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科学频道 > 历史·考古

澳门历史建筑:穿行古老街巷触摸老城脉搏(组图)

题记

  抵达澳门时是傍晚时分。天还没有透黑,城市的霓虹却早早闪烁起来,铺天盖地的,令夜色无处落脚。

  从鱶仔观音岩前眺望过去,离岛鱶仔与澳门半岛间几公里宽的海面如同一条被层层染过的绸缎,粼粼波光里尽是姹紫嫣红的颜色。灯火辉煌中,澳鱶和友谊两条跨海大桥一左一右逶迤起伏,如同好客主人穿越四合的夜幕热忱伸出的臂膀,令人难以拒绝。

  如烟花般璀璨的灯火宛如一件华美的外衣,令原本精致的澳门更显秀美妖娆。以致同车去酒店的游客们一路“啧啧”慨叹着“东方蒙地卡罗”的确名不虚传。
然而,从踏足澳门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始终在想,对于一个有着四五百年历史的城市来说,隐匿在华美而喧嚣的外衣下的那些阡陌街巷,那些屋顶没有霓虹却在漫长历史烟尘中静静伫立至今的建筑,或许才是让我们读懂这个城市的关键所在。

  中西建筑汇聚相得益彰

  澳门的早晨温润慵懒。老城窄窄的街道上,学生们身着精致的校服,三三两两结伴向学校走去。偶有调皮的孩子一路追逐嬉戏打闹,在我们身侧忽倏来去,从巷道里钻进窜出,仿佛要将晨曦在老城里搅动得发散开去。老人们迈着悠闲的步子,相互问候着“早晨”,走向晨练的公园。直到10点多钟,街巷两侧一楼的铺档才渐次开门。小巷中竟然深藏着不少在内地的城市中近乎“灭绝”的古老行业:棺木制造、香烛制造、小五金制造,老式裁缝铺等。店主打着哈欠,将招牌、货物等物什摆将开去—眼前的景致迅速消融着我们心中存留的那种身处异地的陌生感,甚至,这些依稀熟悉的画面还让人心里生出些亲近来。

  老城坐落在澳门最为繁华的新马路的身后。这里绝少新楼,岁月的痕迹清晰地铭刻在一幢幢建筑的墙体上。众多老屋的外墙已经斑驳风化,原先的颜色也褪却得难以辨识,但却难得的洁净清新。中式岭南风格的建筑与欧式巴洛克风格的民居几乎是“摩肩接踵”地在街巷两侧延展开去,虽中西夹杂,却浑然一体。这颇像老广州的“上下九”,随意得自然和谐,让人心生亲近,不知不觉就松弛下来。

  或许是因为整个澳门都建在岛屿之上的缘故,老城的地势起伏错落,而街道与建筑也随遇而安地绵延开去。在老城里兜兜转转,便是不断上坡下坡,这又让人一不小心就产生置身山城重庆的错觉。在这般连绵起伏的地势上,澳门街巷的命名也直白生动,“斜巷”2字几乎成了出现频率最高的字眼——“疯堂斜巷”、“水井斜巷”、“兵营斜巷”、“三巴斜巷”……即使仅仅是顾名思义,也可以想像出老城的错落有致。

  转到中午,倒也看出些门道来。澳门的门牌号码的编法是由东到西、由南到北,依次序而递增的。有趣的是,澳门的门牌基本是由葡式瓷砖制成,加上澳门街道通常都狭窄短小,不便利用正常的杆柱架起路牌,所以澳门的路牌全部是嵌入每个路口的第一所建筑物上,从而形成与其他地区不同的路牌和街道标示风格。

  穿行在老城中,关于这座城市的包容与宽厚几乎随处触手可及。从建筑学上严格来说,澳门中西建筑有着明显的分界线。老城里的中式民居住宅绝大多数颇为简朴,却富有岭南独特的风情韵味。在福隆新街,街道两侧的民居大多建于19世纪的八九十年代后。一百多年的岁月变迁,沧海桑田,但这里的石板路、樘栊门、骑楼这些典型的岭南风格建筑却一直伫立在无声的岁月中。彩漆浮凸、珍珠母窗、镀金木板等老屋上这些岭南特色的建筑装饰物,仿佛在讲述着祖辈们曾经的故事。站在街中举目望去,不少老屋墙体已经风化开裂。不知何时,候鸟或者海风捎来的草籽落到了裂缝里,竟蓬蓬勃勃地发了芽,墙体上一丛丛的绿色反倒给这些古旧的中式老屋带来汩汩的生气。

  而葡人来到澳门的几百年中,起初带来的是纯粹南欧的建筑艺术风格,这也让澳门成为西式风格建筑进入中国的始发地。老城中现存的许多建筑受19世纪欧洲流行的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的影响。位于东方斜巷路口的岗顶戏院就融合了葡萄牙与希腊、罗马古典式建筑风格;而建于1900年的风景酒店(1999年后成为葡国驻澳领事官邸),则集中体现了南欧新古典主义的全部特点:拱廊、圆柱、栏杆、拱门、花边和三角窗楣。这些南欧式建筑颜色如粉红、米黄、浅蓝、锈红等随处可见,墙体明媚的色彩如同地中海的阳光,温暖清新。

  信步老城,色彩明艳的欧式建筑与古朴简洁的粤式唐楼毗邻而居的景象几乎比比皆是。在马士忌街,古旧的乐宝大厦与一片色彩嫩黄的葡式民居共墙而立,在古朴灰色与明艳黄色两个民居中的人们相互打着招呼出出进进,自然得如同相识经年的故人。

  交错的街巷也将这种多种文化的交融汇聚展现得淋漓尽致。走在连胜街、同安街这样的典型中式名称的街道上,碰上路口一转弯,你就会蓦然发现自己已身处一条叫做“噶地利亚街”或者“沙嘉都喇贾罢丽街”的路中。

  在这些中西荟萃如同血管般相连的街巷中,你还会发现欧式的圣安多尼教堂与连胜街上香火缭绕的土地祠相距不过百米;已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莲溪新庙与西洋的保利剧院隔街相望。中西的建筑就这样鸡犬相闻地和谐共处,既彼此独立又相互辉映,这景致转眼切换委实妙不可言。

  走进建筑内,不同文化的融合同样举目皆是。文化会馆坐落于新马路中段,原是澳门老字号当铺“德成按”。这座三层小楼有木雕镶嵌的门扇、传统广东的“樘栊”和极具特色的中庭,浓郁的岭南风情扑面而来,而其中欧洲卷草式铸铁栏杆、传统葡萄牙式百页门窗及圆拱门,以及澳门现存历史建筑物中十分罕见的造型细腻轻巧、古朴大方之螺旋梯,又让欧陆风尚跃然眼前。而这共处一室的中西建筑元素丝毫不曾让人觉得拼凑与唐突,反而和谐自然得仿佛原本就应该如此。

  其实,中西建筑理念上的融合从葡人踏上澳门这块神奇土地的那一刻就开始了。1569年,来到澳门不久的葡人就开始修筑城墙,现在残存在老城中的大三巴城墙正是当时筹建城墙的其中一部分。葡人建筑的城墙却没有采用欧洲大陆传统的巨大条石为材料,这种夯土建筑,主要由泥沙、细石、稻草再加入蠔壳粉压制而成,而这种利用“蠔壳”的技法恰恰是中式沿海文化的一大特色。据上了年纪的人说,旧城墙遗址原刻有壁画,内容多为中国传统神话,但后来日久失修,壁画已经不复存在了。

  伫立在穿越了近500年岁月的城墙残垣下,我们分明感觉到,中西建筑这种水乳般的交融已经浸透在这个城市的血液里,催动着这个城市的脉搏。

  
每条街巷都有自己的故事

  老城的街道总是有一种与生活接近的感觉。在街道上走着,无论浪荡地闲逛,抑或匆匆赶着上班,大大小小的店铺都会散发出一种熟悉的生活气味。匆匆的游客们总是呼啸成群地来来去去,街巷对于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来说,只是通往景点的道路。或许岁月总是如此,曾经的热闹在不经意中散落下来,隐匿在寻常的角落里,静静地等待有心人来挖掘品味。

  关前街分为关前正街和关前后街。午后时分,这条老城中的街道和路边空地上的老人一起晒着太阳,温馨慵懒。路边零星有几个地摊,卖的是些古旧玩意儿,游客们匆匆而过,少有驻足。然而就是这条看起来几乎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的狭窄街道,在澳门历史上却是大有来头的,澳门旅游局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关前街除了是澳门最古老的街道外,也几乎是当年外国人进入澳门的必经之路,所以统治者在这里建了闸门,故又称石闸门,与红窗门南北遥对,合成澳门原始租界。

  关前街之所以得此名,是因这里曾设立海关。1683年清政府废除海禁,在中国沿海设立四大海关,其中一个就设在这里。穿行在这条如今稍显冷清的街道中,可能很少有人知道,这里曾经是澳门最为繁华的商业中心。由于关前街当时邻近营地大街,又在关部行台的前面,故而商业十分繁盛,成为当时澳门首屈一指的商业街。

  岁月流转,曾经的商业旺地如今已变成澳门小有名气的微型跳蚤市场——烂鬼楼。当地人说,此地得名“烂鬼楼”是因为从前附近房子大多破旧不堪,加上有不少人在空房子中偷砖拆瓦,所以更显破烂,生活在此的老人便称之为烂楼。而“鬼”字,只是广东俚语中加强语气之用,并非闹鬼之意。

  古旧的路边民居一楼已经全部改成了商铺,开了许多售卖二手货的商店,还有一些手工艺人在敞开的店铺里制作中国传统家具、神香、玉石饰物、灯笼、祭神用品、木箱以及打铁之类——这些已逐渐消失的传统行业顽强地守望在这条老街上,让我们真切地触摸到昔日商贾汇聚、客似云来的繁华。

  上了年纪的老澳门人还记得,原来澳门最热闹的地方并不是现在的新马路,而是女娲庙、留声机博物馆以及大声公凉茶等字号所在的草堆街。这条长仅300多米的街道同样有着自己的故事。明朝时,草堆街原是澳门街口,称“船澳口”,由于附近有营地驻扎,需要大量的粮草,又因旧日澳门居民贫穷,多用柴草代替薪炭,于是这里便停泊了不少柴船草艇,用来装卸柴草,故而得名“草堆街”。在新马路未开辟之前,这里商店林立,四方行旅可谓车水马龙,而孙中山先生亦曾在这条街的84号创立“中西药局”赠医施药,成为当地最早的华人西医。

  转过草堆街,有一条街的名字颇有意思,这条长也只有600多米的街道叫做“十月初五日街”。这个无论怎么看都是中式的称谓,却是地道的舶来品。1910年10月5日,葡国革命起义,改制共和国,葡澳政府为庆祝此事,故选择澳门这条最繁盛的街道取名为“十月初五日街”,以纪念起义之事。由于中国的旧历惯称第五日为初五,故这条街名便以中西合璧的方式产生了。

  在澳门老城里,几乎每一条街巷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这些古旧的街巷虽然没有那些被人熟知、声名显赫的景点光鲜亮丽,但沉淀其中的岁月和故事却同样精彩。历史有时就如同老城街巷里用来铺路的鹅卵石和各种形状的石块—这些当年葡萄牙的货轮用来压舱的石头,被巧手的工匠们敲碎了镶在地上,成为一条条寻常的道路。随后的岁月即使将它们打磨得圆润光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却常常被踩着它们匆匆过往的游客们忽略。只有那些有心人在这些看似寻常的街巷驻足,才会感觉到脚下的那份坚实与厚重。

  让老城保持当初的模样

  澳门有几处建筑成功入选《世界遗产名录》几乎是家喻户晓的事儿。而入选“世遗”的那些建筑都散落在老城的街巷之中,其实就是老城的一部分。直白地说,这些成功“申遗”的建筑其实就是老城众多建筑中存留最完好、最具特色和典型性的代表作。

  城市在发展,越来越多造型时尚夸张的现代化建筑在老城的周围拔地而起。如何避免城市的现代化进程对传统建筑的冲击和侵蚀,几乎是所有城市在发展中需要直面的问题。幸运的是,澳门人视古建筑为宝贵的文化财富,澳门特区政府文化局局长何丽钻更将这些历史建筑形容为“澳门历史最生动、最形象和最立体”的佐证。何丽钻局长表示,对于老城以及每个“世遗”景点周围的缓冲区,政府都会严格按照要求进行保护。

  澳门回归祖国后,特区政府制订了“加强对文化财产保护的宣传和教育,提高全民文物保护意识,拓展本地的文化和旅游资源”的文物保护方针。在回归后的8年内,澳门特区政府仅在古建筑保护上就投入了超过3亿元的资金。据介绍,澳门旅游业连同相关行业的产值已占澳门生产总值的40%以上,而来澳门旅游人数截至今年第三季度就突破2000万人次。旅游业的蓬勃发展,也让澳门的古城保护有了充裕的资金。采访中,特区政府负责文化保护的官员兴奋地说,经济的高速发展使他们的预算资金比回归初期翻了一番。

  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文化局的葡萄牙女建筑师菲嘉丽对记者说,她已经在澳门工作27年,尽管走过世界很多国家,但“最喜欢澳门,因为东西方文化活在每个澳门人心中”。菲嘉丽直言,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为保护澳门城市特点不断努力。“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所有澳门人知道,政府会和民众一起努力,让澳门的老城在400年后还能保持当初的模样。”

  不知不觉,我们在老城里已经游荡了一天。夜幕四合,街巷里的西式街灯不知何时亮了起来。此时街道上也已不见了白天游客们充斥的踪影。行走在街上的,是放学的孩子、下班的男女,以及拎着菜篮的老人。他们走在熟悉的归家路上,消失在街旁的门道里。随即,老城中民居里的灯光一盏盏亮了起来,饭菜的香味弥漫在大街小巷。与此时老城旁那些高楼大厦上炫目耀眼的霓虹灯相比,老城里的灯火更加让人沉静温暖。或许,对于历经了岁月沧桑的街巷来说,喧嚣与热闹是留给远道而来的客人的,在华丽衣裳的背后,是一个城市对于历史的沉静守望,而这或许正是我们身处的这个城市的真实性格。(吴向阳) (来源:深圳特区报)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医 疗 健 康 保 健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