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远光| “东南亚小阿里”Shopee变天:裁员止血、业务断臂、卖家不安与权力更迭

原标题:远光| “东南亚小阿里”Shopee变天:裁员止血、业务断臂、卖家不安与权力更迭

出品 | 搜狐科技

作者 | 尹莉娜

编辑 | 杨锦

“刚下飞机,全家连人带狗都到了新加坡,收到了新公司 offer 撤回的消息。”

前不久,脉脉上的这则帖子引爆网络。发布该帖的,是一位认证为“shopee员工”的博主。他在帖子中,描述了自己拿到shopee的offer后,赴新加坡打算开启新生活之际,offer被突然撤回的戏剧性一幕,“起飞前几天收到HR的热情欢迎、起飞前几秒收到下周工作安排、落地之后接到offer cancel的电话。”

在过去一年里,有“东南亚阿里”之称的跨境电商公司Shopee发展迅猛,海量的HC和颇具吸引力的薪酬使得其成为新一代“打工人天堂”。而如今,Shopee正在经历一场史无前例的“裁员潮”。从被HR约谈到被注销员工账号,Shopee只需要3分钟。

在总结这场风波的原因时,从员工、卖家,到管理层、资本市场,无一不对此早有准备。只不过,他们当初可能也没想到,这场动荡来得如此快,如此猛。

断臂

“这一切都是有先兆的。母公司股价大跌,一年前人员盲目扩张,太多没有盈利的业务线,现在的现金流已经撑不住了。”在总结Shopee大规模裁员的原因时,思蒂(化名)这样对搜狐科技表示。

2021年入职的她,正赶上公司的疯狂扩招期。至今她仍然能回忆起刚加入公司时的幸福感:“刚进来时深深感受到公司的好!零食、饮料、下午茶、加班餐无限供应,健身室、瑜伽课、培训指导样样俱全。一年15天年假、14天带薪病假、六险一金,补充商业险。”

一位曾服务过Shopee的猎头告诉搜狐科技,Shopee现金、股票都给的“很香”。“同岗位的薪酬和阿里、腾讯之类的大厂差不多,现金部分能占到60分位,剩下的是股票。但工作强度低很多,本身业务也不复杂,我有位候选人入职后10点上班,5点就下班了。”

当然,“研发部门还是得加班到九点、十点的”。不过,Shopee对中国互联网大厂的资深研发做到了一掷千金。据品玩报道,阿里P7级别的技术人才在国内正常年薪浮动是在60万元至150万元之间,但在Shopee却能拿到年薪220万元的Offer。

当时,Shopee的内推码在各大职场社交平台上的流传。在互联网打工人已经习惯996的当下,Shopee在外界塑造的“高薪”“不卷”“无加班文化”的雇主形象,似乎已经成为了体制外“上岸”的最佳选择。

然而,对于思蒂来说,一切美好都在突然被HR叫去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她被告知:“完全不用交接,直接可以离开。”思蒂不理解:“感觉这就是完全断臂的方案,不留一丝挽救业务的可能了。”

9月19日上午10点15分,Shopee于国内召开全员大会,会议不到十分钟,只传递了一个主题:团队调整并削减部分岗位,赔偿计划为N+2。

不久后,被裁员工陆续被HR约谈。Shopee的员工群中,有人透露,一位员工从被HR约谈到注销账号仅仅间隔3分钟。

“部分小组裁员30%,有的60%,太凶残了。”看到裁员消息后,身为程序员的家云(化名)依然心有余悸。他说:“有几个朋友去了Shopee,我运气好,没有去面试,正好躲过了被他们招过去的风险,否则我一定是今天被裁员的那一个,因为还在试用期。”

众多被裁的员工中,林戈(化名)的经历或许是最具戏剧性的那一个,他将其总结为“落地成盒”。“人在新加坡,刚下飞机,带着老婆带着狗,在机场接到电话,当场失业。”而在起飞的前几秒,他刚刚收到下周工作安排,落地后就收到了offer取消的电话。此时的他已经为这个期待已久却最终辜负他的新工作付出了1.4万新币的各项搬家费用,约合人民币7万元。

在offer取消超过一个月后,林戈仍然留在新加坡。在消化了悲愤、错愕、荒谬等一系列负面情绪后,林戈开始寻找新的工作机会。

或许是由于林戈的经历在网上不断发酵,最终形成巨大的舆论风波,HR对待他的赔偿态度也发生了反转。他告诉搜狐科技,相较于offer刚刚取消时Shopee的冷处理、不回应合理诉求、频繁不对齐信息等行为,目前双方已经签署了赔偿协议,林戈也拿到了该有的赔偿。“虽然也没什么额外的补偿,但芝麻点钱也算钱吧,至少比全部损失都是自己承担要好。”

相较于林戈的经历,Shopee对此前已入职的员工赔偿做得相对到位,思蒂对搜狐科技表示:“整个裁员过程做得挺合规的,该有的赔偿也都有。”

不安

作为最先感受到平台动荡的卖家,李灿(化名)一口气向搜狐科技列出了6条发生在Shopee身上的“骚操作”。

所有Shopee的调整中,最让李灿接受不了的是,Shopee在没有通知到位的情况下,就直接给他自动开通了cashback program(返现计划),每单会给用户返现10%。

“我是做大件商品的,单价高,返10%对某些小件商家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对我来说影响很大。”接受采访时,李灿刚刚统计完他的损失,仅仅被开通该项目几天,他的损失就达到了大约5000马币,约合人民币7700元。

“自动给卖家开通Shopee自营的快递服务”和“运费价格体系混乱”也让包括李灿在内的Shopee卖家感到无奈。

李灿提到,发展初期,Shopee会接入J&T、Ninjavan这种相对成熟的外部供应商。不过,在自家物流Shopee Express起网后,很多订单会自动分配到Shopee Express。“如果他的效率高,也没什么。但问题是,Shopee Express速度很慢又容易丢件,招致了很多客户的不满。”

不过,一位今年以来销售额近2000万的东南亚跨境电商卖家(小红书ID:东南亚 搬砖日记)告诉搜狐科技,他并未感受到Shopee Express在速度上与其他物流服务商有太大的差距。“Best、Karry和J&T也快不到哪里去。”不过,他也提到,越南、马来、泰国,每个区域的情况和政策也都并不相同。

运费的计算方式也在频繁变动。“同一件商品,每次Shopee扣的运费都不一样,没有按照固定的计算公式”。不止李灿,社交平台上,很多商家也在对Shopee的运费计算逻辑感到疑惑。一位卖家发帖求问,为什么一个重量170g的商品运费反而要比180g的商品更贵。

对于买家来说,Shopee在马来西亚取消了延续已久的免运费政策,原本4.9马币运费全免,后来,免邮券开始需要抢或增加使用门槛。到了现在,变成了只免3马币,用户还需要支付1.9马币的运费。“虽然只是小钱,可是用户心理上会有变化,尤其是在支付运费后,反而服务更差。”

社交网站上,大批用户对Shopee减少运费优惠却大手笔邀请成龙等明星做代言感到不满。一位用户评论称:“你觉得,大家去你的平台上买东西,是因为成龙,还是因为你免运费?”

“他们一定是缺钱了。”李灿推测:“几十亿的订单量,每单赚一点就是一大笔钱。”

另外,一个发生在Shopee乃至所有跨境电商平台的大趋势是扶持本土卖家。李灿提到,从今年1月开始,Shopee接连封禁了很多IP地址在国内的卖家。不过,李灿也表示:“这条政策是见仁见智,但直接结果就是,减少了平台上的卖家数量。”

同时,为了避免一个商家在平台上铺几十乃至上百家店来获取更多自然流量,Shopee也封禁了很多IP地址相同但店铺不同的卖家。上述东南亚跨境电商卖家认为,这一点无需质疑:“一个企业对本土就业没有带来福利,反而加剧了本土人民的竞争,你觉得政府会不会扶持他?”

但无论如何,未经同意的规则变化、自动开通的服务、不确定的费用计算方式和封禁潮,给这个平台的经营者们带来了某种不安的感受。李灿说:“这是在把我们往其他平台上赶。”

变天

Shopee的“泡沫”不是被瞬间戳破的。

它的母公司Sea(冬海集团)相当于“腾讯、阿里、蚂蚁的结合体”,主要业务包括东南亚头部电商平台Shopee、游戏品牌Garena以及数字金融服务网络SeaMoney。

2017年10月,Sea在纽交所上市。上市不到3年,Sea股价暴增近30倍。2021年8月,随着冬海集团股价突破338美元,Sea创始人兼CEO李小冬凭借211亿美元身家,击败海底捞的张勇,成为新任新加坡首富。

经营情况上,Sea需要靠着游戏“吸金”,另一边的电商业务仍需“输血”。

2022年二季度,Sea实现收入29亿美元,同比增长29.0%。但受到电商业务Shopee的拖累,Sea的净亏损扩大至9.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6亿元,较去年扩大了二倍有余。

具体到Shopee业务本身,它仍然在增长之中,但涨幅却在明显放缓,不过,亏损却在收窄。

2022年二季度,Shopee电商收入17.6亿美元,同比增长51.4%。调整后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6.5亿美元,具体到每笔订单的亏损为 0.33 美元,相比于去年同期每订单0.41美元的亏损减少了0.08美元。

同时,Shopee的GMV增长速度也在变慢,二季度GMV达到190亿美元,同比增长27.2%;总订单量20亿次,同比增长42.9%。

另一边,为Shopee“兜底”提供现金流的游戏业务Garena却深陷收入下滑、活跃用户下降的窘境。它的类似于《和平精英》的射击类游戏《Free Fire》尽管在下载量上依然霸屏,但收益却在下降。

反馈到财务上,在数字娱乐业务方面,Sea的二季度收入为9亿美元,去年同期10.2亿美元,同比下滑12.1%;季度活跃用户为6.19亿人,同比下滑14.6%;季度付费用户数为5610万人,同比下降达到39.2%。

唯一的“现金牛”业务数据下滑,让Sea和它的伙伴们嗅到了危机。从现金流的角度,Sea经营性现金再度大额净流出12亿美元,而本季度末公司的库存现金和等价物也继续下滑到了仅78亿美元,这意味着,按照如今的亏损情况,Sea只能撑大约一年半。

Shopee的发展路径从原本急速扩张变为了激流勇退。今年3月,Shopee退出法国和印度市场;6月,裁撤东南亚ShopeeFood和ShopeePay团队,印度尼西亚裁员3%,包括当地Shopee的营销和运营部门。另外,Shopee在墨西哥、阿根廷和智利、哥伦比亚的团队以及跨境支持西班牙的团队也全军覆没。

李小冬发布内部信表示,公司最高管理层决定主动放弃薪酬,同时将缩减公司的各项开支,如商务旅行降至经济舱票价、餐费限制在每天30美元、酒店住宿支出限制为每晚150美元等。

各大金融机构也下调了对Sea的评级,从今年3月开始,摩根大通、Stifel等多家券商都陆续下调了Sea的评级。Sea的股价也从去年最高峰时的372.6美元一路下滑至如今的55美元,跌幅高达85%。

大股东也在“抛弃”Sea。今年1月,腾讯减持Sea大约价值30亿美元股份。9月初,腾讯首席运营官任宇昕辞去在Sea的董事会职务。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切动荡的背后,似乎还有权力转移和文化更迭作为底色。

据媒体报道,2021年3月,深圳区技术负责人黄易成上位为Shopee的HOE(工程部负责人,类似CTO)后,一切的用工逻辑也在向原本的国内互联网公司看齐。IT团队在急速膨胀的同时,考核制度和汇报关系也进行了大调整。

公司内部引入OKR,员工不仅要写周报、月报,还要写思想汇报。之前新加坡的IT员工只需汇报到总部即可,现在需要先汇报给中国区IT团队,再由中国区汇报到新加坡总部。

原本可以work-life balance的工作节奏也被打破,在黄易成首次出席公司的Town Hall Meeting(类似于全体职工大会)上,有技术人员向他反映组内加班强度太大,动辄要到晚上9:30甚至半夜才能结束工作,黄易成当众反问:“9点半下班很晚吗”。

随后,新加坡IT员工流失情况非常严重。据媒体报道,很多部门离职率超过40%,某搜索部门甚至全员离职。

而坏消息是,这一系列的动荡还没有到停止的时刻。正如李小冬在内部信所说:“这不是一场很快会结束的风暴,中期内负面状况将持续存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北京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