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IT频道 > IT业界 > 国内IT

施崇棠讲述华硕之变:希望做到苹果的创新美感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张晓晖
2011年04月16日11:15

  随着全球IT业巨头——华硕电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硕”)第二运营总部重庆落户,其重庆制造的计划也随之开启。

  4月12日下午,华硕与重庆政府正式签约,将在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布局华硕全球电脑生产基地暨中国第二营运总部,这也是华硕在全球战略布局中,一个至关重要的多功能型基地。根据计划,华硕电脑将于未来几年内在重庆地区累计投资1.5亿美元投建该运营中心。签约当天,重庆市委

  书记薄熙来、工信部副部长杨学山、海关总署副署长邹志武、华硕董事长施崇棠等人士参加了签约仪式。

  至此,大中华区华硕电脑的市场营销策略、各配套厂家及关联企业结算业务等都将在重庆完成。华硕董事长施崇棠表示,华硕电脑中国第二营运总部将集代工管理、市场营销、结算和研发等功能于一体。而这与单纯的生产线转移并不一样。

  签约仪式第二日,本报记者在申基索菲特酒店采访了华硕董事长施崇棠。谈及重庆、华硕、苹果公司、工业设计以及华硕最新推出的Eee Pad Transformer(变形款平板电脑)等话题,这位一贯在媒体前保持低调的,年近60的华硕全球掌门人,手舞足蹈兴奋得像个孩子。

  经济观察报:华硕把中国的第二营运基地设置在重庆原因是什么?重庆的交通运输、采购成本并非优势。

  施崇棠:还是从大的方面说,成都和重庆都有天时这个条件,地利的话是重庆这边一直很积极的去解决渝新欧的欧亚大陆桥问题,这是个关键。以前沿海地区的优势是两头在外,那你(重庆)差了这么大的一个距离,整个运费的问题就需要去解决,那么它要变成整机加零部件,然后垂直整合一体化这样一个产业链,才能够真正解决跟沿海的这个(差距)问题。

  在这部分重庆政府也下了很大的功夫,这很重要。渝新欧大陆桥对于整个供应链,从全球角度来讲,你知道信息产业是一个速度的战争,整个供应链里面有很多的学问,时间上差一个或两个礼拜,企业就有可能决出胜负,所以解决这个问题并不容易。现在能把这个欧亚大陆桥打通,这要通过很高的层次,比如国家层面之间来解决,我觉得是很了不起的成就,这也是真正解决我们这个产业链在世界战场,像到欧洲决胜的关键。

  其实还有很多细节,我感觉最重要的就是人和了,人遇到问题可以解决,重庆思考问题的宏观考虑,也不怕遇到问题,甚至在针对问题方面有所创新,这个我很佩服。所以在这几次过程中,我们很快感受到了重庆的苦干、实干的作风,华硕本身就是强调务实特质,我们做事情希望看得更长远,我们两方的特质都很像,很彻底的解决问题的态度我们也很喜欢,所以主要这个原因选择这里。

  经济观察报:重庆政府给予了什么样的政策优惠和银行贷款方面的支持?这个政策优惠,跟你们在江苏比是否力度更大?华硕是否会考虑将一些某些领域的研发中心搬到重庆来?

  施崇棠:政策方面重庆是很支持的,但是具体细节是有保密协定的,不能透露。

  我一直觉得中国人是很聪明的,在科技方面甚至有机会超越欧美,我一直有期望和使命感,华硕也一直在努力。在中国西部,据我了解,有很多属于军队方面培养的基础科技人才,科技没有白吃的午餐,还是要很扎实的从根做起,我也希望能结合西部的特质,包含西部的人文荟萃的特质,像川美等等拥有文化、艺术底蕴的学校。

  华硕在工业设计上也下了很大功夫,在我们内部,工业设计部门是很自由的工作,跟其他部门不同,我们甚至鼓励他们上天下海,因为这个工作更需要右脑,更需要创新,在台湾技术人才都还不够,我们希望在西部不管是在技术,还是在艺术方面有更好的开发和突破。

  经济观察报:美国当年很多群体的研发促使了硅谷的成功,但中国现在很多都是个体的研发,很难聚集群体的力量,你认为怎么才能推动中国团体研发?

  施崇棠:从民族性来说,日本和韩国是崇尚群体,都是大企业。其实中国最有机会像美国那样,都有那种条件。台湾过去就很辛苦,提着两个手提箱就要到全世界做生意,比较容易产生小企业。

  把这个比喻为一个坐标的话,Y坐标为弹性,X坐标为严谨、群性,偏严谨的就是日本。台湾是很弹性、很个性的代表,注重发展中心企业。美国硅谷就鼓励很弹性的,它也有中小企业,也很多大的企业,所以他们平衡得很好,希望中国也两种皆有,太个性有利于创新,但是就没那么团结,大小兼顾最好,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搭配就很完美,中国政府的指导也让很多不可能变成可能,建立了自己的标准,如果大的小的都配和还是有希望。

  刚说了企业本身要有觉悟,还有就是国家怎么去鼓励。在某些地方去整合,纵向的,比如进入国际市场时在技术或资源方面有所欠缺,国家还是能够帮忙,不管是靠资金还是靠引进。在工信部副部长奚国华讨论的时候,说到这个问题,现在我们也有很多海归,中国的十二五规划,在人才方面也很积极,在世界级的人才这个问题上有所突破很关键。再就是企业本身要有决心,有突破。

  经济观察报:华硕怎么理解工业设计这方面的问题?会不会效仿苹果iPad。华硕以前也有领导业界的上网本产品,你们现在有能力效仿苹果吗?

  施崇棠:我们很尊敬苹果公司,我们也很喜欢这样的挑战。我们也很深入的去探索过苹果取得今天成就的原因。

  整个华硕这几年几乎全力在推动所谓设计思维的观念,目前全世界只有苹果掌握到精髓很彻底贯彻的公司。我们的变形金刚Eee Pad的上网演示,安卓系统(Google Android系统)。我们基本上不仅解决Pad的问题,做EPC已经脱离了个人电脑的观念,看到未来大趋势,它已经走到个人营运算的新观念,所以我们推出EPC是第一炮。

  这个变化是下一个大趋势,所以这次我在拉斯维加斯发布了4个新产品,所以我们也希望做到苹果的创新和美感,但是还是有很多东西希望突破,像现在大家知道Web 2.0才是真正的趋势,不是1.0,所以大家很轻易的说iPad就只做休闲的运算,上网、听音乐,看电子书,我认为这样是没有抓住时代脉搏。

  你看现在的微博,也在鼓励所有网民的参与。也许过去台式机和笔电(笔记本电脑)更偏向专业级的,所谓的大众PC也已经进入到参与智慧的创造,我称之为业余,这个业余的也需要很好的输入,所以我们这个变形金刚就是这样的观念,我其实一加上这个底座至后可以变16个小时的电池续航,这上面还有电池而且还可以对它充电,它的相机像素达到5M(500万),可以比较下iPad2相机没有这么好,相机SD卡直接可以上,还有USB接口。所以这里面我们还有很多的创新,也是刚说的设计思考的观念,叫做公司集体创新。产品面世会让大家很惊喜。

  而且价格加起来才是iPad2的价格。比较iPad一代和变形金刚,单核、双核、绘图能力方面都有很大的差别。

  经济观察报:华硕有没有类似苹果公司APP STORE的东西?

  施崇棠:这是一个好问题。在苹果、谷歌、微软这三个阵营,华硕当然希望是说比较不像苹果那么封闭的观念,所以我们偏向说共襄盛举,我还是相信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所以你看在手机领域也是这样,全世界安卓系统的手机已经超过iPhone的量了,我相信还会差更多。所以我们支持这个在安卓上的MARKET(市场),我们跟Google也谈了好几次,他们很小心维持这个MARKET的一定数值跟水准,然后保证开花又不乱开,如果大家都不喜欢就会把它破坏掉,让它开放又能让不同的厂家做出自己的创新跟差异化出来。

  另外,大家不要忘记微软。我相信,华硕自己偏向于不自己去做STORE的观念,是去促成,比如Webshare(网络共享),考虑到将来,考虑到数字家庭。

  经济观察报:如何看待安卓系统的开放和苹果系统的封闭?

  施崇棠:我其实并没有刻意去批评,只是说有这几种不同的选择。而且也因为整个时代的趋势,从过去定于一尊,比如像微软、英特尔这样的巨头,定于一尊之后,经济规模,带动了整个电脑行业的硬体发展,最适合中小企业,把整个产业打通。所以大家才能在今天享受到个人电脑。

  软体(软件)都便宜太多太多了,微软说,你们都要听我的,大家同穿一件大衣服,这样的话,很难照顾到消费者最棒的体验,这也是为什么今天苹果有机会从这个角度切入的缘故,我要达到这个样子的时候,我不一定要牺牲原来的优点,所以今天我这个开放的系统,也能达到原来的目的,但可能没有像以前那样定于一尊,会有几个阵营,当然这个阵营也要求有足够大。我如果能够想到一个很棒的软体的时候,一下子很多人都可以用,因此重金之下必然有状元。

  经济观察报:你亲自出演了一部Pad的宣传短片,这个创意出自哪里?

  施崇棠:公司内部一直在鼓励自己的设计思考的观念。苹果也做得很彻底,这个是在鼓励群体创新的观念,它的目标是让公司用左脑的工程师,也开始要学习设计理念和敏感度,和对IT的观察,有点像人类学家。大家都知道美国已经在管理界和设计界同时谈这个东西,左右脑一起训练,我们在公司的电梯处,都有放影片,类似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大家都需要来改变,应该会慢慢的有更多的成果出来。

  还有我们最近也有了一些比较有趣的创意在广告上面,收集更多的点子。创作要先找到题目,创意常常都不是工程师找出来的,我们甚至鼓励最前线的员工,只要对产品有一点点的不适应,或者一点点的创意,转180度,就会变成一个很好的点子,全球从理论基础而来的创意只有1%,99%的来自生活和实用。

  在网络上大家喜欢比较特殊的东西,我们后来就去做这样的东西。比如我们现在的Pad变形金刚,美国有个很流行的剧,生活大爆炸,我儿子一直问我,变形金刚的Pad到底什么时候出来,他在抢生日礼物,一拉就拉开了,于是我们就想到了变形。

  他们想到更好的IDEA(点子),用生活大爆炸类似的演员,去演这样的东西,这个点子,当初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有一起提出来。那个创意,是从市场部出来的,我就被他们要求要去担任短片中的主角。

  经济观察报:重庆基地,在华硕全球营运过程中,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是否只是一个结算中心。会占据多大的份额?

  施崇棠:重庆基地会帮助华硕掌控整个全球的供应链。我刚刚特别提到,华硕的巨狮策略二,我们试图让笔记本在三年内冲到全球前三名;整个主板,我们希望在五年之内占据全球市场的50%。

  我们去年得到3998个权威媒体颁布的奖项,真正的独立奖项。在美国,媒体真的是去测试三万台笔记本,三年以后的维修率,我们是最低,像这种评测奖项,我们才算进来,昨天(12日)我们也讲到我们2005年得到的德国IF的工业设计金奖,我们也是第一个华人得到的金奖,前一年还是苹果。但最近我们没有拿到。

  我们的产品,有30多年经验的总设计师来设计,真正最重要的还是我们华硕自己的团队,真正把艺术和技术的结合融接起来。在华硕团队,知名设计师有30%的贡献,70%还是靠我们自己。

  重庆基地在华硕的全球格局里,我们还要有新的占有率,不仅仅满足于目前的市场占有率。这是一条沿途都是充满荆棘的道路,顺利的路大家都会走,但是你怎么跟人家竞争?现在这个商机和时机很重要,华硕比较坚持的理念是,要用古老的智慧,去跟人家竞争,不管什么行业,最后快乐的客户是最重要,我们坚持比较难走的路。新占率和市占率都比较重要。有人说现在价格已经比品质重要,我们坚持还是要给予高品质,即使现在网路这么发达,要骗消费者也不太容易,真正决定过两天要买哪个品牌,上一次、下一次和将来要买什么品牌,这就需要看品牌的表现力度。

  什么叫做信赖度,有时候消费者也不管你的软体硬体,他有时候会奇怪,为什么一个礼拜要重新开机一次?为什么有时候死机了,不行了?我们管这个叫做基本功,这个基本功,跟这次为什么要买你,下一次为什么要买你,有很重要的关系。

  我们不要管品牌的理论,我们要返璞归真,华硕一直在做品牌。大家一起怎么样能够在整个价值流中,把华硕烙印到消费者的心里面去,我们的外形设计得是很好,但是如果不好用的话,也很难得到他们的心,说明品牌没有印进心里去。

  所以我想这个是一条比较难的路,但是我们必须要一直这样坚持下去。为了要到第三名,我们除了新占率,还要在价格、速度方面考验你的供应链。当笔记本电脑卖到1999元的时候,整个供应链,我们应该如何配合?我们重庆作为第二运营总部,就必须考虑到如何让供应链做到极致,又要成本又要速度,从原来的海运到现在的周期,四个礼拜到两个礼拜,有时候库存的降价速度,影响非常大,时间的长短,就影响到库存的掌握,而且越长就越抓不准市场的时机。很多这些东西,在考验你的供应链如何做到极致,这是运营总部要做的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还有代工的管理。抓不准也包含很多其他的因素,消费者喜欢这种规格的,也许你抓错了其他的型号,这个我想是营运总部扮演的一个很重要的角色。第二个是市场营销的管理。重庆作为西部的一个基地,会全力的开发,我是第一次来到重庆,但很快的就感受到这里的朝气,和苦干实干的精神。第三我们考虑到重庆作为结算中心的部门,还有整个研发的部分,大概这四个部分的功能。

  经济观察报:你个人会考虑到退休吗?

  施崇棠:(大笑),我其实不担心,因为有太多的事情可做了,我只希望能够帮助华硕带入到下一个里程碑。

(责任编辑:姜涛)

微博推荐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搜狐IT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