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实锤!124页官方报告揭露明星物理学家学术造假过程

Ranga Dias苦心经营的室温超导“幻境”终告破灭。

继3月发表他造假丑闻的调查报道后,4月6日,Nature再发长文详细报道了罗切斯特大学官方对其不端指控的调查细节。

这份长达124页的官方报告显示,美国罗切斯特大学物理学家Dias涉嫌数据造假、篡改以及抄袭。

这项官方调查历时10个月,由罗切斯特大学招募的独立科学家小组进行,于2月8日完成调查。调查团队审查了针对Dias的16项指控,并得出结论:在每一起案件中,他很可能都有学术不端的行为。

Dias拥有罗切斯特大学的终身教职。目前,该校正试图在Dias合同于2024-2025学年结束之前解雇他。

Ranga Dias。图源:罗切斯特大学官网

124页的调查报告封面截图。图源调查报告

三次调查,无果而返

该调查报告总结了Dias在学术生涯中的欺诈行为,其中包括他曾发表在Nature上的2篇室温超导研究,以及另外2篇发表在Chemical Communications和Physical Review Letter(PRL)的论文。这些文章均被撤回。

罗切斯特大学向法院提交的文件显示,这项调查是在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的要求下进行的。

NSF是美国学术研究的主要资助机构,该机构曾在2021年授予Dias教师早期职业生涯发展计划奖(CAREER),金额高达79万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由NSF支持的调查并非罗切斯特大学第一次对Dias实验室可能存在的问题进行调查。2021年至2022年间,该校就曾对Dias发表在Nature上的碳硫氢化物(CSH)室温超导论文进行了3次初步调查,只是均以Dias的胜利告终。

CSH室温超导论文。图源Nature论文

第一次调查是由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UCSD)凝聚态理论家Jorge Hirsch投诉后发起的。Hirsch声称该论文的磁化率数据存在问题,而这些数据对于Dias的CSH室温超导体结论至关重要。

罗切斯特大学询问了3名未透露姓名的内部审查员,Dias联系了一名外部审查员以审查Hirsch的主张。报告中的信息表明,外部审查员是美国伊利诺伊州阿贡国家实验室的物理学家Maddury Somayazulu。然而Somayazulu曾是Dias的论文合作者。此次调查于2022年1月19日得出结论:“没有可信的证据值得进一步调查此事。”

第二次调查是由超导研究期刊Physica C的主编Dirk van der Marel于2022年1月发起的。另一位审查员受理了该案,并于同年4月6日得出结论:无需进行正式调查。这项工作随后由第二位审查员进行了核查,调查报告显示,该审查员似乎是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的物理学家Russell Hemley。

罗切斯特大学调查指出,与Somayazulu一样,审查员Hemley与Dias也合作撰写了多篇论文,其中包括一项关于CSH特性的研究。

令人不容易理解的是,如此显著的利益冲突者为何能成为审查员?

阿贡国家实验室的一位发言人否认了Somayazulu的审查员身份,但是当其被问及为什么调查中的脚注提到“Somayazulu_Review of NSF 2020 (CSH) Paper”时,该发言人未予以回应。Hemley并未澄清他是否担任审查员。

Nature的期刊团队通过其独立审稿人对CSH论文进行了调查,其中两名审稿人发现了磁化率数据可能是捏造的证据。当该期刊表示将撤回CSH论文并回应Hirsch另一项投诉时,罗切斯特大学进行了第三次调查。

此次调查由第二次调查的同一位匿名审查员受理。尽管可以获取Nature的调查结论,但是该审查员于2022年10月19日得出结论:数据中的任何奇怪之处都可以归因于其处理方式,且不需要进行调查。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2022年10月,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物理学家James Hamlin向NSF提交了对Dias工作的担忧。

罗切斯特大学组建了一个由3位物理学家组成的委员会以确保这项调查的可信度。他们分别是美国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的Marius Millot和Peter Celliers,以及美国桑迪亚国家实验室的Marcus Knudson。

Nature的新闻团队邀请了几位超导研究人员审查了这份调查报告。起初,他们对大学委任的成员选择感到担忧:一方面,这三位物理学家是冲击波物理学专家,而不是超导物理学专家;此外,Millot和Celliers曾与Dias合著了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一篇由27名作者组成的综述论文。

然而,这份忧虑在研究人员们读完该报告后烟消云散。康奈尔大学物理学家Brad Ramshaw表示:“他们为此在时间上作出了巨大牺牲,整个学术界应该感激我们有这样愿意付出这么多的同事。”

这3名调查员并未予以任何置评。调查委员会保留了他们工作的记录,包括计算机硬盘、电子邮件和实体笔记本上的数据。他们还采访了10名与此案有关的人士,包括Dias和他以前的一些学生,并且进行了至少50次会议讨论。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人员证实了Dias在CSH论文中伪造磁化率数据。

报告显示:首先Dias伪造了CSH数据并发表。当数据来源受到审查时,Dias和他的合作者兼合著者、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 (UNLV)的物理学家Ashkan Salamat发布了一组捏造的原始数据。

关于原始数据和已发布数据之间差异的疑问层出不穷,于是Dias声称对发布的数据使用了一种复杂的数据处理方法,这种做法将批评者的注意力集中在数据处理技术而不是原始数据上,提供了“看似合理的假象”。

事实揭露

调查报告显示,Dias曾多次承诺提供原始数据,然而从未兑现过。他在对调查结果的回应中写道:“某些原始数据文件的缺失并不能说明它们不存在,也不能说明我有任何不当行为。”

Dias曾多次在数据来源问题上故意误导团队成员和合作者。报告显示,他曾告诉他在UNLV的合作伙伴,测量是在罗切斯特大学进行的,扭头却告诉罗切斯特大学的研究人员,测量是在UNLV进行的。

二硫化锰和四硒化锗的数据对比。图源James Hamlin

Dias还对期刊撒了谎。被PRL撤稿的论文——一篇关于二硫化锰(MnS2)电学特性的研究,被期刊方审查出存在明显数据捏造,他向期刊审查方提供捏造后的数据而不是原始数据,并且还被PRL认作“蓄意阻挠审查”。罗切斯特大学委托的调查人员证实了期刊的调查结果,Dias将自己的博士论文中四硒化锗的电阻数据,用于二硫化锰的研究,而二硫化锰是一种性质完全不同的材料。当调查人员就此进行询问时,Dias向他们发送了与发送给PRL相同的捏造数据。

Dias究竟是如何篡改数据的?在镥氢氮化合物(LuH)论文的调查结果中最为清楚。Dias以前的学生帮助调查委员会找到了实验室硬盘上的原始数据。根据原始数据,Dias经常有选择性地遗漏数据,“以掩盖电阻数据中不稳定的下降和跳跃,这些遗漏数据的存在会破坏LuH的超导行为的主张,”调查委员会写道。

调查委员会发现,2022年8月27日,当时与Dias一起在罗切斯特大学工作的合著者Sachith Dissanayake向Dias警告,研究数据被不当篡改了,但后者置若罔闻。在对调查报告的回应中,他声称Dissanayake误解了数据。

而这些被篡改的数据是LuH论文被接受的关键。

结案定论

2023年12月22日,调查委员会向Dias发送了一份调查报告草稿,而Dias抨击了调查人员的专业知识和诚信。他声称,调查人员的方法“有时可以在阴谋论领域看到”,而且“缺乏强有力的逻辑基础”。Dias还声称,Salamat说服Dias以前的学生反对他,并致信Nature要求撤回LuH的研究论文。然而事实恰恰相反,Nature的新闻团队此前曾报道,是学生们主动发送的举报和撤稿请求信件。

Dias在答复中没有提供委员会所要求的原始数据。调查人员在他们的最终报告中回应了Dias的指控,称其数据遗漏的解释并不能改变调查委员会的推理或调查结果。

最终,委员会认为罗切斯特的学生和Dissanayake不是罪魁祸首,而是受害者。委员会无法获得UNLV的资源为包括Salamat在内的这些研究人员洗脱罪名,但委员会认为这些人也受到了欺骗,并且没有发现他们“实质性的不当行为证据”。

调查委员会给出建议,不应允许Dias继续任教或从事公共或私人资助的研究。他们补充说:“本次调查中发现的证据表明,Dias不可信”。

相关链接:

https://doi.org/10.1038/d41586-024-00976-y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4-00716-2

https://www.rochester.edu/newscenter/2021-nsf-career-award-recipients-research-projects-475212/

https://www.hajim.rochester.edu/me/people/faculty/dias-ranga/index.html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20-2801-z

转自:科学网

医院政策瞬息万变,拿下课题才保险

提前准备标书,好处多多

长按扫码咨询,早立项、早晋升、早安心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