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土耳其突发大地震,中国卫星紧急变轨,在全球面前秀出了实力

土耳其突发地震引起全球关注,中国卫星紧急变轨,耗时不到7小时就拍摄到了震中周边地区的合成孔径雷达遥感影像。再次证明了国产遥感卫星在应急响应拍摄能力上,已经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甚至不输一些国家的军用卫星侦察体系。

巢湖一号拍摄的震中卫星图像

近日,土耳其卡赫拉曼马拉什省发生7.7级地震,随后该国东南部及其周边地区又伴随发生了数百次余震。这场地震是土耳其自1939年12月在东部城市埃尔津詹发生里氏7.9级地震之后,遭受到的历史最强震。地震造成了大量房屋倒塌与自然灾害,截止7日下午4时为止已有超过4000名土耳其与叙利亚人遇难,另有近20000人受伤。

作为世界上数一数二负责任的大国,中国在应土耳其政府的请求下,已向派遣了一支规模达82人的跨国救援队携带救援装备和物资前往灾区。与此同时,国内首支社会救援力量公羊救援队也派出了8名队员前往土耳其参与救灾。

应急管理部救援队

然而就在国内各界的社会力量与国家机构对土耳其施以援手时,却没有多少人注意到,早在这些救援队出发前,就已经有一个机构在这场灾难中贡献了自己的力量。而它就是我们之前提到过的吗,在无数次海外灾情中担任“侦察先锋”的长沙天仪研究院。

对于长沙天仪这个名字,相信许多人应该还记忆犹新。没错,他们就是之前遭到美国商务部制裁,被栽赃称向俄罗斯瓦格纳雇佣兵集团提供卫星照片的商业卫星公司。

作为中国首家商业卫星公司,长沙天仪拥有国内最好的民用合成孔径雷达卫星与应急响应机制,能够在最快8小时内对世界上任何一个地区进行遥感成像。

事实上,在这次土耳其地震中,长沙天仪的巢湖一号合成孔径雷达卫星就在地震发生后不到7小时就抵达了震中上空拍下来震中及其周边地区的雷达遥感图像。

长沙天仪研究院的卫星

考虑到在调度卫星前,地面指挥所还需要先接到卫星变轨命令,然后在接到命令后确定震中位置并规划卫星变轨航线,最后在操控卫星实施变轨。所以从理论上来说,在目标位置信息较为完善的情况下,卫星所需的实际响应时间将有望进一步减少。

这时有观众可能就在想了,长沙天仪的卫星这么厉害,响应时间这么快,是不是可以帮助加强解放军的军用卫星侦察体系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要知道卫星侦察在军事行动中的主要作用。

这话乍一听好像是句废话,毕竟侦察卫星、卫星侦察,无论怎么念,重点都在“侦察”二字上。也就是把敌人找出来,为己方的远程打击武器提供打击坐标。

对地震灾区的合成孔径雷达影像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让一颗卫星执行侦察任务并不是单纯地让卫星飞到目标区域上空拍照就行。

这一点其实在这次巢湖一号拍摄的遥感影像中就能看出来。作为一颗合成孔径雷达卫星,巢湖一号拍摄的并不是一张照片,而是“一条”照片。通过让成像区域横跨震中的方式,来拍摄震中地区遥感影像。

这就意味着,卫星如果想要完成一次侦察任务,就必须要事先知道目标确切位置,并根据这一位置制定专门的扫描轨道。

这时,一个悖论就产生了。我需要知道目标信息,所以才使用卫星侦察。但卫星侦察又需要目标信息才能实施侦察,最后互相牵扯,成为了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国产合成孔径雷达卫星拍摄美军港口

不过实际上这个问题只会出现在民用合成孔径雷达卫星上,因为他们并没有除了卫星以外的其他辅助侦察手段来为侦察卫星提供情报,所以只能对地震震中这种已经确定坐标位置的区域进行侦察。

但军用侦察体系不同,解放军不仅拥有多种不同类型与侦察体制的卫星,每种卫星也都有多颗同类星组成的星座。而除了卫星,解放军还有空中、地面、电子侦察等多种侦察手段。

国产光学侦察卫星跟踪飞行中的战斗机

这使得解放军即便在没有坐标供合成孔径雷达卫星实施侦察任务的情况下,也可以通过光学卫星、电子侦察、空中侦察等方式辅助获取目标信息,协助合成孔径雷达卫星执行侦察任务。

可以说,在军用卫星侦察体系下,不同侦察体制、不同侦察模式之间的配合远比响应时间还要重要。毕竟军队要的不是单纯地“快”,而是“又快又准”。

当然,这并不是说响应时间不重要。事实上,解放军会建立一套庞大的侦察卫星星座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提高卫星的响应时间,让整个天基侦察体系具备一定的移动目标实时跟踪能力。

不过这个级别的响应速度都是以分钟计位的,平均响应时间大概在30-40分钟左右。在这一数据面前,即便长沙天仪不到7小时的卫星响应时间已经比绝大多数国家军用卫星还要快了,但在解放军的卫星体系面前,还欠点火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