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软银红杉持续加码,这条热门赛道却是“假的”

原标题:软银红杉持续加码,这条热门赛道却是“假的”

“你刷到的网红博主,可能不是真的人。”

近日短视频APP上的虚拟人博主受到广泛关注,甚至得到了千万人围观。与我们熟知带货主播不同,这类虚拟人博主多为知识博主,她们不仅动作自然,表情逼真,还能切换多种音色和语言。

一时间,虚拟人博主的风又吹到了短视频上,不少视频还都劝大众去打造有自己的虚拟人。这似乎印证了我们一年前的预判,未来,每个人都将拥有自己的虚拟人。

只不过,要做到每个人都有一个虚拟人,还有段路要走,毕竟现实却是骨感的,大部分只看到了虚拟人的优点,忽略了其实际上的技术难度与成本投入。但可喜的是,如今虚拟人已经在快速的被大众接受。

虚拟美女主播背后,可能是个男人

再说回短视频上的虚拟主播,据我观察,目前落地应用比较多的有三类。

第一种,像开头所说,是依照现实中人物,一比一打造的数字分身。Ta有着姣好的外表、美妙的声音和自然的表情动作,可以通过简单的设置和编辑文本,就生成不同的视频,方便打造个人IP。比如央视的“小小撒”、“朱小迅”、“康晓辉”、冬奥冠军谷爱凌的虚拟人Meet GU等。

第二种,正好与之相反,他们不存在在现实生活中,是依据企业形象或者内容团队需要,打造出的虚拟人IP,像是清华虚拟女学霸华智冰、抖音美妆达人柳夜熙、首位超写实国风KOL翎。

这些属于偶像型的虚拟人,他们是高精度的虚拟人,一般不参与直播。这背后是成本与技术两个因素共同造成的。

据了解,这些高精度虚拟人为了保证自己的精度,它必须用传统的玛雅流程,也就是影视流程制作,而这个制作流程是不支持实时渲染的。比如他们的一个30秒动画,就要做一个月。做一支广告片,需要40个人做两个月,投入都是成百上千万的。

第三种,则是应用比较多的捕捉真人动作的虚拟主播,即真人戴上穿戴设备扮演虚拟人。他们一般会穿上全身的动作捕捉设备,还需要在房间内布置定位的激光雷达,同时需要高配置的一套直播设备。有时还需要声音变音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有的美女主播或者萝莉主播直播时,我们有时能听到男生的声音。

这种虚拟主播的优缺点也比较明显,优点在于能够进行高质量的互动,能够按照观众的喜好定制虚拟形象,但他们的运营成本并不低,每个月的投入金额从几万到十几万不等,且不一定带来超额的回报。

这种打法多是MCN机构在应用,据悉一家在抖音比较火的北京的MCN公司就是这样操作的。他们找真人主播去帮他做虚拟人的套皮直播,把原来受欢迎的网红脸变成虚拟人的脸。

另外一家杭州MCN公司的员工告诉我,这样的虚拟人直播也提现了公司的科技含量,加上可以跟元宇宙风口沾边,公司是很愿意做这样的投入与改变的。

另外我们也应该意识到虚拟人是有级别的,而是是分多个维度的。从静态上,虚拟人的外表好不好看,高不高级,从动态上看,虚拟人的表现力如何,比如表情是否丰富,互动是否智能。

在去年,一家专门做淘宝直播的企业,非常受欢迎。原因就是他专门写了一套逻辑,任何一个公司只要把这个模型买回去,就可以造出一个虚拟人,24小时不间断直播,并有几个预设的简单互动。

说白了,这就好像客服一样,只不过是虚拟人客服,这种比较低端的虚拟人是可以批量生产的,且成本最低的,只不过虚拟人的品质无法保证,带来的转化也微乎其微。

一位曾经看过类似虚拟主播的朋友谈到,这种虚拟主播一般全天营业,外表并不好看,甚至比较奇怪,不会激起人的购买欲望,更多的起到一个功能性的作用,只是简单的介绍产品和上链接。

但好处是,企业可以通过较少的投入在虚拟人行业入门。

以上不难看出,当前虚拟人按照技术驱动路线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AI技术驱动的虚拟主播,另一种是捕捉真人动作驱动的虚拟主播。

赵天奇称,从技术路线上,有人工智能参与数字人的制作,能够降低整个数字人的成本,包括建模、驱动。比如,缩短建模周期、单摄像头驱动、无穿戴等。具体地,有了人工智能参与,原本两三个月的制作周期能缩短为一到三周。

未来,虚拟人像公司名片一样

虚拟人今年的火爆是超出从业者预期的。

“现在虚拟人已经多到数不清了,是一个很泛的状态,不过与去年不同的是,今年没有诞生出圈的虚拟人。”不止一位从业者跟我聊到虚拟人行业的这个变化。

聚力维度CEO赵天奇也深有体会,他感受到的一个明显变化是,整个行业变得更加务实,像去年纯靠虚拟人炒作的现象逐渐消失了。第二,此前他预判今年可能是一个企业对虚拟人有认知的一年,但现在已经到了普通人都有明显感觉了。

从虚拟数字人类型来看,这些数字员工既有偶像型,也有功能型。偶像型专注于品牌营销推广工作,功能型则主要从事于客服、风控等基础业务工作,数字员工在降低人工成本,提升工作效率,已凸显出一定的商业价值。

早期来看,偶像型虚拟人比较出圈,比如清华虚拟女学霸华智冰、抖音美妆达人柳夜熙、首位超写实国风KOL翎等。功能型员工方面,有今年红杉中国的首位数字虚拟员工Hóng和拿下万科年度新人奖的崔筱盼。

资料显示,Hóng的岗位为投资分析师,能够在1秒之内阅读上百份商业计划书,也能将行业研报数据结构化、可视化并翻译成100多种语言版本,还在任意时间和地点工作。同样,崔筱盼在入职10个月内,经它提醒的各种单据处理响应程度,已达到传统IT系统提示的7倍,它还负责催办业务,它催办的预付应收逾期单据核销率甚至达到了91.44%。

很多从业者并没有想到今年虚拟人会完成从To 大B到To 小B 再到 To C的转变。有从业者预计,未来,大家不会把虚拟人看成一个特殊的事物,而是会像名片一样,把公司的虚拟人当做一个常态化的存在。

虚拟人,2022年AI唯一热门赛道

从资本角度来看,其实从今年一开年,虚拟人的热度就已经很明显了。

投中网曾在《刚开年,这个赛道融资已近百起,VC投入2500多亿》指出,2022年过了不到一个月,虚拟人领域融资数量近百起,融资金额达4.11亿元。其中,虚拟数字人企业中融资占比比较多的是一体化交互式虚拟人制作类公司。

另根据天眼查今年开年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虚拟人”“数字人”的相关企业已有28.8万余家。

2016年-2020年间,新增注册企业增速复合增长率近60%;近九成企业成立时间在5年内,63.96%的企业成立于1年内。

而从最新数据来看,今年仅前九个月的融资数量和金额就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像红杉、线性资本、软银愿景基金、金沙江创投等知名机构仍在持续加码。

二级市场上,6月8日,全球也迎来了虚拟数字人第一股,日本VTuber(虚拟主播)公司Anycolor在东京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此外,港股上市公司网龙网络宣布任命数字人唐钰为公司轮值CEO,负责组织管理事务及战略执行等工作。

此外,今年以来,抖音、快手、淘宝、京东等大厂也纷纷加速布局虚拟人行业。比如快手推出了“V-Star虚拟人计划”,“快手虚拟演播助手”,旨在帮助商家驱动虚拟人和搭建虚拟场景,降低虚拟直播的进入门槛。同时,抖音旗下的火山引擎“虚拟数字人应用平台”软件著作权近日已获得登记批准。

虽然从资本层面,虚拟人市场热度不减,但目前国内虚拟数字人产业发展还相对处于早期,行业未形成稳定的竞争格局。

值得一提的是,受娱乐圈整体环境的影响以及虚拟人的普及,今年行业大多数企业商业化情况有所改善。

“在今年之前,我们接触的客户都是大企业,但随着大家对虚拟人行业的认知越来越广泛,今年的小企业用户出现了明显的增长。”赵天奇说。

次世文化Zoe告诉我,她最直观的一个感受是今年虚拟人的广告太多了,每个领域都好多。

“我发现我们这个行业是跟任何的行业都能接洽的,选择我们的客户非常丰富,其中偏电子类的会更喜欢虚拟人,新能源汽车相对需求也比较多。但传统行业对虚拟人也并不排斥,比如我们去年合作的纳爱斯集团,今年合作的益海嘉里集团,他们也会愿意接受虚拟人作为代言人。”

此外,虚拟人在广告业的火爆程度也使一些广告公关公司被迫开始转型,并在公司内部开设了CG体系。

谈及虚拟人广告代言爆发的原因,Zoe认为,品牌方越来越追求稳定性。

创匠科技CEO刘卫曾表示:“一个优秀主播的培养是一个长期过程,所以效率比较低。另外真人主播是有生理需求的,主播心态问题、身体状况、人设崩塌、跳槽、或者一旦一个号做起来主播膨胀了,向品牌方提出更多的要求时,不仅给管理带来了困难,也会给品牌带来风险。”

另一方面虚拟人属于新奇的事物,加上元宇宙概念的兴起,很多品牌方都想尝尝鲜。比如花西子的虚拟人,其实就是在整个行业抢占了一个应用虚拟人的时间优势,后期也没有在继续应用了。

当前,很多企业和大众只看到了虚拟人在营销和带货上的应用,其实只不过是内容中的一种形态。

行业分析人士谈到,虚拟人作为新奇事物的代表,能够带来流量和关注度。另外,营销或者带货属于内容中变现最快的一种方式,所以大家自然会先做快的,但那些相对慢的,未来也会逐步跑出来。“未来虚拟人产业所面对的应用场景众多,其中包括:虚拟社交、虚拟偶像、数字员工、虚拟人陪伴、虚拟体育等。”(文/张雪,来源/投中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