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通信 > 国内电信

激论电信业重组:“移动替代效应”日趋明显


  因为种种原因,固话运营商现在有点失意,而且苦等3G也未能如愿

  来自两大固话运营商的代表人大会上建议深化电信体制改革,希望改变电信业一家独大格局

  激论电信业重组

  关注电信业重组之一

  每一次电信巨头们相聚之时,便是业内“窥探”电信业走向之日,两会也不例外。
与固话运营商的高调呼唤电信业重组以及3G牌照发放相比,在百家争鸣、提案迭出的两会上,移动运营商甚是“沉默”。

  尽管对重组的对象,各方言论不一,但重组已经是确定无疑。而伴随着TD设备大采购的消息,2007年春节期间,以移动数据和视频传输为主要任务的TD第三轮测试悄然展开,而在这一轮TD测试之后,3G“先上车,后买票”的模式,也成为业界一大共识。

  这种状况,给固话运营商增添了焦灼。如果把通信市场看做是一场盛宴,那么,在一场新席开启之前,在意见表达还有机会,还有望改写分配格局时,上座与否以及占有几席座位都还是悬念,而博弈与暗战正在持续。

  背景

  近日,国务院国资委在官方网站发布了《2006年规划发展工作回顾及2007年重点工作思路》,其中对于电信业的表述为:促进电信企业重组,优化市场竞争格局,延伸产业价值链。

  或是受此思路鼓舞,在向全国人大提交的《关于进一步深化电信体制改革的建议》(下称“《建议》”)中,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网通副总经理朱立军建议国家加快电信行业的重组,并建议加快3G牌照的发放。无独有偶,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电信有限公司总经理文会国也在两会上提议加快电信业重组。

  就此,电信业重组又成为了业内人士议论的焦点之一。

  固话运营商热盼电信业重组

  在向全国人大提交的《关于进一步深化电信体制改革的建议》(下称“《建议》”)中,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网通副总经理朱立军建议国家加快电信行业的重组,并建议加快3G牌照的发放。无独有偶,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电信有限公司总经理文会国也在两会上提议加快电信业重组。

  留意来自网通和电信两大固话运营商的人大代表的发言可以发现,尽管论点相似,论据却也显示了企业立场不同所带来的不同视角。对于全业务和3G牌照的呼唤成为二者的共同点,对于电信市场失衡以及无序竞争的忧虑同样如此。如此热烈呼唤,反映了固话运营商的“难以承受之重”。

  朱立军在《建议》中指出,“目前中国电信市场面临严重的竞争格局失衡问题。”文会国则以移动和联通的对比说明了这一点。不过,在朱立军的表述中,原中国电信拆分不平衡——“按照当时的情况,中国网通的市场规模是中国电信的二分之一,收入规模是中国电信的二分之一,利润水平是中国电信的六分之一,资产负债率比中国电信高10个百分点。”也是未能形成有效竞争的重要原因。

  与固话运营商的高调相比,移动运营商十分低调,罕有旗帜鲜明的提案见诸报端,而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联通副总裁李刚在回答记者有关重组所涉及的联通拆分问题时,也仅表示并未听说此事。

  固话运营商的高调建议,有着国资委立意重组央企的宏大背景。国务院国资委近日在官方网站发布了《2006年规划发展工作回顾及2007年重点工作思路》,其中对于电信业的表述为:促进电信企业重组,优化市场竞争格局,延伸产业价值链。

  然而,去年12月,在出席世界电信展(ITU)时,信息产业部部长王旭东却在回答媒体追问时称近期没有电信业重组的计划,并将之称为“企业自己的事”。两部委口径的微妙差别,令人心生疑虑,毕竟,以政府为主导的重组,较之以企业意志为主题所进行的重组,完全有可能呈现出不同的面孔。

  “移动替代效应”日趋明显

  固话运营商的绝地呼唤,出于其自身的“内忧”和“外患”。在同一竞争领域,电信和网通在以地域划分的格局下,彼此试探对方腹地的举动,带来了互联互通的大问题,以及对各自利润的侵蚀。在整个通信运营市场上,2006年,中移动集团运营收入2853亿元,税前盈利高达968亿元,比中国电信、中国网通和中国联通三家电信“巨无霸”的总和还多。移动的风光无两,也足以说明固话运营商的失意。

  而政策尚未放开,并未阻止运营商的野心和憧憬。换言之,“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已有的实力,势必成为分配时的考虑因素,甚至可能是下一步占据上风的保障,无论谋求合并或者避免分拆。

  据了解,中国电信集团已经在内部成立移动业务运营部门,与此同时,中国移动被信息产业部公开叫停的“移动公话”以及“宽带接入”业务,也显露了中国移动对于全业务运营的向往。

  可惜的是,3G牌照迟迟不发,与移动运营商相比,固话运营商在距离全业务仅一步之遥的位置苦苦等待,显然更为焦虑。“移动替代效应”持续显著地呈现,更加剧了这种焦虑。单向收费之火在此时的蔓延,移动通信资费的持续降低,带来固定电话和小灵通业务的双双低迷。

  根据公开数据,在2007年的第一个月,中国电信包括固话和小灵通在内的新增用户只有25万,可谓严冬降临,与此同时,移动1月新增用户485.9万户,比上年同期增长19.4%,联通1月新增用户137.6万户,比上年增长5.3%。在用户群效应凸现的时下,这种状况的持续,无异于战火未起时已城池陷落。

  固话运营商暗度陈仓

  在对手采取凌厉行动的情况下,固话运营商的等待并不意味着无所作为。记者调查发现,在四川、河北、山东、黑龙江等地,小灵通全省漫游潜行已有时日,大有挑战移动通信之势。小灵通以移动通信技术之实,而被定义为“固定电话的移动和延伸”,并被限制在本地网内使用,原本已经是固话运营商和移动运营商的一次利益博弈,并扩大了固话运营商的城池,现在,它是否又将发挥同样的作用呢?

  而针对固网运营商“加码”互联网增值服务之举,赛迪咨询首席电信分析师绎明宇也曾向记者指出,固网运营商此举蕴涵着为3G战事“热身”的潜台词。“随着未来固网运营商可能获得3G牌照进入移动领域,作为后来者的电信、网通拿什么跟移动运营商较量呢?现在的互联网增值服务,可以作为固网运营商练兵的移动增值业务的阵地,随着两块合一的趋势逐步明显,到时候拥有接入优势的固网运营商,可以直接把这种服务移植到手机增值服务中去。”

  电信业重组版本再回首

  “四合二”方案


  可能性指数

  点评:这个方案是很早流传的版本。采用的是“一固网商合并一移动商”的策略,即“中国移动+中国网通”、“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形成两大巨头。这样的好处是可以集中内地电信力量,从而达到做大做强、与海外电信企业竞争的目标。但双寡头的竞争格局也遭到了不少反对声音。

  “三分天下”

  可能性指数


  点评:联通不拆分,电信和网通合并或者组建合资公司共同经营3G,联通保持不变,中移动收购卫通。而铁通重新回归铁道部,经营铁路自身的网络。据说这样的改革成本最低,但等于否定了先前南北拆分的做法。

  还有一种方案是“中国电信+中国铁通”、“中国移动+中国卫通”、“中国网通+中国联通”。按照这一方案,目前中国电信运营格局中,六大电信运营商基本各得其所,将同时解决目前电信市场诸侯割据的局面。

  拆分联通

  可能性指数


  点评:目前最多的声音还是拆分联通。一种方案是中国移动与中国铁通、卫通整合,从此拥有全国性的一张固网;中国联通分为三块,CDMA移动网络划归中国网通,GSM移动网络划归中国电信,联通原有固话及长途网络按南北划分,其中南方业务归中国网通,北方业务归中国电信。据说这种南北对调的划分可以保障电信和网通都拥有全国统一的网络,从而避免重复投资建设。但这种划分是不是过于复杂,实操困难?

  还有一种方案是拆分联通G网和C网,形成“联通C网+电信”、“联通G网+网通”、“移动+卫通”,这种方案是很多分析机构和投资银行较为认可的方案,认为这样能有效整合现有电信资源,解决潜在的3G重复建设问题,并行解决3G牌照发放困局。

  各方说法

  为何重组


  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市场与产业室主任史炜:

  电信业并购重组不是分蛋糕


  2007年势必是中国电信业的重组之年,围绕新的市场结构、新的技术应用、新的产品创新和新的服务方式,并购的步伐正在加快。建议决策层和有关公司不要把重组当作行政事物和分蛋糕游戏,力争使2007年的重组成为中国电信公司走出“跑马圈地式”发展和高成本扩张的转折点。

  在企业重组中,我想应该考虑几个问题,比如,产业安排的决策权如何由政府回归给企业?公司重组中,国有资本转移的规划决策权是由国有资本授权管理者行使,还是由国资管理部门行使?中国电信公司重组中,是否有可能安排一部分(比如25%以下的非国有资本特别是民营资本、海外资本)非公资本直接参与?

  重组如果仅仅被理解为是某家运营商购买或接收另一家公司的网络,某家公司作为某项新技术、新标准的主导运营商,或分蛋糕式地设计“4加1、3加2”式的整合方案,那么中国电信业的重组效果肯定是要大打折扣。

  万方咨询研究总监付亮:

  规模不应是重组唯一标志


  中国电信运营商经过多次拆分重组,才形成了现在的六家竞争格局。其间也曾采取过简单靠规模平衡的拆分,如固网的南北分拆,其原因就是新电信南方21省的资产基本等于新网通(电信10省及网通、吉通)的资产总和,现在电信和网通并没有形成均势,其原因是一个企业的竞争优势并不是唯一来源于资产,而是包括人员、技术、战略等各种资源的综合比较。因此简单平衡资产并不科学。

  作为一个理性的市场,应该包括大小差异不同的企业以形成互补,没有必要为平衡资产,将铁通、卫通搭配给某个运营商,铁通规划成为具有自身特色的专业化信息服务运营商,卫通全力剥离非核心业务、回归卫星通信等主业,很可能会在差异化市场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蓝海。根本没必要与其他运营商合并。规模不应该是重组的唯一标志,重组必须综合考虑公司现在和未来的发展,有利于有效竞争局面的形成。

  如何重组

  某电信专家:

  主流意见是拆分联通


  现在比较主流的意见还是把联通两网分开,中国电信获得其中的一张移动网,从而成为全业务电信运营商,因为联通和网通合并后,抗风险能力会增强,这也符合国资委做大做强企业的精神。而卫通和铁通肯定要被合并。

  国资委研究中心新产业部副部长卢奇骏:

  弱势企业整合或退出


  今年国资委会加大推进优化重组力度,但不是微观层面的具体指挥,而是介于宏观层面和微观层面之间的中观层面的积极推动。电信行业要围绕“改革发展、结构调整”两大主线进行。所谓改革发展,就是电信企业要建立完善的现代企业制度,结构调整说的是资源层面的整合。弱势企业整合或退出,这样才能提高国有经济的控制力和影响力。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曾剑秋:

  拆分联通操作有难度


  我一直不同意拆分联通,因为拆分联通理论上看好像没问题,但是两网还是存在大量的共享成本等问题,实际操作起来非常难。

  所以我提出“‘3+2’重组模式”:在中国现有基础电信业务领域形成2张“固话”牌照和3张“移动”牌照,将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重新融合形成新的中国电信,享有一张3G牌照;中国联通则与中国铁通合并形成新的中国联通,享有一张3G牌照;而中国移动合并中国卫通,享有一张3G牌照。

  中国电信市场改革的目的不是要使运营商之间形成势均力敌的竞争局面,但是打破垄断、形成市场的有序化竞争是电信业改革的方向。而“双寡头”竞争肯定不能形成有效竞争,我个人认为,“‘3+2’重组模式”可以建立相对有效的竞争局面,运营商之间的竞争也能更充分地调动起来。

  难点在哪

  信息产业部某专家:


  难题是用市场手段完成政府行为

  电信业重组不是简单的资产重组,而涉及到至少三个大问题,一个是在市场准入方面,要有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突破企业的经营限制,让固网运营商成为全业务运营主体;二是如何对强势运营商采用相应的约束手段;三是实现我们入世承诺,对外资全面开放电信市场。

  我认为电信重组最大的难题是如何用市场的手段完成政府行为。

  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通信信息所高级研究员张晶:


  最大的难题是人的问题

  我认为重组最大的难题是人的问题,无论采用何种重组方案,重组都避免不了分拆和融合,其中最大的问题是人的融合,包括由人带来的企业文化的融合。上一次电信业重组给中国网通带来的融合任务现在还在继续,网通内部的多次机构改革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实现人的融合。这一次重组,我建议各企业在人的分拆融合方面有预先的准备,不要因为这个原因延缓了企业发展的脚步。

  历史

  电信业大势合久必分


  中国电信业改革重组始于1994年中国联通的进入,从而在基础电信市场形成中国联通与邮电部的竞争态势,但是由于邮电部政企不分,竞争效果一直不太理想。

  1998年,电信行业实行政企分开,组建信息产业部,负责电信行业的监管。

  1999年,原邮电部副部长杨贤足入主中国联通。

  2000年,中国电信集团公司正式挂牌。

  原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移动局分拆出中国电信集团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简称“中国移动通信”)于2000年4月20日成立。

  2001年11月,国务院下发《关于印发电信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36号文件),指出要推进全业务经营,优化竞争格局,以营造公平、有效、有序的市场竞争环境为目标。随之而来的是中国电信业的再一次分拆重组。按照2002年的重组安排,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南北分拆,从形式上打破了固话领域的垄断。

  之后,中国电信业的分拆持续,建立中国卫通,重组中国网通,引入中国铁通,至此形成六家竞争的市场格局。

  通过这种大刀阔斧的改革重组,我国基础电信市场竞争得以快速形成。竞争促进了电信业务快速发展和普及、资费不断下降、业务种类日益繁多、服务质量极大改善。

  不过,新的不均衡也在移动通信替代效应这一电信消费大势的引领下到来。

  链接

  大唐移动否认与普天联手

  但专家称大唐需要“外援”


  国务院国资委日前发布了《2006年规划发展工作回顾及2007年重点工作思路》(简称《规划思路》),表示要开展重点行业中央企业布局和结构调整深化研究,将中央企业布局和结构调整落到实处。国资委称,在电信领域,要根据《中央企业“十一五”发展规划纲要(指引)》促进电信企业重组,优化市场竞争格局,延伸产业价值链。

  《思路》甫出,业内便传出消息,称普天集团希望向上海普天(600680,SH)增资,继而增加对大唐移动的持股比例,由普天集团终端事业部总裁鲍康荣负责普天集团和大唐移动重组谈判事宜。虽然该消息立即遭到了大唐移动方面的反驳,称资金问题“靠集团内部就可以解决”,但业内多认为,普天与大唐合作,对双方都有利。

  “随着电信技术的革新,整条电信产业链必然要重新整合,电信设备制造商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信息产业部通信政策研究所副总工程师陈金桥指出,大唐产品线比较单一,目前也缺乏现金流,“靠自我发展,自我积累,只会把自己的路越走越窄。”他表示,大唐比较现实的做法,应该是与其他厂商先进行产品的合作,然后可以考虑资本方面的合作。

  万方咨询研究总监付亮指出,“普天可以把大唐需要的人才、设备等以资本的方式注入大唐移动,毕竟普天是非常庞大的国企,大唐移动现在也需要这些支持。而这种做法也是国资委一直积极推动的,就是促成大型国有设备企业的资源整合,做大做强。“

  更有消息人士透露,“国字号设备厂家的合并是早晚的事情,包括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普天、大唐,可能都会走向整合。但普天的资产情况非常复杂,有三四十余个全资和控股公司,要整合并不容易。”

  数据

  中国电信、中国网通近两年财务情况一览

  公司 经营收入


  中国电信 2005年,达1693.1亿元。2006年上半年,为869.36亿元

  净利润

  2005年,净利润达到279.12亿元。2006年上半年,净利润为140.84亿元

  固话用户

  2005年固定电话主线达到2.1亿户,净增2345万户,比上年增加12.6%。2006年上半年,固定电话主线达到2.19亿户,净增862万户

  宽带用户

  2005年宽带用户达到2102万户,净增719万户,比上年增加51.9%。2006年上半年,宽带用户数达到2526万户,净增424万户。

  公司 经营收入

  中国网通 2005年,经营收入达到872.32亿元。2006年上半年,经营收入为431.81亿元

  净利润

  2005年,净利润达到138.88亿元。2006年上半年,净利润为58.15亿元,净利润率13.9%

  固话用户

  2005年,本地电话用户达到1.15亿户,实现6.7%的增长率,其中无线市话达到2734万户,比去年同期增长23.6%。2006年上半年,固话用户达到1.19亿元,其中固定电话8963.2万户,无线市话2978万户,分别比上年同期增长1.9%和14.1%。宽带用户

  2006上半年,网通宽带用户比上年同期增长28.6%,达到1350.6万户,宽带及互联网收入达53.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3.3%。

  专题策划:本报记者 熊浩

  专题撰文:本报记者 刘璐 汪小星
(责任编辑:水涨船高)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朱立军 | 文会国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