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通信 > 3G > 3G政策

电信重组与3G牌照悬念继续 联通分拆愈拖愈难

  联通分拆渐行渐难

  本刊记者 王虎/文

  信息产业部部长王旭东(王旭东新闻,王旭东说吧)近日的一番讲话,令关注中国电信业的人们大吃一惊。

  2006年12月28日,王旭东在全国信息产业工作会议上称,“2007年电信改革重点要以启动第三代移动通信(3G)发展为契机,优化电信市场竞争结构。

”市场普遍将此解读为,中国政府将在3G牌照发放前对电信运营商进行重组,赋予固话运营商移动牌照。盛传已久的“联通分拆”手术成为舆论讨论的焦点——分拆拥有两张移动牌照的中国联通,其C网(CDMA网络)售予中国电信,其G网(GSM网络)并入中国网通,重组后的三家运营商都拥有移动业务。

  王旭东同时透露,2007年将继续进行TD测试。这番话粉碎了市场关于2007年一季度将发放3G牌照的猜测。中国联通(香港交易所代码:0762)、中国网通(香港交易所代码:0906)股价分别下跌了8.4%和3.02%。而前一日,在市场普遍认为“3G即将发牌”的刺激下,中资电信股齐头并进,中国网通则更是大涨30.78%,创出2006年的最高价25.45港元;联通上涨7.955%,收于11.40港元;中国电信(香港交易所代码:0728)上涨5.962%,收于3.91港元;中移动(香港交易所代码:0941)也大涨3.12%。

  自2005年以来,几乎每一次关于重组与发牌的传闻,都会引起三家中资电信公司的股价剧烈波动;而与之相对,则是电信主管部门一直按兵不动,主管官员也对此类问题低调回避。就在20多天前,王旭东在香港参加世界电信展时,还曾在记者问及有关“联通分拆”的传闻时回应称:“到现在为止,我没有听到任何关于电信企业重组的消息,信息产业部也没有进行这方面的研究。”

  一位当时在场的信息产业部官员告诉记者,部长的话很有分寸——“‘没有听说’,不代表没有、也不代表有这个方案,但为市场留下了想象空间。”

  从国资委到信产部

  联通分拆和运营商重组,已是市场上徘徊了两年多的老话题,最早的推动力来自国资委。

  早在2004年四五月间,业界就已在酝酿各种版本的运营商整合重组传言。当时,固话业务被移动替代这一全球趋势在中国日趋明显,中国网通、中国电信两大固话商不断丢失市场份额,联通受累于C网包袱也欲振乏力;而中移动一枝独秀,市场份额和利润节节上升。至2004年底,国资委主导的联通分拆方案被提上议事日程。

  曾参与国资委方案的一位投资银行家向《财经》记者回忆,国资委当时认为,电信行业有四家大公司,数量过多;而且联通在GSM网与CDMA网间难以两全,中国电信、中国网通两大固话商业绩前景也不好,所以有意结合3G发牌制订重组方案,分拆联通是其中的重要内容。

  “方案”一经媒体披露,引发轩然大波。《财经》记者获悉,尽管国资委有意重组,信产部的态度当时却并不明朗;加之各省公司反对之声强烈,方案始终停留在讨论阶段。2005年1月27日,联通董事长常小兵(常小兵新闻,常小兵说吧)偕同总裁尚冰奔赴国资委进行商讨;翌日,国资委宣布“拆分中国联通是不实传言”。分拆联通之事就此搁置。

  不过,此后两年中,电信产业中“移动替代效应”愈演愈烈。2006年三季度的数据表明,在电信运营业新增业务收入和利润中,中移动占了约80%。与其形成对比的是,固话运营商越发步履艰难。表现在资本市场上,中移动一家的市值要比其他三家运营商之和还要高得多。信息产业部副部长奚国华(奚国华新闻,奚国华说吧)在一次公开讲话中明确指出,目前中国电信市场面临严重的竞争格局失衡问题。

  要解决这个问题,就是给固话运营商发放移动牌照,使他们也能分享移动市场的高速增长。随着3G发牌的讨论日渐升温,重组之议再起,拥有两张移动牌照但业务孱弱的联通,再次成为“动刀”的热门。而王旭东此时的讲话,显然被认为是第一次向市场传递了明确信号,“第三次电信重组”很可能将与“3G发牌”一起到来。

  愈拖愈难

  不过,今日的联通已与两年前大为不同,倘若分拆,阻力更大。

  中金公司一位分析师指出,近来联通财务结构不断改善,负债率在下降;两税合一后,联通的所得税率将由33%下调至25%,这会进一步改善联通的现金流,“这些利好只会加大分拆的难度。”

  银河证券分析师王国平称,根据联通2006年前三季度的报告,一直被视为沉重包袱的C网,用户发展重拾升势,费用控制得当,2006年可望获得首次年度盈利。“这样的情况下,联通还会把C网当作包袱甩吗?”

  多位分析师都指出,分拆成本亦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大问题。主管部门之所以在3G发牌前夕重提重组之议,也是担心发牌后引发网络重复建设。但有分析师指出,分拆过程本身成本就很高,以前在企业内部隐性消化的坏账烂账都会显性化,分拆后的重整也需要长久的成本支出安排。据银行证券分析师王国平的估算,分拆产生的显性成本和隐性成本,大约会达到300亿-500亿元人民币——“谁能保证分拆后会比现在好?”

  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巨额分拆成本由谁负担的问题。一家外资投资银行分析师称,按照以往特大型国有企业(包括银行)重组的惯例,重组成本最后都由政府埋单;但这次重组会涉及三家在海外上市的公司,政府愿不愿意埋单、如何埋单,都成为大问题。“若政府愿意埋单,一切都好办,若政府不愿意,而由市场来选择,买家和卖家是否还有重组动力呢?想想看,花几百亿,大可以建一张新网。”

  另外,多位业界观察人士也强调,分拆还涉及特大型国有企业复杂的人事权和管理权安排,一个分成两个比较容易,而三个合并成两个就比较难。所以综合起来看,若指望分拆来解决固网牌照问题,或许难度要比想象的大得多。

  一位分析人士称,应给出市场化解决办法。例如,应该给固网发新牌照,竞争之下,联通就有可能把负债率非常高的C网卖掉,“这是市场选择”。

  联通对分拆传言一概不予回应。一位接近联通管理层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目前联通的经营在持续改善,肯定是能拖就拖,拖是最好的战术。“分拆不仅是资产、网络那么简单,还关系到人事权、管理权等更复杂的东西,即使经过多年整合,也未必能达到预期效果。所以,即使要拆,也只会越来越难。”

  中国电信业1998年启动的第一次重组旨在打破垄断,第二次与第三次重组,则有了更多在几家电信公司间“搞平衡”的意味。业界普遍认为,市场竞争的结果就是优胜劣汰,如果政府始终不愿放弃对企业和市场的控制,中国电信企业将只能成为一场人为竞争游戏里的棋子。

  3G牌照再等TD一年

  王旭东在会上还称,中国发展3G的条件已基本成熟,2007年要继续做好3G“中国标准”TD-SCDMA规模网络技术应用试验,确保3G发展平稳起步。

  这与多位业内人士的判断相符。《财经》记者获悉,TD测试在2007年将继续扩大试验,第一批选择城市将会是六个奥运协办城市(天津、上海、青岛、秦皇岛、沈阳、香港),然后陆续扩大到其他城市。

  来自TD测试前沿的消息称,目前的测试仅限于话音和一些简单的数据业务,而手机电视、手机上网、互动等高级应用技术并未加载。该测试阶段将于2月底结束,下一阶段将于3月另行部署。

  进展至此,关于下一阶段TD测试的主导运营商也在渐渐明朗。据接近中移动的一位消息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尽管目前中移动、中国电信、中国网通三家运营商都在进行TD测试,但下一阶段(2007年3月后)TD扩大测试的主导运营商将是中移动。

  他还透露,中移动主导的测试将以一年为期,在此期间,政府不会考虑3G牌照问题。业内观察人士分析,这意味着两重含义:其一,在TD测试完成之前不会发放3G牌照,以确保TD标准获得充分的测试时间和组网运营经验;其二,3G牌照发放时间最早将推迟到明年一季度。

  这无疑给业内的期望兜头泼了一盆凉水。根据国家发改委和信息产业部多位权威官员在不同场合的表述,中国将在2008年北京奥运提供3G服务,业内多以此来推算3G牌照的发放时间表。

  据业界早前的推算,在3G正式商用前,必须有18个月到24个月的网络建设、升级、测试等预备期;也就是说,根据北京奥运的时间约束,3G牌照最迟也应在2007年一季度发放。而最新安排,则足以使这个时间推迟了一年。

  按照最乐观的预期,从发牌照到实际商用只有短短六个月时间,大大低于业界给出的18个月的推测。其实2005年12月4日王旭东在香港参加世界电信展时,也已回答了这个问题:3G和2G不同,不需要全程全网,而且中国已经进行了几轮技术实验,因而也就不需要两年时间那么长。

  中国社科院一位参与信息产业部电信规划的专家告诉《财经》记者,目前政府的前期准备已经差不多了,关于频率、资费、漫游、结算等规划都已做好了方案,只等最后决定后再简单调整即可,“时间不是最大的障碍”。

(责任编辑:苏昌茂)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3G牌照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