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互联网 > 国际互联网 > 盖茨退休 > 媒体报道

《新闻周刊》专访盖茨:拒谈低潮期与反垄断

  赛迪网讯北京时间6月25日《新闻周刊》文章指出,当比尔盖茨即将从微软退休而将精力放在比尔与美琳达盖茨基金会上之际,他接受了新闻周刊的StevenLevy的专访,盖茨在采访中回顾了微软一路走过的光辉岁月和风雨征途,他还谈到了今后在基金会上的打算和抱负。
现将采访内容摘录如下,以飨读者。

  新闻周刊:你离开微软的时候,公司是否正面临着一个异乎寻常的困难?

  盖茨:我们走过的每一年,我们的业务都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想说的是,我们将变得比以前更强大,因为不但我们的产品和人才都变得更强了,而且我们的研发实力也变得更强了。我们与许多大学和高质量的研究人员保持着相当特殊的关系。

  新闻周刊:你是否想过留下来,与微软并肩作战对抗谷歌?

  盖茨:如果因为一个有趣的竞争对手就改变自己的退休计划,那么我可能会工作至生命的最后一刻。随着基金会规模的增长,我有幸参与到基金会的事务中,我同样喜欢从事慈善事业。因此,我将放弃一些东西。这是一项有趣的工作,我不会改变退休的计划,但是那并不是说软件就变得没有意思了。

  新闻周刊:你认为Vista的业绩是否与你预想的不一样?

  盖茨:我们推出的每一款产品,研发团队都知道总有一些功能是我要求他们加进去而他们没有加进去的。没有人能够推出完美的软件产品。幸好你没有推出完美的软件产品,不然以后你干什么呢?WindowsVista中包括一些闪光的东西,对于其中的某些东西,我们会说"嘿,我们是否推出的太快了点,设备驱动程序真的准备好了吗?"是否有些功能放在Windows7中会更好一些呢?我们擅长给自己施加压力。 有时,外界甚至会帮我们给自己施加压力。

  新闻周刊:你是否象以往那样亲自参与了微软洽购雅虎的谈判?你是否还没有完成角色转变?

  盖茨:是的,这是肯定的。史蒂夫是公司首席执行官,但是他与我的关系非常密切。象收购雅虎那样的大事,我肯定会参与其中,但是也许不会象以前那样凡事过问。

  新闻周刊:微软几乎给雅虎报出了500亿美元的收购价,这是否表明微软未能充分利用你在1995年即雅虎创立当年在互联网中看到的发展机遇呢?

  盖茨:首先让我们回过头看看这些年的发展情况。自从1995年到现在,世界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我们的营收是否增长了?我们的利润是否增长了?我们在1995年时对互联网设定的主要目标是什么?当时我们想确保微软的软件被用于制作网站,那也可能是最重要的软件应用领域之一。如今,大部分网站都是用VisualStudio编写制作的,运行在Windows服务器上。我们将Windows打造成编写网络应用软件的最流行平台。我们的网络浏览器也是最流行的。我们建立了一家名为Expedia的小公司,我们从中学到了经验并以10亿美元的价格将它卖给了其他公司。因此,从1995年以来到现在,我们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我们是否实现了所有的目标呢?我们是否希望做到谷歌已经做到的所有事情呢?是的。当时我想从1995年起开始记录我们走过的发展道路。

  新闻周刊:微软在过去几年里已经在业界建立起一个相当顽强的竞争对手形象。微软之前是否做过精心的计划?

  盖茨:这要看你指的是什么了?以文字处理来说,我们是一个顽强的竞争对手吗?是的,我们开发出了一款伟大的产品,它不断获得市场的好评,市场占有率不断提升。如今,许多其他的文字处理软件只能作为历史长河中的过客转瞬即逝。那么这是否算是顽强呢?这对那些有心之士来说没什么关系,我们招徕了一批更好的人才来编写文字处理软件。

  新闻周刊:你能否谈谈微软历史上的低潮?

  盖茨:不能。

  新闻周刊:你能否谈谈反垄断方面的情况?

  盖茨:不能,因为这类事情总是多不胜数。将某一项反垄断案作为最重要的事务都是没有意义的。与大部分成功的技术公司意义,我们确实曾经拥有一段黄金岁月。那个时候,他们认为你无所不知。银行希望你告诉它们银行业的未来前景,航空公司希望你告诉它们航空业的未来前景。如果说我们拥有一些神奇的法宝,那纯属无稽之谈。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有点疯狂。这些随机性选择是否真的如此神圣和重要?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就是这样的时期,当时人们认为初创公司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它们在开发语音识别和目视识别技术时根本不在乎研究和长期性努力。这些事说起来都有点让人泄气,那些人花费了那么多的资金,但是他们根本不是在开发多功能产品、长期性产品,他们只是为了开发而开发,那与我们的工作重心是完全不同的。你要与这些人抢人才,你肯定听说过不少关于这些人偶然间一夜暴富的故事,而他们的同行正在微软研发部门从事着伟大的事业。当然,我们的员工也赚了大钱,但是花费的时间要相对更长一些。

  新闻周刊:是的,但是反垄断方面的问题似乎对你个人也有影响。

  盖茨:我不喜欢那样。如果我要改变一件事情,也许我会把它专门挑出来。但是我们正在艰苦奋斗。看看我们历年的营收和利润,你就会发现我们对其他人造成的影响,你可以去看看我们对学生造成的影响,可以看看我们对全球数字经济作出的贡献,那是一段峥嵘岁月。

  新闻周刊:你是否喜欢回顾那段时光?

  盖茨:我一直深爱我从事的事业。当时,我们大举收购其他公司,因为那时候人人都有点顽固。即使是诉讼官司,你也可以从中学到不少教训。

  新闻周刊:你将精力转向基金会之后,你会做些什么?

  盖茨:以后我进行战略评估的时间将比以前多三倍。我以后公开发表的言论也将更多地同基金会的事务有关。因此我以后可能会经常去非洲和印度。我将与各种公司会谈,与药品公司讨论医学以及它们能够做的事情,这也是很有创造性的。我还将与其他慈善家经常交换意见。我将学习更多科学知识,我要学一些关于健康卫生的知识。教育是我从未涉足过的领域之一,有些伟大的思想家提出了一些关于教师如何相互学习、如何用不同的方法来使用工具以及如何改善课程表的设置等想法。美琳达在这方面确实比我强很多。

  新闻周刊:角色转换之后,你在公众面前的形象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盖茨:我们当然不能为疟疾办一场CES展会。因此,我也不可能在5万多人面前发表关于疟疾的演讲。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比如开发新种子或者疫苗等等,但是我们不可能在公众面前宣传推广它们。有些讨论是有些不切实际的,比如我在2007年在哈佛大学做的演讲。因此,我可能会令大家集合在一起,但是我不会拥有狂热的用户。

  新闻周刊:从好的一面来说,仇视微软的人也许再也没有机会对你个人发起攻击了。

  盖茨:新世界的争论永远比旧世界要多一些。我们做家庭计划。我们为农产品的研究提供赞助,那可以给穷人谋福利,让他们不再挨饿。有些人认为,从遗传方面改变种子会引起环境的变化,他们认为我不应该从事科学研究以及帮助穷人。从讨论的内容来看,关于用户使用什么样的操作系统的问题简直是太愚蠢了。与饥饿和死亡相比,那些事情都是无足轻重的。

  新闻周刊:你的这些行为有多少与责任即你母亲给你留下的关于回报社会的责任有关?有多少是完全因个人爱好而为?

  盖茨: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为穷人做健康检查有着深远的社会意义,那就是我父母留给我的宝贵财富。但是日常事务是很有趣的,我将前往印度,看看他们是否对城市进行了合理规划,人们是否能够获得饮水,医疗保健工作还有哪些没有做好,疫苗是否一定要是冰冻的,你如何获得足够数量的电冰箱,代价是否高昂,谁来买单,谁来检测,何时投入使用以及它一般在什么时候失效?我喜欢与科学家们讨论问题,他们已经将毕生的精力都贡献给了研究事业。因此我绝不会说"啊,我要做些牺牲,因为那是我妈妈告诉我应该做的。"我正在做我母亲告诉我应该做的事,但是我是因为那些事情做起来很有趣才做的。

  作者:子聪
(责任编辑:Ann)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盖茨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