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说明

为什么在Google Play传闻中的合作伙伴会是网易?

  今日最热闹的恐怕就是Google Play借道网易入华的传闻了。据美国权威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最新报道,谷歌正在和中国互联网公司网易进行接触,谷歌可能通过网易在中国经营Play商店。但是双方是否会达成合作尚未可知。但种种迹象表面,这个传言看起来很靠谱。

  在谷歌通过各种方式进入中国的尝试都宣告失败后,这家公司终于认识到,在中国市场需要寻找到一个靠谱的商业伙伴来开展自身的一些业务,尤其是负责和政府监管部门之间的沟通。

  但能够帮助谷歌达成愿望的公司明显不只有网易,真要较劲政府关系的话,我想新浪可能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所以传闻之中,为什么谷歌选择的会是网易,那自然是一件值得推敲的事情。

  一、中国市场和游戏,谷歌在意的其实还是收入的增长

  雷锋网在今日的相关报道中表示,「一个像网易这样的合作伙伴,或许能够帮助谷歌克服监管障碍。而且,和百度、腾讯等不同,网易的主要业务是在线游戏,并没有自己的应用商店,不会对Google Play构成直接竞争,因此是个相对合适的合作伙伴。」网易确实没有自己的应用商店,但谷歌看重的可能还是网易在游戏上取得的成就。

  根据Statista的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份,谷歌的Google Play应用程序数量达到了260万,这个数字比App Store的220万要多不少,但尴尬的是,App Store的收入却是Google Play的两倍。根据苹果的财报显示,2016年苹果服务营收总额高达71.7亿美元,同比增长18%。

  App Annie数据报告中收入对比

  App Store的收入比Google Play高有很多因素,例如苹果的用户质量更高付费欲望更强,但有一个因素是绝对不可忽视的,那就是中国市场。根据App Annie日前发布的《全球移动应用市场2016年回顾》报告显示,2016年全球App经济规模高达890亿美元,而中国则是苹果应用商店收入最高的国家。

  与大多数其他市场一样,中国应用商店的绝大部分收入来自于游戏,特别是角色扮演类别的游戏,移动游戏仍然是中国应用商店收入的主要驱动力。Google Play想要在收入上赶上App Store,那么就必须赢得中国市场,而这其中最重要将会是移动游戏。

  中国移动游戏相比海外市场呈现出的是完全不一样的生态,谷歌在海外那套经验很可能没办法在中国市场行之有效。从这个角度来看,懂游戏的网易无疑将会帮助谷歌尽可能的占领这块市场。

  对谷歌来说,即使没有赢得中国市场,但只要能够在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其实就已经足够,即使只和网易合作,那也会有不错的收入啊。娱乐无国界,移动游戏是天然适合出海的产品,所以绝大多数移动游戏公司都会选择出海,而不论怎样,谷歌都会是他们绕不开的一道门槛,所以如果谷歌在中国搭建好了平台,或许这个平台不会缺少游戏开发者。

  二、网易主打精品游戏战略,这或许能帮助谷歌复刻应用宝的成长路径

  Google Play无疑是全世界Android操作系统中规模最大的软件和数字内容商店,但这个全球最大却并不包含中国市场。所以即使现在的中国是Android手机最大的市场,谷歌也没办法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高份额中获取利润。

  现在的谷歌即使能够回来,早已拥挤不堪的应用分发市场恐怕很难有属于谷歌的机会。谷歌离开中国市场实在太久了,在谷歌缺席中国应用市场的这段岁月里,这个市场早已被百度、腾讯和360所瓜分,而在豌豆荚和UC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后,可能我们还要加上阿里。再加上各大手机厂商纷纷推出定制的个性化应用商店。作为后来者的Google Play面临的挑战不会小。

  中国的应用商店崛起,很大程度上都伴随着预装,但有一家平台却可以说是个例外,那就是腾讯系的应用宝,应用宝真正崛起依靠的是腾讯系游戏的强制推广。在起初,腾讯系所有的游戏都独家发布在应用宝平台,而依靠微信和手Q两大平台的导流,应用宝在极短的时间里获得了大量的用户。虽然为了获取更多用户和保持收入增值,现在腾讯系游戏已经开始在其他安卓应用商店发布,但应用宝仍然在这个过程中获益良多。对谷歌来说,这会是一个值得学习的案例。

  网易如今是仅次于腾讯的第二大中国游戏公司,而比起腾讯游戏依靠「量」取胜,网易游戏被大家熟知的更多还是「质」。在中国广泛玩家的心目中,网易几乎可以达到暴雪一样的高度,网易出品的手游很多时候等于精品,全民抽《阴阳师》SSR的盛况还历历在目。

  网易的热门游戏阴阳师

  作为游戏巨头,渠道一直都是网易在游戏上的弱势,网易其实也一直没有放弃过这方面的尝试。一个不为人知的事情,网易曾在2015年推出过独立游戏分发平台「游品味」,主要推荐一些小众的精品非主流游戏,但由于用户量级没有起来并且定位过于狭窄,最终变成了豌豆荚一样的情怀产品。

  而一旦谷歌和网易真的达成合作,很可能所有的网易精品游戏都会独家首发在Google Play,未来只需网易能够持续不断的推出精品游戏,或许真的能复刻应用宝的成长逻辑,如今的移动游戏市场头部效应已经非常明显。当然或许可能高估了网易游戏的能量,但对从零开始Google Play来说,这是为数不多的机会。

  三、抛开内容层面的监管,Google Play入华还需要解决支付和账户的难题

  腾讯科技在今天的报道中表示,Google Play有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那就是支付。「Evgeny Bakhtin是生活在中国的俄罗斯人,他表示,在中国其实用户可以通过某些方式去访问Google Play,但无法通过Google Play进行应用内支付,无法购买应用和内容。」

  左图为中国IP地址登录Google Play后的支付页面,右图为日本代理登陆后的支付页面(图片来源:腾讯科技)

  很显然中国开发者在意的是谷歌所能提供的应用分发生态,但如果支付这一环解决不了,一切可能都是空谈。当然,如果此次传闻属实,Google Play接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恐怕都是迟早的事情。毕竟想要占领中国市场,那就必须提供中国消费者最习惯的支付方式。

  但对谷歌来说,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账号体系。在谷歌退出中国之后,谷歌的很多服务在中国都彻底没办法使用,即使是Chrome这样的工具属性产品,如果不翻墙那么也没办法使用谷歌账号登陆。Google Play如果真的入华,那么必须得建设一套新的账号体系。而没有账号体系,Google Play所提供的很多服务可能一切都会是空谈。

  我们知道谷歌Play商店一定会是中国特供版,所以摆在谷歌面前的其实有一道选择题,要么使用通用的谷歌账号体系,但应该会遭到屏蔽,要么就与 Evernote落地中国的产品逻辑一致,用户使用手机注册中国区Google账户,这个新的账号体系会独立于Google,也就是说,你现有的Gmail邮箱届时无法登录中国区Google账户。

  对那些习惯于谷歌服务的中国极客们来说,翻墙和账号体系什么的从来都不是难题。但对谷歌所想要覆盖的那群更广泛中国用户来说,在Google Play注册一个新的账号,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下载App早已不再是一个足够高频的行为。

  所以谷歌在选择合作伙伴时需要考虑到这点,而在国内拥有较为成熟账户体系的巨头局指可数:BAT、网易和新浪。前三者都拥有各自的分发体系,他们对Google Play的需求并不高。而新浪微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如今这家公司可能更加关注的还是直播和短视频。对谷歌来说,最好的选择有且只剩下网易了。

  根据网易的最新一季度财报显示,如今的网易邮箱拥有大约8.9亿的「有效用户」(有效用户也就是注册用户),这对Google Play来说会是一个现成的账户体系。

  当然以上一切都是猜测,毕竟Google Play入华自2014年开始就有传闻,到今天也已经传了很长时间,希望这次会是最靠谱的一次,毕竟对广大开发者来说,一个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实在太重要了。

it.sohu.com true 太保乱谈 http://it.sohu.com/20170207/n480141466.shtml report 4382 今日最热闹的恐怕就是GooglePlay借道网易入华的传闻了。据美国权威科技媒体TheInformation最新报道,谷歌正在和中国互联网公司网易进行接触,谷歌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

知名IT评论人,曾就职于多家知名IT企业,现是科幻星系创建人

机器之心Almosthuman

机器之心Almosthuman

未来在这里发声。

魏武挥

魏武挥

新媒体的实践者、研究者和批判者。

梅花园陈述

梅花园陈述

立足终端领域,静观科技变化。深入思考,简单陈述。

硬件再发明

硬件再发明

智能硬件领域第一自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