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IT频道 > 互联网 > 国内互联网

上海创新疲劳投入多产出少:与马云擦肩而过

来源:经济观察报
2011年08月13日07:23

  在所谓“智造”与“制造”重新布局的产业结构调整中,上海的创新能力也伴随着产业的外流而日现疲态。

  从2009年起,历来在由国家科技部政策法规司资助、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小组承担的《中国区域创新能力报告》中位居榜首的上海,连续两年跌出前三,取而代之的是上海的近邻江苏省。

  上海社科院今年一项最新报告则显示,若取长三角几大重要城市、而非省级行政区与上海作比,上海在创新能力上的几项重要指标已明显落后于杭州、苏州等城市。“十二五”期间,上海提出“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全新发展思路,但不少专家认为,目前看来,上海要完成这一发展方式的转型,面临的困难不小。

  张江的尴尬

  作为上海在科技创新领域的一张“名片”,张江高科技园区正面临尴尬——许多外资企业开始“西进”,中小企业则流失更快。

  以生物医药为例,该产业曾是张江聚集程度最高的高新技术产业,也是张江1998年时提出的六大主导产业之一。不过,到2008年,张江药谷党委书记杨振发在苏州、平湖等地调研时,看到了不少张熟悉的面孔,这些曾经在张江成长起来的医药企业,已经开始向上海周边的二、三线城市外流。在随后的几次调研中,杨振发又发现,60%的医药企业都有外流倾向。

  江苏泰州的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又称“中国医药城”),一定程度上就受惠于此。获得了很多从张江迁移过去的企业和人才。泰州似乎有意接替张江成为“中国药谷”,而张江的生物医药产业实则隐藏着巨大的困难。

  桑迪亚医药公司当初进驻张江时,原本打算发展原创药,但迫于市场和生存压力,桑迪亚开始为国外跨国巨头提供医药研发外包服务。目前,外包服务已成为张江医药产值和收入最主要的来源之一。

  除了生物医药外,张江另一些主要的产业,如集成电路、软件开发、通信设备制造、动漫产业等,也都在向杭州、苏州、昆山等城市外流。

  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张江高科技园区创业氛围的缺失。一个诘问就是,北京中关村产生了联想、百度、新浪、搜狐;深圳有华为、中兴等一大批科技企业,但张江高科技园区10余年来培育出来的知名科技企业屈指可数。

  与马云擦肩而过

  本土创新难以在张江生根并成长,原因之一是紧缺的土地和高企的商务成本。

  医药研发企业本身就面临巨大的研发成本,据了解,一种新药的研发周期一般长达10年以上,研发成本国际上约在10亿美元以上。而张江的商务成本最近10年来节节攀升,价格已经直逼陆家嘴的一些5A级写字楼,这让许多创业型科技企业无法承受。很多对成本高度敏感的中小型医药研发企业,开始在周边地方政府高额资助的诱惑下,离开上海。

  但这并非最重要的原因。上海社科院咨询中心主任王振认为,产业化不足,以及人才的缺失,对上海创新环境指数的下降有重要影响。

  作为进驻泰州医药城的首批疫苗企业,云南沃森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总裁刘红岩评价说:“泰州医药城拥有从研发到销售的完整产业链。这个基地颠覆了医药园区和疫苗产业的传统发展思路。”

  这正是泰州与张江发展医药产业最大的不同之处,张江走的是一个单纯的工业园区模式,而泰州则采用新城发展模式。

  以疫苗产业为例,目前国内28家疫苗生产企业已有12家落户泰州医药城,其中中生集团是国内最大的疫苗研发生产企业,占有国内80%的市场份额。泰州疫苗产业井喷式的发展,也吸引了众多科研院所落户。

  上海社科院咨询中心主任王振说,与泰州相比,张江尽管在人才、资源上拥有比较优势,但缺乏完整的产业链和市场基础,因此难以形成竞争力。

  拥有产业化的环境和土壤,对于中小型创业企业而言,生存和发展的机会要大得多。而泰州也乐于接纳这些产业的参与者,成为拉动地方经济的新生力量。

  相比之下,由于张江属于“白手起家”,历来对大企业、大项目,尤其是对外资巨头格外重视,曾一度对一些中小型创业企业显得不够重视。

  一个流传颇广的故事是,当年朱敏以32亿美元将他在美国创办的网讯科技卖给思科之前,他回国创业的第一站并非去的杭州,而是张江。当时,张江抛给朱敏三个问题:“你的公司是世界500强吗?明年预计做多少收益?你打算投资多少钱?”“他们不信我一年能做出400万~500万美金,同时认为初期投资500万美金太少。”朱敏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道。这种只喜欢大项目、大企业的思维,让一些从美国回来的创业者很难适应。

  和朱敏有同样遭遇的还有施正荣、马云等一大批曾经穷困潦倒的创业者,他们都曾有过因未受重视而与上海擦肩而过的经历。

  上海社科院报告显示,2009年上海市用于研发的投入强度,即投入经费与地区生产总值之比达到2.87%,已相当于发达国家的水平,远远高于南京、苏州、杭州、合肥等城市,但其科技创新产出指数却低于上述城市。

  上海社科院专家指出,创新产出很大程度上考察的是制造业,但科研成果产业化的断裂,无疑将会加剧部分高新技术产业的流出。“即使上海将来更多地发展新能源、新材料等产业,如果不真正把科研经费用于企业的产业化方向,仍然难达到预期的效果。”

  “腾笼换鸟”的阵痛

  王振指出,创新环境和创新绩效相对于其他城市的排名下降,是上海市创新能力综合排名下降的主要原因。

  从上海社科院的统计指标看,上海在传统强项科技创新方面的投入明显高于南京、苏州、杭州、宁波、合肥、南昌等泛长三角地区重要城市,但科技创新的产出指数却明显低于杭州、苏州,也略低于南京、合肥。主要反映在“新产品产值增长率”上,上海的指标为4.1,苏州达到19.6,杭州为18.8;“百万人口发明专利授权数”、“百万人口科技成果国家级奖励数”等指标也不同程度地低于苏、杭二市。

  在创新经济绩效指数上,第一是合肥、第二是南京、第三是上海。合肥在“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占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上的指标为52.2,上海为23.3。

  在创新环境指数上,上海与苏州相比也有不小的差距,也低于杭州、宁波。也就是说,除了投入仍排第一外,上海在其他指标上均让出了“老大”的位置,呈现出投入产出不平衡的问题。

  中科院研究生院管理学院副院长柳卸林指出,制造业“空心化”和“腾笼换鸟”的产业结构调整策略是上海相对落后的主要原因。“一些传统产业的外迁导致了上海产业的空心化。但是,从世界范围看,目前中国在服务业、新兴产业上的创新能力还比较低。”

  对此,上海市社会科学院科研处副处长宗传宏表示认同:“在金融危机下,‘腾笼换鸟’的调整思路客观上也加剧了上海区域创新能力的下降。”

  张江“二次创业”

  张江高新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于晨认为,规模以及政策支持的力度是影响高新园区发展的重要因素。“中关村目前为一区16园,基本覆盖了北京市所有的高新园区,而且自成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以来的两年时间内新享受了60多项支持性法规。张江高新区在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后,很多政策和环境都需要升级,但这需要国家的支持。”

  让上海欣喜的是,今年年初,张江高新区成为继北京中关村、武汉东湖高新区之后的第三个“国家级自主创新示范区”,这意味着张江在开始“二次创业”时顺利得到了国家的新政策。

  同时,上海市政府对张江高新区的几条扶持措施也正被上海资本市场人士解读为“为进入新近预备开放的场外市场做好了十足的政策准备”。

  这些措施包括:凡法无禁止又必须实施的政策制度,可在张江先行先试;凡发展所需又必须提供的保障措施,要突破常规优先给予;凡有利于创新发展又势在必行的项目,要大力扶持。

  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同时联合发布的一份意见表示,张江高新区将在几大领域中率先进行改革试点。7月,作为张江高新区成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后的第一项重大改革,《张江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企业股权和分红激励试行办法》出台。

  根据公布的《试行办法》,张江高新示范区内企业可以本企业股权为标的,采取股权奖励、股权出售、股票期权等方式,或采取其他与企业股权价值相关联的分红激励、绩效奖励、增值权奖励等方式,对激励对象实施激励。

  于晨说,重要的是,张江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将突破各种制度和体制障碍,进一步整合科技创新资源、增大高新区的总体规模。他同时表示,切实可行的细则和法规会在今年年底前出台一批。

(责任编辑:姜涛)

微博推荐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搜狐IT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