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IT频道 > 互联网 > 国内互联网

东方早报:方舟子遇袭事件的双重悲情

来源:东方早报
2010年08月31日06:27

  早报特约评论员 杨耕身

  据媒体报道,8月29日晚6时许,方舟子的妻子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方舟子在住所附近遭袭受伤。此事随即得到证实。方舟子表示,当日下午他在住所附近接受某电视台(关于“李一”话题的)采访,17时采访结束,他将两位记者送上出租车后,一名男子迎面跑来,朝他脸上喷了不明液体。方舟子称,对方使用的液体有刺激性气味,被喷到后“感觉被麻醉”。方舟子表示,随后又有一名陌生男子向他抡起铁锤。“我闪开后向家的方向跑去,对方将铁锤扔了过来。第一次没砸到,他捡起后再次向我扔来,击中了我的腰部。”

  方舟子遭袭的博文发表后,立即引起众多网友的声援和支持,1小时内,该条博文被转发7000余次,网友评论达4400余条。网友大多认为此事属“报复事件”。方舟子的律师彭健在接受采访时也认为,这是一种“报复行为”。他推测袭击者可能来自两方,一是曾被方舟子揭露过的一家医院,二是方舟子最近批评过的某利益集团。方舟子则自称,被打前曾接恐吓电话。与此同时,北京市公安局的官方微博“平安北京”也发表声明称,警方正就方舟子遇袭一事展开调查,后续情况会及时通报。

  一次后果并不严重的遇袭案,竟然得到规模如此之大的关注与声援,无疑是值得珍视的正义力量。而毫无疑问的是,许多人对此事件的关注,更在于此次遇袭背后的动机以及真相。这同样是一种必要的诉求。但在另一方面,我们所疑虑的是,此次被袭事件到底会不会真相大白于天下?而除此之外,谁又能否定这样的结果:仅从法治的角度来说,即使警方最终能够抓获袭击者,他们所承担的法律责任也有限得很。这会不会是方舟子遇袭案注定走向的悲情结局?

  不得不说,此次被袭仍将是方舟子一个人的承担。这已是一个更大的事实:在这位打假10年、被称为打假斗士的生活中,打架与恐吓从来都如影随形,他都不得不一个人来面对与承受。如在某次被跟踪入户之后,甚至连警方对此也爱莫能助,只好建议他将采集到的监控录像等信息在博客上予以公开,希望可以起一点震慑作用。据悉,他无数次受到威胁,也曾经因打假而成为被告,官司败诉,妻子的账户上被静悄悄地划走4万元不说,对方还扬言要报仇。无奈之下,他只好带着一家老小借住到朋友家里。

  我们并不是一定要将公众对方舟子遇袭个案的关注,引向对一个打假斗士乃至他所代表的,这个社会中那些扒粪者、举报者整体命运的关注。尽管这是必要的。我们只是希望更多人能够明白的一点是,包括方舟子在内的所有生命的个体,都不得不置身于一个有暴力倾向的背景之中。固然,正如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恐吓与暴力一样,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声援与关注。但其中真正的区别在于,为什么声援与关注屡屡处于无力的状态?为什么暴力不惮于以暴力集团的形式出现?

  “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耍流氓……”网上流传的这个段子,或许正好可以拿来作为方舟子遇袭的一种解读。而其中至关重要的在于,我们显然并没有更好的办法来避免这一点。当一个社会出现价值的迷失、既得利益固化、诚信缺失等混乱之时,你到底要怎样跟一个敢于暴力相向的人讲道理?方舟子毕竟是一介知名人士,而就一个社会的暴力承受而言,一些举报者的下场,一些试图讨要一个公道的公民的遭遇,远甚于仅受轻伤的方舟子者已不知凡几。

  当然,如果仅仅是一种暴力承担,那也是必须承受的苦难。但作为方舟子遇袭案的另一种悲情,还在于我们明知他所面对的暴力及利益集团的本来面目,到头来却可能丝毫不能改变什么。从这个意义上说,对于方舟子而言,“中国的堂·吉诃德”决不是一个可以欣慰的称谓。令堂·吉诃德为之战斗的,只是凭空臆想的敌人——风车。而方舟子们所指向的,恰恰是存在于这个社会肌体上的那些腐烂与丑恶。只是那种随时出现的暴力,使得方舟子在面对强大的造假者以及利益集团之时,看起来有如战风车一样的苍凉与可笑。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士)

  

(责任编辑:胡涛)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搜狐IT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