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IT业界 > 国际IT

乔布斯和他的投资者们

  本报记者 周惟菁

  采访很多创业企业家们时,不止一次地看到他们的办公桌上,贴着“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求知若饥,虚心若愚)——这句话,被史蒂夫·乔布斯在斯坦福那么一说之后,便成了无数创业粉丝们自我激励的流行信条。

  苹果电脑创始人乔布斯的创新、激情以及成功,如同梦呓般,成为许多创业粉丝们夜夜挥之不去的梦想;同样,发现、挖掘像乔布斯这样传奇式的企业家,也是许多风险投资家的梦想。

  “乔布斯总能领先其他人一两年看到一个新市场的崛起”,红杉资本创始合伙人沈南鹏如此认为。

  实际上,在研究乔布斯奇迹的同时,乔布斯和他背后的投资者们恩恩怨怨的博弈,也是创业者们和风投界的同样津津乐道的。

  今年3月6日,KPCB著名投资家约翰·杜尔(John Doerr)表示,将向“苹果企业家”(Apple Entrepreneurs)项目投资1亿美元,专门用于扶植那些从事于iPhone和iPod Touch应用软件开发的新兴企业。

  杜尔表示,这个名为iFund的投资基金足够启动“4个谷歌项目、12个亚马逊”,“如果你想要发明未来,iFund可以帮助你实现它”。

  这个被外界猜测为最近加入KPCB的美国前副总统戈尔(苹果公司董事)从中牵线的投资,对主要负责iFund基金管理的KPCB合伙人马特·默菲(Matt Murphy)是个大挑战,历史上投资苹果的马克库拉、亚瑟·洛克(Arthur Rock)以及曾购入80万美元股份的经纬投资(Matrix Partners),都在和乔布斯的关系处理上颇为头疼。

  一方面,从通用电气杰克·韦尔奇,到波音CEO詹姆斯·迈克纳尼 (James McNerney),到国内投资人沈南鹏等业界人物都在不同场合表现出对乔布斯不加掩饰的欣赏;另一方面,这位CEO可能是世界上最成功也最为捉摸不定、情绪化的人物,也让接近其身边的投资人和董事会成员颇费脑筋。

  与第一名投资人的恩怨

  对于红杉资本(Sequia Capital)的瓦伦坦(Don Valentine)来说,1976年的那个下午,在乔布斯的车库工作间里,错过了对那个身穿牛仔裤、散着鞋带、留着披肩长发和胡须的投资,或许是他作为VC生涯中最大的一个遗憾。

  瓦伦坦介绍的马克库拉(Mike Markkula Jr.),随后成为了苹果真正意义上的投资人。马库拉在英特尔的资历让其意识到了未来电脑市场的潜力,他入股9.1万美元,在后来又游说其他人投入60多万元风险资金,以其信用帮助苹果从银行借了25万美元的贷款。

  此外,马克库拉引荐了斯科特担任公司的经理。马克库拉任董事长,乔布斯任副董事长,沃兹奈克是负责研究与发展的副经理。他们3人各占公司30%的股份,成为公司的3个大股东。

  这支队伍后来马上将业绩一直往上翻,从1977年为250万美元到1982年时已为5.82亿美元。苹果1980年发行第一批股票时,马克库拉当初的投入已经价值1.54亿美元。而洛克所拥有的股份价值达1400万美元。

  但很快,这位天使投资人兼共同创始人和乔布斯的分歧也开始了。

  马克库拉在1997年离开了苹果。很多人把1997年马克库拉的退隐看作是乔布斯的复仇行为,之前的纷争曾让乔布斯在1985年退出苹果。

  在苹果的发展历史上,马克库拉曾作为乔布斯的“管理导师”,在早期起到了作用。

  当乔布斯在1983年找到以一句“你是想终生都卖糖水呢,还是想要有个改变世界的机会”,招到约翰·斯卡利(John Sculley)的时候,马克库拉很快让到一边。

  也别以为马克库拉是省油的灯。当斯卡利和乔布斯在公司战略上的分歧越来越严重的时候,最后摊牌时刻,马克库拉站在斯卡利一边,最后导致乔布斯在苹果历史上最著名的出走。

  至此,两者之间的不和就不能再完全弥合了。

  乔布斯曾在一个采访中,表示他感觉被马克库拉出卖了,“但是他在我心中还是留有一块温暖的地方”。

  马克库拉也表达了相同的矛盾。他觉得以乔布斯“极不绅士”离开了公司,这指的是乔布斯要求带走一些核心骨干,成立Next。当时苹果董事把Next堪称潜在的竞争对手,并且最后对乔布斯提起了诉讼,但是,多年之后,马克库拉开始为乔布斯的成立Next进行辩护,并且对其重新职掌苹果表示乐观。

  但不管怎样,是乔布斯最终宣布了马克库拉的出局。乔布斯在1997年的MAC世界大会上把马克库拉称做“体面人”(decent people),这对乔布斯来说,已经非常难得了,因为乔布斯的字典只有“聪明”或者是“笨蛋”两种选择。

  “风险投资之父”的评价

  苹果的早期风险投资人,是有着“风险投资业之父”的亚瑟·洛克。洛克是英特尔公司背后最大的风险投资人,而洛克与苹果结缘,则是马克库拉的功劳。

  洛克以谨慎和挑剔的投资风格出名,他是在马克库拉多次“诱骗”他到电脑展去参观之后,才同意投资的。洛克回忆说,“人们全部集中在苹果电脑的摊位上,我连想要靠近去碰到那台电脑都非常困难。”他形容乔布斯是他见过的最有主宰能力的一个人。

  “投资于人”,是洛克一贯的投资理念,洛克坦承自己是技术的门外汉。他投资的是“人”,而不是“产品”。

  “我寻找目标的首要条件就是那人是否诚实,而这要花很长时间才能知道。不是说这个人是不是会偷东西,或者拿了钱就逃之夭夭,而是他有没有勇气正视自己犯的错误。你如果问100个人他们想不想发财,没有一个会说不想,但光有致富的欲望还不行,必须要有牺牲精神──‘牺牲’不仅仅是指一天工作20个小时,更是指勇于说不的能力”,洛克在一次接受采访中,如此表达自己对创业人的评判。

  洛克对投资项目非常挑剔,宁缺勿滥。他会花上一个至三个月跟创业者深谈,从各个方面了解他的人品。他的案子一般来自友人的推荐;他对创业企划书的形式也没有行文洋洋洒洒、装订精美绝伦的要求,如英特尔的计划只有短短两页。

  1978年,洛克以每股9美分买了64万股,投资了5.76万美元。这些投资在1980年12月12日苹果电脑第一次公开上市之后,价值1400万美元,每1美元钱投资收回243美元。在洛克“点石成金”的投资史上,又增上亮丽一笔。

  但即便如此,洛克对乔布斯的评价却是,“有了想法,一意孤行去做,而不顾结果是否对公司有益”。这种让人充满幻想同时也带有不确定性的创业者,总让投资人又爱又恨。

  帕洛阿尔托的风险投资家盖斯(Jean-Louis Gasse)曾经说:“他让人难以忍受;他把人弄哭。但他几乎总是对的,而且即使他犯错的时候,他的错也是那么有创意,以致仍然让人称奇。”

  John Doerr的新机会

  可以让John Doerr出马,以投资“4个谷歌项目、12个亚马逊”的金额,围绕着一款产品的未来产业链进行投资,这在风险投资历史上也颇为罕见。在亚马逊、AOL、网景、Google身上创造了投资奇迹的John Doerr和KPCB,虽然错过了苹果的早期投资机会,但是却试图在乔布斯的新创新的Iphone世界,创造新的投资奇迹。

  John Doerr在解释成立Iphone的时候表示,之所以如此大力看好Iphone产业,是因为KPCB认为“Iphone和iPod touch,将点燃手机网络流,这股浪潮,将是一个比PC的潜力还大的平台”。定位服务、社交服务、移动商务、沟通和娱乐,这几大功能领域,是iFund基金将重点投资的Iphone服务业领域。

  John Doerr表示,对每家创业型公司的投资,金额将从10万美元到1500万美元不等。他还表示,如果1亿美元不够的话,KPCB还将考虑投入更多的资金。

  在最为敏感的合作方式上,KPCB将管理这1亿美元的基金,而Apple将为KPCB提供市场分析和技术。

  乔布斯则表示,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希望可以和KP进行合作,找到更多的目标企业。

  业界对此项合作褒贬不一,批评者认为iPhone未必需要iFund;也有极少数人担心John Doerr能否在iFund上继续保持KPCB的平均回报率。而John Doerr本人的感染力和对未来市场变化的判断力,以及强势的领袖气质,更让人担心“两个乔布斯”的合作未来。

  “4个谷歌项目、12个亚马逊”到底能创造出多少个“Iphone系公司”?

(责任编辑:赵秀芹)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乔布斯 | 杜尔 | 瓦伦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