬到下一个周期就行。”从KPCB中国主管合伙人到创世伙伴资本的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亲历了中国创投行业的多个周期。

今年一级市场仍然严峻,无论是人民币还是美金,不少VC都面临着资金量短缺这一根本难题。但周炜强调,如果与整个VC投资领域相比的话,无论从投资项目数量还是从金额来看,AI领域“毋庸置疑”是今年所有投资机构出手最多、最阔的方向。

AI热早已蔓延创投圈。今年除了“热”,还涌进了许多“伪创业者”和“伪需求”。这让见证浮浮沉沉的前沿科技创投行业多年的周炜意识到:AI圈的寒冬即将到来。

“我预测其实今年的下半年三季度开始,AI会冷下去,一直冷到后年下半年。”

周炜回忆起堪称经典案例的数坤科技。2015到2017年是中国AI医疗影像应用最热火朝天的时期,大批企业拿到大额融资。然而,2017年一过,热度急转直下。由于此前AI影像估值涨得太高却无法产生收入,一级市场从2017年一直冷到了2019年初。

“冬天的冷苗什么就长不出来了,但是它也会把一些特别强壮的苗留下来。所以冬天一过,剩下的这几只苗就会长得非常快。它商业环境也好了,产品也更成熟了,同时竞争也变少了。”

一向敢于在冷门时做投资的周炜,就是在AI医疗影像最冷的2018年看准了时机,领投了数坤科技的2亿元A+轮融资。当时的他判断,中国AI医疗影像行业已经准备好了,技术也足够成熟,唯一需要的就是商业化落地。

以数坤为首,2019年一过,AI影像公司的商业环境和真实应用场景显现。果然,一批熬过寒冬的企业,收入都涨了起来。

一度席卷全球的元宇宙概念,也基本符合这一周期曲线。“热了一年半就开始冷,冷到现在还没过去,”他预测,AI马上冷一年到一年半也是同理。“所以AI我们不担心。硅谷现在很流行创业者说,熬到下一个周期就行。”

AI过去一年半太热,冲进来很多炒作的伪创业者

用周炜的话来说,虽然大家从一开始就都知道AI的方向很好,但具体的商业应用要落在哪儿?怎么落?其实大家都很茫然。

这让他回想起2000年大家都在投互联网的时候。回顾当年,大家现在肯定都知道当时的最佳创业方向就是门户网站。但如果在当时去做后期兴起的电商等赛道,因为整个环境不匹配、市场还未准备好,所以它其实涨不起来。

周炜直言,如今的AI创业者们也面临着拿捏时机这一问题。“要选择今天这个时间点做什么事最合适。你可能眼光非常远大,但如果你做的太早,周边环境不具备,这其实是很可怕的。”

用周炜的话来说,AI的应用阶段刚刚开始,太多人在不同的方向尝试,但过去一年半,AI大环境逐渐出现了当年加密货币领域的一些行业乱象。

“它太热了,但冲进来的很多人,他并没有马上去想怎么用AI解决实际存在的问题,而是在用各种概念炒作。我们称这些为伪创业者,就是追浪的人。”

从去年3月到今年2月Sora横空出世,AIGC瞬间成为了科技赛道引发全民热议的焦点明星。文生图、文生视频、图生视频,似乎变成了AI圈挂在嘴边的家常菜。

周炜直言,“有些钱被投到了一些被浪费掉的地方。”当下的AIGC方向就像当年互联网创业一样:以to C网店为例,只要懂互联网的基本玩法就可以参与。“能不能赢不好说,但你都可以在里面玩儿”。

目前AIGC方向的创业环境,在他看来也是如此。“基本上懂AI的人,就像当年互联网创业一样,你只要发觉市场上有一个什么需求,你就可以扑进去做,你用你所谓的普通的一个商业理解能力就可以进入。”

他强调,生成式AI技术至关重要,但“如果没有跟别人差异化极大的技术,产生一种技术垄断的话,实际上它最后会变成一个所谓的大众消费品:每个网站都有,大家都用不同的供应商,产品好像差不了太多。”这样下去非常有价值的公司会非常少,“就会出现一大批活的还行的公司。”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周炜认为,今年下半年AI如果冷下来,完全是好事。“就会把一些所谓伪创业者和伪需求筛掉,让这个环境更干净。有些非常扎实的,正在用技术解决真实问题的企业家就会成功”。

具体而言,周炜认为能影响行业成本结构和整个行业工作流的to B应用,才是真正有价值的AI应用。“to B的,如果你对这个行业了解很浅的话,你根本就连门都摸不着。”他将这类应用比喻为修高速公路的“盾构机”。

但to B应用的创新对创始人和团队的要求也更高。不仅要对AI行业与进展有充分的理解,还要熟知各个参与方在工作流中扮演的角色,并且还能够将自身的AI产品与整个工作流相结合,产生一种“捷径效应”。

“他能够敏感地感觉到AI在这个领域能够砍掉工作流中的哪一块成本——不是减少,而是你的AI应用能够做到让原来在里面拿走一大块儿蛋糕的参与方消失,那你的价值就很大。”

在采访中,周炜提到他在硅谷的B2B初创公司投资案例Huski.ai。Huski.ai主要为知识产权律师及其员工提供经济高效的解决方案,协助他们对客户的商标进行审核、观察以及执行。

周炜说,过去的律所一年最多也就处理十个左右的案子,因为律所和品牌方若想对造假方或卖假方产生威慑,无论是经济还是人力取证成本都很高。Huski.ai用人工智能介入后,能够在收集建立证据上,让取证过程无限降本,甚至直接替代取证的过程,完全不再受人力限制。

对于创业者而言,周炜向搜狐科技介绍了to B创业方向的三点优势。第一,目前拥有跨界能力的团队较少,竞争相对来说没有那么激烈。第二,收入来得相对快。第三,能对一个行业产生彻底的改变。

所以,周炜坦言,在大模型和平台公司投资之后,现在他更喜欢“把一个垂直领域切得很深的公司”。

中国AI企业不能等到做大再走出去,不然“内卷卷死”

周炜表示,今天这波生成式 AI 浪潮中,中国企业的突围之道是“分布式全球化2.0”。

虽然从AI领域的角度来说,目前他认为还没有到“不出海就出局”的地步。但他强调,中国企业在国内的竞争非常卷,就像《三体》里的黑暗森林一样,“逆全球化的时代,中国企业必须还是要坚持走全球化才行,要不然真的是内卷卷‘死’。”

那么分布式全球化2.0怎么走?“从第一天起,中国的AI企业就必须要考虑和提前。不像以前一样,我做大了再走出去。那时候你会面临很多的阻力和防备心理。而是说第一天你只要有足够的信心、也有一定的资源的话,就开始同步实现。”

对于创业者,他建议在起步初期就尽早着眼于未来的全球目标市场,建立从合作伙伴到服务各方面都具有“当地形象”的本土化团队。

“但实际上你跟中国的企业、中国的供应链都有强关联。”也就是说,在充分与当地的市场、文化、法规等相结合,打造本土形象的同时,也要充分地跟中国有资源、人才、供应链以及技术上的对接,形成一种分布式的格局。“变成像很多蘑菇同时从不同的地方长出来,但它彼此之间有一定的互相的支持作用。”

周炜强调,自己在做投资决策时非常看重扶持中国创造这一点。“我们过去有15%到20%的项目是投在海外的项目,当然大部分是跟中国有关的,要么就是创始人是华人,要么是他要跟中国的供应链以及市场或者人才产生紧密的结合。”

海外AI巨头捆绑式趋势在中国已经发生

亚马逊追投Anthropic、微软傍身OpenAI、苹果AI“左拥”OpenAI“右抱”Meta...美国已经出现了多个科技巨头携手模型公司的深度联盟案例。业界越来越多人认为,未来模型公司与巨头绑定将是必经出路之一。

之前,阿里就投了 5 家大模型公司,而“嫡出”的通义千问表现得更是比被投还要出色。这下让无法与大厂捆绑,也“富”不过“嫡子”的初创大模型公司们更加艰难。

在周炜看来,国内大模型巨头和大厂的捆绑趋势已经在发生,最终一定会以并购或者其他方式捆绑得更紧。

“这个其实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他解释道,初创投资人的工作是帮助小企业长大,但是AI领域无论是GPU的价格还是其他资金量都太大,不是早期VC能足够支撑的。“实际上是有一点‘大数底下不长草’的这种情况,但是没办法。”

对大厂而言,尤其是对于像谷歌和阿里巴巴这种有自己的算力和云服务的公司来说,你买我的云服务,我让你调用大模型的API,“相当于我还多了个客户:我投了钱给你,你其中一部分钱还要投在我的服务上还给我。这对他(大厂)来说一定是更好的生意,所以这种捆绑是必然会出现,并且很快中国也会出现。”

但大厂的定价对大模型初创公司来说,早已是成本线之下。好在中国的垂直场景十分丰富,数据也足够多,所以聚焦在垂直场景上仍然有希望。“还是要努力在有一定壁垒的方向上去创业。”

那什么东西有壁垒呢?周炜指出,如果企业有能力在一个垂直领域获得足够强的独特数据去训练的模型的话,那么就能产生壁垒。以数坤科技为例,经过数年的研发与探索,数坤用独特的医疗数据自研训练了多模态医疗大模型ShuKunGPT。

此外,如果能对一个行业认知、理解得都足够深,也能够形成领先优势和壁垒。像这种垂直场景,“别人很难一下就赶上你,就算你有很多钱,这个也是一种优势。”

总结下来,就是要聚焦在细分行业里,一旦找到相对独特的垂直机会点,就要尽快建立数据闭环。

“无论怎么样,我觉得创业者在今天这个大环境下,要想躲开这种‘大树底下不长草’的局面,就还是要想清楚到底我创业的方向,我的优势是什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