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通信 > 国内电信

揭密SP暴利链条上的隐形人 黑手转向固话运营商

  神秘人独家爆料SP暴利链条上的真正幕后高手

  在由电信运营商、SP、用户三方形成的食物链中间,有个“隐形人”一直不为人知。然而,这些“隐形人”正是SP暴利链条的幕后高手

  不久前,《财经时报》一篇揭露SP借电视短信互动游戏获利的深度报道在社会造成巨大轰动,也引起了北京一名中年男子陈生(化名)的注意。

  6月10日,在北京海淀的一个咖啡馆,陈生主动向《财经时报》记者爆料称,SP声讯电话最大的暴利途径并非电视互动,而是通过一种奇特的“黑客技术”——模拟拨打电话。

  “尽管这种技术已经在SP的声讯业务中得到了普及。但是真正掌握这种技术的却不是SP公司,而是产业链的另外一些人。”陈生将这些人称为“隐形人”,理由是,业内一些人甚至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但这些“隐形人”却是SP暴利链条上的幕后高手。

  “我为何如此肯定,因为我以前就是做SP的,和这些人打过交道。”陈生说,他如今已洗手不干,离开了SP行业。但是出于良知,他很希望将这些“隐形人”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神秘“隐形人”

  “家里明明就我一个人,没有人打聊天热线,为什么交电话费时会无故多了200多元的信息费?”

  “我们单位电话明明限制拨打,为什么还会产生信息服务费?”

  “上个月我们公司搬家,电话机都拆了,为什么还有信息费产生?”

  ……

  在过去几年,互联网上这类充满疑惑的抱怨声此起彼伏,屡见不鲜。“就是因为用户向我们投诉过类似的事,我才开始发现了隐形人的存在,以及所谓的模拟拨打电话技术。”陈生称。

  据陈生介绍,他以前的公司主要经营联通丽音10159的声讯业务,由于拓展乏力,一直业绩平平,每月的收入不足万元。直到去年年初的某一天,一个打着“CP(业务推广)”旗号的小公司找到了他,要求和他合作。他从此开始了与这些“隐形人”打交道的经历。

  “当时他们要求和我们七三分成。他们做推广,我们只负责打理与运营商的关系。”陈生回忆说,他抱着尝试的态度同意了CP公司的要求,结果第一个月的业绩让他大吃一惊:当月业绩突破50万元,他的SP公司轻松分得15万元。

  “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推广的,只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做,就可以每月拿到十几万,这实在是天大的好事。”基于这种心态,陈生维持了与CP公司的合作,但内心的好奇和不安却与日俱增。

  直到后来,一些用户的奇怪投诉才令他感觉到了危险。“尤其有一位较真的北京用户来到了我们公司,拿着详细的通话清单找我们质问。明明没有通话记录,为什么扣了几十元的信息费?”陈生回忆说,当时他们无言以对。

  按照声讯业务的原理,只有用户主动拨打声讯号码,运营商才可能给他扣费。但像这样没经拨打就能直接扣费的做法,确实连陈生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

  后来通过侧击旁敲,陈生终于从CP公司人士嘴里获知了“模拟拨打电话”的秘密:大多数运营商的SP平台都可能存在漏洞。通过这些漏洞,这些CP公司可以使用特定的板卡,模拟用户的手机号码,直接拨打SP的声讯号码。这样运营商的数据中就会出现用户手机号码的信息费数据。

  由此导致的奇怪现象也不难理解:由于用户并没有真实拨打SP的声讯号码,不会有通话记录。因此用户在交纳电话费时就会发现:在某个时间明明没有通话记录,也没有通话费,却被扣除了一定数额的信息费。

  “后来我发现,这些CP公司和运营商高层不熟,却能和运营商的机房打成一片,甚至有可能就是机房的内部人。”陈生如此判断的理由很简单:要真正做到模拟拨打电话,CP公司除了要在机房搭专线之外,还必须从机房调出最核心的用户数据。而能做到这些的,非机房内部人士不可。

  陈生还发现,这些所谓的CP公司人士没有发票,不签合同,喜欢匿名操作。

  无人问责

  随后,出于担忧,陈生中止了与这个CP公司的合作。

  陈生称,后来也有三四家类似的CP公司找过他们,这些公司大多是五六个人的规模,做法与分成要求大体相同。“但我统统拒绝了它们。没想到的是,这些CP公司与很多SP公司也达成了类似合作。”

  “我可以断定,这些合作的SP有知道真相而默认的,也确实有一些是蒙在鼓里的。”陈生分析说。

  不管动机如何,这些SP很快就遭遇到了来自运营商的毁灭性打击,而陈生则阴差阳错逃过了这一劫。不过在去年年底,陈生还是因为种种原因退出了这个市场。

  2006年11月,联通一口气取消了十多家SP公司的丽音10159业务合作资格。这些公司分布于各个城市,包括深圳浩天、信通八达、北天纵横、迅通畅达、互动时空、江苏广视等,这些SP被列举的违规理由也几乎一致:从2006年开始,均有用户未拨打丽音10159号码而产生丽音信息费的相关投诉。

  “当时很多SP都含冤落难,而那些CP公司却几乎无人问责。无论是运营商还是用户,也没有重视这些隐形的CP公司。”陈生说。

  尽管此时,运营商内部针对机房和平台运营公司违规的调查已经悄悄展开。

  2006年6月,中国联通SPMS的维护商深圳某信息科技公司的工程师徐某被警方逮捕。其罪名就是其从2005年开始帮助某些SP公司调出并修改数据。同年,中移动也对其平台运营商卓望内部进行了严肃调查,对其中多名违法员工做出了开除并移交司法机关立案处理的决定。

  然而时至今日,国内为数四五家的CP公司依然活的有滋有味。而且,为了躲避风险,这些CP公司在机房内部人士的帮助下,操盘手法更为隐蔽,做法更为小心,所面临的风险也越来越小。

  黑手转向固话运营商

  “中移动和联通的声讯平台由于打击比较严厉,目前再搞直接恶意捆绑已经很难,116、168等固话声讯平台相对要好做很多。”陈生向《财经时报》透露说。

  116是中国网通的声讯平台,168为中国电信的声讯平台。陈生认为,由于移动运营商遭遇严打,这些“隐形人”向监管较松散的固话运营商迁移已是趋势。

  尤令陈生感到郁闷的是,相比起中移动和联通的SP公司,固话SP公司的心态更为浮躁。“今年初,竟然有好几家固话SP找我介绍CP公司。因为缺少监管,CP公司甚至在这里供不应求,连分成要求都提高了不少。”

  《财经时报》所了解的一个真实例子是,今年5月底,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在某家CP公司的帮助下,利用上述虚拟拨打电话技术,每天均模拟数万个辽宁用户拨打其11696的声讯号码,每天获利达数十万元。目前,这家公司的做法已引起了有关方面的注意。

  “为了减少投诉,这些电话号码扣费都不会多,在3元在10几元之间。不过由于数量众多,这家SP获利依然十分巨大。”陈生说。

  此外,为了避免可能导致的用户投诉,这些CP公司还通过与运营商机房内部勾结,想出了其他种种减少风险的“专业手段”。其中最典型的做法有两种:一是选择有声讯消费记录的电话号码进行模拟拨打并进行扣费;另一种就是干脆选择公家电话进行扣费。

  “一旦找准这两种电话,所导致的投诉率绝对不会超过千分之几。这无论对SP还是对CP而言都是高枕无忧的做法。”陈生解释说。

  陈生感叹说,这些以CP公司们为代表的“隐形人”的推波助澜,进一步恶化了SP行业的生存环境和竞争风气。“如果不将他们揭露出来并加以严惩,SP行业将永远很难得到有效的治理”。

  延伸阅读:
  移动通信20年系列访谈之三:SP生存道路裂变
  SP生存道路裂变 LBS等四类业务将成杀手级应用
  长途被SP变相解锁 互联网语音电话存在监管空白

(责任编辑:romp)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投 资 创 业 健 康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