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IT频道 > 互联网 > 国内互联网

非法教辅报纸地下利益链:发行1600万强迫征订

来源:经济参考报
2010年07月22日05:08

  记者 施智梁 郑州报道

  目前教辅报纸在我国一些地方大行其道,如果不订老师介绍的教辅报纸,学生甚至都无法完成当天的作业,部分老师也常常向学生摊派教辅报纸。

  但是,《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在河南调查时发现,大部分教辅报纸存在“一号多版”等非法出版问题,有的单期发行量甚至高达1600万份。其海量发行的背后,则是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利益链条。

  强迫征订 考试题出自教辅报纸

  6月24日下午,杞县城关镇一中门口熙熙攘攘,次日这所开封市的中学将作为附近几所中学的中考共同考场,学生及家长纷纷在考前一天前来认考场。

  15岁的小钟是附近大同中学的初三学生,戴着厚厚的不下于500度的眼镜片,身边小钟的父亲(下称老钟)不时在旁叮嘱他明天要早出门,“今晚上我就得赶回郑州了,明天陪不了他。”老钟讪讪的笑容下有一丝愧疚之态。

  小钟告诉暗访的记者,从初一到初三,他们每个学期都要订至少5份教辅报纸,“一般主要的学科如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都得订一份。”

  “我们班上有80个学生,基本上老师说好的报纸大家都会订,最多两三个不订;那些老师没说好的报纸,也有一半的同学会订。”小钟说。

  问及什么是老师说“好”的报纸,小钟迟疑了一下说,就是老师会在开学时重点推荐的,“有时老师还会说期中期末考试的题目就会从这些报纸里出,一般没有不订的,班长课后直接来一个个收钱了。”

  “这些报纸买了有效果啊,考试成绩硬碰硬就上去了。但俺有时看到娃每天都要写作业写到晚上11点也挺心疼,他们老师有时直接让娃做报纸上的题目。一个晚上娃一张报纸换一张报纸,一版接一版地做。”老钟比划着一版报纸的大小,向记者介绍着。

  “那岂不是不订报纸连作业也没得做?”面对记者的疑惑,小钟表示,那些作业布置在报纸上的习题,不订报纸的同学确实就做不了了,“不过老师说了,他们都是不要读书的同学,让他们去。”

  对于农村家庭而言,这些额外多出的教辅报纸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小钟给记者算了笔账,“一份报纸平均一学期13元至15元,5份报纸就是70多块。”老钟在郑州的一家工地打工,每月没日没夜地干能挣1500元。“给娃买的教辅材料和报纸占了平时开支老大的一块,但为了娃读好书,俺认咧。”老钟说。

  记者随后走访了附近的几所学校,发现并不是所有学生都对这些教辅报纸的效果持肯定态度。附近一所中学的初一女生小余告诉记者,一些报纸的同步性比较差,根本和课本接不上轨,“就拿这些英语习题来说,一些单词课本上就没有教到。”小余指着一份英语教辅报纸上的习题说。记者注意到,这份报纸叫《中学生学习报》。

  小余的同班同学小朱证明小余已经是班上英语最好的学生之一了,她告诉记者:“面对这种教辅报纸过难的情况,很多同学在做作业时被逼得只能抄答案。”小朱和小余的中学是寄宿制,她们告诉记者作业任务一年比一年重,“我们现在吃饭都跟杀人一样,眼睛直瞪瞪地端着饭盆往前冲。三扒两扒解决掉午饭,继续回去做习题。”小朱说。

  当记者询问起这些报纸都是以什么形式进入课堂的,小余说一般都是老师推荐的,“但也有的就是老师开学时直接发给大家,然后让班长来一个个收钱。我们事先都不知道。”

  6月25日,《经济参考报》记者来到河南省教育厅,教育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在听到记者前一天的采访经历后,明确表示以考试、作业为由将教辅报纸推销给学生属于强征订、强摊派的行为。他告诉记者,这种情况农村比城市要严重些,“农村的孩子想跳出农门,这类教辅报纸更容易被推销出去。”

  “一号多版” 违反国家《报纸出版管理规定》

  记者在河南采访过程中获得了几份教辅报纸,发现这些教辅报纸甚至有违法出版之嫌。

  以一份刊号为CN14-0705/(F)的《英语周报》为例,记者查阅到2008年7月3日出版的版本就达十个:分别是九年级新目标云南专版、九年级新湘河南专版、九年级新湘版、九年级新湘版福建专版、初二外研版、八年级新湘版福建专版、八年级新目标重庆专版、七年级新湘版福建专版、七年级新湘版、七年级新目标重庆专版。涵盖不同年级、不同教材版本。

  记者查阅了报纸出版的有关规定,新闻出版总署2005年公布的《报纸出版管理规定》中第三十二条规定:“一个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只能对应出版一种报纸,不得用同一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出版不同版本的报纸。”该规定同时补充:“出版报纸地方版、少数民族文字版、外文版等不同版本(文种)的报纸,须按创办新报纸办理审批手续。”按照该款,确有需要出版报纸地方版或少数民族文字版、外文版的,应按创办新报纸办理审批手续,取得新的刊号,方为合法。

  同时,《报纸出版管理规定》第三十三条规定:“同一种报纸不得以不同开版出版。报纸所有版页须作为一个整体出版发行,各版页不得单独发行。”

  曾在出版业混迹多年的业内人士高先生告诉记者,教辅类报纸一号多版发行是业内公开的秘密。他说:“目前大约有近百家教辅报纸在全国46万多所中小学校常年循环兜售,一份报纸通常每个年级都要兼顾到。”

  高先生还告诉记者,“有些报纸只要脸面一样,在业内就默认为不是一号多版了。”

  记者在查阅教育部《2009年基础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学用书目录》时了解到,目前,国家教育部共审定通过了30个版本的小学英语教材(3至6年级)供全国小学生使用,7至9年级审定通过了8个版本的初中英语教材,高中3个年级也有7个版本的英语教材审定通过后正在供全国高中生使用。按照小学4个年级×30个版本+初中3个年级×8个版本+高中3个年级×7个版本计算,全国中小学英语教材共165个版本,部分英语教辅类报纸正是利用这一空间,由当初的一号十几版变成现在的一号近百个版。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其他的几份教辅报纸,如《英语辅导报》、《英语测试报》、《中学生学习报》等也存在类似的一号多版现象。

  新闻出版总署有关部门负责人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号多版”的非法教辅报纸给我国教辅类报纸造成了管理秩序混乱,“第一,它们扰乱了我国新闻出版市场的管理秩序,败坏了新闻出版行业的声誉;第二,导致教辅报刊质量的严重下降,增加学生负担,干扰和影响了广大中小学生的学习成绩;第三,助长了行业某些部门的不正之风,造成社会资源的严重浪费。”

  “按照《报纸出版管理规定》第五十八条,‘一号多版’的报纸出版单位应被责令改正,停止其印制发行,并收回报纸。”这位负责人说。

  1600万份 地下发行网络成就惊人发行量

  据了解,这些教辅报纸的发行量都比较惊人,以《英语周报》为例,其在多个场合宣称自己的单期发行量达到1600万份,是全球发行量最大的报纸。

  在河南采访期间,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部分教辅报纸之所以每学期单期发行量超过100万份甚至1600多万份。主要原因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完整的地下发行销售网络,这些地下教辅报纸出版商直接从总部向全国各地市甚至县区派驻地下的销售人员作为其销售代理。这些销售代理直接和其总部签订的销售代理协议后,代表教辅报纸总部对所辖区域教师采取“地毯式”——几乎一个教师不漏的公关方式,以及用60%甚至70%的折扣利润诱导一线授课教师订购其教辅报纸,相当一部分的一线授课教师经不住这些教辅报商的多番劝诱,在和报商签订订购协议后,就将教辅类报纸的订购压力转嫁到其直接或间接教学的学生身上。

  “很多教辅报纸的发行量为什么那么大,最根本的原因是‘能猜题目’。”记者在采访中辗转找到一位《英语周报》的张姓发行商(下称张先生),他向《经济参考报》记者一语道破其中的诀窍。

  张先生告诉记者,像他们这样的教辅报纸发行站,必须和区县一级的各学科教研员搞好关系,到期中期末考试时,这些出题的教研员会较多参考他们提供的材料,“这样老师出的题中会有一部分是我们报纸中出现过的,这就显得我们报纸的猜题命中率较高。”

  猜题命中率高直接拉动了报纸进入学校的发行量,“老师需要这样的报纸提升班级平均成绩,家长也舍得在这样的报纸上下成本。”张先生向记者透露,“《英语周报》从我刚接手时的5000份的发行量慢慢发展到现在30万份的发行量,这还只是几个地级市的销量。”

  张先生告诉记者,很多时候发行商会让区县教研员或者是他们的亲戚来做区县代理商,“15块一期的报纸,他们从我们这儿拿走的成本是5到6块,然后以13至15块一期的价格推给学生。”

  《经济参考报》记者以某家教辅报纸出版社编辑的身份将杞县一所中学的宋姓英语教研组组长约出来“商谈”如何把自家的英语报纸发行进学校,该宋姓老师非常警惕,在商谈之始要求先看样报,被记者搪塞。

  记者表示想先在杞县探探教辅报纸发行的路子、回扣的比例等等,宋老师表示没有回扣一说,只有低价从发行商这儿进,然而高价推到学生那儿。

  “我们报纸和《英语辅导报》差不多,10块钱卖给你怎么样?”记者问。

  “不行,最多5块2。”宋老师一口咬定,“我们这儿都这个价。”

  记者表示已经了解到学生购进报纸要13元以上,他不该要那么多利润时,宋老师让记者自己去推销,试一下能否推进学校。

  

(责任编辑:胡涛)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搜狐IT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