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沙特,下一个硅谷?

沙特占据了中东地区55%的通信市场和51%的IT产业份额,互联网渗透率更是高达98%。沙特加大了对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所依赖的数字基础设施的投资。初创公司大量涌现。这里也已成为中东北非地区增长最快的风投市场之一

文 | 《财经》记者 江玮

编辑 | 王延春

车窗外是单调的黄土景色,车流缓慢前进,一望无际的沙漠里,汽车在唯一的公路上排起长队,直到前方突然出现一个右转标识的广告牌,提醒人们即将抵达世界上参与人数最多的科技盛会LEAP。LEAP是由沙特通信和信息技术部(MCIT)和沙特 网络安全 编程和无人机联合会联合组织的年度全球科技盛会,于2022年启动。

图一:沙特在沙漠里举行的LEAP,是世界上参与人数最多的科技盛事。

鉴于前一年的展会使沙特首都利雅得的市内交通一度陷入瘫痪,2024年的LEAP搬到了距离利雅得80公里外的会展中心举行。于是堵车一幕发生在了沙漠。在展会的第一天,嘉宾和观众不得不在路上忍受长达三四个小时的拥堵。按主办方公布的数据,今年3月举行的这场科技展会吸引了21.5万人的参与,规模超过了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CES)和西班牙巴塞罗那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

在拥挤的展厅过道,一名参观者兴奋地对同伴说,沙特活在未来。沙特人民对于一场科技峰会的热情呼应了沙特的科技转型野心。在沙特王储兼首相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提出的“2030愿景”中,科技产业的发展被视为改变沙特单一石油经济模式的重要途径。沙特王室成员卢尔娃·阿勒沙特更是在今年2月出席中东首届网络峰会期间直言,沙特想要成为下一个硅谷。

“2030愿景”下的科技转型

“沙特社会转型的支柱之一是更多元化的经济,而科技在这样的转型中发挥着关键作用。”标普全球市场财智中东北非经济前瞻主管拉尔夫·维格对《财经》表示。

沙特能在阿拉伯半岛复制一个硅谷吗?它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是中东地区的数字巨人。市场调研公司Goldstein的数据显示,沙特占据了这一地区55%的通信市场和51%的IT产业份额,互联网渗透率更是高达98%。

增长还在继续。今年2月,管理超过9000亿美元资产的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公共投资基金 (PIF)成立了新的子公司埃耐特(Alat),计划在2030年前投资1000亿美元,与世界各地的技术领导者合作,把沙特打造为一个全球技术制造中心。据美国媒体报道,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之一,PIF正在与美国硅谷头部风险投资公司等金融机构探讨可能的合作关系,将于今年下半年启动一个400亿美元的基金投资于人工智能。

近年来,沙特加大了对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所依赖的数字基础设施的投资。沙特在去年新设的四个经济特区中包括了一个以云计算为主题的特区。2024年LEAP期间宣布的投资项目总额达134亿美元,其中包括亚马逊旗下云服务平台AWS投资53亿美元在沙特建设高容量云区域。

LEAP由沙特通信和信息技术部主办。沙特通信和信息技术大臣阿卜杜拉·苏瓦哈表示,这些投资将深化在新兴技术、创新和云计算领域合作,助力沙特成为中东和北非地区最大数字经济体。苏瓦哈在发言中特别强调了沙特王储萨勒曼对沙特以及全球科技行业的支持,并表示数字经济的发展繁荣将是沙特“2030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沙特通过技术领域的发展寻求改变,我们拥有最好的环境来支持整个行业的增长和发展。”苏瓦哈说。

从石油经济到数字经济,沙特的科技转型之路是一场从上至下的革命。

在萨勒曼的带领下,沙特于2016年推出“2030愿景”,希望逐渐减少对石油的依赖,促进经济多元化。经过几年发展,沙特的经济转型已初见成效。2023年,沙特非石油收入再创新高,达4410亿里亚尔(Riyal),相比“2030愿景”提出前的2015年,增长超过1.6倍。

“2030愿景”明确提出要通过与大型跨国企业和全球新型科技合作,使沙特的投资能力最大化;在科技领域,沙特将投资于数字化经济并保持领先水平。

为了实现沙特经济的现代转型,萨勒曼将科技创新视为关键。他希望在沙特建立一个繁荣的科技生态系统,使沙特成为这一领域的圣地。萨勒曼曾在2018年访问美国时特意到访硅谷,悉数会见了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等科技领袖,试图传递信号:昔日那个保守的石油国度正在变成一个现代国家。

在更早的2017年,为了更好地树立科技转型的形象,沙特向机器人“索菲娅”授予了沙特公民身份,成为第一个授予机器人公民身份的国家。最能体现沙特“2030愿景”雄心的,则莫过于沙特西北部红海沿岸的新未来城(NEOM)。这座城市的建设预计耗资5000亿美元,数字化、自动化、机器人、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应用将使其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智慧城市。

沙特向科技行业投入了大量资金。PIF早在2016年就向软银愿景基金出资450亿美元,对世界范围的初创公司和科技企业进行投资。沙特石油巨头沙特阿美也成立了风险投资机构,投资于颠覆性创新的技术领域。

如今的沙特正在把石油财富更多地用于发展国内科技行业,要求那些渴望得到沙特资金的国际公司前往沙特发展。通过与国际上领先的公司合作,沙特正在迅速缩小差距。

另一方面,得益于充沛的本土资金,初创公司在沙特大量涌现。这里已经成为中东北非地区增长最快的风投市场之一。今年的LEAP期间,多个风投基金宣布成立,其中包括沙特政府风投基金SVC联合另类投资管理公司Investcorp宣布成立规模为5亿美元的基金,重点投资沙特处于成长阶段的企业;巴林的绿洲资本推出第二只基金,规模达1亿美元,为中东地区的初创企业提供支持;沙特国家发展基金(NDF)与社会发展银行(SDB)合作,将在游戏和电子竞技领域推出两支总额1.2亿美元的风投基金。

“你可以在LEAP感受到这个国家如何转型,技术如何演变以及对于数字化转型的渴望。”沙特云计算公司首席执行官塔拉勒·阿尔巴克对《财经》表示。沙特云是由沙特电信公司、易达资本、阿里云以及PIF旗下的沙特人工智能公司和沙特信息技术公司于2022年联合组建的合资公司。

作为全球增长最快的云服务市场之一,沙特云服务的市场规模预计将在2030年达到100亿美元。2020年,谷歌和沙特阿美成立了合资公司提供云服务。微软于2023年宣布计划在沙特发展新的云数据中心。2023年,华为承诺将在未来5年内投资4亿美元,在沙特建设当地云区域。

阿尔巴克说,沙特科技市场正在迅速增长,技术已经融入沙特生活的方方面面,政府拥抱技术转型的速度甚至超过了私营部门。“这并不多见,通常的情况是政府在这一领域的转型更慢,但在沙特,政府却处在前沿。从通信部到劳工部、教育部,沙特政府机构都在强调技术的作用。”

然而,想要在沙特复制一个硅谷并非易事,建设一个新的科技生态系统所需要的不仅是政府和资本的力量。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前副院长约翰·奎尔奇在接受《财经》采访时曾指出,美国在科技领域的领先地位是建立在一个完美融合的三角形基础之上:商业和工业、政府和政策制定者、大学。“三个机构之间知识和资金的流动加速了研究和技术的发展,这是美国成功的关键因素。”

在沙特的大学中,成立于2009年的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KAUST)承载着科技强国的希望。去年,兼任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董事会主席的王储萨勒曼启动了这所大学的新战略,希望将科学和研究转化为具有经济效益的创新,帮助沙特实现“2030年愿景”目标。新战略包括三项主要举措:成立国家转型应用研究所,以促进技术开发和商业化;重组大学的研究中心,使其能更有效的推动科技创新和产业转型;设立规模为2亿美元的深度技术创新基金,专注于对高科技公司的早期投资,加速沙特高科技行业的发展。

沙特通信和信息技术大臣苏瓦哈则坦言,对沙特而言,最重要的是人力资本。

作为迪拜一家人工智能初创企业的联合创始人,傅卓蕊对《财经》表示,沙特的人工智能仍然处于起步阶段。“人工智能的发展离不开数据、芯片和人才。沙特在数据整理方面做了很大投入,但依然缺芯片。沙特本土科技人才本来就少,AI人才更少。”

根据沙特在2020年底发布的国家数据和人工智能战略,到2030年,沙特将在人工智能领域吸引约200亿美元的国内外投资、培训超过2万名数据和人工智能专家、创建300多家初创企业。在人才培养方面,中国公司华为曾与沙特国家人工智能中心签署谅解备忘录,为沙特人工智能工程师和学生提供培训。

在维格看来,沙特的优势之一在于人口结构——71%的沙特人口不到35岁。“这些数字意味着巨大的潜力,尤其是在人工智能方面,如果相关教育能够跟上。”他说。

图二:沙特云计算公司首席执行官塔拉勒·阿尔巴克认为,沙特已经称得上是另一个“硅谷”了。

中国在沙特的角色

易达资本创始及管理合伙人李晋吉对《财经》指出,研发和创新需要有产业环境,它与国家实力和人口规模相关。除了中美,全球没有太多国家具备开展大规模基础性科研,尤其是创新性科研的基础。对绝大多数中小国家而言,它们更多地是强调应用,利用先进技术来提高本国的生产力和效率。

“沙特希望利用先进的技术,去高水平地建立新兴产业……正好我们可以把中国的产业生态直接延伸过来。”李晋吉说。

在过去五年的时间里,易达资本正是通过与市场领先的中国企业合作,帮助在中东和北非地区创建强大的本地数字生态系统。

今年3月,在易达资本的帮助下,专注于自动化的中东科技公司btr.tech和上海快仓智能科技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btr.tech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萨利赫·艾杜纳卜对《财经》表示,选择与中国企业合作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国在全球的自动化行业处于领先地位,中国制造具有成本优势,而且中国企业的反应非常迅速。

“我们可以直接跳到完全自动化,我们不用再测试这个或者那个技术,因为你们已经测试过了,证明它是成功的。”艾杜纳卜说。

沙特在“2030愿景”中提出的目标之一是要成为连接亚洲、欧洲和非洲的国际枢纽。2019年,沙特启动国家工业发展和物流计划,旨在通过推动工业和物流的产业升级,将沙特打造成领先的工业强国和物流枢纽。“当你向物流投入新的资金时,你谈论的是新的基础设施,而新的基础设施意味着使用新技术。”艾杜纳卜说。在科威特零售行业工作近20年之后,他把目光投向自动化解决方案,尝试搭建自动化物流系统,并使用机器人对货物进行存储和定位。

在确定与快仓的合作关系之前,艾杜纳卜和他的同事接触过其他国家的一些公司。当他们提出希望在六个月内完成计划部署时,被对方告知这是不可能的。但这种不可能在中国企业那里却成为可能,艾杜纳卜时常惊讶于中国企业的反应速度。“我不知道我们的中国合作伙伴什么时候睡觉,因为他们总是在工作。”

对于希望拓展海外市场的中国企业而言,在当地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将在很大程度上减少试错成本。“在中东布局对于一家中国企业而言其实是比较难的。这是一个全新的市场,打法与传统的欧美国家不太一样。所以在开拓中东市场的时候,我们非常希望找到一个当地的合作伙伴。”上海快仓智能科技合伙人谢璇对《财经》说。

中东在线咖啡平台COFE则选择了阿里云。COFE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阿里·易卜拉欣对《财经》表示,阿里云的优势不仅体现在价格方面,对COFE而言更重要的是,阿里云愿意提供对开发人员和工程师的培训。

“这是一种战略伙伴关系。阿里云帮助我们,我们则将帮助他们成为沙特乃至中东北非咖啡生态系统最大的云服务提供商。”易卜拉欣说。COFE目前的用户主要集中在沙特、阿联酋、科威特、卡塔尔、埃及等中东北非地区,但已经计划将业务扩展至伦敦等欧洲城市。

沙特本土机器人研发公司QSS的展位是2024年LEAP科技展上最受欢迎的地方之一。身穿白色长袍、戴着紫色头巾的“萨拉”和穿着米黄色长袍、戴着白色头巾的“默罕默德”一起站立在展台最显眼的位置。面对这两个形似真人的机器人,前来参观拍照的人络绎不绝。

图三:沙特本土机器人研发公司QSS推出的两个机器人“萨拉”和“默罕默德”。

“默罕穆德”是由沙特制造的首个男性机器人,在今年3月的LEAP上首次亮相。“萨拉”则是沙特制造的第一个人形机器人,她的面世时间比“默罕默德”早了一年。在QSS展位一并展出的还有应用于快递、安检、医疗、接待、制作咖啡等各种场景的机器人、机械臂以及无人机。“沙特的机器人和人工智能行业正在飞速发展,有很大的需求。”QSS负责数字转型的总经理伯纳德·巴洛基对《财经》表示。

人工智能是沙特科技转型道路上的重中之重。在“2030愿景”确立的96项战略目标中,有66个目标直接或间接与数据和人工智能相关。2019年8月,沙特专门成立数据与人工智能局,喊出“数据是21世纪的石油”的口号。根据国际咨询公司普华永道的估计,到2030年,人工智能行业对沙特的经济贡献将达到1350亿美元,占沙特GDP的12.4%。

尽管在展位骄傲地打出了Made in Saudi(沙特制造)的标语,但QSS取得的进展离不开中方合作伙伴的支持。在QSS的展台,巴洛基指着一个正在缓慢迈出步伐的黑色机器人说,这是由中国公司制造的。转身他又看到一个用于机场接待的机器人,“这也是中国制造”。巴洛基坦言,中国企业提供的产品和技术是他们进一步发展的基础。QSS与多家中国公司展开了合作,包括优必选(UBTECH)、越疆(DOBOT)、宇树(Unitree)等。

“中国的硬件是我们的软件,我们最终把它变成沙特解决方案,这也是为何人们想要购买沙特制造的产品,即使其中一半已经在中国完成制造,但它的软件来自沙特。”巴洛基说。

成为下一个硅谷的道路还很漫长,但沙特人为自己国家过去几年在科技转型之路上取得的进展感到自豪。在沙特云首席执行官阿尔巴克看来,沙特已经称得上是另一个硅谷了。“但我们还在持续增长、增长、增长,我们不会停止增长。”

责编|王祎

题图|视觉中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