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元宇宙聊天室|从来不需要All in,我们Always in元宇宙

原标题:元宇宙聊天室|从来不需要All in,我们Always in元宇宙

·“元宇宙和Web3.0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思想,就是把所有的权益还给每一个普通人,所以这也是从社会文明底层的角度出发,未来希望这个世界更公平更美好。”

·“今天人工智能已经像空气和水一样在改变我们的生活,未来5-10年之后可能就没有人再谈元宇宙,因为元宇宙已经就在你旁边。”

【编者按】2022年9月1日-3日,上海,2022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期间,澎湃科技在上海世博中心主会场首设“元宇宙聊天室”,来自企业界、学术界的众多科技领域嘉宾在大会现场共同探讨前沿话题,洞察行业趋势并展望未来图景。在第二场“元宇宙聊天室”中,小i集团董事长兼CEO袁辉与澎湃新闻元宇宙观察员唐屹围绕“元宇宙与AI应用:机器人的未来”主题,就人工智能、机器人与元宇宙如何互动等话题展开讨论。以下为交流实录,略有删节。

9月2日,上海,2022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现场,小i集团董事长兼CEO袁辉(右)与澎湃新闻元宇宙观察员唐屹就人工智能、机器人与元宇宙如何互动等话题展开讨论。

“下一代数字藏品一定需要AI赋能”

澎湃科技:小i集团6月发布了人工智能交互式的数字藏品,10秒钟就售完。人工智能交互式的数字藏品是什么?它为什么会这么受欢迎?怎么看数字藏品的未来?

袁辉:如果谈数字藏品,不可避免地会谈到元宇宙。元宇宙在今年有三个比较重要的落地场景,第一是数字人,第二就是数字藏品,第三个是VR和AR终端设备。

所以数字藏品对于新一代Web3.0或元宇宙很重要,可以对创作者权益溯源,可以进行唯一确权,而且可以保证连续交易的安全性。

对中国来讲,数字藏品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未来可想象的空间,因为中国有几千年文化,我们有大量的IP,今天这些IP需要从线下走到线上,所以数字藏品也是在这种时代和科技发展的大背景下所产生的,但是元宇宙的核心是什么?为什么数字藏品需要交互?

我们今天可能会在中国看到很多数字藏品,去看任何一幅数字藏品,就像进到博物馆,只能静静地欣赏,但是我们进博物馆的话,第一件事情是做什么?我们应该是去找一个耳机,对吧?

因为我们要听到这个IP、这个产品背后的故事。你看到梵高的《向日葵》,这幅《向日葵》应该告诉你梵高是在什么心情之下把它给画出来的,这样的话才会让每一个参观者能够更深刻地理解IP背后所有的故事,所以这就谈到了数字藏品为什么需要被AI?也会谈到元宇宙的核心为什么是人工智能?因为它需要互动,它需要跟人交流,所有人类跟非人类的物理世界进行互动的部分,全部是需要人工智能的。

实际上这也代表一种趋势,就是未来所有的数字藏品不可能是静态的,它一定是鲜活的、生动的,能够跟人类进行互动的,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说互动一定是数字藏品的未来,或者AI赋能的数字藏品一定是数字藏品的下一代。

澎湃科技:用户可以通过语音、声音还有表情等去和藏品进行互动?

袁辉:对,现在第一部分我们可能通过语音交流,可以问这个数字藏品你是怎么来的,你代表什么故事,数字藏品可能会告诉你说来自于遥远的银河系,我的背景怎么样,然后我跟你之间、跟地球人之间是什么样一种关系,或者说如果是三星堆大面具,会告诉你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为什么在三星堆有这样一个发现?这个发现对地球对人类意味着什么?这样一个含义,实际上对弘扬我们的中国传统文化,包括文化如何用普通受众能够去理解的方式进行表达,是现代科技对所有文明的一个诠释和传承。

小i集团董事长兼CEO袁辉。

“数字人会比机器人发展更快”

澎湃科技:我们了解到小i也发布了数字人,怎么去想象未来的数字人?

袁辉:人工智能从上世纪诞生以来,到现在虽然经过了一个甲子,但目前始终还是人类心中的一个梦想。所以我们一直期待有一个特别像人类甚至超越人类的物种去展现数字人,它实际上更多的是表现在跟线下机器人所对应的一个线上方式,但它背后所蕴含的核心、它的大脑是一致的。

我们讲人工智能或者机器人、数字人,原则上是由三个部分构成的。第一个部分叫感知,什么叫感知?我们人类具备眼、耳鼻、舌这些感官部分,对应的计算机这个部分就有语音识别、图像识别,感知的部分把信息从外界采集进来,之后会交给第二个部分,就是思考和大脑的部分,去理解和分析,分析完成之后会交给第三个部分,运动的部分,就是我们的身体做出反应,比如说我现在有手势。所以感知、思考、运动是人工智能的三大环节,也是机器人的三大环节,也是数字人的三大环节。

数字人、人类或机器人最核心的部分是什么?一定是你的大脑。所以,人工智能大脑这个部分的发展,决定了它的整个未来。

在前10年谈人工智能的时候,经常会谈奇点的问题,奇点的问题是什么?就是变形金刚的问题,变形金刚是什么问题?就是终结者的问题,所以这个事情是否会发生,业界还有很多争执,有人讲要很多年,但我的观点很明确,在我们的有生之年,这样的机器人或者数字人,一定会出现具备自我意识的非人类。

数字人会比机器人更快,为什么?因为机器人还有身体承载的部分,我们今天看到有些厂商发布的一些机器人还是非常笨拙的,数字人因为在线上更容易把身体的部分给处理掉,但最核心的大脑是一致的,所以数字人未来一定会像空气和水一样,充斥或者分布在我们整个的世界里,无论是现实世界还是虚拟世界,数字人的未来就跟我们人类一样。人类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我们如何面对数字人、面对机器人,这是一个终极问题。

澎湃科技:所以其实你对AI的觉醒还是有一定的担心。

袁辉:是。我从事人工智能有18年了,在元宇宙火热之前,我的观点跟霍金和马斯克的话是一样的,是相对比较悲观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是人工智能真正的从业者,我们看得到技术的发展,它对人类意味着什么。今天可能还充斥着比如说国与国之间的地缘政治这样一些争端,还有一些天灾人祸,但是从人工智能从业者的观点来看,我们认为这些人类自己的纷争可能还不是终极的挑战,可能碳基和硅基之争才是人类在未来30年所要面临的核心问题,人类是否能够主导未来的世界,实际上目前的主动权还在人类手上,但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人工智能以极快的速度正在涌现,如果人类不能从伦理道德文明上,包括对世界的认知上进一步提升,我们可能会面临真正危及生命的这样一个强有力的挑战和威胁。

“把权益还给每一个普通人”

澎湃科技:我们再回到元宇宙这个领域当中,你怎么看很多国家都在布局元宇宙,背后有什么原因?

袁辉:我觉得可以从两个维度来看,第一个维度,整个世界进入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从科技、经济、社会、文明都面临一个新的转折点。尤其在最近10年全球经济在下行,科技在冉冉升起,再次推动新一次的工业革命。而且从第四次工业革命开始,我们已经进入到人工智能革命,但人工智能革命后面又出现了元宇宙,元宇宙是整个世界经济未来发展的一个总体方向。

我们讲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成,在很大的层面,从产业上来讲,它实际上是元宇宙形成的一个过程。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全球各国全力以赴地布局元宇宙,就像我们20年前的.com时代,七八十年代PC从大型机变小型机,2000年左右所有的PC开始进入到互联网时代,然后2010年左右所有的PC电脑开始变得更小、有了智能手机,进入到移动互联网,今天我们开始进入到一个更加虚实共生的新的元宇宙时代,所以每一次科技发展都是人类社会经济文明发展的核心动力,这是第一个维度。

第二个维度,元宇宙和Web3.0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思想,就是把所有的权益还给每一个普通人,这也是从社会文明底层的角度出发,希望这个世界更公平更美好。所以元宇宙因为科技而产生了最开始的原动力,最后会重新构建整个人类社会所生存的秩序。

澎湃科技:在全球元宇宙产业,中国现在处于什么样的水平和位置?有哪些优势和劣势?

袁辉:第一,我有一个很明确的观点,中国创业者、中国的科技工作者今天拥有了有史以来最好的一次战略机遇,为什么?我们可以打个类比,20年前.com时代,我们更多的是同步全球技术,比如说美国的雅虎或者其他一些先进的东西,互联网时代开始爆发时,我们更多的是可以同步,但是在发展了10年之后,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在应用这个层面已经是全球领先了,比如说我们的移动支付,我们的App,我们的智慧城市,目前在移动互联网的应用层面,中国是全球领先的。

元宇宙现在是什么时代?是个非常初级的时代。今天全球的加密用户大概只有1亿,全球的移动互联网用户有多少?有30亿。这是一个很小的状态,这个状态相当于什么?相当于1995年互联网刚刚开始的时候,那是个什么时代?是一个电话线14.4k拨号的时代。今天我们再也没有人去讲,要连个电话线去拨号,对吧?今天是WiFi5、WiFi6、WiFi7……宽带算力正在大量的涌现。

目前全球元宇宙发展正处于早期,中国创业者经过国家20年以来的科技发展、产业发展、应用发展、社会发展,我们已经拥有了可以创造出引领整个世界的元宇宙的推动力,无论从平台、应用还是各个方面,所以这个时候是中国创业者、中国科技工作者最好的一次战略机会。

“3年内元宇宙就会爆发”

澎湃科技:我们感觉到元宇宙这个概念是在向我们靠近的,无可否认它离我们越来越近,就包括这一次的2022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也设置了元宇宙的专区,吸引了很多观众去体验,但大家其实对它还有点陌生,同时又感觉到真的很热闹,又熟悉又陌生,你觉得距离我们想象当中的元宇宙还有哪些技术要去突破?

袁辉:第一就是关于元宇宙什么时候爆发这个观点,大部分专家都会说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阶段,5年10年或者更多年,我的观点很明确,今年在博鳌论坛上我就提出了非常明确的观点,3年内元宇宙就会爆发。为什么这么讲?很简单,我们拿数据做支撑,移动互联网是什么时候爆发的?它具备什么样的数据标准?它有两个很核心的数据。第一个,全球一年的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1亿台。第二个,智能手机单品的价格降到1000元人民币以内。我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当深圳华强北大量的千元机开始出现的时候,中国移动互联网就爆了,它的终端达到一定的规模,内容和应用就会上。

元宇宙一个很重要的终端的入口是什么?一定是VR、AR和XR这种眼镜。去年VR、AR眼镜在全球的销量差不多接近2000万台,今年可能会接近5000万台,在2024年左右基本上会达到1亿台。

现在单品的VR眼镜已经降到2000元人民币以内了,所以在未来两年之内一定会降到1000元以下,而且能保证这样的质量。所以当终端VR、AR眼镜在全球达到1亿台的时候,大量的应用和内容就会爆发。

所以我们10年前谈人工智能的时候,很多人一谈人工智能,是什么呢?是变形金刚,是大白,是机器猫对吧?如果变形金刚没出现,代表人工智能还没来,这个是不对的。今天我们已经不再谈更多的人工智能,为什么?因为人工智能已经像空气和水一样在改变我们的生活,未来5-10年之后可能就没有人再谈元宇宙,因为元宇宙已经就在你旁边,所以说我们实现《西部世界》,实现《黑客帝国》,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但是我相信它也不会太慢。

但是我们不要把那个目标当作元宇宙,元宇宙就在当下。而且我还有一个观点,很多人说我们是不是要进入到一个新的元宇宙中,我一直说这是个认知的问题,我的观点很明确,我们根本不需要去进入到一个所谓新的元宇宙,平行的所谓虚拟世界并不是元宇宙,因为元宇宙就在当下,我们从来不需要All in,我们Always in,你从来就没离开过元宇宙,只不过你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已。

澎湃科技: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个?

袁辉:你一直都在。

澎湃科技:你认为目前元宇宙相关的哪些业务会首先起飞?是面向C端的像游戏元宇宙还是说面向B端的像数字孪生?

袁辉:这两个会同步进行。我们讲元宇宙,简单划分会有产业的元宇宙,也会有消费元宇宙。

谈到产业运作,元宇宙另外又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叫数字孪生,把线下的场景镜像到线上,就像照一面镜子一样。在制造业当中,所有流水线全部可以通过数字孪生的方式在计算机里进行模拟,然后可以以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去改进整个生产线。在教育里面,我们接下来会让一个普通的8岁孩子穿越到2500年前,在希腊的圣殿里面跟苏格拉底进行对话,让苏格拉底来告诉他,你应该仰望星空。另外对一个医学院的学生来说,他不用一定要去做活体解剖,可以在元宇宙的环境中直接地随时了解人身体上的每一个器官、每一个血管和每一个细胞。这些在整个产业当中来讲,都是现在就可以发生的事情。

消费元宇宙就更简单,比如说游戏也是消费元宇宙的一个很重要的入口,所以我们可以通过游戏的方式进入到一个新的原生世界,而且在新的虚拟世界中并不是只有镜像,因为在数字孪生完成之后,第二个就叫数字原生AIGC(编者注:AI generated content,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人工智能会创造大量你在现实世界中所看不到的东西。

第三个,在数字原生和数字孪生融合的过程中,就像火星要跟地球进行结合,会发生无数你难以想象的奇妙的化学反应。所以我另外有一个观点是,元宇宙里面什么都不缺,最缺的就是你的想象力,因为你在现实世界中,如果你想再造一个上海,可能需要10年都不止,但是你在元宇宙当中可能只需要一秒钟,所以你想到什么?这叫心想事成,这就是元宇宙。所以元宇宙最大的特点是要突破你的认知,颠覆你的认知,摧毁你的认知,这是人类一次自我觉醒的过程。

澎湃科技:最后,请总结一下对元宇宙的畅想。

袁辉:第一,我们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元宇宙,这是个认知的问题。第二,元宇宙一定会让我们现在的生活有一个极大的质的飞跃,因为它会创造原来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而且会大幅提升我们的效率和降低我们的成本。第三,更重要的一点,元宇宙将会整个提升人类的认知。

我举一个例子,大家更容易理解为什么叫提升认知,我们今天去体验元宇宙,可能是戴上VR眼镜,然后去里面沉浸,但是我们坐在这里,摸了这张凳子,我们的现实和虚拟世界是很割裂的,但是我相信你可能看过《头号玩家》,可能在未来的2-3年之内,我们就不仅有眼镜,还会有所有的皮肤,所有的装备,把你的感官全部覆盖。然后当你把这些皮肤、眼镜全部戴上的时候,你会进入一个像梦境一般的真实世界,你从来没有在梦里怀疑那是假的。

所以当你在这个真实的沉浸的虚拟世界中徜徉了一番,你出来了,重新回到这里,当你再次触碰到这张凳子的时候,你会提出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问题:这个凳子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当人类重新开始认识这个世界的时候,这就是人类存在最大的意义。

(本文由方晓根据直播实录整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上海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