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科学频道 > 生科·医学

科学家围歼阿兹海默症 中国老处方成实验对象

  人类历经一个世纪的无计可施,对阿兹海默症的战斗终于在国际各大药厂的努力下现出曙光。据统计,目前已经有近10种药物进入最终研究阶段,可望在本世纪解开这个百年绝症之谜。

  向来冲劲十足的加拿大生物技术公司Neurochem的董事长法兰西斯柯·贝里克,近来总睡不好觉。

因为公司几个月前开始研发新药Alzhemed,而该药能否缓解阿兹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症”)即将见分晓。Alzhemed的临床实验将于2007年1月结束,成果可望在春天出炉。

  12年来,贝里克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这项被医药界视为最棘手的挑战之一上面,即如何防止阿兹海默症一点一滴地侵蚀大脑。这个病症目前无药可医,新药Alzhemed虽带来一些喜讯,但资料却不够充分。在2002年的一项研究中,它使9位病患的症状稳定了6个月,问题是,样本规模太小,这让许多专家存疑。

  据最近调查显示,在9位病患中,有4位在服药4年后,病况仍然稳定。贝里克说,所有完成实验的病患,都要求继续用药,这迹象令人振奋,“我原本预估只有三成会要求继续,结果却是100%,这实在太令人惊讶了!”

  阿兹海默症令老人和其子女闻之色变,据统计65岁以上每10人中就有一人罹患该病,而85岁以上每两人中就有一人会遭此折磨。它一般会在3~25年间将病患折磨至死。据估计,若一直提不出有效疗法,美国到2020年将有900万名阿兹海默症患者,2050年将高达1500万名,医疗成本达一万亿美元。

  无论Alzhemed是否有效,至少它代表科学家对抗阿兹海默症的百年苦战,终于出现正面大于负面的效果。目前处于临床阶段的新药有近60种,由美国厂商Myriad Genetics所研发的Flurizan,也已进入最后实验阶段,成果可望在2007年夏季分晓。美国惠氏药厂与礼来制药公司的新药,也将在今后几年推出,同样激起对抗绝症的一丝希望。加拿大麦吉尔大学高龄研究中心主任吉·高西尔说,“这是个崭新的时代。这些新药中,至少有些会有效,一旦能缓解症状,我们就能开启防治的大门。”

  高研究风险让投资人却步

  大量研究经费的涌入,使艾滋病在10年间,从绝症成为一种能被应付的疾病。科学家说,如果能增加研究经费,同样情况也会出现在阿兹海默症上。当然,无论任何疾病都能因研究经费增加获益。但面对阿兹海默症,有效治疗的必要性尤为紧迫。它是美国境内惟一一种死亡人数不降反增的重大疾病。

  治疗心脏病与癌症等常见杀手的新疗法不断问世,人的寿命越来越长,罹患阿兹海默症的几率也因此不断增加。据美国洛杉矶的最新报告,1998~2003年,当地死于心脏病的人减少29%,死于肺癌的减少19%,但死于阿兹海默症的居民却暴涨220%。

  到目前为止,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只批准了以辉瑞的Aricept为首的5种抗阿兹海默症药物。但这些药物只能缓和一些记忆力丧失的症状,有效期只有数月,而且仅对若干病患有效。由于成功率过低,直到不久前,无论是大型制药公司或投资者,都对投资这些研究丧失了兴趣。

  关键基因让谜团拨云见日

  1906年,在德国举行的一次医学会议上,巴伐利亚神经学家爱罗斯·阿兹海默博士首先介绍了对阿兹海默症的研究进展。一位妇女51岁那年因“发疯”接受治疗,5年后去世。他在解剖其大脑时,发现了许多粘稠的肿块以及纤维状纠结。在此之后,“痴呆症”首次被医界定为一种疾病,而并非一种神经病形式。之后,科学家一直在原地踏步,没有任何突破。

  直到1984年,科学家才终于了解,这些脑部肿块,由存在人体各处的一种名为“淀粉体”的蛋白质形成,“淀粉体理论”于是应运而生——淀粉体的不断累积,逐渐毁了脑细胞。

  在人的脑部,正常淀粉体长度为38~40个分子。但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科学家发现,出了差错的淀粉体由42个分子串成,称为“A-beta 42”。绝大多数阿兹海默症药物,都锁定“A-beta 42”,只是作用方式各不同。

  美国麻省总医院神经退化症研究所所长鲁道夫·谭兹所领导的团队,在这场科学家与百年绝症的斗争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1987年,他们发现一种在阿兹海默症病源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基因,破解了百年来一直笼罩着这个疾病的谜团。谭兹与同事艾西利·伊安·布希在“A-beta 42”开始累积前,用一种“清除剂”将它清出脑部。

  布希发现,人体内微量的锌、铜与铁能刺激淀粉体,形成板块。两人找到一种能去除老鼠脑中的这些金属、并降低淀粉体的化合物。两人随即与阿兹海默症先驱学者柯林·马斯特斯,在澳洲成立Prana生物实验室。

  该实验室2003年对36位病患进行了去除脑中金属的药物测试,成功降低了淀粉体含量。但是2005年4月,药品纯度出了问题,实验室被迫停止这项实验。之后,Prana展开另一种较安全的药物实验。后者成功通过了初步安全测试,于2005年12月在瑞典对80名病患展开临床实验。如果一切顺利,可望在5年内上市。

  神奇的中国古老药方

  保罗·艾森博士是美国乔治城大学医学院记忆失调研究中心主任,负责照顾约1000名阿兹海默症病患。该中心是美国第一流的阿兹海默症临床实验诊所,但他拿不出什么特效药来治疗他们。

  今天,艾森是本文开篇所提及的Alzhemed药效的首席调查员。他正在测试用中国的一种苔藓提炼制成的药。中国人用这种苔藓为病人退烧,已有2000多年历史。

  1999年,艾森获悉,中国医生20年来一直用被从苔藓里提炼出来的“石杉碱甲”来缓解阿兹海默症。石杉碱甲能改善患者记忆,却不会伤害肠胃。但最令艾森感兴趣的是,在老鼠的实验中,石杉碱甲能保护脑细胞,这是其他药物办不到的。艾森并不指望石杉碱甲或他测试中的任何其他新药,能成为世人盼望的灵丹妙药。

  今天的研究,目的在为日后的疗法奠基,希望有一天能从根本上防堵阿兹海默症的出现。美国波士顿妇女医院阿兹海默症临床实验主任雷莎·史波林博士说,“我希望我们能在20年内结束任务。我今年47岁,我相信,在退休以前,我能着手研究另一种疾病。”(陈晓夫)

(责任编辑:buyi)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海默 | 石杉 | 成果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