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搜索 - BBS - 搜狗 

方舟子打假
谁和你玩了?—评田松《我们为什么不和方舟子玩》

·方舟子·

  《外滩画报》记者的报道《人们是否应该敬畏方舟子》(《外滩画报》2005年3月24)有一些细节错误,例如把我两篇评丁林的文章搞混了,引用我的话只截取半句、竟然用引号代替关键的几个字等等,措辞让读者觉得是站在反对我这一边,以致有网友向我转告此事时,感叹“这报纸真是疯了”。不过既然全文刊登了对我的访谈,对报道中涉及的问题基本上我都有答复,那么即使报道有倾向性,我也不觉得有必要计较。令我意外的是还同时刊登了《我们为什么不和方舟子玩——田松五评方舟子》一文,把早就被我们驳斥得体无完肤的陈年谣言、谎言又散布了一遍,其中那段造谣说我“剽窃”、“抄袭”的话还被当成摘要登在文章的最前面。《外滩画报》以“公信就是生命力”为办报宗旨,却刊登这种会影响其生命力的谣言,那么我还是有做一番驳斥的必要的。

  田松声称,他们那几个人早就不和我“玩了”:“我们都接受了江晓原教授(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博导,科学史系主任)的‘三不’政策:‘不理睬、不接触、不反驳’——后来重新表述为‘不骂人、不吵架、不停步’。”在发表造谣文章的同时还如此标榜自己甘心当鸵鸟,真是莫大的讽刺。他们这几年来对我或明或暗的攻击、造谣、谩骂是从来也没有停过的。他们以前更多的是在网上化名攻击我,例如两年前田松本人就曾化名“黄蓉”写过一篇长篇谩骂我的文章,还向人抱怨说方舟子明明知道那篇文章是他写的,却不反驳,是因为反驳不了云云——好像我必须浪费时间去理睬网上的匿名谩骂似的。最近这一段时间,他们改用真名攻击我,这倒也是一个进步,其同伙、北大哲学系刘华杰副教授最近不还在由其把持的北大科学传播中心的网站公器私用、公报私仇,专门设了一个“方舟子现象”专栏用以造谣、攻击我吗?

  田松造谣说:“方舟子自己的文章里也有整句地从美国《科学》杂志那里‘拿来’的东西,刘华杰最近就此问题写了篇长文(《回顾一下方舟子的‘搬运术’——打假英雄的双重标准》——编者注),你可以找来看看。是不是剽窃,是不是抄袭,可以找知识产权方面的专家问问。”

  这是一个早在2001年几位被我揭露过的学术腐败分子捏造出来的陈年谣言,我已多次驳斥过。有人相信谬误重复千遍即是真理,我却没有必要一遍一遍地澄清。造谣只需要一、两句话,而要澄清一个谣言却需要多费口舌。既然《外滩画报》既不“找知识产权方面的专家问问”、又不把我有关文章找来看看,就登出了谣言,为避免《外滩画报》的读者被蒙骗,我就再费一番口舌,简单说一下事情的经过:2001年10月4日《南方周末》刊登了我的一篇文章《科学地解决道德难题?》,介绍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心理学家发表在美国《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成果。我同时在新语丝网站上刊登这篇文章时,在文后附上原文出处。有人根据我的注释找到原文,从中摘录出一些意思相近的句子(本来就是介绍该论文的工作,当然有意义相近的句子,只不过我为了避免抄袭,都用自己的语言做了改写),指控我剽窃《科学》的论文,并向《科学》编辑部诬告。《科学》在当年8月份才报道过我打击学术腐败的事迹,接到报告后很重视,做了调查后,得出结论说我的文章并不构成剽窃,因为我在文中清楚地表明了是在介绍别人的工作,而且是用自己的语言做的介绍。

  刘华杰副教授最近在其“回顾”长文中,继续采用断章取义的手法污蔑我剽窃,对当事方《科学》的调查结论却只字不提,而且造谣说我是在被别人指控抄袭后才在文章后面附上原文出处。事实上,不仅有众多的网友可以作证我的文章一开始就附有原文出处,而且只要懂一点查阅网页修改信息的技术,谁都可以证明我那篇文章在新语丝网站登出后就没有改动过。

  田松又说:“新语丝的批评还有凭空捏造的,比如有一个人批评刘兵的翻译水平,拿出来的句子竟然是编造的。事情败露之后,方舟子不道歉,反过来找理由,接着批。”

  新语丝发表了许多批评文章,绝大多数都是公认有根有据的,新语丝的声誉正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少数有争议,偶尔会有失误,这也难免。如果被批评者能够出示证据证明被批评错了,要求澄清,我们也从来都给予配合。请问刘兵出示过被冤枉的证据、要求过我们澄清吗?从来没有,而只是在报纸上谩骂新语丝,声称“不予理睬”。我本人写过一篇批评刘兵的翻译水平的文章(《也来给清华大学刘兵教授批改英译汉作业》,新语丝网站2003年7月15日),还有一篇是揭发刘兵《剑桥流水》一书剽窃的(《岂能拿翻译凑文章》,新语丝网站2003年7月24日,也载搜狐方舟子打假专栏,http://it.sohu.com/78/84/blank211408478.shtml),请问里面哪一条是编造的?刘兵有能力反驳吗?他除了到处造我的谣言,还能干什么?(参见《方舟子指斥清华大学刘兵教授造谣:“我从来不认为科学不可质疑绝对正确”》,新语丝网站2004年6月6日,也载搜狐方舟子打假专栏,http://it.sohu.com/7/0604/80/column220548019.shtml)清华大学出了这么一位水平低下的剽窃教授、造谣教授,很光荣吗?

  田松对新语丝的种种污蔑之词,我懒得一一驳斥。他要来跟我比人格高低,我倒是可以奉陪一下。田松在2000年2月写信来跟我套近乎,赞扬我的科学评论文章写得好,建议北大、清华应该请我回去当教授云云,现在一翻脸就说我的文章“不过是民间爱好者的水平”、“连科学哲学的入门都算不上”,这是什么人格?刘华杰副教授一面在新语丝用多个化名发表骂人文章,一面又诽谤新语丝是骂人网站,这是什么人格?难道我不该把他的化名公开吗?刘副教授在还没有和我摊牌时,表面上对我必恭必敬,暗地里在网上匿名谩骂我(被我抓了个正着),这是什么人格?刘兵以前为了拉拢我,对我的学术打假工作非常赞赏、在报刊上推崇备至,但是一旦他的学生柯志阳以及他本人造假被我们发现,他就来个180度大转弯,改在报刊上谩骂、攻击我的学术打假,这又是什么人格?

  实际上,这些反科学文化人在被我们批评到之前,无不对我的学术打假推崇备至,就连田松本人也曾经在报上发表文章称赞方舟子的刀法是如何犀利明快。只有当方舟子的刀也砍到他们的头上时,他们才慌了神,要来讲什么“打假机制”、“程序正义”,责问我有什么权利。什么权利?言论自由就是我的权利!且不说目前中国没有任何常规的渠道打击学术腐败(我本人在各种场合一直在呼吁建立这样的渠道),而只能靠志愿者的打抱不平,即使将来有了这样的渠道,每个公民也都有权利揭露、抨击学术腐败。反科学文化人如果真的认为公民没有这样的权利,那么就应该先从自己做起,怎么却又要学着“一个人充当警察、检察官和法官多种角色”,在北大科学传播中心的网站专门来打方舟子的假呢?又是谁给了你们这样的权利?用北大的资源泄私愤,北大校方批准了吗?用纳税人的钱报私仇,公众答应吗?

  我本人虽然鄙视这些反科学文化人的人格,但是我和他们之间的争斗,绝对不是什么个人恩怨,而是有关中国要科学还是要伪科学(反科学文化人之所谓“类科学”),要传播科学还是传播反科学,要不要打击学术腐败的大是大非的问题。因为他们在中国媒体上还有一定的市场(我刚刚注意到今天刘兵、刘华杰以“科普作家”的身份到新浪网推销他们策划的一本书去了),还需要我们继续打击下去。我们不是在跟他们玩什么游戏,即使他们声称不“玩”了,埋头当了鸵鸟,也不妨碍我们继续打他们翘起来的屁股!

  田松谤文见:http://www.bundpic.com/pap/20050324/35.htm

 


[网友评论]
声明:文中观点属原文作者所有,搜狐IT频道编发此文,并不代表同意文中观点

 学术必须诚实,新闻必须真实,网络必须踏实。他们都应该与虚假无缘。如果有人不遵守游戏规则,不管地位多高,名气多大,我们都要揭露他。

 


ChinaRen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帮助中心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Copyright ©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