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搜索 - BBS - 搜狗 

方舟子打假
“环保”是可以信口开河的吗?

·方舟子·

  近日何祚庥院士在《环球》发表《人类无须敬畏大自然》,正所谓一石激起千层浪,网上的匿名攻击、谩骂铺天盖地。何院士早就被某些群体的人视为敌人,不管他发表什么言论,总是会有人追在后头骂的。也有一些“环保学者”在报纸上发表反驳文章,客气点的说是要与何院士讨论,不客气点则干脆斥之为“妄言”。何院士在文中已特地声明了他的观点是有针对性的,“针对的是一些环境学家和生态学家”,这大概让这些人觉得是冲他们来的,所以要群起而攻之了。

我虽然也关注中国的环境和生态问题,但对这些“环保学者”的名字却很陌生,便做了一番检索,发现他们其实并不是何院士所说的“环境学家和生态学家”,而是一群“环保”发烧友。环境学和生态学都是正儿八经的专门科学,但这些人既不从事这方面的专业研究,也未受过专业训练,很可能连一门生态学的课程都没有上过,甚至连基本的科学常识都不俱备,只是根据自己的信仰和兴趣,热衷“环保”活动,在媒体上频频发言,就成了公众在环境问题上的代言人。

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北京“环保学者”汪永晨。她的身份是电台记者,组织了一个民间环保组织,得过1999年中国环境最高奖“地球奖”,被媒体称为“狂热的环保主义者”,据说最近为阻止云南怒江建大坝立下了汗马功劳。我读了她在tom.com接受采访和网友提问的访谈《怒江在向我们人类求救》,里面有这么一段有趣的话: “怒江无论从长还是深都是世界之最,在这样的地方修大坝,可想是不行的。而且发电量是二千万度,二千万度无论如何可以从哪节约也好,从结构调整也好,都是不费力气就可以得到的。为了二千万度,我们把生态河,把世界之最的大峡谷破坏掉,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都是非常遗憾的。”

其实怒江大峡谷的深度并非世界之最,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比它还深1千多米。不过这个细节错误并不重要,值得注意的是她对发电量的说法。每户城市居民的平均用电量一年大约是1000度,2000万度的发电量不过可供2万户居民用电,的确是不费力气就可以得到的。如果为了这么点发电量去大兴土木、破坏大峡谷,那的确是太不值得了,难怪要让人义愤填膺。但是一查《怒江中下游流域水电规划报告》,总装机容量达2132万千瓦,年发电量1029.6亿千瓦时(1千瓦时=1度),装机容量为我国目前水电总装机容量的20%左右。发电量是汪永晨所说的5000倍,估计每年要燃烧3700万吨的煤炭才能达到这个发电量,是不费力气就可以得到的吗?

汪永晨既然在全身心反对怒江建大坝,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数据,那么为什么如此信口开河误导读者呢?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是,她不懂得发电功率和发电量的区别,把2000万千瓦的功率当成了2000万度的发电量。这不禁让人联想起李“大师”把光年当成时间单位的笑话了。其实这些科学小常识,是只要读过初中理科课程的人就都该知道的。

我并不是说我们应该盲目地支持在怒江建大坝,但是我们也不应该盲目地反对建任何大坝。我们既然要求建坝支持者做谨慎的论证,同样也应该要求反对者至少不要信口开河。特别是那些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发言更要慎重,起码也应该做点家庭作业,掌握基本的事实和知识再开口。否则的话,不过是让一场严肃的讨论演变成闹剧而已。在许多问题上,光凭一腔“狂热”的热血不仅于事无补,反而适得其反。

汪永晨把这次印度洋海啸称为“上帝发怒”、“来自上苍的警示”,呼吁中国人把崇拜和畏惧大自然做为自己的宗教信仰。但是宗教信仰是与注重探索、怀疑、实证与理性的科学精神相违背的。增强公众的环保意识的关键在于让公众从科学上了解环保的重要性,而不是盲目地接受它。一旦“环保”成了信仰,就已走入歧途。

 


[网友评论]
声明:文中观点属原文作者所有,搜狐IT频道编发此文,并不代表同意文中观点

 学术必须诚实,新闻必须真实,网络必须踏实。他们都应该与虚假无缘。如果有人不遵守游戏规则,不管地位多高,名气多大,我们都要揭露他。

 


ChinaRen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帮助中心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Copyright ©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