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谷歌"惊醒"数字出版业 "数字版权老大"方正出山

2009年11月09日16:45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2009年中国数字出版总值将达750亿元人民币,将首次超过纸质出版产值。在这拐点之年,拥有中文数字版权最多的方正,将如何作为?

  10月20日晚,看了电视里关于谷歌数字图书馆版权纠纷的最新报道后,方正集团高级副总裁方中华彻夜难眠。

“大家终于开始关注、重视数字出版的版权问题了,我们坚持了这么多年,经历了许多痛苦的过程,现在终于看到了希望。”

  谷歌版权“战火” 燃至中国

  从激光照排到全流程数字出版解决方案,20多年来,方正凭借技术优势,在中国新闻出版业积累了别人无法企及的人脉和市场占有量:中国90%以上的报社和出版社使用的是方正的排版系统和输出设备。这意味着,你能看见的绝大多数报纸或者书籍,从排版到印刷,几乎都和方正有关。前不久,方正起诉宝洁字体侵权,甚至让许多人产生“方正要垄断汉字”的错觉。

  在新闻出版领域,方正是名副其实的技术大佬。然而,面对数字出版,它似乎有些力不从心。

  广义上讲,通过互联网进行的传播都叫数字出版,包括电子书、电子报、博客、网游等等。据统计,截止2008年12月,我国数字出版产业的整体营业规模达到530亿元。其中,电子报(含网络报和手机报)和电子书的收入达12亿元。相比而言,传统出版业的数字化进程还较为缓慢,其数字化市场并不大。

  2000年,方正便开始与新闻出版机构合作,推动新闻出版业的数字化转型,整合和运营数字资源。但做了八九年,用方中华的话讲,方正“经历了非常痛苦的过程,没赚到多少钱”。

  “我们的技术是世界一流的,但许多出版机构不关心数字化业务,因为网络对他们的冲击不大,而数字化的收入又不多,他们不愿意为之进行太大的投入。这些年,我们一直在通过媒体宣传、给领导写报告,呼吁大家重视版权,重视数字化转型。”方中华说,“还好,现在,大家被唤醒了。”

  确切地说,不是“唤醒”,是“惊醒”;“功臣”不是方正,是谷歌。

  近日,谷歌因为其数字图书馆的“霸王行动”,受到中国出版界和舆论的“围攻”。过去5年间,谷歌已将全球有著作权的近千万种图书收入了它的数字图书馆,而没有通报著作权所有者本人,此举引发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多起版权纠纷。如今,“战火”燃至中国。今年9月,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下称“文著协”)发布消息称,570位中国权利人的17922部图书在谷歌的数字图书馆计划之内,而权利人未获得任何报酬。10月16日,文著协发表声明,呼吁广大作者维权。谷歌随即提出“和解协议”,称愿赔付作家每部作品60美元,但需要作家们在限定时间内自己提出申请。谷歌的“无礼”引发舆论新一轮的声讨。国家版权局、中国作协、文著协等单位相关人士亦表示,要保护著作人的权益,推动数字产业的发展。专家指出,我们要建立自己的数字图书馆,以对抗谷歌的垄断。

  这正是方正梦寐以求的事。

  习近平送出的“数字国礼”

  “谷歌宣称自己要构建全球最大的在线图书馆,全球用户均可进行免费搜索。很多用户很高兴,感觉谷歌好像在为大众提供知识传播;但实际上“免费”也是一种商业模式,拥有了读者,最后就会控制一种文化,因为电子阅读最终会成为一种趋势。谷歌会控制出版权,拥有文化上游的控制权。”方中华表示,中国必须拥有自己的数字图书馆。

  看到机遇的方正显得当仁不让。“我们敢说,只有我们是拥有中文版权书最多的数字厂商,我们希望做成中国最大的数字图书馆。”尽管在数字出版方面的经历“非常痛苦”,但大佬毕竟是大佬,方正的收获也不可小觑。

  方正手里有50万册有版权的电子书。目前,应用方正阿帕比技术及平台出版发行的电子书,每年超过12万种;800多种报刊采用方正数字报刊系统同步出版数字报纸;全球4500家学校、公共图书馆、政府企事业等机构用着方正的电子书。“我们的阿帕比数字资源平台,主要是B2B业务,以图书馆等机构为主要用户,做了八九年,收入还不是特别多,每年大概在七八千万,但增速很快。”方中华说。

  中国的数字出版,正从上至下,由内而外,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和机遇。

  10月14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在德国参加“出版业的奥运会”——2009年法兰克福书展时透露,2009年中国数字出版总值将达750亿元人民币,将首次超过中国纸质出版产值。未来几年,我国数字出版用户每年将增长30%左右,总产值每年将以50%的速度增长,增速快于传统出版业。

  法兰克福书展期间,第一次参展的方正进行了题为“以中国的名义”的数字出版产品系列发布活动,并与英国企鹅出版公司等国际巨头进行了一系列国际战略合作。

  而就在书展开幕前几天,出访比利时的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将方正电子书及数字图书馆系统——“中华数字书苑”作为国礼,赠送给了鲁汶大学。书展期间,柳斌杰署长也向德国柏林国家图书馆赠送了“中华数字书苑”。“今年2月,温家宝总理访问英国期间,将一套由其亲自题字的‘中华数字书苑’作为国礼,赠送剑桥大学。”方中华表示,这是政府高层对以方正为代表的数字出版业的重视和肯定。

  “方正是第一次参加法兰克福书展,以前没参加,是因为数字出版市场不成熟。这次中国首次作为主宾国参加,我们有了广阔的展示交流平台,但更重要的是,中国的数字出版市场已经成熟,我们迎来了拐点年。大家喊了四年,这一次,拐点年终于来了。”方中华说。

  兴奋的方正在为自己庞大的数字资源寻找“变现”的模式,这一次,它选择了电子阅读器。

  “别人卖硬件,方正卖内容”

  在方中华看来,数字出版迎来拐点的标志,体现为公众、行业的兴奋点聚焦在电子书产业上来,狭义地讲,就是对电子阅读器的关注。

  汉王、大唐、盛大、华硕、联想、华旗……再加上索尼、三星、LG等海外军团,随着移动阅读时代的到来,电子阅读器市场正在迎来越来越多的野心家。众所周知,内容是电子阅读器行业发展至今无法逾越的障碍。亚马逊的成功便基于其庞大的数字图书资源。

  现在,拥有最多中文数字图书资源的方正来了。但和其他阅读器厂商相比,方正显得很另类。

  与目前市场上2000元左右的主流价格相比,方正10月底即将推出的电子阅读器——“文房”的定价在3800元~4800元。方中华甚至反问记者:“贵吗?我觉得很便宜!”

  面对竞争对手数十万台的销量,方中华不以为然,“我今年能卖1万台就好了。”

  甚至对于阅读器的品牌,方中华都无所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不叫‘文房’,你愿意它叫什么名字,我就给你改成什么名字。”

  至于销售,方中华明确表示,“文房”短期内不会进店销售。

  对于市场,方中华则表示,我们短期内也不面向普通大众消费者。

  方中华告诉记者,方正的另类源于独特的商业模式,“我们和他们不一样,他们卖硬件,我们卖内容、服务。”

  除了50万册有版权的数字图书供实时下载更新外,方正“文房”还推出了新闻早、中、晚报定时推送,即时股评和个性化定制等服务。

  “别看我们的价格比别人高,但我们提供的服务的价值远远高过硬件本身。我们现在是贴钱给客户的。我的电子书有版权,平均每本5元~10元,你下载1000本,我就要付出将近1万元。即时新闻也是花钱的,所有的新闻都来自于各大报社,每年需要1亿~2亿的花费。此外,每个阅读器的无线上网的流量费1年要700元。用户的个性化定制需要我们在后台做格式加工转化,这都是需要花钱的。4800元肯定还不够。这个价格不高。”

  “许多阅读器只是提供一个终端,给一个USB接口,用户到网上随便下载盗版书。这就导致阅读器的可取代性很强,产业链不具备长期性。”方中华认为,硬件不是电子阅读市场的核心竞争力,“做的人多了,就像上网本一样,雨后春笋般涌现,秋风扫落叶一样死去,一死一大片。”

  “目前的电子阅读市场仍然是个小众市场。但是需求一旦被激发,将形成阅读的革命。”据方中华介绍,方正“文房”目前主要面对行业客户、行业应用。“我们是先B2B(商家对商家),再B2C(商家对消费者)的模式,不会和别人直接竞争。即便将来面向大众市场,我们也不会进店销售,而是和数字图书馆的服务捆绑来卖。图书?新闻?个性定制?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这就是门槛。”

测测你灵魂的模样

测试:2010年你要提防你身边的哪个小人

测试你的智商到底有多高 测完可能会被气死

看你这一生有没有富贵命? 世界上最变态的八大菜

全球排名第十二位的心理测试:荒岛求生

测测你的死穴在哪里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欢迎您注册发言。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