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阿拉善生态协会:绿化企业家心灵

2009年11月16日07:00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周舒

  编者按:

  我们常只记得孟子“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训诫,却忘记孔子艰厄之际依然“讲诵弦歌不衰”的情怀——无论穷、达,仁人都在践行,让心中理想的社会,多变成现实一点点。

  到北宋,张载有《西铭》,以为人处天地乾坤之间,“民吾同胞,物吾与(同类)也”。

中国古代社会虽与今日不同,但《西铭》所讲述的道德准则与内心修炼,却极易为今日之践行者认同:“凡天下疲癃残疾,茕独鳏寡,皆吾兄弟之颠连而无告者也”,仿佛公益事业的最高境界;而其与《周易》等一脉相承,将宇宙看得与身体心性同构的思想,屡屡被提及,被当做救治环境的良药。

  张载的世代不再,天人合一的世代不再——也许从来都不曾在;但我们身边总有那么些践行者,努力将悲伤的一小块又一小块,拼凑成较为完整愉悦的图景。我们向他们致敬。

  10月的最后一天,壹基金开2009年的年会,各路英雄群聚,讨论环保慈善等诸议题。“一件羊绒衫就是100亩草场,所以防沙治沙可以先从不滥买羊绒衫开始做啊。”阿拉善生态协会(SEE,下称“阿拉善”)秘书长杨鹏这样说道。他以前是公务员,在国家环保局做政策研究工作,后来作为专家参与筹备阿拉善生态协会,一直到今天。

  而同样是阿拉善发起人之一的张醒生,曾经也是企业家,做过职业经理人、天使投资人,现在自己也投身环保,成为了全球环保最大公益组织“大自然保护协会”北亚区总干事长。

  阿拉善成立于2004年,其会员包括王石、任志强、史玉柱、陈峰、汪延(汪延新闻,汪延说吧)等著名企业家。对于中国的环保事业,阿拉善最大的意义,在于以企业家的职业精神和建设性态度,改变民间团体与政府之间相对不合作的状态。而这些参与者,对企业家干环保,也有着自己的看法和描述。

  环保从生活开始

  “阿拉善最开始很简单,就是北京沙尘暴很厉害,一群企业家就聚到一起,看看自己能做点什么。”杨鹏就是那个时候进入阿拉善的,一开始他只是去做讲座,讲讲“沙尘暴到底是怎么回事”,后来就成为了其中的一员。5年下来,他们不仅在阿拉善地区做防沙漠化的工作,每年还有600万的预算支持中国的环保NGO,费用由每个企业家均摊,每人每年10万。而参与协会的企业家们,也并非每年交钱开年会就完事,而是要参加实地的调研。“我们第一次去调研的时候,沙尘暴非常厉害,当时大家都傻了。”那时他们虽然感到了自己的力量极为微渺,但还是决定要尽力。

  张醒生也是保护藏羚羊协会的发起人之一。“我带着企业家们去三江源考察,在青海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冰川的退化,几年之间就有很大的变化,这是很可怕的。”在他看来,环保需要从日常生活的一点一滴开始做起,“我以前早上起床刷牙,总是开着水龙头,让水一直流着。现在我就接半杯水,一样可以刷得很干净,但是用水量减少了90%。”

  这也是阿拉善人的共识,“我们最近刚刚出了一本书,《中国公民环境读本——绿色生活》。”杨鹏介绍道,“这本书一点也不枯燥,有46个作家参与,写成一本职场爱情故事,很好读。”但是环保生活的要求无疑是很高的,“当然也有不少人看完了,跟我说,照这本书写的就没法活了。”杨鹏笑着说道。张醒生现在完全身体力行,“我去年奥运会期间买了辆自行车,现在也经常骑车。骑车让自己觉得变年轻了,在胡同里随便骑车闲逛,还可以看到久违的羊肉串摊子,很愉悦。”在张醒生看来,“在你做这些的时候,你会有一种对社会做出贡献的感觉,这样去做环保,会很快乐”。

  阿拉善的企业家们最经常说的问题就是鱼翅,他们最经常碰到的问题,可能也是鱼翅。“如果没有对鱼翅的需求,人们是不会去捕杀鲨鱼的。切断源头,就能保护鲨鱼,进而保护海洋。而且鱼翅里面其实汞含量很高,并没有多少营养价值,对男性健康还有不利作用。”杨鹏说道。于是大家一起协商,出台了一个关于鱼翅的协议,“所有企业家都签了,内容是:请客的时候不吃鱼翅,别人请我鱼翅,我也不吃。”这个协议作用很明显,张醒生记得有一次宴会上,上了鱼翅,一位签约企业家起筷要吃,旁边另外一位企业家就赶紧提醒他,“这个鱼翅不能吃的,怎么你还吃!”而奢侈的出行方式,也被这些阿拉善的企业家们所摒弃,“远大总裁张越的私人飞机,现在只有坐满了才飞,而且公司还规定除非紧迫情况,民航能解决的就坐民航解决,轻易不动飞机。那飞机现在基本上就一直停在那儿了。”杨鹏说着,笑了起来。

  环保是一种算计

  “环保是一个过程,到了最后,就是日常生活的算计,我们都是老百姓,最终要做利害的算计,这样环保就从高尚的道德层面进入了日常生活。”杨鹏这样认为。在他看来,环保并非是一句口号,而是非常具体的。“我们的定位,第一是科学研究,基础的科学调研很重要。大家讲环保的观念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到了具体的数据就讲不出来了,你知道一件羊绒衫需要多少只羊吗?你知道一只羊需要多少草场吗?其实一件好一点的羊绒衫需要10只羊,而10只羊就需要100亩草场。你要知道这样的东西,你才能够知道怎么去制定相应的政策。”杨鹏把阿拉善这“几十个人的组织”定位成一个“推动者”,“然后是政策预防建议,和政府一起来实现这些建议,我们要帮助农牧民建立自己的村规民约,所以我们是个推动者,推动政府去环保,推动农牧民去环保,推动企业家去环保。”

  推动需要很多条件,“你得有科学的数据,你得有恰当的政策建议,你得有恰当的基地,你得有相应的治理制度,你还得有热情,充满激情。”5年过去,最初吸引企业家们走到一起的内蒙古阿拉善沙漠,光凭企业家的力量也不可能得到完全治理,他们只能是推动,“所以好多人问我们,你们种了多少树,我说我们一棵树都没种,但是在我们的推动下,政府、企业、社区可能做了不少的事情。要维持环境,最核心的就是要

  保护,不要破坏自然。”杨鹏说道。在他看来,做环保的核心是保护,不要破坏,“我们不是以建设为主,而是以保护为主。我们的钱做建设性的工程肯定不够,而且那也不该是NGO做的事情。”

  如今环保已经成为人们的共识,但环保的具体工程似乎看到的成效并不大。“这是一个过程,从《寂静的春天》到现在,也不过40年左右。理念逐渐变成一种公众的意识和理论以后,就得制定环保法,就得制定这样那样的环保措施。这些环保措施对公众有压力,会迫使这个社会中的每一个人,必须要考虑到环保。还有对于企业家来说,破坏环境以后对你的道德形象的损坏是非常大的。所以逐渐地影响到市场的需求,影响到消费者的选择。其实人类历史演化都是这样的,任何东西从一个观念、从一个理念,到最后变成现实,有一个周期性的过程”。杨鹏认为假以时日,人们一定会将环保视作生活的一部分,“这需要大家一起来努力,着急不得”。

  今年他们仍然在阿拉善地区做防沙漠化的工作,“保护草原,保草。这是很具体的,荒漠化的扩展就是因为草场被破坏,破坏的原因是牲口养得太多。我们保草的核心就是实现草畜平衡,今年有780万亩草场被纳入了平衡计划里。然后还有保林和保水。”而他们也支持中国的环保NGO。“我们办了生态奖,光发奖金也有110万,还做培训项目,NGO的负责人拿我们的奖学金来参加培训。大学生也有参加我们的项目的。”在他看来,中国公民参与环保活动的人数还非常少,“中国参与有组织的民间环保行动的人,也就是30来万人,在13亿人里面实在是很少的,而像美国,参加这种组织的人接近总人口的一半。”对于NGO项目,他们有严格的评审过程,“像那种负责人一个人说了算的机构,不能入选,负责人也不能有劣迹。”

  而阿拉善协会本身,在他看来,是一个充满了理想主义的地方。“这个组织是很平等的,表决选举都透明公开。9月28日我们刚刚换届,新选出来的会长是韩家寰,台湾大成食品亚洲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企业家们要深入地参与到活动当中,“他们要到沙漠去调查,他们要参与建设沼气池,他们要参与风力发电,要参加科学考察,还有参加我们阿拉善组织的活动,还有‘倾国倾城’的评奖”。杨鹏认为这些对于企业家自身,也是难得的教育经历,“我们上一任会长王石就曾经说过,阿拉善是一所最好的学校。因为到我们这个组织的人都是一些董事长,他们的观念转变对他们企业的管理,增加企业的绿色内涵是非常重要的。他们参与进来以后,对他们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他们会觉得原来中国有这么多的组织在充满理想主义地解决一些问题,这就要求他们整个企业要做环保,要注重社会责任。”

  

(责任编辑:王华东)
[我来说两句]

测测你灵魂的模样

测试:2010年你要提防你身边的哪个小人

测试你的智商到底有多高 测完可能会被气死

看你这一生有没有富贵命? 世界上最变态的八大菜

全球排名第十二位的心理测试:荒岛求生

测测你的死穴在哪里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欢迎您注册发言。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