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科学频道 > 可燃冰能否成为人类未来新能源? > 可燃冰最新报道

航次首席科学家:中国可燃冰商业化开发需等30年

  【编者按】5月1日凌晨,我国在南海北部钻取“可燃冰”首次采样成功,证实了南海北部蕴藏有丰富的天然气水合物资源,标志着中国天然气水合物调查研究水平一举步入世界先进行列。

  当前,人类社会正面临着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双重压力。国际科学界预测,“可燃冰”是石油、天然气之后最佳的替代能源。可燃冰能否成为新的替代能源?能否解决能源危机?人类如何开采、利用“可燃冰”?中国可燃冰商业开采还需要多长时间?将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

  6月11日上午,亲历这次勘探全过程的航次首席科学家、中国地质调查局张海啟博士,做客搜狐科学嘉宾聊天室,为广大网友解开关于可燃冰的种种疑问。>>> 可燃冰专题

航次首席科学家、中国地质调查局张海啟博士


   “在中国“可燃冰”的叫法比在国外普遍”

  主持人史少晨:各位搜狐网友上午好!欢迎大家光临搜狐科学嘉宾聊天室。今天我们很荣幸的请到了我国此次发现可燃冰的航次首席科学家、中国地质调查局张海啟博士光临搜狐。

  首先请张海啟博士跟我们搜狐网友打个招呼。

  张海啟:搜狐的网友们,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能够和大家一起交流一些关于天然气水合物这种新型能源资源的信息和情况,也向大家做个报告,很高兴。

  主持人:先请张海啟博士给大家介绍一下什么叫可燃冰?

  张海啟:可燃冰”这个叫法在国内比在国际上叫的更响、更普遍。实际上“可燃冰”这个叫法是一个比较科普的,也就是说在国际专业文献中也很少用的。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它的英文名称叫天然气水合物或者天然气,因为纯净的天然气水合物外观是呈白色的,形状就像冰或者是雪,要么大块的冰,要么是斑斑点点分散在沉淀物当中,所以很通俗、形象的称为“可燃冰”,这么叫就因为它纯净。

  它是怎么构成的呢?天然气水合物是天然气的分子,我们知道天然气主要是甲烷,天然气分子和水分子在特殊的温度和压力的条件下,低温、高压下形成的,当然有特定的场所形成这么一种固态的,严格讲是笼状包合物,又不是水合物也不是化合物,就是独特的温压条件下一个甲烷分子周围若干个水分子,我们叫笼状包合物,这是最规范、最科学的叫法。

  这种东西形成的有天然气、有水、有介质,他们在介质中孔隙里边就形成了水合物,当然外界条件是低温高压。不要理解天然气水合物就是可燃冰就是冰雪,肉眼基本看不到。

    “勘探的28天里,我很少睡觉。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和紧张”

  主持人:您作为这次发现可燃冰航次的首席科学家参与了勘探与发现实物样品的全过程,能否描述一下当时发现可燃冰的过程?

  张海啟:本航次总共有65个人参与,中方是6个人,其他的全是老外,其中船员组是31个人,科学家和工程技术人员是34个人,所以34个人当中除了我们中方的6名科学家,还有28名是外方的科学家、技术人员和工程人员。整个过程因为科学技术问题,航次首席科学家是领导,一切听从于首席科学家指挥。同时航次首席科学家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角色,因为中国把开采承包给一个外国公司,我们作为甲方,我作为首席科学家又是甲方的主要负责人,在全过程盯了28天,几乎没怎么睡觉。

  主持人:我国历时9年对可燃冰资源进行勘探,您参与过之前的勘探过程吗?

  张海啟:参与过,从1997年国内正式有关部门(原国土资源部的前身地质矿产部)就开始着手组织前期的跟踪、调研,就是前期的研究工作,1999年就开始组织实施海上第一个调查,所以从97年算整整10年,全过程我是全参与了,而且是主要的组织者之一。

  主持人:您把全部的心血和工作都贡献给可燃冰的研究上了。

  张海啟:至少10年付出了很多的劳动。

  主持人:在您刚刚说的28天的时间里,您的睡觉也很少,当时的心态是怎么样的?是不是特别紧张或者压力很大,再或者急切盼望真的会有一个结果出现?

  张海啟:我们有关平面媒体的记者也问过我,我说这个心情很复杂,说一句通俗易懂的叫“一言难尽”,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回过头来看现在是很高兴的心情,当时确实压力很大,主要是国土资源部任命我当首席科学家,首先对于工作来说我的压力是非常巨大的。从工作的角度讲,我们不是不相信过去的基础,而是水合物这个东西很难去钻探,原因就是因为它特殊的形成条件高压,温度是零下几度到十几度的范围,当然在更冷的地区也有。你只要取下来,它的温度、压力全变化了,我们这个温度海水每增加10米就是一个大气压,你不可能原模原样的取出来。这是第一个。

  第二,即使有水合物不一定能选准,必定有误差,不可能绝对的定准。

  第三,即使你知道就是水合物,也不敢保证能取上来。

  所以这种压力导致三种情况就是也许没有,也许有选不出来,也许选准了取不上来,就很难交差了,所这个压力是巨大的,这是实事求是的。我首先觉得压力重大,而且觉得担子很重,我不仅是首席科学家,负责技术问题,同时委托外方公司,我是甲方的代表,我们代表出资方,代表老板,那边是打工的,他的工作有效没效我们每天都要有日报,多少工作量、多少人员、一个小时平均好几千美金。

    专题:可燃冰能否成为人类未来新能源?

[1] [2] [3] [4] [5] [下一页]
(责任编辑:史少晨)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张海启 | 张海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