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军事 - 体育 - NBA - 娱乐 - 视频 - 财经 - 股票 - IT - 汽车 - 房产 - 家居 - 女人 - 母婴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文化 - BBS - 博客 - 微博
IT频道 > 通信 > 国内电信

邬贺铨:普及率比网速更能反映国家宽带化水平

2012年02月27日15:17
来源:通信产业报

  什么叫宽带化?用什么手段去真正提升宽带化水平?一方面电信运营商应灵活经营,利用多种方式提升宽带实际速率,在提速的同时降价;另一方面,政府应在宽带普及上起主导作用。

  中国工程院院士 邬贺铨

  最近,业界十分关心宽带的带宽问题。那么,用什么指标衡量宽带化呢?欧盟有5个衡量指标:接入速率、普及率、资费、竞争和选择。在宽带化指标当中,接入速率和普及率是最为重要的,其中,接入速率需要根据国情并且因地制宜制定,需要城域网和网站配合才能给用户宽带上网的感受;此外,在这些指标当中,宽带普及率较之接入速率更能反映国家的宽带化水平。

  保证接入速率有多种方式

  按照欧盟的标准,下行速度超过144Kbps的、总是在线服务的接入网,就叫宽带。144Kbps指的是实际可以得到的下载速度,和传统意义上的接入速率是不一样的。从今天的宽带水平来看,这个数字看上去并不高,甚至有点低,但无论如何,只要达到这个水准,就算是宽带了。

  在现实应用中,宽带用户的实际带宽是共享的,接入共享用户的比例将直接影响用户连接的速度。英国电信目前在有线宽带用户共享上提供两种比例:20:1和50:1,这意味着有20个或50个用户共享给一个接入带宽。爱尔兰对住宅用户的共享比例是36:1,对企事业单位是18:1;捷克的用户共享比例是50:1和20:1两种。无论是哪种比例,目前全球运营商的通例是,共享比例越高,上网价格越便宜。

  因此,此前坊间沸沸扬扬的“假宽带”事件是没有意义的,全球运营商的实际下载速率都不可能完全达到接入速率。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实际操作中,带宽越高,实际下载速率和接入速率的差别越大,目前中国的实际下载速度是接入速率的50%左右。而且,合同速率越高,路由器和服务器的瓶颈的作用越明显,实际下载速率所占的比例就越低。因此,运营商致力于提升带宽,不仅仅要提高用户接入带宽,还得提升路由器和服务器带宽。

  如何改善实际下载速率总是低于接入速率的现状?其他国家保证下载速度的措施值得我国运营商借鉴。美国FCC在去年3月向美国国会提出,要建立“连接美国资金”,以可接受的价格使用户获得至少4兆下行速度;此外,一些欧盟国家要求运营商向用户说明“可保证的下载速度”。在我调查的多个国家中,只有捷克提出,用户的实际下载速度长时间不应该低于接入速率的80%。匈牙利要求运营商至少在80%的时间内实现最低保证下载速率;英国ISP承诺向用户提供实际下载速率信息,并且提供用户可监测实际速率的工具,包括网站。韩国可以测上下行的速率,以及分组延迟和分组丢包率和抖动,如果超过60%的时间低于保证速率,将在费用上予以补偿。

  提速并降价成趋势

  衡量宽带化的另外一个指标是资费,资费有很多种套餐,会随接入速率、包月或包年,流量是否封顶、时间封顶,与其他业务的捆绑不同而不同,因此,在不同的国家之间比较资费其实是比较难的事情。

  目前全球宽带资费是有一些共同点的。

  首先是流量封顶:据欧盟统计,欧盟29%的用户上网有最大流量限制的,也就是说,即便是包月制,也是有最高的流量封顶的。一旦流量达到最大值时,通常两种措施,一是超流量按MB为单位加收额外的费用,收费不贵,像加拿大超过每MB加收0.0024美元;另一种方式是限制下载速率,例如不高于128kbps。

  在宽带价格方面,越发达国家价格越低,越不发达国家价格越高。越不发达国家购买力低,为什么价格还要高呢?这与经济发展水平有关系的。

  很多人喜欢与美国相比较,认为美国的宽带很便宜,但根据我的了解,美国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便宜,下行速度也有一定的限制。当然也有各种各样的套餐,如果从套餐来看,也许可以找到某一个套餐是比较便宜的,但是必须要与话音业务捆绑。从绝对值来说,中国的宽带资费并不算太贵。但现状和趋势是,电信运营商不但要宽带提速,还要降价。降价将建立在运营商节约成本的基础之上。

  政策缺位

  按照联合国去年10月份发表的报告,2010年全球互联网普及率是30%,发展中国家是21%,最不发达国家是5%。我们国家是33%,也就是说从普及率方面来说,我们国家是略微高于全球平均水平。未来还要进一步发展,未来2015年全世界互联网普及率达到60%,发达国家是50%,最不发达国家是15%。15年全球要到60%,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需要发展和提升。

  我国的宽带战略提出,城市和农村到2015年达到20-24兆,应该说这也是低水平的指标。但目前,宽带的普及和提速还存在诸多挑战,首先是资金方面的困难。三大运营商都是上市公司,从资本市场的考虑,运营商在部署宽带时,首先考虑利润回报率高的地区,所以,以中国电信为例,中国电信正在部署“光网城市”战略,而不是“光网农村”。但恰恰是农村更需要宽带化来缩短数字鸿沟。

  这不仅仅是中国特色,发达国家也有这样的问题。因此,政府的投入对于运营商开展农村地区的宽带普及服务就显得尤其关键。只有政府的介入,才能够真正意义上促进宽带的普及和国家社会宽带水平的提高。

  下一步,政策支持力度亟待提高,国家目前对于农村的农业机械、农资、农药、化肥是有优惠政策的,可是对于农村的宽带化并没有采取任何政策;此外,宽带化要纳入普遍服务的范畴,以发达地区的财政收入来补贴不发达地区,世界上有99个发展中国家在电话方面都有普遍服务基金,而中国没有。如果以上两个宽带提速的问题可以真正得以解决,那么未来我国宽带提速降价将指日可待。(本文根据邬贺铨在2月16日举行的“宽带中国战略服务信息化推进大会”上的演讲整理,标题为编者所加,未经本人确认)

(责任编辑:姜涛)
  • 分享到:

微博推荐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搜狐IT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