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互联网 > 国内互联网

网游代练者口述"工作历程":累并无奈着

  在网吧或者出租屋内,游戏代练者们不分昼夜地帮人打金,赚取报酬。长江商报记者 宋荣成 摄

  在出租房或者网吧内不分昼夜地“打金”,一天至少要工作12个小时。因为长时间精神高度集中,游戏代练者们往往精神萎靡,面色苍白。

他们怀着赚取生活费或者临时工作的目的进入了这个行业,却并没有得到社会和官方的认可,游戏代练者的生存状态令人堪忧,劳动强度过大、不签劳动合同等都是他们要面对的问题。

  武汉市有多少游戏代练者?目前尚没有一个精确的数字,但据业内人士保守估计,最少也有3000余人。

  游戏代练者小志的一夜

  在卓刀泉附近一个网吧的代练工作室,记者遇到了24岁的小志。

  小志有两重身份:有课时,他是武汉理工大学一名大三的学生;没课的时候,他便是一名“资深”的游戏代练。

  记者第一次来到小志工作的网吧是晚上8时。在这里,小志的任务是“打金”,在游戏里“打”出玩家所需的材料,然后在游戏的交易市场中卖掉,获得金币,再转交给他的老板“出货”。老板给他开出的价格是每金3分钱,每天12个小时的工作,能够“打”出1500-2000金币,收入在45-60元之间。

  随着游戏时间的一点点过去,晚上10时许,小志开始打起了哈欠,他从桌子上拿出了香烟,开始一根接一根地抽,嗓子干了就喝口水润润嗓子。但即使这样也抵抗不住困意来袭,凌晨两点的时候,小志从衣服兜里拿出了一瓶2两装的白酒,没有菜,只能干喝。“我喜欢喝点酒,能消除疲劳。”小志说。

  凌晨6时,小志抽空去买来一碗细面,两根油条,这是他将近10个小时以来第一次吃东西。吃过饭后他又投入了游戏,疲倦的脸上,表情有些呆滞。

  7点多钟,天空露出白色,努力了一夜的小志清点了一下,发现自己的金币已经超过了2000,他决定提前下班,于是喊来领班,将自己的工作量记在了本子上。

  这时,小志已经在网吧打了将近12个小时的游戏,他的眼睛已经布满了血丝,几乎眯在了一起。

  小志离开网吧的时候,去了一次厕所。

  通过一整夜的观察,记者发现,游戏代练者们除了吃饭、上厕所之外,12个小时下来,基本上都不会离开所坐的椅子。

  工作一个月要休息15天才能恢复

  小志也知道网游代练是一种消耗青春、损害身体的职业。但比起身体来,小志觉得现在更需要的是金钱。“我喜欢有钱的日子。”小志说。

  他说,他不想看到年已半百的父母为了他四处借钱。每个月四五百元的生活费对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来说,绝对不是个轻松的负担。如今,一切都好了起来,他能赚钱了。工资半个月就能领一次,每个月收入在1600多元,他还给自己买了一台新电脑。

  唯一不足的是,他每在一个网吧工作一个月,就要休息十五天才能恢复。一年多来,小志已经断断续续换了七个老板。

  小志并不愿意让父母知道他现在从事的工作,只告诉父母,他是在做家教挣钱,他知道在父母的眼里,沉迷于网络游戏的孩子不是好孩子。“没办法,有瘾。”

  因为每天要工作12个小时,再趴在床上睡个6、7个小时,让小志上课的时间少之又少。即使去上课,他也会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这样点名的时候他在,但老师讲课的时候他可以睡觉。

  小志心里有一个愿望,就是在大学毕业之后能够做老师,他已经获得了教师资格证。

  ◇代练者口述

  “在最赚钱的时候,我选择了放弃”

  没有从事代练之前,我在电脑城里做销售,当时的工资每月也有2000多元。因为喜欢电脑游戏,渐渐有了想做代练的想法,最终辞职和另外两个朋友在家一起做代练。

  刚做代练时,没有人脉关系,也没有渠道,每天去梦幻西游的游戏里喊话,在论坛和贴吧内发帖,来吸引客户,生意相当的艰难。一个月下来,我们一共接了三个单子,挣了250元钱,还不够我和朋友租房的350元房租。

  但第二个月开始,单子多了起来。我们三个人每人一台电脑,为客户升级。有一次,我们接了一个420元的单,三个人持续工作40个小时才休息一下,然后继续工作40个小时再休息,一共工作了120个小时才算交差。

  到现在我还记得自己40个小时后下机的样子,他们两个已经趴在电脑上睡着了,我也在床上躺了一整天才醒过来。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到了第七个月,我们三个的生意已经很不错了,一个月每人能够剩下2600元。但有一天,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色蜡黄,蓬头垢面,我意识到这种日子不能继续下去了,我选择了放弃。因为做代练的时候,除了买菜、买烟,我们基本都不出门,几乎跟社会完全脱节。

  现在回想起来,放弃是对的。

  ◇记者手记

  游戏?工作?

  四天的采访,四晚的体验,让记者的身体很是吃不消,躺在床上昏睡了整整一天。

  小志说他也是一样,但这是他的工作,再累也得坚持。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以自由、快乐、填补空虚或者赚钱的名义做游戏代练的人,其实都认同代练是一种消耗着青春赚钱的职业。但这些沉迷于游戏的代练者们早已接受“这不是游戏,而是一种工作”的论调。

  翻开一些报纸的招聘广告,或者在学校周围的墙壁上,都能发现一些游戏代练工作室的招聘信息。

  而此前,无论是媒体,还是社会都在关注着因为迷恋网络游戏难以自拔的网瘾少年,现在,这些少年又逐渐走进了代练工作室。

  受访者说,“这是另类职业的一种。”不少在网吧内玩游戏的人对此表示好奇,一名学生模样的玩家说,“玩游戏不要钱,还给钱,我也想试试。”

  是游戏还是工作?代练者,作为不被认可但又确实存在的一个群体,他们的生存状态值得关注。

  ◇新闻链接

  武汉首发游戏代练营业执照

  日前,武汉工商部门核发了一家游戏代练公司的营业执照,探索游戏代练的官方监管模式。

  这家名为“武汉市汉阳区李洋网络技术服务部”的网游代练公司由一个名叫李洋的年轻人创办。近日领到执照后,他购置了十几台电脑,招聘了十几个喜爱网络游戏的年轻人,帮自己打金、练级、赢装备,赚的钱按比例分成。

  对此,中国戒网瘾第一人——华中师范大学特聘教授陶宏开表示:发执照等于鼓励孩子玩网络游戏,加深青少年网瘾。

  ◇产业链条

  老板收入高 风险也很大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游戏代练虽然生存在虚拟的网络内,产业链却和现实世界中的商品生产一模一样,有最底层的代练人员,也有组织生产的代练工作,组织出口贸易公司。甚至衍生出了专业的代理商和销售渠道。

  一家代练工作室的负责人介绍,国内的一些游戏金币收购商把收来的金币主要卖给美国或者欧洲的玩家,国外的玩家劳动成本要比国内玩家的劳动成本大,收购商主要是通过低买高卖,从中赚取差价。收购商会根据国外市场的需求和他们的存货,来调整金币的价格。现在有很多交易平台,比如5173、爱客宝、淘宝代练工作室会在那里将金币信息挂上去下单子。

  “我在网络金币交易平台上看到,金币的价格在5-8分,老板能够获得一半以上的利润。”小志说,游戏代练是一个暴利的行业,所以代练工作室发展迅速。

  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是一个收益大,风险也大的行业,现在很多代练工作室都关闭了,原因就是因为封号。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号最低也要100块钱,员工练习到80级就要给他900元钱,点卡也要300多元,网费、电费总计下来,这样成本是1500元,这期间是不打金币的,第二个月才开始盈利。“一旦被封就要损失1500元左右,现在国外服务器封号封得厉害。”

  小志以他所在的代练工作室为例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共有14个代练者为老板打工,平均每人一天1500金,按照每金6分的价格出货,老板一天的收入1260元。除去员工的工资630元,网吧包场大概在280元左右,老板们一天的收入在350元。“如果老板直接交易给游戏中的玩家,收益将会更多,因为这些玩家出价更高。”

  “员工越多,老板的收入就越高。所以代练工作室的老板们在报纸上刊登招聘信息或者将小广告贴在大学附近的墙壁上。”小志就是从广告上看到招聘信息才踏入这个行业的。

  “我太喜欢游戏了,但点卡和上网费是一笔很大的支出,游戏代练既可以提供场所让我玩游戏,又有钱赚,所以就做了。”和小志一样,在记者的调查中,几乎所有的游戏代练者在介绍自己的入行经过时,差不多都是由于同样的原因。

  而他们的待遇也几乎一样:没有合同,每天必须工作12个小时,工资、作息时间、薪酬发放、工作守则都只是口头约定。对于一些“新手”,老板还要以游戏培训等名义收取押金或“管理费”。

  长江商报记者 权义

  名词解释

  网络游戏代练者:通过替网络游戏玩家代玩游戏,以使玩家游戏中的角色级别、能力提高,并向玩家收取一定费用的人。

  打金:“金”是《魔兽世界》游戏虚拟货币的称呼,玩家把积攒《魔兽世界》虚拟货币的过程简称为“打金”。

  

(责任编辑:水涨船高)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