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中科院向联想股权买家提要求:必须是战略投资者

2009年08月19日07:41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专访中国科学院副秘书长、国科控股总经理邓麦村:

  联想股权买家必须是战略投资者,必须把它做大  


中国科学院副秘书长、国科控股总经理邓麦村

  本报记者 杨杨 北京报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对外界“中科院卖血救联想”的猜疑,中科院和联想控股方面都“非常委屈”:原是助力企业做大做强、促进科技转化的“好事”,怎么出来了如此负面的联想?

  “中国科学院并不是简单地要卖国有股,换点现金。”近日,中国科学院(以下简称中科院)副秘书长、国科控股总经理邓麦村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严肃地指出,“社会化改革的目的,是通过引入战略合作者把科学院院属、所属企业真正做大。

  目前,中科院院所两级投资企业有500家左右,院直接控股企业20余家。但其中销售收入真正过亿的企业才40多家,不到1/10。“如何才能将这些企业做大,这是我们一直困惑的。”邓麦村认为,按理说中科院企业“有科技、研发的底子”,有理由比一般的纯加工企业做得更好。

  “只有企业长大了,才能体现中科院科技成果为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才能有更多的利润。”邓麦村说,“把持股企业看作是客户”是国科控股的经营理念。因此从2004年8月开始,中科院就开始做院、所投资企业的社会化改革,到2010年院所控股比例在35%以下。而2002年成立的国科控股作为“中科院国资委”就代表中科院行使这部分的权责。

  而联想本次再成改革焦点,一方面是联想的“标杆”作用——联想控股2008年综合营业额1145亿元人民币,是中科院院所投资企业中体量最大的一个,其20多年发展中股改经验,“院里面的企业都在借鉴”。另一方面也预示着联想控股的战略转型。“在联想投资和弘毅投资这两步棋走完后,联想控股认为在投资领域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再结合联想这20多年的成长、对管理以及市场的了解也更深刻了,他们现在决定在投资领域可以大踏步朝前走了。”邓麦村说,“作为股东,我们会从各个角度来支持他们,大家一起来做大。”

  “做大”联想

  《21世纪》:从中科院的角度,引入战略投资人如何有益于企业做大?

  邓麦村:中科院的长处在于技术上的优势,但是在管理、市场经营上与其他相比并没有优势。中科院的这些科技型企业中,大部分还是科学家在担任CEO或占主要股份,实事求是讲,他们也想把企业做好,但是由于所处环境、观念影响,他们对市场并不熟悉。

  只有将具备经营、管理优势的社会资源和科学院的技术优势结合,才能使企业有一个好的发展。社会化改革的核心是股权改革,只有股权多元化才能形成规范的法人治理结构,才能把社会优势资源引进来。

  之所以能这么做,也是基于1998年股份制改造之后,中科院的企业确实有了一个大发展。当年联想若没有实行股权激励,发展速度不会这么快,新老交替也不可能这么平稳。

  《21世纪》:那么联想是不是头一家呢?

  邓麦村:并不是。截至2008年底,院所控股企业中约80%已经完成了社会化改革工作。国科控股直接控股的20余家企业中,做完的还不到一半。

  剩下的20%中有以下两种类型:一种是企业确实不错,但由于按照市场机制找买家,其困难程度比股份制改造更大。这涉及理念是否统一、现有的经营团队愿意引入何种投资人等等。另外由于是国有资产,还涉及操作流程的问题。  

  还有一类,它们的经营状况并不非常理想,规模也不大。比如研究所的后勤企业,还有研究所的中试基地,尽管以企业性质存在,但要它们一下子走向社会也不太现实。原因是这类企业要么承担科技成果的中试放大工作,要么有历史包袱,如事业单位职工身份问题,这是我们的难点。

  《21世纪》:中科院对接手联想股权的投资者要求非常高。这也是统一要求?

  邓麦村:社会化改革并不是简单地引入一般投资人来买股权,之后上市退出就完了。我们要求是战略合作者,大的PE基金也可以,但是必须把企业给我做大。

  比如说,对行业发展起关键技术作用的一些企业,我们更希望是行业性的投资人介入,如果是这个行业中的骨干企业来投资自然是最好的。

  《21世纪》:听说国科控股目前在做一只基金,那这只基金在中科院企业的社会化改革中,是否就近水楼台、有先天优势呢?

  邓麦村:首先这只基金并不是国科控股做的,国科控股的定位也不是做直接投资的。

  这只基金是国科控股旗下的控股公司叫国科投资发起设立的,叫国科瑞华投资基金,募集了10亿元人民币的基金。他们的目标很清楚,就是要助力科学院所投公司的社会化改革。

  从国科控股的层面来说,我们始终坚持市场化运作。国科投资的定位是他们自己选的,能否赚钱也要看他们自己的本事。

  “复制”联想

  《21世纪》:除了成立基金,中科院还和联想控股一起发起了“联想之星”等项目,那中科院准备如何借力让更多的“柳传志”走出来呢?

  邓麦村:事实上这是我现在最愁的事情:怎样才能让更多的科研人员去创业。

  科技成果的转移转化,按照路(甬祥)院长的说法,是要形成一张网。这张网能把项目、人才、市场和资本四者糅在一起。

  中科院与联想控股合力做的这个联想学院,希望能够牵一发而动全身。就是想从人才培训入手,引发一系列事情,比如孵化器、投资、知识产权运营以及人才激励甚至国有资产管理等等问题的探讨与创新。

  路院长甚至认为,办联想学院要比产生一个联想更重要。希望通过培养科技人员带着成果去结合社会资源创业,若干年后能出一批像联想这样的企业。只有这样,才能体现中科院为国家产业发展做出的贡献。

  《21世纪》:资金问题如何解决?国科控股会否跳下去自己做投资呢?

  邓麦村:创业团队对资金担心过度了。社会上资金很多,只是科研人员也不了解投资行业,社会上的投资机构对科技的理解本身又有一定距离。恰恰国科控股就在中间,一边对科研院所比较了解,另一方面对VC/PE也有一定了解,因此我们也在考虑在这中间做点工作。

  但即使未来有钱了,国科控股也不会直接做投资,更多地会以FOF的角色出现。比如拿出一部分资金和地方政府一起来做引导性基金,和长三角、珠三角这些比较发达的地方政府联合成立孵化基金等等。其次,中科院也在考虑建立投资人超市,希望能够把一些科技成果推荐给投资人。

  我们也一直在琢磨:VC、PE目前投成长期项目、Pre-IPO的项目比较多。投资萌芽期和创业期这期企业是否有好的盈利模式?比如我们投资于萌芽期和创业期企业,在其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能否卖给VC、PE?

  《21世纪》:社会上已经有很多孵化器了,中科院设想中的又有何不同?

  邓麦村:现存大部分孵化器主要起的是政府功能,比如提供工商注册、房租、财务税收服务等便利。但把企业孵化成“金蛋”并不那么简单,一个技术要变成产品,需要大量的相关技术和工艺来整合才能成功,而从产品变成商品更需要人才、资金、市场和管理。

  联想控股的孵化器也好,我们要做的也好,不可能有政府功能,做的就是更多技术和管理等专业性的帮扶,比如我们能在很短的时间找到配套技术,把某个核心成果尽快变成产品和商品。中科院正尝试在深圳运作一个知识产权运营公司,研究怎么使知识产权真正成为一种生产要素,从而更好地推进成果转化。

  另一方面,一些研发课题往往不是从市场需求来的,结果出来的东西难以被市场接受。因此国科控股也在谋划一个产业研究中心,希望能够通过对产业技术发展趋势的研究分析,为研究所科技创新服务。总是有人在说我们的科技成果转化率有多少,但有人问过没有什么才叫科技成果?我认为市场可接受的就是好东西。

(责任编辑:水涨船高)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欢迎您注册发言。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