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何怨何仇,印度要远赴加拿大刺杀锡克教领袖?

近期,加拿大与印度分别驱逐对方一名外交官。让两国多年来紧张的关系坠跌至谷底的导火索,是3个月前的一桩谋杀案。

当地时间9月18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指控印度政府涉嫌参与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暗杀一名加拿大籍锡克教领袖,同时敦促盟国联合起来向印度施压。9月19日,印度外交部发文予以否认,称此类指控“荒谬和别有用心”,并指责加拿大包庇那些威胁印度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极端组织及恐怖分子。

加拿大是情报共享组织“五眼联盟”的成员。有匿名的加拿大官员向媒体透露,多国参与案件相关情报的搜集。调查结束后,相关情报可能会向公众公开。

印度前大使K.C辛格表示,加拿大纵容锡克教徒寻求旁遮普邦从印度独立,激怒了印度。而印度侵犯加拿大主权、威胁其公民,也让加拿大感到不安。“双方的分歧日益扩大……两国的内政决定了各自的固执。”

印度总理莫迪(中)图/视觉中国

“惊人的暗杀”

印加关系破裂的迹象,在9月初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已经开始显现。前往印度参会时,特鲁多并没有与印度总理莫迪举行正式会晤。准备回国时,特鲁多所乘专机出现故障,但他拒绝印度提供的备用飞机,最后不得不在印度多滞留了两日。

特鲁多在9月18日证实,他在G20峰会期间,曾向莫迪明确提起这桩谋杀案。印度官方也表示,当时莫迪斥责特鲁多容忍加拿大庞大的锡克教社区中的极端主义。

这场外交风暴的中心人物,是45岁的加拿大籍锡克教领袖尼贾尔。尼贾尔生于印度西北部的旁遮普邦,1997年从印度移居加拿大,当过水管工,后来成为一间谒师所(锡克教寺庙)的宗教领袖。

2018年,印度反恐执法机构“国家调查局”报告称,尼贾尔密谋在印度发动恐怖袭击,指控其为采购武器弹药筹措资金、培训锡克教青年开展恐怖活动。2020年,印度政府将尼贾尔标记为“恐怖分子”,对其发起悬赏通缉。对于印度机构的指控,尼贾尔曾多次否认。

2023年6月18日,加拿大西部城市萨里,尼贾尔在谒师所外的停车场遭到枪击,当场身亡。案发后加拿大警方锁定3名嫌疑人,但截至目前尚未有涉案嫌疑人被逮捕。

加拿大情报部门此前曾提醒尼贾尔小心“职业杀手”,尼贾尔也曾向当地电台透露自己在一份“袭击名单”上。遇害前数小时,尼贾尔在锡克教社区演讲时谈到近期发生多起针对海外锡克教“卡利斯坦”活动家的杀戮事件,提醒教徒们提高警惕。

尼贾尔是今年因故身亡的第三名锡克教分离主义分子。5月,“卡利斯坦突击队”首领潘杰瓦在巴基斯坦拉合尔市被枪杀。6月,“卡利斯坦解放军”首领在英国伯明翰一间医院去世,支持者称其是被毒死的,但英国警方认为他的死亡没有可疑之处。“卡利斯坦”运动寻求建立锡克教国家,海外锡克社区怀疑这些暗杀行动都是印度主导。

渥太华驱逐的外交官据悉是印度情报机构“调查分析局”在加拿大的负责人。调查分析局成立于1968年,是印度实力最强、规模最大的情报机构。与美国中情局和英国军情六处不同的是,调查分析局不归印度国防部管理,而是直接向总理负责。调查分析局此前主要在巴基斯坦活动,如果尼贾尔遇刺证实为该机构的手笔,这可能是印度第一次在西方国家执行暗杀行动。

英国《卫报》评论说,在外国领土上实施暗杀已属罕见,在所谓友好国家和G7集团成员国内搞暗杀更是“非常惊人和冒险”。

受这场外交风波影响,2022年3月重启的印度和加拿大围绕签署《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CEPA)的贸易谈判,目前已暂时搁置。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印太地区分析师德雷克·格罗斯曼在社交媒体评论说,印加之间的“爆炸性新闻”让拜登政府处于“双输局面”。“如果(拜登政府)站在渥太华一边,新德里会竭力反对,质疑华盛顿的忠诚。如果支持新德里,则意味着美国与一位北约盟友作对。”

9月18日,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素里,遭到刺杀的尼贾尔的照片出现在当地锡克教寺庙外的横幅上。

旧怨新仇

锡克教发源于15世纪的旁遮普。在古波斯语中,旁遮普意为“五河流汇之地”,19世纪前泛指印度次大陆西北地区,范围大致涵盖今日巴基斯坦的旁遮普省,印度的旁遮普邦、哈亚纳邦与部分喜马偕尔邦。

锡克教是兼受印度教与伊斯兰教影响的一神教,主张建立人人平等、不分种姓的社会。在500年的历史中,锡克教徒曾拥有自己的王国,反抗过莫卧儿帝国的统治,在英国殖民印度期间以及印度独立后成为了军队的中坚力量。

为锡克教徒建立一个独立国家的想法可以追溯到印巴分治之前。当时一些锡克教徒认为,如果穆斯林可以拥有巴基斯坦,那么也应该有一个“锡克斯坦”或“卡利斯坦”(意为“纯洁者的土地”)。这一想法遭到印度政府的压制。1947年印巴分治,英属旁遮普省被一分为二,西旁遮普并入巴基斯坦,改名旁遮普省,多数居民为穆斯林。东旁遮普以锡克教与印度教信徒居多,并入印度领土,此后历经多次行政区域重组。

上世纪70年代,自诩为锡克社群代表的阿卡利党在印度旁遮普邦壮大,主张向中央争取更多自治权。国大党为了稳固选票和政权,扶植锡克激进教派领袖宾德兰瓦勒,以制衡阿卡利党。不料“养虎为患”,宾德兰瓦勒与阿卡利党联合,通过制造暴力袭击与暗杀的方式,与印度政府抗争。锡克教社群与印度政府的关系也再次趋于紧张,并在1984年发展为剧烈的直接冲突。

当年6月3日,英迪拉·甘地政府发起“蓝星行动”,以反恐为名,下令军队攻入锡克教宗教圣地“金庙”。宾德兰瓦勒与政府军激战三日,最后被击毙。血洗“金庙”的行动点燃了卡利斯坦运动支持者的怒火,10月31日,英迪拉·甘地遭锡克教随身护卫刺杀身亡。1985年,卡利斯坦分子又在印度航空多伦多-伦敦航线的一架航班上引爆炸弹,造成机上300多人全部死亡。

英迪拉·甘地遇刺身亡后,其支持者及印度教教徒在全国各地展开对锡克教徒的无差别报复与屠杀。印度著名历史学家拉马钱德拉·古哈曾评价说,“蓝星行动”在锡克教徒的心中留下了一道集体创伤,使其对印度政府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许多锡克教信仰者逃亡海外,向英、美等国申请政治庇护。

目前,全世界有约2600万锡克教徒。其中,1800万生活在印度北部的旁遮普邦,另有800万生活在印度其他地方和海外,主要是英国、美国和加拿大。

在印度政府持续打击下,卡利斯坦意识形态在上世纪90年代后在印度本土逐渐式微,海外的锡克教分离主义运动反而开始愈发呈现上升之势。

21世纪以来,有50万人口的锡克教徒在加拿大政坛异军突起。2015年国会大选中,20名锡克人当选国会议员,使旁遮普语一举成为加拿大国会第三大语言。特鲁多的内阁中,有4位部长是锡克教徒。

“散居国外的锡克教徒占加拿大总人口的 2.1%,这一比例高于印度。他们是加拿大的重要投票群体,具有政治影响力。事实上,加拿大内阁中的锡克教徒比印度内阁中的还要多。”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锡克民族主义问题专家马克·尤根斯梅尔指出。

“激进锡克教分子在加拿大积累了越来越多的政治资本,让特鲁多政府对卡利斯坦问题的态度越来越软化。”印度国家安全研究院院士、印度全球关系理事会国际安全中心主任萨米尔·帕蒂表示。

今年6月尼贾尔遇刺身亡后,加拿大曾发生抗议活动,当时一场花车巡游重现了1984年英迪拉·甘地遭暗杀的画面。印度就此斥责加拿大为分离主义分子提供宣传空间,损害印度主权和尊严。加拿大方面向印度政府保证,不会支持任何试图在印度复兴分离主义运动的努力,但亦强调将尊重加拿大人言论自由和集会示威的权利。

大约5年前,“卡利斯坦”主张开始在旁遮普邦死灰复燃。今年4月,印度政府逮捕激进锡克教活动家阿姆里帕尔。阿姆里帕尔成年后长期生活在迪拜,直到去年9月返回印度,此后一直在组织抗议活动。印度当局指控阿姆里帕尔制造了多起爆炸和暴力事件。为了逮捕他,印度政府一度切断了旁遮普邦2700万人的网络服务。

尤根斯梅尔表示,相比海外,在锡克教徒占60%的旁遮普邦,民众对分离主义活动的支持度是有限的。但是,“当地人即使不支持也不加入激进组织,但可能会容忍他们,因为他们不满莫迪的支持者建立印度教国家。”

9月,莫迪以“婆罗多”总理而非“印度”总理的名义发出G20峰会邀请函。“婆罗多”源自印度教史诗《摩诃婆罗多》, 尤根斯梅尔称,“包括锡克教徒和穆斯林在内,许多印度非印度教少数族群都认为莫迪使用‘婆罗多’一词是印度人民党赋予印度教特权、不尊重其传统的又一例证。”

9月19日,特鲁多态度似有软化。他将暗杀归咎于“印度政府的代理人”,没有暗示是高层下达的命令,又表示“不想激怒印度”,敦促各方继续合作。但新德里没有以同样的方式做出回应。

英国《卫报》评论说,“无论杀害尼贾尔的凶手是谁,印度所走的道路,将会使其与西方国家的合作变得更加困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