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通信 > 国内电信

资费监管将推“上限”管理 专家称要确保公平

  电信资费实行“上限”管理,把资费制定权放手到企业,符合市场经济规律,有利于保障用户的利益,但只“管上不管下”也可能导致一些企业采取恶性价格竞争策略打击竞争对手。此时,监管部门要注意通过对占市场主导地位的企业加强监管,通过建立相关评估体系,合理判断和限制不正当竞争行为

  ■本报记者 陈丽容

  近日,信息产业部部长王旭东表示,2007年我国将研究制定资费上限管理评估方案和程序。

届时,我国电信资费有望实现“不管下限、只管上限”的“上限”管理。

  王旭东部长说,2007年要深化电信资费管理方式改革,逐步完善在政府宏观调控下主要由市场形成价格的机制是资费改革方向。

  “上限”管理,是政府为维护消费者利益,防止电信运营企业联手制定较高电信资费的一种监管政策。在此资费管理模式下,电信价格将在政府制定的最高定价之下,由市场形成。

  那么,“上限”管理对行业的健康发展究竟有利还是有弊?从监管层面说,如何才能平衡用户、企业、监管三者之间的关系,才能实现用户利益与企业效益协调可持续提高?针对此类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通信信息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马思宇。

  “上限”管理符合市场经济规律

  “政府之所以出台资费的上限管理是为了切实保障消费者利益,同时将市场价格制定权利放宽到市场,即由市场供需情况来确定电信产品的价格,这符合市场经济的规律。”马思宇研究员这样肯定表示,她认为“上限”管理有利于企业及时根据市场情况自主灵活调整商品价格,以适应市场变化提高自己的竞争实力,而政府逐渐淡出的直接价格制定,在某种程度上提高了企业市场运作的积极性。

  在国外,为保护消费者的权益,电信业务资费采取“上限”管理较多,其中根据合理报酬率制定的“上限”管理较为普遍,而我国管制机构已经展开了相应的测算工作,“预计2007年将要研究的制定资费上限管理评估方案和程序都会借鉴国外管制机构的相关检验基础上,结合我国实际国情而进行的。”马思宇说道。

  事实上,政府对电信业务资费的“上限”管理重心还是放在基础电信业务,对于增值业务的定价,企业相对具有较大的自主权。但是,“针对现有的国内各类资费业务套餐的推出,涉及的领域不再简单是移动话音业务,固定话音业务和数据业务也融入其中,随着各类套餐的设计的复杂,如何区分出每类业务的单价也是未来资费‘上限’管制的难点。”马思宇告诉记者。

  监管部门要确保市场公平竞争秩序的建立

  “应该说我国电信业务资费实行‘上限’管理是站在保护消费者角度上推出的,而从企业效益角度考虑的约束方面则不应该再放到政府电信管制范围之内。”马思宇表示,她认为,我国几家电信公司已经逐步走向上市融资的道路,他们的盈利情况要受广大股民和股东的监视,这些来自于市场的压力和监督是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的体现。

  未来随着WTO冲击,我国电信企业应具有独挡一面的能力,要切实地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特别是在市场竞争环境中,电信行业一定要考虑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应该注意避免恶性竞争带来产业的畸形发展。

  “如果遇到恶意扰乱市场秩序的恶性价格竞争,例如:电信企业的自主定价行为中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和扰乱市场的公平竞争秩序的垂直价格挤压、捆绑搭售等,以及通过差别定价的行为引起的对用户的价格歧视和限制用户选择权,还有以排挤竞争对手为目的,通过价格行为进行不正当竞争等等这类不正当竞争的行为,作为管制部门要及时出面管理,确保市场公平竞争秩序的建立。”马思宇说到。

  那么,为了市场健康发展,“上限”管理需要企业自律的同时,是否更需监管政策支撑?在电信资费监管中,政府的角色应该如何定位?

  “由于市场机制的作用,‘上限’管理作为保护消费权益的一项必要措施,在某项业务垄断或者某个企业处于垄断位置上作用较大。在市场自由竞争阶段,资费制定权利要放手到企业,让市场机制充分发挥作用,此时政府注意通过对占市场主导地位的企业的监管,通过建立相关评估体系,合理判断不正当行为,同时利用不正当竞争行为的适用的法律依据对企业进行管理。”马思宇如此表示。

  “对此,政府可采用‘事后管制’与‘事先管制’的办法”马思宇继续说道。她认为,首先要区分资费管制与不正常竞争管制两个概念,如果市场出现某些处于垄断地位的运营商以价格挤压等不正当行为进行掠夺市场,政府要实时进行干预,这是“事后管制”的一种方法。

  而“事先管制”,政府可以根据一定的方法测算判断出某类业务的社会平均水平,从而确定相应业务的最高资费水平,如果制定合理,从某种程度上也能达到优胜劣汰的目的,有利于提高整体行业的服务水平。但是具体到某个企业如何发挥自己的才智,获取成本最低所能抵达的价格水平并不能成为归制其他企业必须要达到相应水平,各家企业良莠不一,政府不能一刀切,并以此作为事先资费管制的基准。

  另外,企业始终是以盈利为目的,政府要善于利用市场调节作用进行监督,企业要生存就不应长期进行低于成本价格进行恶意竞争。

  政府可适时提出“下限”管理

  现在,随着政府对电信资费的管制逐步放松,“上限”管理也给业内带来新问题,如:“资费下限”有必要出台吗?

  所谓“下限”管理,就是政府设置资费的最低标准,企业不得以低于下限的价格发展业务,防止企业以低于成本的掠夺性价格进行恶性竞争,导致市场无序,国有资产流失。关于这个问题,马思宇认为,“上限”管理在一些发达国家的电信资费管制中采用得较为普遍,但不容忽视的是,这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价格战的“催化剂”,过度竞争随之而来的可能性也大为增加。

  “而政府实行资费管制是要达到避免国有资产流失的目的,因此,从这个角度考虑我国电信企业作为国有企业,过度价格竞争会导致国有资产流失,应该适时提出相应的‘下限’管制。”她还认为,面对现在基础电信业务进入成熟期,新业务同质竞争严重的现象,提出“下限”管理对行业正常发展可能更具有现实意义。

  当然,保护消费者权益也是政府的一大重要任务,“对那些与电信用户生活密切相关或者市场竞争不充分的电信业务,有必要采取‘上限’管理的思路,而对于市场竞争较为充分的电信业务,管制机构要对这些业务实行市场调节价管理,其价格由企业自主根据电信市场的发展情况自行确定。”马思宇说到。

  那么,从监管层面说,究竟应如何处理才能平衡用户、企业、监管三者之间的关系,才能实现用户利益与企业效益协调可持续提高?

  “从某种程度上监管部门更多地是考虑保障广大用户的利益,在发生不正当竞争行为时为维护市场秩序监管部门要维护公平竞争环境,维护企业合法权益。一句话总结:加强政策研究和监管,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努力为电信行业发展创造公平公正、有效有序的市场环境,让消费者享受更多更好的通信服务。”马思宇如此解释,她同时引用经济调节与通信清算司副司长祝军提出的三原则即:

  第一,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要充分利用市场机制,要尽可能利用市场无形的手调节电信资费;

  第二,政府代表全社会利益,制订资费政策既要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又要考虑企业的利益,要追求全社会利益的最大化,当前重点是要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第三,要进一步打破垄断,引入竞争,坚决制止一切妨碍公平竞争、排挤竞争对手的资费行为,鼓励有效、有序的竞争,要通过竞争促进企业改善服务,提高质量,降低成本,最终使老百姓能够用上物美价廉的通信服务。

(责任编辑:蔡强)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马思宇 | 王旭东 | 管理 | 资费 | 上限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