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搜索 - BBS - 搜狗 

方舟子打假
又见华人“美国通”

·方舟子·

  《美国政治老太太和华人“美国通”》一文发表后,招来许多人的攻击,那是在预料之中的。好比说,许多人美滋滋买了赝品在那里欣赏、赞叹不已,我偏要大煞风景说那是假货,自然会有人恼羞成怒,更何况还有的人的脑袋是被屁股决定了的,自以为与林达夫妇(丁林)是坐同一条板凳的,明知有假也要拼着老命为其辩护。在这些攻击者中,有一位勇敢地署了真名“甘任远”,而且还公布了电子邮址。此人自称现在在美国南加州,和我在同一个城市生活,上网就是为了骂方舟子、打方舟子的假,贴了几张大字报质疑我的打假动机和留美身份问题,老掉了牙的攻击法,没有反响,改而替丁林辩护,连写几篇《方舟子驳倒丁林了吗?——打假方舟子》,声称美国的确有法律“禁止民众在国会表达自己的政见”,并非丁林的虚构,像丁林说的那样是“为了让立法者的表达不承受压力”。甘任远大段大段引用美国法律条文和判例,虽然他自己其实看不懂那些引文,但自称在南加州的法学院教法律,已足以吓倒同样看不懂那些引文的读者了。据说他的批判文章要在国内报刊上发表,大概也有编辑被其吓倒了。

  对这种以骂方舟子为己任的网上小混混,本来不必理睬,但看在他敢于亮出自己的真名实姓和“身份”、且持之以恒每天不上网骂方舟子就睡不着觉的份上,就赏他一次脸,让大家见识见识这个“在南加州的法学院教法律”的高人是何方神圣吧。在google检索“甘任远”,只找到一条,“《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概况”提及的该报历来编辑中,有“甘任远”的名字,据知情者告诉我,就是同一个人。此人曾经在四川大学工作过,后来去美国了,是不是去美国的法学院教书呢?如果美国法学院竟然要去四川大学挖人,那倒是算得上一件奇闻。可惜我把南加州各主要大学查了一遍,都没有找到有一个当教授甚至当学生的“甘任远”。在google检索“Renyuan Gan”,只找到两条信息:一条是甘任远登在《亚洲研究通讯》(Asian Studies Newsletter)2001年10月号上一篇批评张纯茹《南京大屠杀》(The Rape of Nanking)一书的书评。《亚洲研究通讯》是美国亚洲研究会的刊物,那上面的作者都写着所在大学的名称,甘任远却是个例外,没有写自己的所在机构,只留了个yahoo的地址,也就是他在中文网上公布过的那个。另一条更有趣,是甘任远在美国一家为“独立学者”提供网络资源的网站(Independent Scholars)上的注册记录(根据这个记录,他在印第安纳州,而非加州),和他于2001年4月30日他贴在该网站上的一个简短的英文贴,贴中他声称:“我自认为是一名独立学者。我有一些项目要做。但是,我很难集中精力去做它们,因为我为了能够支付帐单不得不每天干活。我憎恨学校,或任何为腐败而建立起来的东西。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处理自己遇到的难题的。”(I consider myself an indepdent scholar. I have some projects to work on. However, it is really hard for me to concentrate on them, as I have to work everyday to pay the bills. I hate the school,or anything established to corrupt. I would like to know how you guys handle your problems.)(http://independentscholars.editthispage.com/discuss/msgReader$18?mode=day)看来他自称和丁林一样“在美国的农场养过猪,放过牛,开过拖拉机”倒更符合实情,至于“在南加州的法学院教法律”,那个法学院大概是这位“独立学者”自己创建的吧,也许就在他家的床上?

  对这种白天为了糊口要打工、晚上到网上当法学院教授的“独立学者”,我是没有任何兴趣来和他探讨任何美国法律问题的,就让他当比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更深刻透视了美国宪政精神的美国小贩好了。不过有一点需要补充说明一下。我在《美国政治老太太和华人“美国通”》文中说,“不仅是美国国会大厦,像美国最高法院、美国国会图书馆,也都是禁止政治示威的,有关法律条文的措辞都一模一样,这和什么害怕‘扭曲立法’能扯得上什么关系?”这个反诘击中了丁林的七寸,因为如果美国国会大厦、最高法院、国会图书馆都有类似的规定,有什么理由相信在国会大厦禁止政治示威是出于特殊的考虑呢?甘任远大概也看出了这一点,因此便声称国会大厦和最高法院有关规定的“法律关系不同”、“其措辞也大不一样”。我在前文没有列出有关法律条文,有一位读者看了甘任远的文章后,来函要我提供我那么说的依据,我就列一下:

  美国法律禁止在国会大厦示威的条文如下(US Code Title 40, 193g):

  It is forbidden to parade, stand, or move in processions or assemblages in said United States Capitol Grounds, or to display therein any flag, banner, or device designed or adapted to bring into public notice any party, organization, or movement, except as hereinafter provided in sections 193j and 193k of this title.

  美国法律禁止在最高法院示威的条文如下(US Code Title 40, 13k):

  It shall be unlawful to parade, stand, or move in processions or assemblages in the Supreme Court Building or grounds, or to display therein any flag, banner, or device designed or adapted to bring into public notice any party, organization, or movement.

  美国法律禁止在国会图书馆示威的条文如下(US Code Title 2, 167e):

  It shall be unlawful to parade, stand, or move in processions orassemblages in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buildings or grounds, or todisplay therein any flag, banner, or device designed or adapted tobring into public notice any party, organization, or movement.

  不必是法学院教授,只要看得懂英文字母,都看得出这些措辞是一模一样的(只有一处用了同义词:forbidden/unlawful)。

  在网络时代,既要用真名又要充大拿蒙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稍做搜索就可使之露出原形,所需要的,是读者们多一点警惕而已。


[网友评论]
声明:文中观点属原文作者所有,搜狐IT频道编发此文,并不代表同意文中观点

 学术必须诚实,新闻必须真实,网络必须踏实。他们都应该与虚假无缘。如果有人不遵守游戏规则,不管地位多高,名气多大,我们都要揭露他。

 


ChinaRen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帮助中心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Copyright ©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