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Vision Pro“出师未捷”,MR却成了手机大厂的香饽饽

原标题:Vision Pro“出师未捷”,MR却成了手机大厂的香饽饽

2024 年至今,硬件世界有两大热点,一个是持续大热的 AI,另一个是一路走低的 MR。2 月初,苹果正式开售首款空间计算设备 Vision Pro,虽然刚开始引发了科技圈大讨论,但后续的话题度明显下降。

这一点相信大家都有感觉,但这就意味着空间计算和 MR 就没有未来吗?

或许,手机厂商不这么看。在前几天的博鳌亚洲论坛期间,vivo 执行副总裁、首席运营官胡柏山就指出下一代有手机潜质的产品将是:

MR 混合现实。

左一为胡柏山,图/博鳌亚洲论坛

与此同时,他透露 vivo 早已布局 MR 领域,并将在 30 周年之际推出一款 MR 原型机。考虑到 vivo 的前身是 1995 年 10 月成立的步步高电话机厂,换言之,明年我们就能看到这款属于 vivo 的 MR 原型机。

虽然苹果Vision Pro出师未捷,但MR依然成了手机厂商的香饽饽,已入局或即将入局的远不止 vivo 和苹果,包括三星、OPPO、华为甚至荣耀在内的其他手机大厂,也都有入局 MR 的计划和打算。

Vision Pro出师未捷,MR却成大厂香饽饽

首先是三星,在去年 11 月新品发布会上就高调官宣,将联手谷歌和高通打造一款 XR(扩展现实,AR、VR、MR 的统称)产品。等到今年 CES 前夕,高通发布了骁龙 XR2+ Gen 2——一款几乎为 MR 而设计的移动芯片,并重点提到了与三星、高通的合作。

图/三星

由此也基本可以确定,这款代号为「Infinity(无限)」的产品是一款对标苹果 Vision Pro 的 MR 设备。而据韩国媒体爆料,这款设备计划将在今年底发布,定位高端,售价预计介于 Meta Quest Pro 和 Vision Pro 之间。

OPPO 更是在去年举办的增强世界博览会(也叫 AWE)上就发布了旗下首款 MR 设备:OPPO MR Glass 开发者版。

图/OPPO

OPPO MR Glass 搭载骁龙 XR2+ 芯片,支持 OPPO 自家的 SUPERVOOC 快充和心率检测等功能。与 Vision Pro 一样,OPPO MR Glass 也采用了视频透视 VST 的技术路线,前置双 RGB 摄像头,同时还采用了 Pancake 光学方案搭配一对 120Hz 刷新率的屏幕。

作为一款「开发者设备」,OPPO MR Glass 并没有实际推向市场,但 OPPO 的行为无疑表明了其对 MR 的态度和倾向。

华为进军 MR 的传闻也是传得沸沸扬扬。根据早先流传的《华为 MR 调研纪要》透露,华为 MR 设备同样也会采用 VST 方案,发布节奏和自研旗舰芯片的进展密切相关,至少要到今年下半年。

而据怒喵科技创始人、前魅族 CMO 李楠透露,这款对标苹果 Vision Pro 的华为 Vision 产品,不仅将采用同款索尼 Micro OLED 4K 面板,重量还控制在 350g,价格则是 1.5 万元左右。

图/微博@李楠

至于荣耀,或许我们短时间内还见不到具体的产品,但在 MWC 期间的媒体群访中,荣耀 CEO 赵明就明确表示,荣耀拥有一支致力于研究「关键混合现实技术」的团队,在一定程度上暗示了荣耀对于 MR 设备的打算。

图/荣耀

但手机厂商,为什么都要做 MR?要知道,华为和荣耀此前都推出过「观影眼镜」,OPPO、vivo 也推出 AR 眼镜。

MR 前景光明,容得下足够的算力和可能性

两年前的一场直播中,罗永浩宣布进军 AR 行业,直言 AR 就是下一代计算平台,而 VR 更像是游戏主机。这种论调并不陌生,很多 AR 厂商和从业者都表达过类似的观点。苹果 CEO 库克还曾旗帜鲜明地表达对 AR 的喜爱,以及对 VR 的反感。

但不管他们对 AR 如何看好,对 VR 如何看衰,都要面对一个现实问题: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眼镜形态的 AR 设备塞不下足够强的算力,撑不起下一代计算平台的野望。

相比之下,头戴形态的 VR 设备由于空间够大,足以塞入更大的芯片,可以运行桌面级的游戏,当然也可能运行桌面级的应用来满足生产力的需求,还可以通过 VST(视频透视)实现 AR 体验,拥有:

更大的可能性。

图/苹果

事实上,苹果官宣 Vision Pro 之前,英国《金融时报》就披露过苹果高层内部对于 AR 路线的分歧。被视为「库克接班人」的苹果 COO 杰夫·威廉姆斯,接手工业设计团队后就希望团队尽快推出第一版 AR 产品,但苹果工业设计团队更希望耐心等待,直到更轻便的 AR 眼镜在技术上变得可行。

而作为苹果公司最高话事人,库克最终选择站在杰夫·威廉姆斯一侧,基于头戴式 VR 的产品形态实现 AR 的路线,推进首款 MR 头显的落地。

图/苹果

于是,我们看到苹果最终在 Vision Pro 内部塞下了两颗桌面级的芯片,通过 R1 芯片和一系列外部和内部传感器实现对真实空间的模拟,对手势、眼球的精准追踪;通过 M2 芯片驱动两块 4K Micro OLED 屏幕以及所有通用计算场景,成为一台真正的空间计算机。

苹果证明了 MR 的实际潜力,也给手机大厂们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计算变革进行时:从移动计算到空间计算

对苹果和其他手机厂商来说,AR 也好,MR 也罢,其实本质上都是对下一代个人计算平台的追逐和野心。「下一代计算」到底是什么?按照苹果的说法,在个人计算和移动计算时代之后,我们将迎接空间计算时代的到来。

不同于个人计算将强大的数字计算能力赋予到每一个个体,移动计算使得数字计算能力变得随时随地,空间计算是将数字计算能力从「手 上的屏幕」扩展到「眼前的空间」:

将数字世界融入物理世界。

从 VR 切换到 AR 体验,图/苹果

我们要意识到,今天大多数人同时存在于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也离不开任何一个世界,但这两个世界之间又有着一条泾渭分明的「分界线」:我们通过屏幕进入数字世界,又通过抽离屏幕回归物理世界。

轻量化的 AR 眼镜当然是一种路径,但受限于极其有限的数字计算能力,所能构建的数字也有限。相较之下,暂时顾不上轻量化的 MR 头显完全可以将我们在个人电脑、智能手机上构建的数字世界,以空间化的形式融合进物理世界之中,并进一步发展。

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实就不难明白,MR 为什么能够赢得手机厂商的集体认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