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IT-搜狐IT > 国内IT

风风火火李宏玮

  作者:徐龙建

  1995年硕士毕业后,李宏玮先是和战斗机打了5年交道。从2001年至今的这5年里,投资成为她生活的主题。

  每周二早上8点,GGV合伙人李宏玮会准时出现在上海的办公室里。按照惯例,GGV分布在中国上海、美国硅谷和新加坡三地办公室的合伙人例会将会持续整个一上午。

  康耐尔大学工学硕士毕业的李宏玮,在对新技术的判断上有自己的优势。加入GGV仅一年半时间,李宏玮就先后负责投资了东方般若、中国汽车网等5家公司。尽管已经成为GGV的合伙人,李宏玮对自己的上一任东家集富亚洲,甚至之前的摩根士丹利(香港),都怀有很深的感激。

  作为2001年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惟一一个得到摩根士丹利职位的MBA毕业生,2002年中旬,李宏玮加盟集富亚洲很大程度上却是因为“盛情难却”。“投资银行内部往往竞争多余合作。”李宏玮在摩根士丹利时每天甚至只能睡两个小时。不过这种“魔鬼训练”对初涉投资银行业的她却是一笔宝贵财富。

  愿赌不服输

  到2005年6月离开前,李宏玮在集富亚洲期间主要参与投资了大连海辉、兆日科技、新进半导体、APM(葵和精密电子)、美国公司Erlang、Codent和北京博动等7家公司。

  一个新人能得到这么多“操刀”的机会,李宏玮认为这主要得利于“老板”陈镇洪对自己的信任。一个可以作为例证的事实是,加盟GGV后,李宏玮依然出现在北京博动科技的董事会名单上(职位相应变成了“独立董事”)。

  这种信任感让她在选择离开时有些依依不舍。

  集富亚洲在中国的合作伙伴很多,GGV就是其中的一个。到李宏玮加入前,GGV和集富亚洲已共同投资过新进半导体、大连海辉和兆日科技等公司。

  实际上,GGV在2000年成立后不久就来到中国市场寻找机会。投资之外,单枪匹马的吴家麟另外一个工作是组建团队。

  2002年,李宏玮和吴家麟相识。

  祖籍湖南的吴家麟随后向李宏玮发出邀请。不过,李宏玮并未马上应允,她给出的理由是“希望陪伴这些公司顺利渡过初期阶段”。在李宏玮看来,“企业的成长一般都会经历风风雨雨,尤其在企业发展的初期,投资人的陪伴和主意很重要”。

  李宏玮当时常驻集富亚洲中国香港办公室,但其投资项目大都在中国内地,“这样跟创业者沟通的机会就很少,每次都是匆匆忙忙”。她希望跟创业者在一起的时间能多一点,“这样更容易明白企业的处境和需要提供的帮助”。

  由于频繁的“出入境”,李宏玮的护照甚至不到一年就要更换一次。当然,距离并不是她离开集富亚洲最主要的原因。相对于集富亚洲稍显保守的投资风格,GGV在看清方向后“放手一搏”的气魄才是吸引李宏玮最大的魅力所在。她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其实很简单,打牌的时候,如果整个局面对你更加有利时,你会不会追加赌注?GGV一定会”。

  抢先,占领

  东方般若是李宏玮加盟GGV后投资的第一家公司,东方般若总裁刘英魁对李宏玮的印象就是“风风火火”。“以前公司碰到什么问题一般要等到召开董事会的时候才提,后来她告诉我随时可以打电话沟通。”

  2005年9月,李宏玮代表GGV投资了方兴东的博客网(Bokee)。尽管现在饱受非议,但是从2002年8月成立后的三年时间里,博客网一直是行业翘楚——这也是李宏玮选择投资博客网的初衷。“互联网行业的诱惑太多,领导者很容易忘却自己安身立命的根本而迷失方向。”

  在决定投资博客网之初,李宏玮期望能“给他们5年时间证明自己”。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2005年11月吴家麟代表GGV投资中国博客网(Blogcn)后,李宏玮随即请辞了博客网的董事席位。

  此前一个月,李宏玮主导了对中国汽车网的首轮投资。中国汽车网是国内最早获得VC支持的汽车.com类型的企业之一。由于其在业界的影响和市场地位,中国汽车网融资前的估值已经“相当高”,不过李宏玮并未对此产生顾虑。中国汽车网获得融资后,汽车.com们开始受到VC的热情追捧(详见本刊2006年第36期封面文章《汽车.com》)。

  李宏玮颇为得意,“目前看来这至少证明自己的方向是正确的”。2006年8月,高盛领导向中国汽车网进行了第二轮共计2500万美元的投资,GGV、Farallon Capital跟投。至今,中国汽车网在汽车.com类型的公司里俨然已经成了老大。

  “如果大家都能看明白方向,那时可能已经没有机会了。”李宏玮这样解释自己的“抢先”战略,“其实VC投资时很大程度上靠感觉,这种‘感觉’有的人可能生而有之,有人则是后天的培养,需要在行业里摸爬滚打。”

  当然,感觉在促成快速决策的同时也潜伏了很多风险,比如博客网如今倍受争议的现状。

  “十分之一”的压力

  每一家公司的成长都是一个“夜长梦多”的过程。李宏玮说,“他们一般不打电话来,除非遇到了困难。”

  尽管投资的企业失败几乎是VC们不可绕过的一个障碍,但在偏重扩张期投资的GGV,投资组合的失败率被要求控制在“十分之一”以内。“所以我们的压力很大。”李宏玮透露,由于中国市场的初级特征,投资失败率“原则上可以宽限到十分之三左右”。

  不过对常驻上海办公室的李宏玮和符绩勋两位合伙人来说,这并非一个可以轻松的理由。“即便如此,我们自己要求任何一个项目的回报都不能为零。”李宏玮表示,“至少要有一倍的回报”。

  除了在国内负责判断、投资项目外,李宏玮和符绩勋还要对常驻美国硅谷的4个合伙人(Hany Nada、Scott Bonham、Joel Kellman、Glenn Solomon)考察的项目进行判断,当然也包括主要由吴家麟负责在新加坡投资的企业。对这种地跨三国、不同市场环境下的企业,要做出准确的判断谈何容易?

  “我们要同时掌握三地的信息。”不过李宏玮坚持认为这种全球同步决策的形式对降低投资风险有着重要意义。按照GGV内部的约定,对每一个拟投资企业的决策,7个合伙人每人都有“一票否决权”。

  目前为止,这种一票否决权在GGV并未被使用过。“因为每个项目在投票表决前,7个合伙人已经进行过比较充分的沟通。”实际上,尽管在三地设有办公室,GGV的7个合伙人在利益分配方面息息相关(详见本刊2006年第40期《符绩勋:贵在平等》)。这也是“一票否决权”更重要的意义所在——因为在“每个合伙人都投了钱进去”的前提下,对LP负责的同时也是在对自己负责。

  对团队成员在项目中花费的精力,GGV每个季度都会按照一定的指标进行评分,以此考核每个人的工作成绩。一些创投机构在单个企业退出后,合伙人团队即可获取一定的奖励。与之不同,“只有基金存续期结束后”,GGV创投团队才能拿到“奖金”。这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团队成员的稳定性。

  钟情外包

  从2006年开始,把注意力从TMT领域转移成为VC们的一个趋势。这种转移并不容易在短时间内完成,因为VC们自己也要经历一个学习的过程。

  李宏玮举例说,“制造业就包括很多领域,在这个行业进行投资就需要掌握相对丰富的资源。”

  GGV目前正打算从传媒行业招聘一位接触过大量制造企业的“资深人士”,负责这方面的投资。“只有接触面非常广才有可能掌握制造业里蕴藏的机会。我们准备提供一个副总裁的职位:副总裁可以独立运作项目。”

  截至2006年12月31日,GGV在中国投资的18家企业中(其中一个正在重组),最近完成的两项投资(“重庆的一个汽车零部件生产商”和一茶一坐)都属于传统行业。

  但制造业不是李宏玮考察的重点,她倾注更多心力的是外包领域。从文思创新开始,李宏玮看这个领域4年了,“很多行业的外包企业都考察过”。

  “我从来不会向同行询问。”李宏玮惯用的技巧是,利用工作之外的时间,陪他们的家人吃吃饭、聊聊天,因为“这样往往更容易知晓他们价值观一类的东西”。“吃吃喝喝”花去了李宏玮很多时间,尽管相对在摩根士丹利工作时的睡眠时间已经翻番,她目前每天也不过四五个小时。  

(责任编辑:水涨船高)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李宏 | 摩根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