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魔兽》停服30天:虚拟世界的现实博弈

2009年07月09日08:18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7月7日,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孙寿山回应本报:“(《魔兽》审批)一切按照程序进行。”  

  本报记者 程久龙 深圳报道

  “我们对《魔兽》很有感情,现在只能等待。”7月8日,记者电话采访的那一端,《魔兽》资深玩家小张(化名)无奈中仍然期待。

  从刚刚参加工作至今,“玩两把《魔兽》”就成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既定日程,这款堪称中国最受欢迎的网络游戏,甚至在他远派非洲的日子里,在《魔兽》里见面,互相打怪,成为他与妻子的主要沟通方式。

  6月7日凌晨,由于网易在今年4月取代九城成为《魔兽》在中国大陆的代理商,九城正式关停《魔兽》服务器,结束了达四年之久的运营,500万中国大陆《魔兽》玩家被迫中止这场虚拟世界的“搏杀”,等待新东家网易的开门迎客。

  面对“小张们”焦急的等待,5月28日,网易CEO丁磊与暴雪CEO Mike Morhaime联名发出公开信称:“网易运营的《魔兽》将于6月下旬开放首批服务器,并在随后几周开放全部服务器。”

  但望眼欲穿的玩家们在6月的最后一天,等来的却只是网易公司在当天晚间在其《魔兽》过渡网站上发布的公告:“在本月的准备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一些非我们所能控制的意外情况,将导致服务器重开计划被迫延误。”

  据本报记者调查,因重新送审迟迟未能获批,是导致《魔兽》未能如期开服的重要原因。而对于那些在艾泽拉斯世界(《魔兽》的一个游戏场景)“厮杀”的玩家而言,这意味着历经整整一个月的停服,《魔兽》重启依旧没有时间表。

  30天停服,戏内的“厮杀”戛然而止,戏外的博弈仍然胶着。

  30天停服:“最长的一月”

  7月7日,艾瑞咨询分析师赵旭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中国网游产业发展史上,一款网游因为更换代理商而停止运营如此长时间,“十分罕见”。这款曾创下中国网游行业同时在线用户数、单款游戏盈利等多项记录的游戏,悄然之间又创下另一项大型网游停服时间最长记录。

  “6月6日晚,我很早就上线了,虽然没有心思很投入地玩,到坚持到了停服的最后一刻。”前文提及的北京资深《魔兽》玩家小张告诉记者,就在九城关停《魔兽》的当晚,自己的心情犹如打翻了五味瓶。

  而与小张的理性相比,就在当晚,众多的玩家则选择了让自己的游戏角色在雷霆崖(《魔兽》中的一个场景)上“跳崖”,或在奥城(《魔兽》中的另一个场景)中“脱光所有的衣服”,以此来表达自己对这款游戏的停服纪念。

  当天晚上,还有数以万计的玩家涌入新浪、腾讯等游戏玩家论坛,用自己五花八门的方式,记录《魔兽》停服的最后时刻。

  小张说,当停服开始,九城在《魔兽》的官网上放出《may it be》的背景音乐,“那一刻,我感到很伤感”。

  随后的日子,小张和他在《魔兽》的“战友”们,陷入了莫名的失落。

  “不少《魔兽》上的玩家朋友涌向了台服,也有很多‘宅男型’玩家现在开始出门溜达了。”小张说,尽管由于停服自己的账号被冻结:“但换一种生活方式的体验,也并不差。”

  “过了两个礼拜,我们几个玩家朋友,开始怀念《魔兽》。”小张对记者说:“《魔兽》这种大型在线游戏,有着很强的‘带入感’,玩家容易形成一种行为依赖。”

  伤感和失落中,“小张们”还保留着另一种期待——接手《魔兽》中国大陆地区运营权的网易,能带给玩家不一样的体验,至少能尽快开通运营。

  事实上,6月2日,就在九城关停《魔兽》服务器前夕,网易游戏与暴雪合作的项目负责人李日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曾表示:“按照计划,我们将在6月下旬限量开放第一批服务器,随后的服务器将分批开放。”

  此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拿下《魔兽》未来三年代理权的网易,还不断释放着种种安抚玩家的信号——6月12日,网易公司对外发布公告称,将推出全新的战网通行证系统,将《魔兽》账号与战网平台绑定。“通过一个统一的战网通行证,您将突破大区的限制,可以登录中国大陆地区任意《魔兽世界》服务器进行游戏,您所购买充值的游戏时间也将对《魔兽世界》所有服务器有效。”网易说。

  6月中旬,有消息称,网易运营《魔兽》的点卡,已经开始向渠道商铺货,但需要配合网易方面的进度,等对方通知后再对外销售。但该消息一直未获网易官方证实。

  而多位玩家对记者反映:“停服期间,有很多渠道商开始销售中国台湾地区服务器点卡。”

  但是,停服仍在继续。

  “这是最长的一个月。”小张说,现在最期待的是尽早重新开服,如果做不到,希望运营方能够随时披露事件的最新进展,让玩家心里有底,“一个事情如果拖太久了,我们就会疲了”。

  博弈在继续

  网易关于未能按时开服的公告中所称的“一些非我们所能控制的意外情况”到底是什么?多位业内人士分析,取得代理权的网易显然希望尽快开通运营,但关键在于根据相关监管政策,要取得新闻出版总署的审批。

  7月7日上午,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孙寿山在第三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期间回应本报记者关于《魔兽》审批最新进展的采访时称:“(《魔兽》审批)一切按照程序进行。”

  在此之外,他不愿透露更多信息。

  网易显然有足够的理由,要尽快开通《魔兽》的运营。“对于新的运营方网易而言,最重要的是避免《魔兽》玩家的流失,或者说尽量减少玩家的流失。”独立网游分析师易飞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停服时间越长,对网易越不利。”

  然而,停服30天,围绕着《魔兽》的故事,参与博弈的决不仅仅只是网易。

  九城关停服务器后,并没有完全放弃在代理权易手后的博弈。继九城两次分别以财产损害和商业诋毁起诉暴雪之后,根据上海法院网的信息显示,今年6月,九城又对暴雪提出第三起诉讼,案由则是“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

  一些网游业界人士认为,作为中国市场上最具号召力的网游产品之一,《魔兽》运营的被迫中断,相当于给了竞争对手难得的可乘之机。

  另外,失去了《魔兽》的九城,很快在6月10日启动《王者世界》的公测,并打出广告语“拼到世界尽头”,寓意深远。而有着“韩国版魔兽”之称的盛大代理网游《永恒之塔》新版本《深谷的回响》,也于6月16日对外发布。

  “《永恒之塔》的画面感跟《魔兽》比较类似,选择在《魔兽》停运的过渡期发布,运营商利用空当,抢夺《魔兽》玩家的意图很明显。”独立网游分析师易飞凡分析。

  本土网游公司金山自主研发的《剑侠情缘网络版叁》也于近期发布。有玩家甚至在《魔兽》的论坛中发现有广告语:“一个世界的门关闭了,一扇武侠的门打开了”,“世界弃你远去,江湖为你而生”。

  “不少新款网游,为了抢夺《魔兽》过渡的空档期,尚未完成产品细节的优化,就提前出炉。”艾瑞咨询分析师赵旭枫认为,“对于这些‘抢发’的网游,从长远看未必是好事,但从短期看,确实会分流部分《魔兽》玩家。”

  更令网易和暴雪感到焦灼的是,部分《魔兽》玩家的不满情绪正在蔓延。315消费电子投诉网中的一项网上投票调查显示,在“《魔兽》没能在承诺的6月重新开服,是否触及消费者权益?”的调查中,截至7月7日晚,选择“是”的已占93.67%。

  部分玩家认为:“由于游戏当中包含友情、爱情等特定的精神利益,停止服务会造成精神损失。”更有甚者,有媒体报道称,6月28日晚间,部分《魔兽》玩家集中在某网站上,召开所谓的“网上新闻发布会”,以表达对《魔兽》长期停服的不满。

  部分《魔兽》的痴迷玩家,则大批量转移至中国台湾地区的服务器。有消息称:“每晚7点热门的上线时段,台服出现大爆满情形,甚至出现排队登入要排1000多号,必须等3、4个小时才玩得到的情形。”

  7月6日,不堪重负的中国台湾地区《魔兽》运营商智凡迪在其官网上发布公告称,由于部分服务器人数接近上限,官方网站将于7月7日维修后暂停创建新账号的功能。

  深陷其中的还有《魔兽》的点卡代理商。广州一位点卡销售商刘先生告诉记者,《魔兽》点卡的停售,导致其今年6月的利润出现下滑,“网易的《魔兽》点卡已经到货,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服,所以我们现在还不敢贸然进货”。

  暴雪网易隐秘利益链

  “事情(《魔兽》停服)闹成这个样子,搞得我们游戏部门的头儿都很焦虑。”一位接近网易核心层的人士告诉记者,“长时间停服给网易带来的损失在所难免。”赵旭枫则分析:“《魔兽》重新开服之后,关键要看其既有的玩家能够回流多少。停服时间越长,玩家流失越多。”

  “在网游产业有个规律,一款游戏在步入成熟期后,其发展新用户的边际效用会呈现递减态势。”赵旭枫认为,《魔兽》作为一款已经运营四年的网游产品,“重新开服后,其玩家人数想超越九城时代,并不太容易”。

  但亦有观点认为,从停服期间大量的《魔兽》玩家涌向台服来看,《魔兽》依旧有着较强的用户黏性,“但如果停服无休止的继续下去,玩家的信心将受到打击”。

  “整个事件(《魔兽》停服)的尴尬之处在于,其主动权已经不在网易手中。”上述接近网易核心层的人士表示。

  根据此前中国对外资网游的监管政策,外资公司不得以独资,或者合资的形式参与网游在国内的运营。而据记者了解,网易与暴雪成立的合资公司暴网(StormNet)是否涉嫌“变相”参与《魔兽》在中国的运营,可能是《魔兽》重新送审后能否获批的关键。

  7月8日,本报记者从接近原九城《魔兽》运营团队的人士处获悉,暴雪曾经在今年4月初,透过邮件的方式与九城进行交涉,希望在运营权结束后,将九城运营《魔兽世界》的服务器等硬件设备以及与各IDC的合同,全部转移到暴网公司。

  对于暴雪涉嫌通过将《魔兽》代理权授予网易而变相参与运营的说法,尽管网易一直予以否认,但7月3日凌晨,网易发布的最新年报中披露的信息,让这种猜测变得更加莫衷一是。

  网易在该财报中称,《魔兽》的运营公司上海网之易为网易CEO丁磊个人拥有的自然人公司,其与网易与暴雪的合资公司暴网,以及网易公司之间均存在合同上的安排——网易为上海网之易向暴雪代付《魔兽》相关授权费用,上海网之易把剩下的利润以支付技术支持的形式输送给暴网,而暴网的收入则由网易和暴雪对半分成。

  网易方面一再表示,暴网仅提供“反盗号、反外挂、反私服”等技术支持。但有评论认为,其中的关键在于,“技术支持”的定价是依据公允价值还是按照协议价格?是否会成为网易与暴雪进行“利润输送”的载体。

  7月8日,网易方面在接受本报采访要求时,拒绝对此作评。

  (本报记者徐志强对此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水涨船高)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昵称: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