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IT频道 > 互联网 > 国内互联网

龙丹妮:见陈天桥第一面 就知道以后会合作

来源:外滩画报
2010年01月29日15:47

  

龙丹妮(左)与陈天桥共同出席盛视影业成立仪式
龙丹妮(左)与陈天桥共同出席盛视影业成立仪式


    炒得沸沸扬扬的传奇电视节目策划人龙丹妮转会事件终于尘埃落定。去年11 月,上海盛大与湖南广电集团宣布,共同出资6 亿元成立一家全新的娱乐传媒公司——盛视影业有限公司,龙丹妮出任公司总裁,兼任天娱传媒总经理。“很多人都说这是一次完美的炒作。怎么可能呢?每个人都能演得那么真,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真是个天才!”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龙丹妮笑着表示:“盛视的诞生是水到渠成。我只是促成大佬之间联姻的催化剂。”她告诉记者,第一次见到陈天桥,“我冥冥中就有种感觉,和这个人以后一定会合作。”

  文/刘牧洋 摄影/杜英男

  采访开始前,龙丹妮正在试穿一件性感的晚礼服,配了一双7厘米以上的高跟鞋。更衣室外,天娱传媒副总杨志峰掏出手机蹲守着。他用长沙话打趣道:“哟,还没看过你穿高跟鞋呢。”

  “你别把这个视频发到网上去啊!”更衣室内,龙丹妮应道。不一会,龙丹妮摇摇晃晃地出来了;天娱的员工们全都围了过来,看着他们的老板像只鸭子一样走进办公室。

  “我还是习惯穿我自己的衣服,最舒服。”很快,她又换回了她习惯的格子衬衫和牛仔裤。2007年,当记者在长沙《快乐男声》的录制现场看到她时,她就是这样的打扮。那时,身为《快乐男声》总导演,三十多岁的她像个小姑娘一样在现场跑来跑去,充满活力。

  龙丹妮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同往日。去年11月12日,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与湖南广电集团在上海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双方共同出资6亿元一家全新的娱乐传媒公司——盛视影业有限公司,龙丹妮出任公司总裁,兼任天娱传媒总经理。

  此前,关于龙丹妮转会的风波已流传许久。但在那场新闻发布会上,龙丹妮一语不发,她婉拒了所有的采访。当时,《外滩画报》记者也曾打电话给她,“你等我一段时间吧。”她在电话里说。

  一个月后,龙丹妮在北京接受了《外滩画报》记者的专访。此时,她告诉记者,“那个时候,说什么都是不对的。”

  “我是一个牵线的红娘”

  2009年10月底,有关龙丹妮将离开天娱,跳槽盛大的消息流传开来。这个消息引发了媒体的热炒,一边是掌握话语权的强势媒体湖南广电,一边是想进军影视、娱乐业的盛大,他们争夺的则是被誉为“选秀教母”的龙丹妮,这又是一次炒作吗?

  “你们看到是什么样子的,事实就是什么样子的。很多人都说这是一次完美的炒作。怎么可能呢?每个人都能演得那么真,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真是个天才!”龙丹妮笑了起来。

  “盛视的诞生是水到渠成。”龙丹妮接着说,“我只是促成大佬之间联姻的催化剂。”

  龙丹妮与盛大创始人陈天桥相识在两年前。但更早之前,龙丹妮便对这个以冒险著称的IT业大佬有着浓厚的兴趣,“在不认识陈总的时候,我就很欣赏他,我一直在观察他,虽然他当时在做网游,但我认为他其实是做媒体、做娱乐的人。我观察他的思路和方向、策略和计划,我觉得他很有想法,很敢干,这是我们没有的。”

  在朋友的引见下,龙丹妮与陈天桥见面了。第一次见面,他们聊得很开心,尽管聊的话题和娱乐没有关系,只是单纯的朋友聊天。龙丹妮发现,无论说到什么,当时已经贵为“首富”的陈天桥反应总是很快,思路清晰,并且不夸夸其谈。她心里油然闪现一个念头,“我冥冥中有种感觉,和这个人以后一定会合作。”

  只是当时的龙丹妮并没有想到以这样一种方式。

  2008年9月,龙丹妮从长沙来到北京,担任湖南广电旗下天娱传媒的总经理。她开始从“选秀教母”向职业经理人转型,以前,她只需要做好“超级女声”或者“快乐男声”等几个简单的品牌;现在,她需要管理这些简单的品牌衍生出的一系列产品,并打造出一个庞大的产业链。

  期间,陈天桥也没有闲着,他曾试图入主天娱传媒,成为大股东,但未能如愿。“陈总一直想做这样一件事,但没有合适的时机和合适的方式。”

  此后,陈天桥想到另一种方式:挖走龙丹妮,这就有了2009年的传闻。

  但挖走龙丹妮绝非易事。龙丹妮在湖南广电呆了15年,2006年,她曾出走东方卫视,为其打造《加油,好男儿》,但最后还是被召回了湖南卫视。

  而湖南卫视这两年的娱乐节目做得红红火火,“他们也一直在思考,以前湖南卫视是靠广告,仅仅频道的广告收入就达到22亿,但相对于文化产业的整体份额而言,这是很小的一个收入。‘超级女声’带来了1个亿的收入,但这个品牌在市场上可能产生了上百亿的影响力。这些钱我们是收不到的。所以我们就想,我们必须突破我们的增量,必须借助在这个产业链上有优势的人来合作,来一起分这个蛋糕,而不是独有。”

  这一次,双方达成了一个双赢的模式:成立盛视影业,龙丹妮出任总裁。如此一来,湖南卫视留住了龙丹妮,陈天桥也获得了与龙丹妮、与湖南广电合作的机会。

  龙丹妮说自己是个很容易被打动的人,“我个人有一个小小的理想,我希望我做的东西对这个社会、对整个娱乐产业有促进,对这个市场秩序有引导的部分,而不是跟随。我更愿意做一个引导者,也许不一定是最牛的那个人,但是要和一群牛人站在一起,对我来说,就很开心,很幸福。”

  唯一的标准是票房和收视率

  “我现在压力不是一点点,而是很大。”龙丹妮坦言。

  天娱传媒在北京的大本营位于乐成中心18楼,这是2009年3月搬的新址。从西坝河南路1号,搬到位于双井桥附近的乐成中心,是龙丹妮的主意。

  那天,龙丹妮来看地方,站在乐成中心18楼的落地玻璃窗前,向外望去,这里正是北京两条交通要道——东三环南路和广渠路的交汇处,川流不息的车辆、人流在这里短暂停留,又各奔前程。她当即拍板定下此处,“在这里,可以感受这个城市的繁华。”

  而现在的龙丹妮,几乎连离开办公桌,走到沙发上发呆的时间都没有了;她再也无暇站在玻璃窗前,感受这里的车水马龙。她的桌子上有一张排得满满的行程单,记者的采访,是她去年12月份在北京唯一有空的半天。采访结束的当晚,她忙着赶去北京工人体育馆,看天娱的艺人张杰的演唱会。“当然要看,所有的艺人的演唱会,我都会亲自去看。”

  接下来,她要去香港,然后飞台北,联络唱片公司、见导演……天娱传媒和盛视影业这两个公司的事她都要过问。盛视影业成立一个月,已经有很多公司前来寻求合作的可能,有的是具体的合作,有的是战略性的合作。

  因为背靠湖南广电和盛大网络,盛视影业被认为是中国娱乐产业的“下一艘航母”。“的确,这个孩子是含着金汤匙出生,但它也可能是个败家子。”

  龙丹妮说,目前盛视是一个独立的公司,尽管在运营当中会借助双方股东的资源,但日常运营完全自主。“结合的第一天,我们这个公司已经和湖南广电及盛大下面的子公司,形成了战略关系。虽然有财大气粗的爸爸妈妈,但孩子总归是要自己长大的。”

  “怎么处理好先天的优势,把这些资源变成自己的资源,是我现在最重要的事情。”龙丹妮说。手握天娱和盛视,也不可避免会让这两家公司在日后更紧密合作,“因为天娱有艺人,盛视有内容,但这不代表我们只和天娱合作。”

  上任盛视总裁后,龙丹妮做的第一件事是整合资源,制定未来三年的战略规划。同时,她开始恶补有关电影的知识。好在她说她喜欢电影,“和电视一样,都是做内容的。”她说今年自己掏钱进电影院看了三部电影:《2012》、《变形金刚2》和《阿童木》。

  采访的时候,张艺谋的《三枪拍案惊奇》正在电影院热播,总票房突破两亿。“我还没去看,但一定会去看。”龙丹妮说。

  关于《三枪》遭遇到的不少批评,龙丹妮则坦言,“这很正常,我觉得电影的第一属性应该是商品,而不是艺术。”

  她曾和导演陈可辛有过一次长谈,“陈可辛告诉我,他们经常有导演的聚会,很多导演都会谈电影的艺术性。他很反感这一点,卑微的导演的作品难道就没有艺术性吗?伟大的导演的艺术性就一定伟大吗?这个是没有评判标准的,唯一的标准是票房。10块钱的票房和100万的票房,这个就是我看得到的衡量标准。”

  这是十五年电视生涯带给龙丹妮的价值观,“我不认为张艺谋放下身段,我认为他非常了解老百姓要的东西,只是料给猛了还是给少了的问题。不是每一盘辣椒炒肉都是一样的,可能今天盐多点,或者辣椒多一点,但不影响这是一盘很好吃的菜。”

  “为什么张艺谋一定要给你高深的艺术品,给你艺术,你能看吗?会消费吗?节目多好,先告诉我收视率多少,没有收视率不要和我谈。”

  她把这样的价值观也带到了天娱和现在的盛视,在龙丹妮眼里,做天娱或者做盛视,甚至和以前当导演做制作人一样,做的都是内容。区别只在于做节目是一个内容,做公司是N个内容。“制作人不纯粹是艺术的创作者,更多是一个营销者,要把快乐男声做得有影响,一定不可能是节目做得有多好,而是你整体运营对不对,对这个市场感觉对不对,用什么方式去整合所有的资源,为这个节目去服务。最本质的目的是可以让这个产品得到认可。而做一个公司何尝不是这样,我们要做的无非是找到最符合这个公司气质的核心产品,做完之后,怎么卖个好价钱,让它利益最大化,这是一脉相承。”

  卖红薯的产业链

  龙丹妮的办公室的地上摆着一副画,上面画着一个女孩,眼神死死地盯着前方。当时,她在一个画家朋友家玩,一眼看中了,非买了回来,“你不觉得很像我吗?看上去有点坏坏的。”她又笑了起来。

  龙丹妮语速很快,她是那种想到什么就立马要去做的人,风风火火,从不回头。“我很少想过去,我觉得现在每一天都很好玩,都很充实。”

  1994年,从浙江传媒学院毕业的龙丹妮,为了爱情,去了广东阳江电视台。呆了一段时间后,她坐不住了。时逢湖南经济电视台成立,大量招聘新人,身为湖南人,龙丹妮便跑回了长沙。

  她最开始做主持人,后来转到制作人。当时,中国的综艺节目寥寥无几,最红的综艺节目是《综艺大观》。龙丹妮给自己定的目标很简单,做一个比《综艺大观》更红的节目。“做到让所有审片的人说,这个片子牛逼啊。”

  之后,她的目标越来越大,“我一定要让收视率做到长沙第一,再让全国人民知道这是多么好的节目,想办法上卫星频道,全国播出。”

  从《幸运3721》开始,到后来的《真情对对碰》、《绝对男人》、《明星学院》、《超级女声》、《快乐男生》等,龙丹妮成功的把自己变成了综艺节目界的一块金字招牌。“到后来,我开始考虑怎么让这个节目中的艺人出唱片,让这个产业赚钱。”

  龙丹妮说,她享受的是“在行业做到最好的感觉”,“我只是想这个东西做到极致。”当湖南广电让她去尝试一块完全陌生的领域——当天娱传媒的总裁时,她起初有点犹豫,“刚开始欲望没这么强烈,但转念一想,也挺好。我一直想换个思路,换个角色,虽然也可以做一辈子的节目,但人生还有很多年,是否可以尝试不同的东西?”

  她欣然离开长沙,跑到了北京。前半年,她并不适应,甚至有点痛苦,“身份的转换嘛,前面13年都是在做节目,我活得特别单纯,虽然做的节目各种各样,看尽人间百态,但其实活在自己构建的世界里。”但进入公司后,她的世界变得格外现实,“你每天必须面对公司的生存、发展甚至柴米油盐这样的事。”

  后来,她想通了,“做什么事情本质是一样的,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用最客观的方式去理解它。如果你把做公司等同于做节目的虚拟世界,我个人认为也不过如此。都是在制造产品,怎么把产品卖出去,卖个好价钱。”

  她打了一个简单的比喻,“我以前是卖一个节目,现在是卖一系列节目。就如我在卖红薯,卖得很好了,我就在想,能不能卖点别的比红薯贵一点的东西呢?当我卖红薯卖得很熟练的时候,能不能成立一个红薯集团,不仅仅是个摊贩。再想能不能把红薯加工一下,当成减肥产品去卖呢?就这样变成一个产业链。”

  十几年来,龙丹妮都在电视的第一线,她能够了解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最直接的需要。电视是最现实的,第二天就可以看到收视率报表。“人有一个虚荣心,当时掉一个点,想死的心都有;电视是很残酷的,这培养了我面对市场的心态。”

  “一个电影是拍给14亿人看的,而不是1千万人看的。就像一个卫星频道和一个地方频道,当我在湖南经视的时候,我只想着湖南这几千万人口怎么能读懂我的节目。去湖南卫视后三个月,我发现以前的经验行不通,收视率上不来,因为你对全国的文化不了解。”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让湖南广电宁可和陈天桥合作,也不肯放走龙丹妮。

  龙丹妮的目标是通过她的手,建立一个让14亿人都读得懂的文化,她说她的学习对象是美国。“从市场的工业链角度讲,美国是最好的。如果注意观察,你会发现,很多很牛的创意都不是美国人的,而是英国人或者荷兰人的,但最后赚到钱的是美国人。不能说英国人不聪明,只是美国人最擅长做赚钱这件事。”

责任编辑:何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搜狐IT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