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IT频道 > IT业界 > 国内IT

爱国者冯军:我现在就是刘备的角色

来源:理财周报
2010年05月10日06:04

  理财周报记者 滕晓萌 实习记者 欧阳梦雪/文

   冯军有他的偏执,作为中关村最早的一批创业者之一,在同行们早就纷纷转向的时候,他仍然在做U盘、移动硬盘,甚至投入最多也争议最大的数码相机。

   作为中关村最大的企业之一,华旗资讯多年来甚至鲜少和资本发生绯闻。很多人因此指责冯军,认为他对华旗下面20多家企业管得太严,“做不大”。业内有一个传闻说,在北京北四环的华旗总部,有二十多个会议室,冯军从早到晚,每个分公司的会议都要参加。

  4月末的一个周日,理财周报记者在北京香格里拉酒店的花园里见到了冯军,这是他两场商务会谈的间歇。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冯军不厌其烦地一边解说,一边在纸上画出中国100年来的发展曲线图、“六赢”体系的说明图,以及随手写下他谈话的关键词。他最爱谈的产品,仍然是赔了很多年钱的数码相机。

  “俞敏洪劝我不要上市”

  理财周报:过去十几年爱国者的发展都还是不错的,为什么一直没有启动上市计划?

  冯军:两个原因,第一,过去IT企业基本都是在海外上,我不太愿意在海外上市,我觉得爱国者还是应该留在国内,另外我也不太懂金融。

  第二,我们从2003年就定下来,2009年是中华民族的转折年,所以集团2009年开始股份制改造,把集团50%的股份分五年的时间全部无条件给员工分了,等于是奖励员工。分得太早,对于企业的后期发展不利;分得太晚,大家干了半天受不了。

  理财周报:那你引入鼎晖是怎么考虑的?

   冯军:那是集团下面的移动存储分公司,现在改名叫爱国者电子,我们把我们的移动存储都放在里面了。员工和鼎晖有一个对赌协议,如果员工干得好,鼎晖就拿出股份奖励他们,如果不好,就会罚他们的股份给鼎晖。

  其实鼎晖就是激将法,我都是老同事,我给大家压力,大家也有点,但就跟你父母给你压力一样,不见得有效。外人给你压力就不一样了。严师出高徒,鼎晖就是个严师,把移动存储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

   鼎晖要求每年的利润增长50%,去年我们完成了,很幸福。

  理财周报:你接下来会考虑随身数码这一块上市?

  冯军:对,一个一个。俞敏洪每次都劝我千万别上市,上市之后多苦多苦多么不好,多么不自由。

  比如随身数码,如果我们早就上市了,董事会一定会否决我,不让我去做数码相机。董事会七个人里面有四个人说不能做,数码相机就不能做了。但是虽然人家说我傻,但是我认为数码相机我们还是做得对的。

  理财周报:那如果鼎晖或者其他投资者对于移动存储有意见呢?

  冯军:那个不会有不同的意见,因为移动存储跟数码相机不一样,移动存储是盈利的。

  理财周报:华旗坚持做数码相机,是争议比较大。实际上计算机外设、电子这个领域这些年利润率越来越低,联想、方正都调整了策略,你有没有考虑过其他的投资?

  冯军:我没那个能力,他们都是我们的榜样,我还是聚焦把这平台打好,我还没有资格去做什么投资。当然你也可以把我看成一个投资人,华旗就是个创业平台,这些事业都是大家干出来的,不是我干出来的,谁干的好我就鼓励谁,支持谁,能够调动全公司资源帮助他。现在曲敬东(爱国者电子总裁)过来,就把高哲(华旗资讯副董事长)解放出来了,他可以做新能源,现在正在做太阳能。

  现在我们好的员工都有两份股份,一份在所属的子公司,另外在集团再拿一份股份,这样的话,子公司里你的股份比较大,是你干的事业,同时整个集团的人也得帮你,因为大家的利益都是一致的了。

  理财周报:你看方正现在都去做金融、地产了,还在中关村的企业现在做硬件的很少了。

  冯军:我一直都是怪物。从最早大学生骑三轮是个怪物,后来做机箱、做键盘也是个怪物,都是民间的五金厂。知识分子不干我们这行的,干这行觉得太丢脸。后来做U盘我们也是怪物,做Mp3跟韩国品牌竞争我们也是怪物。现在的话我给中国足球队当教练人家也说你怪物,多管闲事。现在在F1的车身上全是英文,唯独出现非英文就是“爱国者”三个汉字,日文是不被允许的。我在全世界都是怪物。

  理财周报:你们现在开始做太阳能了?

  冯军:对,我们不做则矣,要做就做第一名的。都是高科技领域,也互不干扰。如果以后移动存储业务上市,其他子公司跟它不能是冲突关系。你们应该去采访高哲和曲敬东,其实他们有好多话要讲。

  “我现在就是刘备的角色”

  理财周报:我们一直想采访你,是因为业内一直认为你是一个强势的人,一个人管了20多家公司。

  冯军:谣传,纯属谣传,我完全大撒把了。

   我现在完成了历史责任,把这个平台搭起来了,一旦有了资本进入之后,资本就会帮着监督,就没我什么事了。移动存储自从和鼎晖对赌之后,就是员工和鼎晖在比赛。我就在旁边看着,有矛盾了我负责劝架,没矛盾了我负责帮着往前。

  理财周报:那你现在在集团是个什么角色?

  冯军:我是刘备的角色。刘备是论长的帅比不过关羽,论勇猛比不过张飞,论智谋不如诸葛亮,但是他负责盖平台,打平台。比较厚德载物就行了。

  理财周报:那你现在自己个人股份在公司占多少?

  冯军:原来我是100%,现在为了保持公司的统一性,还有50%的代持,其他50%全部分给同事了。

  理财周报:这么多年都没有引入战略投资者?

  冯军:2009年之前的话完全是挣扎,我们跟日本企业拼数码相机,到现在都不能说活下来了,只不过相对稳定。如果之前移动存储就独立出来,那数码相机赔的钱从哪里来?等于南泥湾那边挣了钱给李云龙他们去用,因为李云龙那边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理财周报:员工会不会觉得你2009年来做股改已经晚了,中关村同期其他的IT企业,很多都早就上市了,现在不管在纳斯达克、香港还是创业板,股价都已经很高了。

  冯军:哪有晚的时候,历史上什么东西永远都不晚。关键你看关键什么时候。

  理财周报:数码相机现在已经开始盈利了吗?

  冯军:要不算研发我一直是盈利的,要算研发的话我就是亏的。

  这个要看你怎么计算,就跟咱们今天喝这杯饮料,如果是想交个朋友,你不觉得他是成本,可以忽略不计,如果你总算当天的,那就没法干了。

  理财周报:数码相机现在利润率高吗?

  冯军:我们把日本人都逼成这样了,你说能高吗?

  理财周报:移动存储上市之后,数码相机怎么做呢?

  冯军:现在来讲数码相机跟移动存储是分离的,移动存储的董事会跟这个无关。集团这边有移动存储的股份,移动存储如果上市市值200亿,集团啥活都不干也有100亿了,这个情况下我会求董事们支持我一把,集团继续拿钱做数码相机,这些投资早晚能收回来的。

  公司上市之后就把钱都捐了

  理财周报:数码相机并不是一个好项目,但你一直坚持,你觉得做事比赚钱重要?

  冯军:钱有啥用?最后留给孩子,那不害死孩子了,孩子最后之所以完蛋都是父亲太有钱了。咱们之所以这么拼命,今天是星期天,咱们还这么工作,就是因为咱们的爷爷奶奶都没有钱,咱们都是老百姓,所以咱们工作很努力,很拼命,生活也挺有愉快的,挺有干劲的。

  理财周报:你不考虑钱的问题?

  冯军:个人财富是社会关心的,其实真正有财富的这些人,他根本不关心钱的事,钱对于我们没有任何价值。钱多我也是穿这套衣服,钱少我也穿这套衣服,吃的也是这些东西,睡觉的话也是那个床,我又不可能搞一个跟球场一样大的床。

  我觉得过了一个亿之后,钱基本上就是一个符号了。如果太在乎钱的话我就到不了这一天了,你也不会采访我了,我也不会接受采访了。但凡你能采访到的人只有两种人,第一是没有钱而拼命要去挣钱的人,第二是有了钱之后已经不是在为钱而工作的人。第一种人他只要干得对,早晚会变成第二种人。所以说白了,最终所有的人都会最后变成那种人,除非是他光为了钱而做错了事,比如去走私,那就回不来了。

  2009年之后,整个大环境我觉得开始变了。企业只要按照正规的路去走,可以走创业板去上市,即使你暂时亏着,但是创业板也会认同你,只要你是能够给社会创造价值,你后面的空间就起来了。

  理财周报:你对财富这么无所谓的话,现在是什么激励你还是这么努力工作呢?你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冯军:我们的野心从一开始不就树立起来了嘛?中华的一面旗帜嘛。我们的品牌叫爱国者,要是个商业品牌不干就不干了,无所谓。爱国者这三字压力太大了,干好就是民族英雄,干不了就是民族败类。所以我们只有两种选择,要不然当英雄,要不然当败类,成功了就是民族英雄,干不成功那就是烈士。

  理财周报:你家里的人有在华旗的吗?

  冯军:很少。基本上来讲都不能介入公司管理。

  理财周报:你的下一代,从小就知道华旗起码50%以上都是你的,到时候肯定会有怎么传承的问题?

  冯军:不能让他们传承,让他们传承就毁了。现在公司没上市呢,上市以后我50%就捐了,我现在不能捐,我现在捐把员工利益捐走了,他们就不干了。等公司上市了,平稳了,我儿子有自己的理想,看不上我这东西,你要给他依赖感就完了,你现在什么都不管他,让他自己靠自己反而比谁都好。

  

(责任编辑:胡涛)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搜狐IT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