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方舟子打假
如此反对反伪科学

·方舟子·

   不久以前,在美国有“科学警察”之称的“对声称超自然现象的科学调查委员会”专家代表团来华访问,中国科普研究所相应地成立了一个“探索小组”,也想在中国担当“科学警察”的角色。这个举动引起了一些宣扬用《易经》预报地震、推销“唐朝和清朝祖传御方”治疗非典的人士惊惶,联名在报上发表公开信《科学探索不需要也不可有“科学警察”》。

这些人害怕“科学警察”,倒也在清理之中。但是似乎并无利害关系的人也跟着惊呼“国内学术界无形中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伪科学运动”,呼吁“警惕反伪科学运动扩大化”,却令人不解。当今中国伪科学仍然非常猖獗,站出来反对者寥寥无几,不知这“声势浩大的反伪科学运动”究竟发生在哪里?具体又有哪一个伪科学事例是被“扩大化”了的?如此耸人听闻,说明其本意其实也是反对反伪科学。

反对反伪科学的一条常见理由,是说科学划界问题是科学哲学界还在争论不休的问题,因此就没有办法辨别科学的真伪了。科学哲学界虽然至今没能对“什么是科学”下一个公认的定义,但是并不等于科学界就没有了判别科学、区分伪科学的标准,正如生物学界至今也没能对“什么是人”、“什么是生命”下一个公认的定义,并不等于我们就没法辨认人、生命。科学界在判断何为科学时,是有公认的标准的,被广大科学工作者所自觉或不自觉地应用着。虽然偶尔会存在有争议的灰色区域,但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没有异议的。联名信的作者所宣扬的那些学说,在任何国家的科学界都会被公认为伪科学,不止是在中国如此。

反对反伪科学者经常举历史上天主教庭打压日心说或苏联李森科事件为例,说明伪科学反不得。事实上,这两个例子,一个属于宗教势力迫害科学先驱,一个属于伪科学利用政治势力迫害真科学,都与今天批判伪科学扯不上关系。伪科学人士别动不动大言不惭地以科学先驱自居。李森科的伪遗传学学说在当时的西方国家就被认为是伪科学,当成伪科学批判,只不过在苏联依靠政治力量的保护反过来压迫真科学而已。目前中国这些伪科学支持者害怕别人反伪科学,不停地给反伪科学人士扣上种种政治大帽子,乃至在公开信中污蔑反伪科学是“某些外国反华势力妄图从思想上解除中国学术界自主创新武装的阴谋”,正是在学习李森科,妄图对反伪科学人士搞政治迫害。

反对反伪科学者还声称,没有人会愿意相信伪科学,尽管伪科学经常蛊惑人心,但是如果它不能解释许多实际的问题,人们就会自动放弃它。这就好比告诉工商管理部门不要去打击伪劣假冒产品,寄希望于消费者自动放弃假冒伪劣产品一样可笑。当然有人愿意相信,甚至支持、鼓吹伪科学。能蛊惑人心的假货,总是会有人愿意相信的。能给自己带来名利的假货,也总会有人支持、鼓吹。以算命术为例,去街头看看,甚至不必出家门,去门户网站看看,就可以大致知道算命术仍然是多么猖獗,而如果没有反伪科学、反迷信的前辈的艰苦的揭露工作,只能更猖獗。

“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自从伏尔泰发明了这句从未兑现过的大话,几百年来这句话不知被故作高姿态地引用了多少次,现在又有人引用它来反对反伪科学。“科学警察”只是一种比喻用法,反伪科学人士并非真正的警察,无权无势,没有权力也没有意愿去剥夺别人说话的权利,不过是利用自己说话的权利告诉公众真相而已。伪科学人士的话语权丝毫无损,又是鸣冤叫屈,又是发联名信,恰恰是他们用尽了借口和手段想要堵住反对伪科学者的嘴。他们自诩具有批判与怀疑精神,却最怕别人批判与怀疑伪科学。


[网友评论]
声明:文中观点属原文作者所有,搜狐IT频道编发此文,并不代表同意文中观点

 学术必须诚实,新闻必须真实,网络必须踏实。他们都应该与虚假无缘。如果有人不遵守游戏规则,不管地位多高,名气多大,我们都要揭露他。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