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IT业界 > 国内IT > IT博客群 > 通信博客精选

摩托罗拉的阵痛与哀愁

  比特网(Chinabyte)评论 (雍昊澄) “散伙”一词,原本是用在古代的行军打仗中的,通常12个士兵为以灶,在一起做饭、吃饭。散伙就是要行军了,把灶台拆散了,不吃饭了。现在的涵义,主要就是“大家在不在一起了,各奔东西。

  在过往的一年半中,“散伙”一词总是在摩托罗拉的背后或隐或现,尤其是分拆手机业务的各种消息、流言、尝试、企图不断变化,使得摩托罗拉的散伙故事,一个又一个地尴尬出现在业界面前。

  但往往是“虱子多了不痒”,当高管流失成为常态的时候,摩托罗拉反而不害羞了,大度地在每位高管离职前,都口是心非地感谢一下,感谢他们在摩托罗拉工作中带给摩托罗拉的帮助。其实,这不过是皇帝的新衣而已,毫无价值和必要。

  第五节 曲未终 人已散

  这几天摩托罗拉联席CEO格雷格·布朗(Greg Brown)一定很不爽,因为刚刚遭到“非自愿终止工作合同”的CFO保罗·利斯卡(Paul Liska)一边对媒体说,自己是遭“报复性解雇”。而另一位联席CEO桑杰·贾(Sanjay Jha)则悄无声息,既不添材,也不灭火。

  笔者看到的一些分析或猜测是说,“Paul Liska担任摩托罗拉CFO的最重要原因,是希望借其经验,完成对摩托罗拉手机业务的分拆,而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以及摩托罗拉分拆的无限期延迟,Paul Liska对摩托罗拉公司而言已无用武之地了。”此外还有一些消息称,Paul Liska和Greg Brown的不和,是导致其被解职的另一个重要原因。Paul Liska表示已经起诉摩托罗拉,原因在于他认为自己被无故解雇。

  其实在过去的一年中,摩托罗拉离职的高管数量之多,已足以另外组织一个“摩托罗拉运营和管理团队”了。

  例如2008年1月1日,摩托罗拉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CEO)爱德华·詹德(Edward Zander)正式离开了摩托罗拉;在他之前,2007年12月4日,公司首席技术官(CTO)帕德马里·沃里尔(Padmasree Warrior)离职,并加入了思科,职位还是CTO;2008年5月,接任Warrior的里奇·诺顿伯格(Rich Nottenburg)也辞去了刚担任几个月的CTO,在接任CTO之前,Rich Nottenburg的职位是CSO(首席战略官)。

  就在Rich Nottenburg此之前一个月,公司首席营销官(CMO)肯尼特·凯勒(Kenneth Keller Jr.)卷了铺盖,这距离Nottenburg加入摩托罗拉还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同样的“短跑型选手”还包括了前手机部门总裁斯图·里德(Stu Reed),他从2007年夏天开始接管手机部门,仅仅过了半年,2008年2月,刚刚上台的CEO格雷格·布朗(Greg Brown)就表示,自己亲自接管该部门,Stu Reed被迫下野,当然,他要比Paul Liska幸运一些,得到了近200万美元的遣散费——Paul Liska还被要求退还40万美元的签约合同奖金。

  格雷格·布朗(Greg Brown)亲自接管手机部门的时间并不太久,2008年8月,经营越发陷入困境的情况下,格雷格·布朗(Greg Brown)被迫放弃对手机部门的全面管理,改由担任联合CEO的桑杰·贾(Sanjay Jha)直接掌舵。桑杰·贾(Sanjay Jha)原本是高通的CMO,摩托罗拉为了将其纳入麾下,付出了9400万美元的天价——但值得怀疑的是,桑杰·贾(Sanjay Jha)同样没有手机终端方面的经验,他在专利权和芯片市场方面的经验,能给摩托罗拉带来多少帮助,目前还完全看不出来。

  也就是说,在短短的一年中,魔头罗拉的变化如下:

  原CEO卷了铺盖(当然,业界认为他早就该这样了),但权力一分为二,变成了两位联席CEO,这两位的薪水不仅没有落下水准,反而更是扶摇直上。

  CTO走人了,尽管魔头罗拉认为他不行,但同是美国电信设备巨头的思科认为他行,并请他继续担任CTO。

  CTO之后的CTO,也卷了铺盖,去一家小型电信设备商那儿当了CEO——与其在纷杂的公司斗争中寻求平衡,不如去个自己能掌控的地方好好发展。

  CMO走人了——在上一位魔头罗拉的最高销售人不幸逝世之后,这位公司内的最高销售人(首席市场官)几经辗转成了摩托罗拉的差业界最高责任人,他在离开摩托罗拉几个月只之后,成了美国一家个人护理产品上市公司的总裁(President)。

  手机部门总裁走人了,Stu Reed在个人产品方面的经验,没有得到摩托罗拉的重视,却并不意味着没有人赏识,现年46岁的Stu Reed已经成为美国零售业巨头西尔斯控股公司的高级副总裁兼家庭业务部总裁了。

  CFO也卷了铺盖,并且,就如前文所言,这次卷铺盖闹的极不愉快,一方是公司要求个人还钱,一方则是个人把公司给告了——具体的结果目前还不明朗。

  一个全球性公司,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内,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公司的CEO、CFO、CTO、CMO等等轮了个遍,说这样的公司是成功的,已然非常牵强。

  在摩托罗拉美国总部发生的这些事情,无可避免地影响到其全球的“职业经理人”阶层的变动。

  在中国,摩托罗拉大中华区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梁念坚(Simon L. K. Leung)在2008年11月辞职后,和原摩托罗拉的另一位高管陈永正一样,跳槽去了微软任大中华区总裁。不同在于,梁念坚曾经是陈永正的直接上司,而如今,他反而倒过来接了陈永正的班。陈永正辞职14个月后,梁念坚在微软担任陈永正的职位。这从另外一个侧面也表明,即便是那些曾经为摩托罗拉坚守的高管,到了此时,也不得不选择离开了。

  同样被迫选择离开的还有任伟光,这位摩托罗拉全球副总裁、移动终端事业部中国区总经理,2008年10月30日,更是选择了“闪电辞职”的方式,来为摩托罗拉新的财报添加“手机市场再度失利”的注脚。(

(责任编辑:romp)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罗拉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