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蔡崇信统治下210天:另一个CFO出身的阿里新舵手,驶向张勇对立面

出品 | 搜狐科技

作者 | 张雅婷

近日,挪威主权财富基金发布了其首席投资官Nicolai Tangen与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蔡崇信的专访视频。

挪威主权财富基金是全球规模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持有阿里巴巴约2%的股份,持股市值约35亿美元。面对来自股东的提问,蔡崇信坦言过去几年阿里落后了,忘记了阿里真正的客户是谁,没有关注用户体验。

蔡崇信表示,过去三年,阿里的士气一直不好。“经历了疫情等,对士气是毁灭性打击。最重要的是员工正在寻找一个方向,如果你能清楚地传达这个方向是什么,那么他们就会恢复士气。”

去年9月,蔡崇信从张勇手中正式接手阿里,成为这家科技巨头的真正掌舵者。随之而来的是大刀阔斧的改革,从业务、组织战略再到高管任命,阿里巴巴开启了对“张勇时代”的纠偏。

张勇与蔡崇信均是CFO出身,不过蔡崇信资历更老。作为阿里“十八罗汉”(阿里巴巴创始团队)之一,蔡崇信曾在创业时期与马云并肩作战“打江山”,也被视为马云最信任的人。

阿里巴巴总共有18位创始人,蔡崇信是最后加入的一位,但阿里只有马云和蔡崇信两位永久合伙人,蔡崇信也是马云之外阿里持股最多的高管。

退居二线多年后,蔡崇信重新回归到大众眼前,并且正在带领阿里巴巴完成创立以来的关键一战。

这次蔡崇信的公开表态,是马云意志的体现,也显露出阿里管理层改变现状的决心。面对拼多多、抖快电商的迅速崛起,用户的消费意愿不断下滑,阿里急需回归淘宝、回归用户。

“阿里落后了”

“在过去的几年里,当我们内部审视和自我反思时,我们知道阿里落后了,因为我们忘记了我们真正的客户是谁。”蔡崇信坦言道。

阿里巴巴的落后体现在多个维度,包括营收增速、人效比,乃至市值都一度落后于对手。

从最新业绩上来看,阿里巴巴2023年营收9275亿元,同比增长7%。作为对比,拼多多营收规模较小,达到了2476亿元,增速高达90%。

从人效比来看,截至2023年12月31日,阿里的员工总数为219260人,约为拼多多的17倍,拼多多人均创收是阿里的4倍。

在资本市场上,去年11月29日,拼多多凭借1924亿美元的市值,首次超越阿里巴巴,成为美股市值最大中概股。

对于拼多多的崛起,有员工在阿里内网感叹到“那个看不起眼的砍一刀,快成老大哥了。”这个帖子,此前也引起了马云的注意。

“阿里会变,阿里会改。”马云在阿里内网罕见发言,称所有伟大的公司都诞生在冬天里。祝贺拼多多过去几年的决策、执行和努力。

电商市场进入存量时代,除了需要与拼多多“贴身肉搏”,阿里还需要应对抖音、快手这两大内容平台电商业务的迅速崛起。数据显示,2023年抖音商城GMV同比增长277%,快手GMV首次突破万亿大关达到1.18万亿元。

蔡崇信将阿里的失败归结为“没有真正关注给用户创造价值。”他表示,阿里的客户是使用阿里App进行购物的人,而阿里没有给他们最好的体验。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阿里内部对于“第一客户是买家还是卖家”这一根本性的问题曾展开争论。作为一家靠B2B业务起家的公司,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阿里更重视与卖家的合作。

去年,马云时隔三年回国现身后不久,召开淘天集团各业务负责人开了一场小范围内的沟通会。在会上,马云为淘天集团指出了三个方向:回归淘宝、回归用户、回归互联网。

马云认为,淘天集团当前面临的竞争局势十分严峻。他以诺基亚和柯达举例,认为一个企业从行业标杆到死亡,半年到一年就足够了,在互联网行业这个速度可能会更快。

在阿里面临的这场危机中,掌舵手需要找准业务发展的根本方向。显然,“用户”是阿里的最终答案。

首先是认错,然后是纠错

面对过去犯下的错误,蔡崇信表示阿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承认错误——“过去我们没有关注用户体验。”

第二件事情则是重新组织阿里的人员,改变与战略相适应的组织结构。“这是大公司非常普遍的问题。大公司在他们的组织结构中设置了一些东西,然后他们不会改变,因为人们不喜欢改变,他们不想改变工作。他们害怕被解雇。”

人事变动、组织调整,是阿里这场变革最直观的体现,这样做的原因是可以将公司方向更好地融入到组织结构中。蔡崇信举例称,淘宝天猫CEO今天的直系下属,和3个月前的都有很大不同。

甚至,蔡崇信本人的回归,也是阿里“纠错”的一部分。

就在马云提出三大回归战略后的一个月,阿里巴巴控股集团原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宣布卸任,蔡崇信出任董事会主席,吴泳铭出任CEO,这意味着阿里告别了长达四年的“逍遥子时代”。

蔡崇信是阿里“十八罗汉”(阿里巴巴创始团队)之一,25年前他结识马云后放弃百万年薪,来到杭州拿500元月薪,担任首席财务官,主导建设了阿里规范的财务、法务、股权体系。

蔡崇信一直是马云最信任的人之一。马云曾表示,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最感谢 4 个人——孙正义、杨致远、金庸、蔡崇信。“如果非得选一个最感谢的,那就是蔡崇信。”

蔡崇信在阿里的地位,可以说仅次于马云。阿里只有马云和蔡崇信两位永久合伙人,蔡崇信也是马云之外阿里持股最多的高管。

同样是财务出身,蔡崇信和马云是一起打江山的人,张勇则是在2007年阿里香港上市之际加入公司的。在这之前,张勇是盛大网络副总裁和CFO。

所以,马云与张勇的关系相对没有那么深厚,他对张勇的评价主要集中在能力表现方面,比如——卓越的商业才华、坚定沉着的领导力、超级计算机一般的逻辑和思考能力。

早在2013年,蔡崇信便卸任CFO职位,专注于集团战略投资。退居二线这些年来,蔡崇信更多活跃在VC圈,以及个人热爱的篮球事业。

现在,蔡崇信重新回归业务一线,接任董事会主席一职,成为了阿里的“一把手”。早已“功成身退”的老将如今选择“出山”,也隐含着着阿里改革的决心和勇气。

蔡崇信接手以来,阿里变革不断。去年12月20日,吴泳铭兼任淘天集团CEO,原CEO戴珊调回集团协助重建阿里资产管理机构。今年3月,俞永福宣布卸任饿了么、高德两大业务的管理职务,盒马创始人、CEO侯毅也宣布退休。

在业务层面,阿里明确集团的战略重心和优先级,聚焦电商和云计算两大核心业务。此前在张勇主导的“1+6+N”变革中,阿里计划将盒马、阿里云、菜鸟完成上市和IPO。

如今,盒马、阿里云分拆独立上市进程均已经暂停,甚至盒马将被售出的消息也频频传出,菜鸟的上市申请也已经撤回。在2024财年,阿里已退出了价值17亿美元的非核心资产,大幅减持了快狗打车、小鹏汽车、B站,清仓了AI公司商汤科技的股票。

云计算,电商之外的“第二战场”

除了对老本行电商业务进行“大手术”,云计算业务也是阿里高层关注的重点。作为两大核心业务之一,云计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决定着阿里的未来。

在蔡崇信看来,中国经济处于数字化进程之中,对云计算有巨大需求。“中国的GDP约占全球的17%,而中国的数字化规模则相当于全世界的30%,对发展云计算业务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市场。”

面对AI大模型技术的发展热潮,蔡崇信立下目标称,阿里云要打造AI(人工智能)时代最开放的一朵云。“目前,中国80%的科技企业和超过一半的大模型公司都跑在阿里云上。”

在最新的采访中,蔡崇信指出拥有一个内部专门开发的、好用的大型语言模型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有一个很棒的LLM,并且其他开发人员在其上开发,他们正在使用我们的计算服务,这将有助于我们的云业务。”

另外,AI与电商的结合也能产生新的可能。“电商业务是你可以拥有最多、最丰富的AI用例的地方之一,可以尝试使用虚拟更衣室,AI自行生成照片、产品描述等。”

目前他坦言,与美国公司相比,中国在AI发展方面处有些落后,比顶级LLM落后两年。“像OpenAI这样的美国公司已经超越了其他公司,但中国正试图追赶。”

对于美国高端芯片限制,蔡崇信表示确实影响了云业务以及阿里向客户提供高端计算服务的能力。“芯片短缺是一个大问题。这是每个人都在努力解决的问题。”

在短期内,大家已经储备了库存,在接下来的一年或18个月里,LLM的训练仍然可以继续进行。而从长远来看,中国可以自己制造高端GPU。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阿里云业务也进行了重大变革。张勇离任后,阿里新任CEO吴泳铭接替张勇出任阿里云智能集团代理董事长兼CEO。

在吴泳铭领导下,阿里云首次提出“AI驱动、公共云优先”的发展新战略,并开启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新成立公共云业务事业部、混合云业务事业部、基础设施事业部等三大事业部。

未来五年,阿里云提出目标将持续加大对AI技术、公共云核心产品的投入,推动各行各业智能化转型,从而创造更大的时代增量机会。

从正式接手阿里算起,蔡崇信已经统治阿里210天,对张勇掌舵下阿里的“偏航”进行了一系列的纠正。而这些动作背后,也无一不体现出操盘手马云的意志。

处于历史转折中的阿里,“罗汉”的回归能否力挽狂澜,仍然需要时间的检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