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通信 > 国内电信 > 诚信立责任 和谐筑未来 > 企业责任专家谈

何力:企业社会责任双面观

  无论大家信与不信,我们都处于经济理性的世界里,这个世界里大多数起主导作用的就是经济理性的东西,这也构成了我们市场社会所谓的基本价值观的基础。

  当然,从历史到现在,一直就有人对经济理性进行不断的外省和自省,省的最登峰造极的可能是比尔盖茨、卡罗基、巴非特等等,但李嘉诚先生做的不是很漂亮,要么全捐、要么不捐,最后捐了三分之一。

  在这样一个我们被称为经济社会的里边,我们一个又一个个体总是要不断的要问一个问题,一个有活力的、民主的社会,企业活动应该处于一个怎样的地位,商业企业应该处于怎样的地位。

  我们今天这个的背景,有人讲到了商业或者企业的力量是不是过分了,在过去20年的中国经济的快速成长中。事实上也有很多人提出这样的问题,比如有人说政府在某种程度上是不是已经成为一些企业的全资子公司了,或者说某些企业的出纳了呢?

  其实,中国的社会发展进程具有某些不均衡性,因为企业的这种魔力或者企业基于市场价值体系权利的膨胀,最终带来的也是意识形态,应该说资本的意识形态或者说市场观的这样一个意识形态。

  在这个权利的膨胀过程之中,如果一个社会是均衡的话,他这个权利的膨胀一定包含了对于部分公共权利的转移,因为一个社会是由个体构成的,个体是由家庭构成的,这是孙老师说的。这个过程中个人权利和公共权利是有边界的。企业的膨胀中确实有很多把公众权利转移到企业的社会现象。

  其实在中国当然也有其他的不足,我们可能在今天这样一个背景下更多的是看到了企业或者商业力量的过渡,但其实也还有比商业力量更糟的力量的过渡的情况依然存在。也就是说在很多时候也许商业力量应该发挥的合理作用还没有发挥到他应有的那个位置,这样的情形也是比较普遍的,这两种情形是并存的,所以我认为我们对商业态度的应该是宽容的、平等的态度,就是说政府的力量、商业的力量、知识的力量、媒体的力量、公众的力量,从血统上似乎不好讲谁更高贵或者是谁更低下。这是一个缘起。

  我对企业社会责任的理解。当代企业社会责任的理解,我们不要讲镀金年代,就是美国30年代以后的企业社会责任,因为那个时候更多的是个人的一种道德上的自省或者是反省,我理解当代企业社会责任的缘起有几个基本的要素:

  第一,其实是全球化所带来的产业转移。因为当代企业社会责任的主要提出是在美国社会,美国社会到20世纪的后半期面临的一个核心问题他们的企业社会责任最关心的问题就是解雇人。解雇人这件事情毫无疑问是随着全球化美国公司的产业转移,耐克更多的放到了中国、印尼这些地方生产,一双5美元左右成本的耐克鞋卖到100、150美元等等。这是一个要素,导致了失业或者本土产业的情况,所以美国提出企业社会责任。

  第二,由于新经济和新技术的发展导致了劳动生产率空前的提升。劳动生产率空前的提升,新一轮财富聚集的过程之中又出现了新的不平衡或者原有的不平衡又加剧了,这样的两个背景其实是由于美国社会他们叫企业社会责任的缘起了。

  其实,因为企业社会责任不是一个新的概念,是企业具有相应的责任,只不过去我们理解的企业责任仅仅限于有限责任公司,因为要有资本金开办生意,你所承担的责任是在资本金范围内承担的对股东、对员工、对客户的有限责任。

  我们今天谈论的企业社会责任实际上是在企业有限责任基础上的一个企业责任的扩大化运动,在美国也称为企业社会责任的运用。在1997年的时候,像耐克这样的公司他们率先提出要消灭恶劣的工厂环境,要彻底消灭童工的现象,因为这些都是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和产品,就像这次谈到的富士康这家企业,其实苹果公司也有和富士康相关的约束和相应的代工条件,就是因为苹果就是也是在美国参与到企业社会责任运动中的企业。

  发展到一个顶峰的时期,我查了一下资料,大概是2001年还是之前的时候,财富五百强的企业成立了一个全美的组织,叫做企业关注社会责任委员会。这个是美国当代的关于企业社会责任的崛起,中国有这样的一个背景,当然中国还有自身的特性。

  关于企业社会责任目前其实是有两种不同的认识,核心来讲是哪来种认识呢?一种认识就是认为,因为从市场法则、从经济理性、从市场经济最基础的概念来讲,企业就是要追求利润的最大化。

  当然,自从有了市场经济制度,人们就从来没有停止过试图对这个制度进行调整、进行修订,其实企业社会责任应该说也是这些无数的调整和修订之一。

  为什么我说的是有两种基本认识呢?一种就是说,既然企业的核心目的还是要追求利润最大化,追求利润最大化和他所承担的相应的社会责任,因为企业承担社会责任是需要付出成本的,究竟是可协调的问题还是不可协调的问题?也就是说当那些企业在电视上、报纸上大谈他们的核心理念,其实核心责任是追求人类进步的时候,这句话究竟是可信还是不可信?

  两种观点,一种认为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和他们追求承担社会责任是可协调的,很多企业家其实是持这样的立场的,就不一一举例了,有很多这样的企业家,而且很多企业家还认为,如果企业不是追求利润最大化,而是关心员工的福利等等,最终提高利润应该不困难。也就是说追求利润和社会责任是不矛盾的,中国的企业也有类似的看法,包括一些很知名的企业。

  因为我们搞过一个中国最受尊重企业的评选,事后我们拜访过一些获奖的企业,有一个在中国非常有名的企业家,他跟我谈论说他为什么思考社会责任呢?

  他说有七个理由,应该他是中国最顶尖的企业了,这个企业家也是。这七个理解我们可以看看,他认为,实际上我关心社会责任这个事最终还是关心我们企业的成长、我们企业的利润。比如,说为什么关心企业社会责任呢?是因为有政府法规的制约在不断的增加,各种各样的环保、排放等等。还有社会期盼的压力,刚才大家很多人的发言都是在围绕社会对企业期盼的压力。另外,企业自己的道德良心,跟企业家自身的状况有关系,因为道德主要是自律的事情。第四,企业成长中还有成本压力,所以实际上采用环境友好的新技术和可持续发展的新技术,对自己缓解压力也是很好的。第五,同行的压力,这也是要思考的。第六,这也是企业本身的一个很重要的营销战略,因为一个有比较好的社会形象的企业,和他的品牌、和他的利润就会产生某种的关系,因为大家总是希望买一个良心公司的产品。第七,企业履行更多的社会责任本身其实也是一种商业机会,举到丰田非常致力于缓和能源和混合动力车这样的项目,花了大量的金钱,对环保很有利的一件事,但是反过来他说对丰田来说这是多么大的机会啊,因为一旦有一天石油价格涨到非常高的时候。这是企业界普遍的认知,我所能收集到的在这里做一个介绍。

  所以他们的一个基本观点就是说,善待雇员、服务社区、环保可以成为提升利润的新方法,当然这其实确实是对原先的一个纯的市场观或者纯的资本主义的挑战,也提升了企业,他们称为叫营运的基准。我在这儿理解,因为如果企业采用这样的营运基线的话,至少我们抨击的血汗工厂中的血是没有了,虽然汗依然很多。我们身为公司的白领可能也会感到血确实不流了,但是汗可能越流越多。

  还有一种认识,对这个原则实际上是持怀疑态度的,主要的代表人物应该是尼尔顿•弗里德曼,他的看法是这个矛盾是不可协调的,这个挑战几乎是不可战胜的。当企业的利润和企业的社会责任真正发生冲突的时候,企业会做什么样的选择呢?特别是比如当经济不好的时候,公司难道不会财源吗?当企业接近亏损的时候还会广泛的开展公益或者慈善行为吗?等等。关于公益和慈善这个有时间再讨论,因为其实也存在着很多认识,比如很多企业对公益活动的理解,仅仅理解成捐钱,其实当代的公益活动的实质是企业如何用自己的商业技能服务于社会,这个可以有时间再讨论。

  悲观的人,比如刚刚举例说当今全世界所有公司的环保意识似乎都在提升,但这是企业自己反省或者说自己觉悟或者愿意承担社会责任的结果呢,还是由于公众的压力转化为监管措施的结果呢?比如现在的石油公司都在大谈可持续发展这样的理念。

  总的来讲应该说是有这样两种观点,悲观的人认为,所谓把追求利润和追求社会责任两件事情并存或者统一起来的想法是一种幻想,他们说因为这有悖市场经济的本质,他们甚至更刻薄地说,所谓利润就是剥削产生者。

  我想有一个基本的结论,因为我们每个社会都会涉及到一个大的话题,就是理想与现实的关系问题,毫无疑问,一个理想中的纯的百分之百的理想社会可能是不存在的。礼拜一的时候我们开全体干部会,我给大家发言就是总结富士康事件对我们媒体的十个启示的时候,当然我们更多的启示其实都是指向自身的,就是我们作为一个媒体应该在未来的报道和我们的工作中应该注意到什么。

  最后,我谈了理想与现实的关系问题,我就讲了一句话,我说《少林寺》电影中有一句话,叫做“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如果我们这样处理现实和理想是不妥的,一方面理想佛祖在,一方面酒也没耽误喝、肉也没耽误吃,可能就有问题了。

  所以,我们认为比较理想的处理“大米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就是说我们不能饿死,在我们今天的小康社会可能是过分的要求,但是再好一点的公司、再好一点的人也可以做到“肉心中过,佛祖心中留”,但是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有点过分了。我觉得今天的环境和条件下其实还是有协调和改善的可能。

  我所提出的改善的路径不限于企业自身的责任意识,因为企业自身的责任更多的是在道德层面,我想我们今天应该把它从一个道德层面还要上升到政治、法律、制度这样的一个层面,我们不单单的去指望开明的企业领袖,还主动的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我们要想办法阻止企业向更广泛的社会领域去渗透。

  因为一个真正好的企业社会责任的运动,将最终改变的不仅仅是企业家自己的道德良心,还包括整个社会的经济、政治、社会环境,包括一些宏观经济政策,包括我们的税收安排,包括法律上的监管和一些制度安排,等等这样一些。所以我认为企业社会责任和企业追求利润这两者之间是可协调的,但是这个协调的过程中单靠企业不够,还要靠政府、社会、媒体和公众的参与。

(责任编辑:张笑)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精彩推荐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企业 | 社会 | 社会责任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搜狐招商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