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互联网 > 国内互联网

黑客培训暑假公开招生 以"网络安全"为名叫卖

  ■特约撰稿 罗会祥

  近日,有人在网上发布《网络安全与黑客攻防暑期实训班招生》的广告,培训“黑客攻击、防御实战”技术。

  谁都能看明白,这个实训班是在培训黑客,所谓“网络安全”,只是个幌子而已。

其实,上面这个广告并不是偶发现象。近年来,每逢暑假,培训黑客的活动就进入一个高潮,巧立名目的广告从网上的社区、论坛蔓延到城市的街头,并以各种各样的优惠和诱惑,大肆招揽“黑客爱好者”。

  在中国,黑客培训可以公开招生,病毒可以公开叫卖,令人触目惊心。透视中国黑客内幕,不难发现,问题的严重性在于病毒买卖产业化及黑客趋年轻化这两大要害。

  病毒买卖已产业化

  “熊猫烧香”一案告破之后,业内人士才清楚地看到,我国的黑客作案已经产业化。受利益的驱动,从写程序到传播,到销售再到洗钱分账,病毒买卖已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本来,病毒买卖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个木马病毒只卖3000元。现在采取合作性的分账模式,病毒作者与病毒销售的利益捆在一起,水涨船高,病毒传播越广,作者收入越高,一个网站漏洞可以卖到几万甚至几十万元。

  病毒的利益化使得这个黑色市场充满了诱惑,编程、营销、物流等方面的专业人士见利忘义,弃明投暗,纷纷涌向黑客产业链。编程技术高手成为这条产业链上的核心,黑客身份倍增,职业黑客应接不暇。于是,有利可图的培训黑客业务大行其道,围绕黑客产业的各种服务也应运而生。

  中国的黑客完全沦为利益的奴隶,写病毒样本已不过瘾,直接泡制各式实体病毒。更为可怕的是,中国的黑客既写病毒,还写反杀毒程序。网络安全专家为此慨叹,中国的互联网道德正面临着崩溃的局面。

  黑客日趋年轻化

  培训黑客的生意红火,是因为学习黑客技术的人趋之若鹜。黑客培训班的主要招生对象大中专院校的学生,暑假期间,这些青少年有时间,有兴趣,无约束,无理智,挡不住诱惑,一旦涉足此道,便不可自拔。

  有资料统计,我国计算机犯罪者主要是19-30岁的男性,平均年龄约为23岁,而央视《中国法治报道》则将这个年龄拉低到19岁。这个年龄段的学生充满了各种幻想,有些报名学习黑客技术的青年人的目的很简单,本能是出于“佩服”,把远程操控别人的电脑看成是神奇的功夫。有的想当黑客,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赚钱。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加入黑客培训,病毒作者日趋年轻化,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

  对黑客必“堵疏”结合

  利益化与年轻化,构成了网络犯罪的主要特征,利益化把许多有才少年引上了上歧途,而年轻化又为利益化提供了广阔的市场。与初期的纯粹显示技术高超的黑客相比,利益驱动下的黑客群体直接危害互联网的安全,受害者已不仅仅是某些网站,而是千千万万无辜的网民。以传播病毒为主业的黑客群体少年胆大,不计后果,不分正邪,没有是非,唯利是图,这是问题的要害所在。

  专家认为,对“少年黑客”一是堵(防范),二是疏(教育)。这话不无道理,但是,怎么防,怎么教育?学校的电脑和网络教育不能只教知识和技术,更要进行网络道德和法规的教育,引导学生把聪明才智发挥到创造社会价值、推动科技进步的正道上去。

  几年前,黑客离我们普通大众还很遥远,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我国“黑客”辈出,病毒对普及网民的威胁性与日俱增,网络犯罪已成为互联网的最大安全隐患,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网络给人类社会的发展创造了新的环境,但网络的道德规范和安全秩序,则需要全体公众来共同关心。当个人隐私、账号、财产得不到保护,网民还能从互联网获得快乐吗?面对神出鬼没的黑客,面对防不胜防和病毒,谁来维护网络的安全?这是全社会共同思考的新课题。

(责任编辑:陈晓琳)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医 疗 健 康 保 健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