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9.22 第11期  


对话海尔CEO张瑞敏:
为何要取消酬薪制?

  搜狐科技 文/范蓉(冷眼观潮)

  海尔正进行一项大胆的改革,取消了员工的酬薪制。海尔董事局主席张瑞敏称,“我们内部叫‘断奶’。”

  取消酬薪的员工被海尔称为“小微主”,这些小微主则是海尔内部孵化的2000多个小微公司的带头人。

  张瑞敏透露,目前,海尔只有三类人,第一类叫做平台主,他的职责是自己平台上有多少个创业团队能够成长,为这个生态圈浇水施肥。第二类是小微主,即一个创业团队,这个创业团队如何在这个平台上茁壮成长。第三类是原来的员工变成现在的创客。

  “小微主的薪酬一定从创造用户的价值当中得到,得不到你就离开。结果有一些小团队就没有挣钱,没有创造用户价值,他的平台主就来判断他们行不行,不行就要离开,要来另外一个团队,如果行,这段时间的工资由平台主开。”张瑞敏同时称。

  目前,有更多的小微主已演变为海尔合伙人,他们内部成长起来并在工商局注册公司,海尔只是它的股东之一。

  据搜狐科技获悉,从海尔内部孵化的小微公司雷神笔记本团队目前已完全独立,前不久整个团队已搬离了海尔在青岛的办公区,大股东海尔从70%的占股稀释为50%,并开始B轮融资。

  据了解,海尔汇聚的平台主、小微主、创客有6万动人,小微生态圈183个,诞生470个项目,汇聚了1328家风投公司,有77%的小微年销售额已过亿。而每个小微团队核心成员不超过8人。





拆分“小微体”员工由雇佣者变创业者

  已有2000亿规模的海尔与其他传统制造企业一样,都经受着一轮轮互联网风暴的洗礼。这场风暴来势凶猛。不难看到,百年夏普、曾经消费电子领头羊索尼都已不再辉煌;即使是曾与苹果对抗的三星,市场份额也呈现下降趋势。

  这些企业共同之处就是体量庞大,在讯息万变的市场中不能抓住机会并迅速做出反映,而当用户主体发生变化时(互联网新生代)与用户需求越来越远。

  海尔能否顺应这股浪潮,张瑞敏认为,“必须取消传统企业的组织机制框架的限制,将原来全部颠覆掉。”

  而这些小微公司的成立不仅打破了原来从上到下的科层制的组织架构,倒逼海尔内部一切以用户为中心不停迭代产品。

  “每个员工由雇佣制变成创客后,创客需要跟投创业,有风投来投资,你要跟着投资,这样就绑在一起了,最后达到共赢的目的。”张瑞敏称。

  目前,海尔这些小微公司都是由员工自行成立一个小微,寻求创业机会。同时这些小微公司自己承担市场风险。

  张瑞敏透露,“合伙人不是不管我干得好不好股份都拥有,如果干得好股份可以保留甚至扩大,如果没有能力再往前推进,就要把钱退给你,这和股市上买股票一样。”海尔最近孵化的“快递顺”项目就是一个很好例子,他们与风投签订了一个3年内市场目标的对赌协议,如果完成不了,前期跟投的900万元将赔给风投。

  张瑞敏坦承,在海尔小微中有的团队可以增长,有的团队不能增长,如果实现100%增长将会在海尔内部加快复制。





从产品到物流到金融,这些小微团队如何长成的?

  目前,海尔小微团队不仅孵化出了包括免清洗洗衣机、雷神游戏本、智能烤箱、手持洗衣机等家电产品,还覆盖了到物流、金融等领域。

  一、产品小微案例:洗衣机怎么和用户交互?

  去年6月,海尔智慧洗衣生态圈的“免清洗”小微成立,目前团队成员共有六人。

  围绕解决“桶脏”的问题,“免清洗”团队开始做大规模的用户交互。通过创意大赛征集洗衣机内筒脏这一问题的创意解决方案,吸引了990多万用户参与,最后通过用户投票筛选了10个方案。在创客把创意方案转化为产品方案后,并通过在网上直播这10台洗衣机的诞生过程,让用户参与交互并提建议。

  交互不仅带来了解决方案,也让“免清洗”团队收获了16000多个原始的用户粉丝,其中有200多个铁杆粉丝。基于用户交互中收集到的新需求,目前“免清洗”团队正在把清洗内桶的模块拓展到其他波轮洗衣机的型号中,吸引一流模块化供应商抢出新的迭代方案,来实现整个洗衣机行业免清洗产品的全系列拓展。

  与此同时,“免清洗”团队正在做APP迭代,聚焦“洗”这个生态圈的所有节点,包括洗衣液、洗涤剂、衣物的管理全都包括进小微的生态中,实现小微自演进。

  二、渠道小微案例:日日顺大盈家

  日日顺是海尔集团旗下的独立子品牌,主要从事海尔及非海尔品牌的其他家电产品的渠道业务,由于海尔日日顺渠道渗透到农村四、五级市场。2013年底,阿里巴巴对日日顺物流投资18.57亿港元,双方共同设立了合资公司。目前,日日顺成为了一个覆盖农村市场的开放平台,日日顺内部也开始孵化小微公司,例如,日日顺大盈家搭建了一个微店创业平台,任何社会上的创业者都可以到这个平台上开设微店。

  张瑞敏认为,在传统的观念中,微店就是定位于交易平台,是一个单向的产品销售的渠道;而日日顺大盈家却是打造用户圈,通过与用户、粉丝的持续交互,获得用户的需求,从而驱动产品迭代升级。

  以日日顺大盈家平台推出的一款定制美肤净水器为例,之前小微推出了一款滤水壶在这一平台上销售,但却没有取得预想的引爆效果。于是,该小微在平台上与众多用户进行交互后发现,现在很多用户都抱怨“含氯水长期使用会危害人体内脏”、“家中的水都不敢给宝宝洗澡”等问题,用户需要的是美肤净水解决方案。该小微将用户需求发布,让多家净水品牌商抢入,最终爱尼克斯的解决方案胜出。随后,日日顺便联手爱尼克斯推出了一款定制的美肤净水器。在上市前,这一产品在日日顺大盈家社区进行了前期预热。7月份首发后,日日顺-爱尼克斯美肤净水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已创下了过万的销售记录。

  日日顺大盈家平台颠覆了传统微店的营销模式,用户可以进行个性化定制产品,按需下单,这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微店主在销售产品时的灵活性,也成为驱动产品迭代升级的重要方式。

  申请日日顺大盈家微店后,微店主不需压货、无需成本,配送、物流由日日顺提供。目前日顺大盈家已经聚集了约22.3万左右的微店主。其中内部员工有5万人左右,占员工比例90%以上,其余为开放引入的社会化微店主。

   三、金融小微案例:食品农业到互联网金融小微

  2013年12月,海尔产业金融成立之初,食品农业是其布局的一大重点。蛋品行业是海尔食品农业创客团队最早开展金融业务的一个细分行业。海尔蛋品行业生态圈已吸引了全国前6大蛋鸡企业。在生态圈内,既包括中小养殖企业、食品加工企业、连锁餐饮企业,也包括饲料、疫苗以及设备等供应商,以及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海尔产业金融总经理周剑振表示,“海尔金融提供的远远不只是资金,而是为产业提供构建共创共赢共享商业生态系统的金融工具。“

  去年11月,互联网金融小微正式孵化于海尔创业平台,并在线上布局快捷通第三方支付和海融易金融超市。

  例如,海尔打造了一个“车小微”,将每一辆配送车变为一个小微公司,吸引各资源方主动进入,海尔为这些小微提供订单信息,并为他们提供运营系统、派工系统、结算系统等送装一体化的服务平台。海尔支付体系“快捷通”接入这一平台后,车小微可以像“滴滴”司机一样清晰地看到自己每天的“报酬”。

  据悉,定位为定制化场景支付平台的快捷通每月支付交易量已达60余亿元,今年交易量已过300亿元,是山东省企业所持有的交易额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而海融易一开始就以“海尔产业链金融”的差异点区别于其他互联网金融平台,利用海尔家电链接金融服务,目前用户数达70万,平台交易额超14亿。

  “一个鸡蛋从外面打破,一定是人类的食物,如果从里面打破一定是新生命的诞生,海尔的任务是让每一个员工都能够孵化出来破壳而出。”张瑞敏称。





  • 拆分“小微体”员工由雇佣者变创业者
  • 从产品到物流到金融 小微团队如何长成的

本期嘉宾
海尔CEO

张瑞敏

本期作者
搜狐科技记者

范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