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通信 > 国内电信 > 诚信立责任 和谐筑未来 > 尽人之性

西部发展 中国移动网络扶贫显成效

  【手记】

  这是一个被称之为“地球村”的时代,“数字”被赋予了极特殊的含义!

  这是一个被定义为“信息化”的社会,“网络”成为生存竞争的代名词!

  然而,正是“数字”,在推进社会财富以几何级数加速积累的同时,极大地加深了贫穷和富裕的鸿沟;正是“网络”,在虚拟了人类情感的同时,却实化了文明与落后的距离!

  因之,在现代民主政治的基本内涵中,增添了一个全新名词:创建公平信息社会;在事关中华民族复兴的西部大开发中,呼唤着一项德政工程:“信息脱贫”。

  这是市场农业的基础要求,是构筑和谐社会的基石。

  在完全市场经济的社会,毫无疑问,这是政府的责任。但现实的国情是,一方面是时不我待的西部大开发,一方面是尚处于转轨时期的中国。

  也正因如此,让我们一起去感悟中国移动通信“企业公民”的理念与实践!

  西部,遥远的西部。

  热带雨林的马帮,戈壁滩上的驼铃,蜀道寒风里的山歌,烟雨三峡的啼猿……如果说这一切都曾经是荒凉、封闭或孤寂的象征。那么,现在却展现出它的另一面:老山深处的红花绿草,纷纷变成票子,鼓起了千千万万各民族农民群众腰包。

  从贫穷到富裕,从封闭到开放,从落后到文明,这缘于中国移动通信的“村村通”工程。

  日前,记者在川、渝、甘踏访。火热的季节,但感受更深的是中国移动通信火热的“网络扶贫”之情。

  沧海横流,方显“优秀企业公民”本色

  传统经济学如此定义“企业”――以利润最大化为目的的经济组织;而中国移动通信这样为自己定位――在追求自身发展速度的同时,更加关注企业经济发展的社会指标和环保指标,做“优秀企业公民”。

  在中国移动通信,这不仅是一种理念,更是一种实践!

  【新闻背景之一】 四川省实施“村村通”工程前,共有12495个行政村未通电话,是全国未通电话村最多的省,占全国未通村总数的16.7%,占四川省行政村总数的22.71%。这些乡镇,均为省级或国家级贫困乡。

  【新闻背景之二】 国家扶贫重点县巫溪县,位于重庆市最东北端,地处巫山山脉腹地,山脊海拔1500至2000米,全县52个乡镇,面积4026平方公里,50万人口。1994年始甩开“摇把子”;但到2003年为止,电话普及率仅5.8%,基本与外界处于隔绝状态……由于地广人稀、山高路险,架设有线电话必须依山而行,不仅架设成本、维护成本非常大,而且架设几十公里的光缆线路只能安装几十部甚至几部电话,固定通信企业根本无力承担由此产生的巨大亏损。

  信息贫困是最大的贫困!实施网络扶贫,消弭“数字鸿沟”,让西部地区每一位农民都公平地享受到高质量的现代通信服务,随之成为中国移动通信的第一选择。2000年以来,中国移动通信累计在西部12省投资3500多亿元。

  在此基础上,按照国务院的规定和信息产业部统一部署,一场如火如荼的通信“网络扶贫”工程在西部迅速展开。

  中国移动通信重庆公司于2003年投入1.4亿元进行“网络扶贫”,累计建设243个GSM基站,覆盖了404个未通电话村,全市农村电信村通率达95%。2005年4月,中国移动通信重庆公司全面启动“村村通”工程。

  中国移动四川公司1999年自筹资金2000万元新建10余个基站,率先解决了九寨沟和卧龙国家熊猫自然保护区的移动通信。2004年正式启动并承担了全省6112个村的“村村通”工程,占四川“村村通”工程总量的95%。

  甘肃地广人稀,境内70%为戈壁、沙漠、深谷、大山,每平方公里低于10人的区域比比皆是,肃北县人口密度仅0.2人/平方公里。同沿海省份相比,建一个基站的平均造价高出20%~30%。因地貌复杂,单位基站有效覆盖面积仅为沿海省份的1/8~1/4,覆盖有效人群数不到沿海省份的15%。然而,中国移动通信甘肃公司没丝毫迟疑,因地制宜采取了先主后次、先易后难、平衡推进的网络建设方式。

  在西部投巨资建基站,短期少有、甚至可能没回报。毫无疑问,这一切都出自中国移动通信高度的社会责任感。而其在施工现场感人至深的点点滴滴,则映射出他们对西部广大农民群众的真感实情。

  【新闻聚焦之一】 2001年7月的一天,为给盐源县境内的牦牛山基站选址,公司员工马志伟等一行10人经6个多小时艰难跋涉,爬上海拔5000多米的山顶时,突遇大雾冰雹,下山时迷了路,在原始森林中辗转了整整一天一夜,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当他们在当地武警战士和老乡的帮助下走下山时,饥困交迫,个个被山蚂蟥咬得体无完肤,人都变了形,在场的人无不落泪。

  【新闻聚焦之二】 巫山金坪乡的一个移动通信基站选定建在山顶。山上没路,施工人员硬是用柴刀“砍”出一条小径,两边依然是茂密的草丛和树林,不时有带刺的藤条钩挂衣裤,用手去扯,一不留神就会被刺伤。上山道路最陡峭的地段有80度,往山上运送设备和材料的施工人员用一种独特的方法“攀登”:由于坡陡,只能用背篼运送,背篼里起码有50多公斤的材料;由于坡陡,中途无法放下背篼稍作休息,于是就只能用一条木棍撑住背篼形成“三条腿”……

  两年内,中国移动通信四川公司将克服诸多困难投资数十亿元完成“村村通”工程。

  截至2004年底,已完成一期建设,并一举解决了全省171个乡、224个偏远行政村通信难的问题。

  2005年1至4月,正在进行的二期工程已完成1340个村的通信问题,年底将有3900多个偏远行政村彻底告别不能打电话的日子,这将从根本上改变目前四川农村信息化建设滞后的局面。

  【新闻同期声之一】 要单从投入产出的价值论来看,这肯定是得不偿失的。巫山在“网络扶贫”工程中建设的14个基站的寿命不过7年左右,7年后又要更新换代,而在这7年内要收回投资成本或产生利润根本就不可能。更何况还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对各基站维护和抢修。但帐不能如此算,我们的目的就是帮助贫困山区的人们尽快走出大山、摆脱贫困。

  ――中国移动通信巫山县分公司经理刘长润

  【新闻同期声之二】 中国移动通信四川公司成立以来,加快四川、特别是“三州”地区通信建设,为民族地区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做出了积极贡献。省委、省政府感谢你们、“三州”人民感谢你们!

  ――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

  【记者点评】 一句“账不能如此算”,一句“人民感谢你们”,这足以为中国移动通信的“优秀企业公民”做了最好的注脚!

  “信息脱贫”,西部农民实现致富“撑杆跳”

  “信号”就是市场!中国移动通信的“村村通”工程,缩小了西部城乡的“数字鸿沟”,使之迅速由“信息脱贫”走向“经济脱贫”。

  首先,“村村通”架起了一座脱贫致富的“信息金桥”。

  【新闻背景之三】 野茶乡位于奉节县山区腹地,距新县城76公里,辖5个村,面积约34.1平方公里,全乡9680余人,人均收入1250元左右,只有一条缠绕在连绵群山山腰的山路,蜿蜒绵长地维系着贫困山区与山外的联系。

  2005年7月,“网络扶贫”工程野茶乡基站开通。开通前,全乡共有移动电话用户16个,绝大多数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因为这里移动通信信号无法穿透大山的层层阻隔,手机基本处于关停状态;固定电话17门,政府机关仅1门,通信联络十分不便。然而基站开通后短短一个月,由于移动电话信号覆盖率有了质的飞跃,甚至可以覆盖渝巴路和奉节的另外两个乡,使用移动电话的飙升至360户,占全乡总户数的15%。

  野茶乡“兔比人多”,饲养长毛兔是特色产业,过去养殖户因信息不灵吃亏是家常便饭。对“村村通”前后的变化,养殖专业大户老周深有体会:“全乡有60个专业户,每年剪优质兔毛10来吨,以前不晓得外面行情,经常被别人吃‘麻麻鱼’。有一回,来收兔毛的‘老板'给的价和后来别人从山外带信回来的价,每公斤差了2块多,那一次我42公斤兔毛就少卖了100多块钱。现在基站开通了,打个电话就晓得外面的行情,再也‘麻'不倒我了”。

  巫山县的山民过去卖一头猪,必须先到镇上打探行情,往返需两三天。移动通信网络开通后,花两毛钱打个电话一问就成,将自家的猪拉到镇上买,每头多收入100多元;在外打工的村民过去与家里联系,全靠写信,大约半个月才能收到,一往返就一个多月,现在有了移动通信,五毛钱的通话就解决问题。如此种种,当地百姓形象地呼之为“两毛钱换来上百元”、“五毛钱买到一个月”。

  在巴渝大地“信息脱贫”日趋深入的同时,一片片“信息绿州”呈现在陇上农村,敦煌南湖乡短短3年出现了万亩葡萄园;张掖利用信息便利广建农村风情园,做活了农村旅游产业。兰州的百合、陇南的茶叶、东乡的土豆、天水的花牛苹果、武威的甘草、临夏的花椒都走出了大山。

  【新闻聚焦之三】 定西鸡川乡是著名的药乡,当归、党参等200多种中药材远近闻名,但前两年种药材的越来越少。药农王顺喜说:“鸡川山大沟深,信息闭塞,每年都有大量药材因销路不好卖不出去。即使卖了,也卖不上好价。大家都外出打工,不种药了”。“村村通”后,王顺喜靠一部移动手机顺利为自家的药材找到“婆家”,当年收入2万多元。这一消息很快在传开,乡亲们纷纷回乡种起药材。现在,王顺喜村的药材种植面积翻了几番,远销陕、豫、鲁、冀等地。

  【新闻聚焦之四】 王二娃是天水市武山县的一名靠菜农,以前因信息不通,种了菜坐等客户上门收,价格低不说,量还上不去,现在移动网络使他的腰杆挺了起来,哪里价高,一个电话就知道。

  【新闻聚焦之五】 陇南成县的王老太年过5旬,有一手竹篾编筐的好手艺,一部商务IP电话,使她编的各种箩筐成了紧俏货。一说起来,老太太就连夸移动通信好。

  【新闻同期声之三】 当前,解决“三农”问题的首要前提是实现“三通”——路通、电通、信息通,其中信息通是重中之重,加强农村信息化建设是我们根本解决“三农”问题的必然选择。

  ――全国政协委员、致公党中央常委邱国义“农村信息化专题调研组调研报告”

  如果说,移动“村村通”工程“点草是金”,给西部广大农民群众带来了无限商机。但从长远而言,更重要的在于它加速了西部地区农村产业结构的调整,实现了脱贫致富“撑杆跳”,激活了农村经济。

  【新闻聚焦之六】2005年3月1日,针对广大农民群众的信息需求,中国移动通信四川公司推出“农村经济信息网”。该业务是利用中国移动通信强大的通信网络和短信业务平台,联合四川日报、四川农村报等新闻媒体为广大农民提供的一项移动信息服务,可为广大农民即时提供诸如致富门路、良种良法、庄稼医院、动物医院、粮油副食、市场行情、劳动就业、政策法律等21类具有较强针对性的农村经济信息。

  【新闻聚焦之七】 万州区高梁镇葵花片区地处偏僻山乡,坡陡沟多,只能种些杂粮,经济价值不高,当地农民大多处于贫困线下。2004年春,中国移动通信万州分公司将该地列入“网络扶贫”规划中,并很快建好了“三义基站”,结束了该地长期电话不通、信息不灵的落后状态。当地农民利用移动电话在广泛收集的各种信息中作出了调整产业结构的重要抉择——走中药材产业化之路,种植了2000亩佛手、5000亩木瓜、800亩大枣、1000亩薄荷、2500亩山葵等经济价值较高的中药材,总量超过1万亩。

  同属老、少、边、穷典型贫困山区的万州区白土、普子、长滩乡联合成立了“茯苓种植协会”,将山民组织起来共同种植贵重药材茯苓,并提供生产资料和种植技术以及加工、制作、销售等一条龙服务。截至2005年上半年,协会种植农户平均亩产2000公斤,首季总产量突破100吨,首批茯苓已销往北京、上海等地,可为种植农户带来60多万元的收益。目前,该协会正向国家商标局申请“人头寨”牌注册商标,销售网络将辐射到全国各地。

  与此同时,中国移动通信“村村通”工程还为西部农民搭建了一条赴东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打工创业的“就业信息高速”。

  重庆万州区地宝乡属典型的丘陵地带,人均耕地不足3分,许多农民耕作一年也难填饱肚子。于是,该乡把劳务输出列入重要工作来抓,由于中国移动通信万州分公司在“网络扶贫”中开通了一个基站,信号很强,与外界联络畅通无阻,该乡年输出劳动力达2000多人次,劳务收入达980多万元,占全乡农民总收入的27%,近300户农民通过劳务输出摘掉了贫困帽子。乡党委书记蒲云春十分感慨:“是移动通信为劳务输出架起了金桥!”

  【新闻同期声之四】 重庆移动,扶贫为重;网络覆盖,助农实在。

  ――万州新民谣

  【记者点评】 贫困地区之所以贫困,很大程度上就是信息不通,长期与外界隔绝,市场经济信息,社会发展的文明成果,无法在贫困地区落地生根。因此,要实现“经济脱贫”,首先必须实现“信息脱贫”。

  中国移动通信的“村村通”工程,在最短的时间内给贫困地区的广大农民群众带来了看得见、摸得着的经济效益,让老山深外的红花绿草摇身一变为硬梆梆的票子,这比什么都实在,是最现实的密切党和政府与农民群众的血肉关系强烈,利在农民,功在社会!

  共建和谐,西部盛开民族团结之花

  【新闻背景之四】 四川,一个多民族聚居的西部内陆大省,境内甘孜藏族自治州、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和凉山彝族自治州地处川西高原,平均海拔3000多米,面积30余万平方公里,占全川三分之二,生活着近600万藏、羌、彝等少数民族,自然条件恶劣,经济条件落后。

  “村村通”工程实施前,甘孜、阿坝、凉山三州还有486个乡镇不通电话。

  九寨沟的旖旎风光,对偶尔驻足的游客来说无异人间天堂,用藏语来说,就是世人向往的“香巴拉”。

  但对长期居住在四川“三州”偏远地区的少数民族群众而言,却是别样感受,恶劣的自然条件、落后的交通和通信严重阻碍了他们的生存和发展,“三州”各族群众强烈期盼拥有一个能与外界畅通、高效联系的通信网络。

  为造福兄弟民族,2002年底中国移动通信四川公司投资1.8亿启动了“九寨沟环线移动通信工程”建设。施工中,广大员工克服高原严寒、气候恶劣等重重困难,8个月建成光缆1900多公里、基站120个,实现了对沿线13个县、86个乡镇、600多个行政村、交通干线和重点旅游景区的有效覆盖。

  同时,在阿坝州茂县南店坡村,建成全国藏族自治州中的第一个移动电话村。

  电话开通当天,当地藏族群众亲切拉着施工人员的手说:“谢谢你们,你们架起了一道彩虹,让我们离‘香巴拉’更近了!”

  九寨沟环线等风景区移动电话的开通,不仅给当地群众生产生活带来了方便,同时对促进民族地区旅游业发展、拉动地方经济增长起到了积极促进作用。仅2004年“十一”黄金周,阿坝州就接待游客31.1万人次,旅游收入2.18亿元。

  今天,在川藏高原的蓝天白云之下,不少藏族牧民的腰间,除了传统的腰刀,又多了一个缝制精美的红布兜,兜里装的是手机,它与腰刀一起成为牧民们的最爱。而川西高原随处可见的移动通信铁塔,仿佛在向人们默默地述说:“香巴拉”并不遥远。

  【新闻同期声之五】 如今,我们这个“三无乡”(无电、无通信、无公路)的老百姓终于用上了先进的卫星电话,这下信息通了,我们的花椒、核桃、苹果与玉米销路有了,群众致富有盼头了!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潘安乡党委书记 牛先文

  【新闻聚焦之八】 阿坝州汶川县芤山村芤山村盛产水果和蔬菜,过去电话不通,每逢收获季节,村民们都得开着拖拉机跑二十多公里到县城打电话联系收购商。有时因不能及时收购,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年辛勤劳动的成果在地里烂掉。

  2003年6月28日中国移动通信“村村通”正式开通那天,羌族群众欢天喜地,像过节一样的热闹。一年后,芤山村变了样,村民的瓜果蔬菜不仅价钱卖得好,还卖到了成都甚至更远的地方。

  心连藏羌儿女,情系大小凉山。中国移动通信四川公司三千员工把一片深情播撒在雪山草地和村村寨寨之间,五年来累计在甘孜、阿坝、凉山三个少数民族自治州投资17亿元,相当于解放以来“三州”通信建设总投资的3倍。如今,“三州”移动通信已沧桑巨变,移动网络覆盖了所有县以上城市以及重点小城镇、交通干线和主要旅游风景区,基本实现了公路不通信息通;移动电话用户从1999年的1万户增加到45万户;“三州”人均占有移动通信网络资源和移动电话普及率已和全省平均水平持平,总体通信网络质量、业务种类均实现与内地同步的水平。

  【新闻聚焦之九】 2005年,中国移动通信四川公司被国务院评为全国“全国促进民族团结进步模范集体”。这是四川省唯一一家,也是全国唯一一家获此殊荣的企业。

  【记者点评】 五彩云霞空中飘,天上飞来金丝鸟。中国移动通信的“村村通”工程,使祖祖辈辈“交通靠走、通信靠吼”的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通信事业实现了历史性跨越,使加强民族团结与构建和谐社会实现了有机统一,使西部边疆各族人民同步迈向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路。

  这是国家之幸!民族之幸!

  【后记】

  古往今来,巴渝大地、陇上高原,始终是华夏东西部陆上交通和信息往来难以逾越的壁垒。然而,这里的人们也从未割舍与生俱来的本能——渴望沟通。

  从一绳一木编结的索桥,到一步一履印出的山径,再到一斧一锤开凿的栈道;从汉时屯田浑厚的号子,到盛唐绵长的驼铃,再到兰新铁路长长的笛声,都寄托着山里人对山外世界无限的向往和希冀,都满含着西部对大洋的一片深情。

  走笔西部,感谢中国移动通信,感谢中国移动通信的“村村通”工程,她使世世代代自给自足、自种自食,甚至是刀耕火种的西部乡亲一步跨入了“地球村”,初步获得了信息时代的“公平信息权”,这是实践科学发展观的题中之义,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客观要求,是现代民主与法制社会本质内涵。

(责任编辑:张笑)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精彩推荐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中国移.. | 信息移.. | 工程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搜狐招商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