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军事 - 体育 - NBA - 娱乐 - 视频 - 财经 - 股票 - IT - 汽车 - 房产 - 家居 - 女人 - 母婴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文化 - BBS - 博客 - 微博
IT频道 > 通信 > 国际电信

黑莓帝国三部曲:非典型巨头亟待重装上阵

2012年02月23日14:46
来源:驱动之家

  在这个“泛苹果化”的科技时代,曾经地位崇高的RIM,如同一个封地不断减小、权势不断衰落的没落贵族,竭力痛并骄傲着。

  黑莓不仅是RIM的业务核心,更是这家加拿大手机厂商的精神支柱。然而,在苹果iPhone和谷歌Android阵营的挤压下,黑莓已经从商务人士的首选通信设备,渐渐沦落为少数死忠的高端玩物。市场份额的萎缩,股价的持续暴跌,已经让RIM隐隐看到了被收购的厄运。

  RIM创始人麦克·拉扎里迪斯坚持认为,公司仍是一位“新秀”,其使命是挑战其他巨头的权威。然而,历史辉煌、规模庞大、声名显赫的RIM,并非一家锐不可当的初创公司,而是一位有心无力、步履迟缓的非典型巨人。

  诞生28年的黑莓帝国,亟待重装上阵。

  以下为文章全文:

  去年4月,麦克·拉扎里迪斯(Mike Lazaridis)坐在BBC的演播室里,手握着他的公司的未来:一台纤薄的7英寸平板电脑,黑色,前面装饰着“BlackBerry”字样。这就是PlayBook。

  这家名为RIM的加拿大公司,凭借黑莓手机创造了智能手机市场。对该公司而言,成功似乎一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直到5年前,苹果推出了iPhone,颠覆了RIM一直以来主要通过电子邮件吸引职场人士的战略。苹果的智能手机不仅为商务人士开发,还着眼于规模庞大的高科技消费者,这一做法极大地拓展了智能手机的市场规模。

  此外,苹果的成功为另外一个资金充裕的竞争对手打开了一扇门,那就是谷歌——它凭借收购并开发Android系统进军了智能手机市场。

  移动领域的版图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企业、新用户和新联盟层出不穷,而RIM却屡屡错失机会,损失惨重。

  滑铁卢

  苹果iPad以类似的方式重新定义了平板电脑市场,并占据主导地位。大批搭载Android操作系统的竞争对手也紧随其后。等到RIM反应过来时,苹果已经推出了iPad 2,他们的应对之策就是拉扎里迪斯手中的那款平板电脑。

  这显示了RIM的大胆转型:以2010年收购的QNX系统为基础开发了全新的平台,希望替换老化的黑莓系统。在声称“业余时间已经结束”后,RIM承诺将向这个原本被定义为消费市场的领域,引入企业级功能。苹果已经将智能手机打造成消费设备,RIM则决定生产一款企业级平板电脑。

  但无论如何,这总是一种希望。尽管几经推迟,但在一连串表现平平的新款黑莓手机中,PlayBook还是为RIM的产品组合带来了一线光明。

  此时此刻,当拉扎里迪斯接受BBC记者罗里·凯兰·琼斯(Rory Cellan-Jones)的采访,并进行产品演示时,iPhone已经发布4年。身体结实拉扎里迪斯有着一头灰色的短发,鼻子上还着一副眼镜,身上则穿了一件灰色的黑莓Polo衫。他宣称这款平板电脑将提供“不折不扣的企业体验”。他并没有理会有关iPad主导地位的问题,而是继续自己的思路。尽管算不上一个引人入胜的掩饰者,但拉扎里迪斯还是字字铿锵,只是偶尔有些不连贯。

  但随后的采访却变味了。

  “我可以接着谈谈你们的安全问题吗,”凯兰·琼斯问,“你们跟印度政府有过多次争论,还有很多中东国家政府。问题解决了吗?”

  在听到“安全”这个词时,拉扎里迪斯皱了皱眉。他歪了歪头,转了转椅子,眨了6次眼,收紧了下巴,盯着镜头。问题结束后,他目光向下,不看镜头。只能听到“对不起,罗里”的画外音,拉扎里迪斯摇着头说,“这不公平,罗里。”

  当屏幕外的公关人员问,是否还有问题时,拉扎里迪斯开口了,他的声音紧张而谨慎,“首先,这不是安全——我们没有安全问题。我们拥有最安全的平台。”

  “为什么说这个问题不公正?”

  “因为你说——你暗示我们有安全问题。我们根本没有安全问题。”拉扎里迪斯说。

  “可是,你们有个问题……”

  拉扎里迪斯再次摇头,并看向地面。“不,我们没有。”他慢慢地眨着眼睛,耸了耸肩。“我们只是太扎眼了,因为我们在全世界都太成功了。这是一款标志性的产品,企业用它,领导人用它,明星用它,消费者用它,青少年也用它。我是说,我们只是太扎眼了,”他说,“你知道,”他又耸了耸肩,仍然用两手抓着PlayBook,“这都源于我们的成功。”

  “现在问题解决了吗?”

  “我们在应对很多问题。我认为,我们将尽最大的努力,满足外界对我们的期望。”拉扎里迪斯说。

  “你很有信心。我们在中东和印度有很多听众和观众,你可以信心十足的告诉他们,他们使用黑莓不会有问题,你能向他们保证一切都,嗯……,安全?”

  问题结束后,拉扎里迪斯看向地面。当听到“安全”这个字时,他再次看向镜头之外,摇了摇头说,“好吧,结束了,采访结束了。”公关人员说,“时间到。”他又看向记者,继续摇头。随后,他看向地面,说道,“拜托,你不能这样,罗里。这不公平。”然后,他压低声音又说了一遍:“这不公平。”

  他抬起头来,提高了嗓门,“对不起,这不公平。我们在解决这个问题。拜托,这不是国家安全问题。”他指着镜头说,“关掉它。”采访结束。

  应该说,拉扎里迪斯说的有道理,至少在问题的措辞上如此。这位记者想要问的是:印度政府威胁要在该国关闭黑莓业务,除非RIM允许其监控黑莓即时通讯和电子邮件信息。这一冲突已经升温,尽管拉扎里迪斯或许并没有预料到会在产品演示过程中碰到这样的问题,但采访本不该越界。

  但询问定义模糊的“安全问题”,却触及了黑莓品牌的根本,这就相当于向苹果询问“可用性问题”,或者向微软询问“普及性问题”。拉扎里迪斯对“安全”一词的反应,让人感觉像是有人在质疑他一生的工作——生产一款安全、便携的电子邮件终端。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和一名天生的工程师,他已经做到了。所以这种问题让他很受伤,很困惑,而且很愤怒。换做是一个更克制的CEO,应该可以转移话题,然后掌握主动权,但拉扎里迪斯却愤然离席。

  但是,无论他的抱怨是否合理,拉扎里迪斯都因为未能重新掌控采访的主导权,而让自己看起来很暴躁。这段视频成了科技媒体、RIM股东甚至员工的谈资。

  RIM已经失去了创新的意愿,甚至创新的能力。在拉扎里迪斯和他的老搭档吉姆·巴尔西利(Jim Balsillie)的领导下,它简直就像是一个蛮荒的封地。他们的确开发过伟大的产品,他们的成功也曾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但现在已经裹足不前。然而,他们非但不承认需要帮助,在面对不可逆转的新趋势时,反而固步自封。他们换上了创始人综合征:他们过于封闭,过于怀旧。这样的故事很难有好结局。

  就在拉扎里迪斯终止BBC的采访后数月内,他的公司遭受了一连串的打击。

  测评显示,PlayBook相当令人失望。尽管硬件设计不错,但软件却不及竞争对手——由于酝酿已久,这一点着实令人意外。更令人震惊的是是,这款产品推出时竟然没有附带日程表、通讯录和电子邮件的原生应用。今后的升级有望增加这些功能,但对RIM而言,竟然在没有在新产品中配备标志性的电子邮件功能,似乎令人匪夷所思。

  作为回应,RIM声称用户希望通过“自由的”方式与黑莓建立联系。巴尔西利还对彭博社说,有关缺乏电子邮件客户端的抱怨“小题大做”。他表示,“对于我们的企业用户或网络邮件用户而言,这算不上是核心元素。”他希望用户对最新升级“保持关注”。

  不过,最初的销量的确未能引发强烈反响,只有年底的300美元折扣才勉强吸引了一些消费者。在承认了需求不足后,该公司对PlayBook库存做出了4.85亿美元的减值处理。更要命的是,RIM赖以生存的安全功能也在这款平板电脑中遭到冲击,这都源于一款名为“Dingleberry”的工具。借助这款工具,用户可以调整该产品的安全设置,RIM不得不锁定这些设置,但又再次被破解。于是,一场猫鼠游戏开始了。

  不仅产品销量不佳,当RIM去年7月宣布2000人的裁员计划时,员工士气也遭到打击。这次裁员占到该公司员工总数的10.5%,RIM称之为“成本优化项目”。由于招聘速度过快,因此裁员也只不过让RIM恢复到了年初的规模。该公司指出,快速增长使得“员工总数近过去五年就增长了3倍”。这次裁员不仅是一个不好的兆头,还暴露了更深层的问题,RIM招聘数千名新员工只是为了在几个月后裁掉相同数量的人。这显然无助于他们的长期战略。

  高管离职潮也已经开始。CMO基斯·帕蒂(Keith Pardy)去年3月离职,COO唐·莫里森(Don Morrison)在请了长病假后于7月退休。(这也让原先的两大COO之一的托斯腾·海因斯(Thorsten Heins)肩负了更多的责任,并最终成为CEO。)数字营销和媒体副总裁布莱恩·华莱士(Brian Wallace)则跳槽到三星移动。PlayBook高级产品经理瑞恩·毕丹(Ryan Bidan)很快也追随华莱士而去。开发者关系主管麦克·柯卡普(Mike Kirkup)8月离职。全球联盟和开发这关系副总裁泰勒·莱萨德(Tyler Lessard)也于次月辞职。

  尽管遭遇了PlayBook销售惨淡、裁员和高管离职潮,但RIM依旧拥有可靠的服务。但好景不长,黑莓服务去年10月遭遇为期4天的全球宕机。最初两天,黑莓几乎保持沉默,将危机管理的任务甩给了运营商。愤怒的用户用户纷纷通过Twitter表达不满,使得#DearBlackBerry成为了热门话题。直到第三天,拉扎里迪斯才发布了道歉视频。这次宕机导致RIM损失了5000万美元收入,但该公司对具体原因一直都讳莫如深。

  除了上述数据外,该公司还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上宣布,备受期待的黑莓10操作系统(在遭遇BBX商标纠纷后,该系统被迫改名为黑莓10)要到2012年末才能上市。尽管RIM表示,这是为了借助即将推出的芯片组来开发“超级手机”,但近期的一系列产品推迟和经营挫折却使得外界怀疑,该公司根本就没准备好。12月,拉扎里迪斯和巴尔西利宣布将年薪将为1美元,“以便进一步证明我们的激情、团结,以及对RIM长期前景的信心。”

  到2011年底,RIM股价已经缩水75%,创7年新低,甚至跌破账面价值,即公司资产总值。市场甚至认为,把RIM的大楼、专利和PlayBook全部变卖,反而比继续运营更有价值。很多股东呼吁管理层改组。加拿大共同基金公司Northwest & Ethical Investments要求RIM分割联席CEO的职责,甚至直接向投资者发出提案,这显然是表达对该公司的不信任。

  作为回应,RIM为人了一个委员会来考虑这一问题,并宣布将于2012年1月底发不建议。总部位于多伦多的Jaguar Financial投资公司的做法更激进:他们向媒体称,希望任命新的共识会,并全部或部分出售公司。随后便有传言称,亚马逊、微软(联合诺基亚)、HTC、三星等企业有意收购RIM。受此影响,该股段在反弹。但最终没有一条传言兑现:事实上,RIM拒绝了亚马逊的收购要约。

  就连好消息也变成了坏消息。当RIM北美市场份额下滑时,该公司仍在全球保持稳定地位。作为黑莓Bold 9790 Bellagio全球发布的一部分,RIM承诺为印尼雅加达的前1000名用户提供半价优惠,并引发了消费者的抢购。但不幸的是,当该手机被销售一空时,人群缺乏阿生骚乱,导致多人受伤。雅加达警方甚至有意起诉多名RIM员工失职,尽管最终没有这么做。

  雅加达时间是引发了公关危机,但至少证明黑莓手机还有需求。2011的最后一条坏消息不能证明什么,但由于事情过于吊诡,引发了各种各样的负面解读。两名醉酒的RIM高管在加拿大航空一架从多伦多飞往北京的航班上耍酒疯,而且不听管束。机组人员最终用无力支付了他们,但仍然迫于安全而返航。飞机降落后,他嫩被警方逮捕,并遭到起诉。这两位高管均被罚款35382美元。

  事情何以至此?一家曾经受人尊敬、创意十足,并发明了智能手机的公司何以沦落到这种境地?如果能的话,他们应当怎样扭转命运?

  在拉扎里迪斯看来,他的公司仍是一家行业新秀,一家挑战老牌巨头的小公司。他们的办事处都很朴素,散落在他的母校滑铁卢大学周围几个街区的范围内。他还曾想该校捐赠1.23亿美元,用于支持科学和数学研究。作为一个安大略省温莎市一个蓝领家庭的孩子,当他开始攻读电气工程学位时,他卖掉了在高中时设计的一个抢答器,用赚到的600美元来支付学费。

  大学是一段令拉扎里迪斯陶醉的时光,他在这里得到了自小就梦寐以求的工程项目资源。4岁时,他用一堆乐高积木搭建了一个留声机,8岁最做了走时精准的摆钟。他十分好学,尤其喜欢物理和电子。他最喜欢的科幻小说则为他提供了持续不断的灵感,例如《星际迷航》。这不小说里的无线通讯技术尤其令他着迷。他的高中老师米科辛斯基曾经对他警告道:“当心不要太沉迷于电脑。未来的电子设备、电脑和无线设备都将整合,这将成为‘明日之星’。”

  滑铁卢大学有着广受尊敬的工程系,在这里,他找到了精神的寄托和茁壮成长的环境,可以将学术研究与实际运用相结合。他刚入学时,该系的主要精力都集中在方兴未艾的电脑行业。一家名为微软的年轻企业开始从滑铁卢招募有潜力的学生,但大型机仍在主导整个行业。知名超级计算机公司Control Data Corporation(以下简称“CDC”)成为了拉扎里迪斯的第一个实习地,他在这里学习了自动数据探测和纠错技术。

  在那里,他还开发了一种商业理念,并成为RIM的宗旨,为该公司日后的高速增长和困境买下了伏笔。当时出现了很多希望挑战CDC的日本企业,该公司也被迫采取了防守策略。根据拉扎里迪斯的观察,由为了吸引用户,营销部门的重要性超过了工程师。他们不再开发尖端技术,而是一位迎合用户需求,简化产品。心灰意冷的工程师们纷纷前往更有前景的硅谷,进一步打压了CDC的竞争力。拉扎里迪斯说,他绝不能犯这样的错误:他的公司要培养工程师,给予他们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创造未来。“当营销压制了创新,死期就不远了。”他后来说到。

  大学期间,他一直都在从事自己的创新。在高中时,他就很着迷于无线通讯技术,利用业余无限带你将文本光波导电视上。在滑铁卢大学,他改善了这项技术。到1984年即将大学毕业时,他开发了一套类似的系统。他开始探索商业机遇。按照他的设想,零售商可以利用可编程的无线显示器来代替印刷广告。尽管他承认自己从未做过生意,但他的经济学教授却相信,他的创意完全可行。

  在童年好友兼技术伙伴道格·弗莱金(Daoug Fregin)的帮助下,他决定冒险一试。时年23岁的拉扎里迪斯拥有了自己的公司。在研究了几个名字后,他将公司命名为“Research In Motion”。

  走向成功

  RIM早期与一般创业公司无异:办公室位于某个购物中心的顶层,空间局促狭小,员工每天工作到深夜,开发新产品,白天又要为争取订单疲于奔命。他们取得了一定成功,可以维持公司的基本运营,但没有打造出真正的突破性产品。早期与通用汽车公司签订的60万美元合同,起码让RIM可以看到一个光明的未来。

  但是,RIM开发的LED广告牌市场反应平平,出货量还不到100台。RIM将这项技术的专利权出售,获得了部分收入,然后集中精力从事其他项目。其中一个项目就是DigiSync胶片条码阅读器,这种设备解决了一个令电影剪辑师感到十分棘手的问题。

  DigiSync在1990年上市,1994年获得了艾美奖,四年以后又荣获奥斯卡奖。拉扎里迪斯出现在颁奖现场,从女演员安妮·希奇(Anne Heche)手中接过了奖状(遗憾的是,不是奥斯卡小金人)。

  虽然DigiSync获得了音乐界与电影界的盛赞,但这项技术已不能激发拉扎里迪斯更大的兴趣:他和RIM都对无线数据更感兴趣。20世纪80年代末期,拉扎里迪斯开始围绕Mobitex(爱立信设计的新型无线网络技术)提出了一项项目。彼时,Ted Rogers旗下加拿大无线公司Cantel已开始构建Mobitext数据网络,但对市场潜力还是一种朦胧感。

  如果获得成功,Mobitext网络将是北美第一个公共无线数据网络,其概念也具有开创精神,尽管Cantel对这项技术对客户的吸引力究竟在哪里仍是一团雾水。Cantel聘请拉扎里迪斯和RIM担任这个项目的顾问,开发可与Mobitex兼容的调制解调器以及程序工具包。遗憾的是,当Cantel的Mobitex网络在1990年推出之时,却遭遇市场冷遇。

  尽管Mobitex网络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但问题是在无线行业都鲜有人知道其用法,普通人就更不知道了。那时,电子邮件时代的黎明尚未到来,更别提无线电子邮件了,双向寻呼同样是一个全新的概念。Cantel缩减了对Mobitex网络的投资规模,将员工转向其他项目。

  同一年,RAM Mobile Data(即贝尔南方移动的前身,Bell South Mobile)开始开发自家的Mobitex系统,并与RIM建立了合作。RIM由此积累了更多的Mobitex经验,拉扎里迪斯开始思考如何更好地利用Mobitex网络。拉扎里迪斯后来称其为“RIM沙盒”。在接下来的十年间,RIM开发了调制解调器和Mobitex网络其他元件。

  20世纪90年代末期,RAM Mobile Data对双向寻呼机充满了渴求。寻呼机此时已经存在了30多年,但它始终作为一种单向设备。随着Mobitex网络的部署,双向寻呼机的发展迎来了契机。RIM开始开发双向寻呼机,难得可贵的是,拉扎里迪斯当时还更进一步,将目标瞄准另一个全新概念:无线PDA。

  20世纪90年代,RIM之所以能取得成功,有两个重要原因。首先,拉扎里迪斯在无线数据通信领域展开了孜孜不倦的创新。其他大公司在这一领域也进行过尝试,但均以失败告终。拉扎里迪斯发现了机遇,并和RIM工程师一起为实现这个目标而不懈努力。

  其次,RIM在1992年请来了拥有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MBA)学位的吉姆·巴尔斯利(Jim Balsillie)。在巴尔斯利加盟之前,RIM在工程方面非常出色,但在如何获取大笔订单以及建立合作方面缺乏经验,让RIM看起来群龙无首。巴尔斯利给RIM带来了严明的纪律,而且他还很清楚自己的职责:将公司管理地井井有条,从而让拉扎里迪斯可以专心创新。

  正如巴尔斯利后来所说,“我的工作就是到处筹钱,而拉扎里迪斯的任务就是将钱花掉。”有些钱是巴尔斯利自己的,他几乎将全部心血都投入到这家公司:先是减薪60%,将房屋抵押出去,后来又将25万美元的积蓄全都用来购买公司股票。

  在巴尔斯利到来时,RIM已完全专注于无线领域,提出了双向寻呼机设计,尽管此时拉扎里迪斯对这个项目已不再热衷,而是无线PDA新概念更感兴趣。1992年7月,苹果CEO约翰·斯卡利(John Sculley)在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电子产品展(CES)上发表了主题演讲,着重强调了数字融合趋势。

  斯卡利用“个人数字助理”来描述一种小型便携电脑,还认为这种电子设备最终会得到普及。他还提出了“Knowledge Navigator”,作为苹果对未来科技网站的构想:到2011年,这个“非常复杂的PDA”将与世界所有知识建立联系;它将像Siri一样对语音指令做出回应。这在当时还是一个梦想,但斯库利其实头脑中已有了更为具体的想法。他还展示了Newton平台,不久以后被推出,虽然斯库利从来没有提到Newton这一名称。

  拉扎里迪斯对斯卡利描述的未来没有留下太深印象。他认为,PDA的关键是持续连接性。Newton平台要求与另一台电脑协同工作,与其说是独立设备,倒不如说是外设产品。实际上,苹果只是将Newton平台看作是一个起点;斯卡利和他的工程师将它看作是一个平台,将可以实时融入无线连接性。

  不过,同其他大多数开发PDA技术的科技巨头一样,如摩托罗拉、贝尔南方、AT&T和Palm,苹果也认为PDA无线版本并不可行。前Newton Systems部门主管加斯顿·巴斯蒂恩斯(Gaston Bastiens)1998年在接受PenComputing采访时说:“从概念上讲,斯库利绝对是对的。双向无线通讯的基础架构在当时还不存在;我们知道这还需要几年时间,但它始终是我们平台战略的一部分。”

  苹果在Newton项目投入了5年时间和1亿美元的庞大资金,但在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回归以后,即停止实施这个项目。

  包括英特尔董事长安迪·格罗夫(Andy Grove)在内的许多人都对无线PDA的技术可行性提出了质疑,但拉扎里迪斯却将它看作是一个工程挑战。如果电子设备消耗的电量太大,他就会尝试对其优化。他认为他可以推动无线技术的发展,而且比其他任何人都具有这种能力。

  于是,RIM开始大张旗鼓地开发Mobitex产品。1996年秋季,RIM推出了900 Inter@ctive Pager。900 Inter@ctive Pager售价675美元,除了拥有双向传呼功能外,还提供点对点信息功能,可以发送传真和文本转语音消息,还能作为电子邮件的互联网网关。虽然这款产品有点笨拙,并不能算是RIM极为成功的产品,但它凸显了该公司的创新能力。后来,RIM发布了后续机型950。

  拉扎里迪斯此前突发奇想,想到了一个拇指输入的键盘设计并申请了专利。这项技术便被应用于950 Inter@ctive Pager,因此,这款寻呼机的输入速度更快,还具有一项更为重要的功能:电子邮件一直在线。

  由于拥有无线连接功能和出色的键盘,950 Inter@ctive Pager成了第一款能取代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的设备,而且电池续航能力突出,一节5号电池便可使用三个星期。950 Inter@ctive Pager在市场上得到了如潮好评,RIM获得了大量利润丰厚的合同,合作伙伴包括贝尔南方、IBM和松下等大公司。

  然而,大部分用户仍然将它作为寻呼机使用,鉴于它就叫传呼机,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拉扎里迪斯和他的工程团队心里很清楚,这款产品的功能还有很多。Inter@ctive中的“@”符号预示着,他们将电子邮件视作这款产品的杀手级功能,但市场对此却很难理解。

  拉扎里迪斯最终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他们拥有技术,他们过去只是在与能理解这些复杂技术或是参与这些技术开发的人打交道:工程师或IT部门主管。这款产品要想获得成功,就需要跳出这个圈子,让普通消费者知道如何使用。简而言之,RIM需要进行大规模推广。

  RIM聘请品牌推广公司Lexicon Branding帮助其为新开发的无线电邮设备起名。该公司曾负责过苹果Powerbook和英特尔奔腾处理器的宣传推广工作。Lexicon希望RIM建立一个独特的品牌,以更具活力的名称取代950 Inter@ctive Pager。

  寻呼机的叫法太常见了,而950 Inter@ctive却具有与寻呼机不同的功能。有何不同呢?答案是键盘。键盘令950 Inter@ctive不仅仅可以当作寻呼机使用,还让其成为一款真正专业性信息发送设备。键盘及其代表的东西如何才能获得用户的关注呢?

  它看上去有点像草莓(strawberry),而按钮又像小小的种子。但Lexicon语言学家顾问称,还不能叫“strawberry”,因为“straw”是个慢音节,需要一个体现快速、活力的前缀,他们最终敲定“Berry”,这显然是理想的选择。黑莓(Blackberry)就这样诞生了。

RIM创始人麦克·拉扎里迪斯在掌控公司28年后,不得不交出帅印
RIM创始人麦克·拉扎里迪斯在掌控公司28年后,不得不交出帅印
(责任编辑:张昌辉)
  • 分享到:

微博推荐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搜狐IT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