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搜狐网站> 互联网 > 国内互联网
互联网 | 通信 | IT业界 | 自媒体

共享经济风起 谈租车租房让资本和用户青睐的事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梁卓慧

  打车软件最近遇到了“麻烦”,私家车加盟的专车服务在北上广等多个城市接连被“拉黑”。然而,政策上的尴尬并没有阻碍其继续成为资本的宠儿,快的打车新一轮融资金额达6亿美元,而滴滴打车也在去年年底斩获7亿美元融资。

  由鼻祖Uber带热的汽车共享模式能否在国内走得通呢?南都记者采访获悉,因为看准以优化闲置车源解决出行难,资本愿意“赌上一把”。相比之下,P2P共享模式的另一大应用领域———短租,则一路风平浪静;而餐饮P 2P更处于萌芽,国外尚无可参考的模板。投过好几个共享经济项目的清流资本副总裁彭创对南都记者表示,互联网平台直接整合供需两端,用户在优化的资源配置效率中获得高性价比的服务,这是共享经济模式的价值所在。但不是任何领域的“共享”都能做成一门大生意,重资产的租车和租房是他目前看好的方向。

  汽车共享:多头并进 P2P租车加速

  梳理国内汽车共享市场有几种业态,以滴滴打车、快的打车、易到用车为代表的配驾模式,我搭顺风车、你赚油钱的拼车模式,以及干租车、满足自驾需求P2P租车模式。

  如果跟美国市场比较,打车软件在去年推出的专车服务,跟估值超400亿美元的巨头U ber最为接近:通过G PS追踪定位私家车,用户可以使用U ber发出打车请求,几分钟内一辆私家车就会开到你面前。虽然费用比出租车要高出一截,但其舒适度和快捷却非经常被投诉挑客、拒载的出租车服务所能比拟的。有常年在外地出差的商务人士告诉南都记者,每个城市的出租车毕竟有限,此前滴滴、快递的叫车服务虽然降低了出租车的空驶率,但仍然解决不了人多车少的问题,与其乘客自己找“黑车”,不如打车软件把它们收编过来规范运营。

  然而,这显然动了出租车行业的蛋糕,还有洗白黑车之嫌。专车生意没红火多久,多地交通部门就发文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经营。

  “其实不只专车,拼车也有潜在的政策风险,因为在现行的交通法规下,只要是私家车带驾,就难免触碰红线。”在P P租车C E O张丙军看来,在汽车共享模式的几种模式里,P2P租车是相对容易的突破口,一来没触动谁的固有利益,二来跟汽车限购的政策相呼应,那些有驾照、没开车的人,可以通过手机A pp租到附近的闲置私家车,不用像以往那样专门去租车公司的门店。

  我在现场:这个市场有多大呢?张丙军分析,中国约3亿人有驾照,但当中有车的只有1亿,以北京为例,购车摇号等1-3年非常普遍,因为没车开而产生的租车自驾需求保守估计有100万频次,加上北京实行尾号限行,超过500万辆私家车里头每天有100万辆不能上路,那么总需求达到200万频次以上,这就是为什么P2P租车一出炉便被风投看好,PP租车、友友租车、宝驾租车、凹凸租车等都很快拿到了融资。

  规模依然为王

  不过在车源上,怎么让有车一族来放心共享是个问题,毕竟在国外,车只是人们的代步工具,租给别人没什么心理门槛,而中国的车主们则视之为财产。对此,P2P租车平台的策略大同小异,包括为每辆车安装智能盒,追踪车速、位置;引入保险和赔付体系,打消车主的顾虑。

  比如P P租车就承诺,一般的中小事故会根据一定的比例给予折旧补偿,如果重大事故导致的维修费用占新车价值的50%以上,平台为车主更换新车。“运营下来,这是个挺重的模式,同行竞争,很大程度上比拼谁有更雄厚的资本实力去完善租车体验,以获取更多的车源和客源。”张丙军告诉南都记者,从2012年开始起步,P P租车就加速跑马圈地,目前全国的注册私家车达到30多万辆,用户租车交易额增速每月都在50%以上。不过从平台的营收情况来看,虽然有佣金作为收入来源,目前仍处于投入阶段 。他 的计 划 是 :“等今年年底我们的交易额追上神州租车在全国的体量,营收平衡就不是问题了。”

  风言风语:方广资本合伙人张旭廷对南都记者表示,几种汽车共享模式之间没有什么边界,快的和滴滴的用户很多本身都有车,扩张到租车、拼车业务不是什么难事,凭借它们已有的体量和规模,对其他创业公司有不小杀伤力。

  清流资本副总裁彭创也有同感,互联网打车、租车有着非常强的正循环体验,体量大的企业车源最多,用户叫车的时候,无论是响应速度还是服务价格都最优,从而吸引更多用户使用,进一步把规模推向更大,现阶段企业相互之间的竞争取决于团队的执行能力以及跟资本的紧密程度。

  货运也共享

  面对如此白热化的竞争,后来者还有多少机会?

  总部在香港的创业公司货拉拉提供了另一种思路:不妨绕开客运,从货运切入。创始人周胜馥同样是受U ber启发,只不过平台的两端换成了闲置的货车司机和有送运需求的用户。货拉拉共同创始人及总监(中国)邓康乔告诉南都记者,他们有C端和B端两类用户,前者主要是为了搬家,但行李、家具不多,用不着找专门的搬家公司,通过货拉拉联系一辆小型货车即可;后者主要是批发市场的小商户,他们的送货频次很高,每天至少需要出一趟车,比起以往逐个相熟的货车司机去沟通时间,现在打开手机软件就可以下单叫车。

  我在现场:由于多个城市对货车有限制通行的交通管制,货拉拉只能主打同城货运。邓康乔坦言,这对规模化有一定影响。“在香港,我们每天的订单量能达到4000- 5000,在内地市场刚起步,目前覆盖广州和深圳,月订单量在2000左右。”

  短租共享:快慢共存 小猪短租做减法

  汽车共享效仿Uber,创业潮一浪接一浪,而在租房共享,A irbnb的中国门徒基本以爱日租、小猪短租、蚂蚁短租和途家等为例。

  小猪短租创始人陈驰认为,两个行业的节奏本来就不一样:看U ber进入全球任何一个稍微大点的城市,扩张速度都相当快,这是因为每个地方都不乏“黑车”司机,车源供给相当于是现成的,车本身又是标准品,加盟打车平台的门槛并不高;站在用户的角度,把招手打车改为A pp约车,那是更方便的事情。但租房则复杂得多,按照A irbnb的模式,不仅让房东把闲置的房间分享出来,还需要他们投入很多服务细节,包括接待租客、提供住宿中各种琐碎物品等等;即便这样,多少人愿意在短途中住在陌生人提供的房间里也是个问题。“在租房共享领域,基本上是一片沙漠,样样都得从零开始。”他对南都记者感慨道。

  先从最难的房东一端突破。最开始小猪短租用互联网跑马圈地的套路,十几个城市同时铺开,一下子在全国拿下五六万套房源,不过这里头很多是非个人房源,质量与服务参差,平台越往下走越困难。思量再三,陈驰决定把速度慢下来,具体做了两个转变:一是将运营范围收窄至北京和上海,在大城市里摸索清楚再说;二是借鉴A irbnb和《创新传播》的理论,从身边的亲戚、朋友发展种子房东,通过社交关系进行传播,包括他自己,也把复式房子的二层分享出去。

  至于租客方面,陈驰分析,不像A irbnb主要面向旅行者,国内的人口流动频次比美国大,需求类型也复杂得多。举几个例子:比如一个小伙子在北京务工,女朋友从国外回来了,想找临时住宿过二人世界;又比如外地患者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北京就医,也会找到小猪短租,此外还有短期培训、短期旅行的人。当然,能否构建起租客与房东之间的信任也是重要的影响因素,为此,小猪短租对所有房子都进行实地拍摄和验证,通过房东认证、身份证校验、财产保险等打造安全保障体系。

  我在现场:“我们就是想稳扎稳打做好用户体验,至于规模我们在做减法,小平台现在的房源只有1.2万多套,比起上线之初少得多,但我一点都不着急,如此创新的模式本来就不应该走得太快。”陈驰对南都记者说。

  途家坚守快攻

  但不是所有的短租平台都认可这套慢逻辑。途家网CEO罗军就曾明确表示,房源如果都由业主控制,无法实现标准化,加上国内的诚信问题,短租行业其实很难适用C 2C的模式。于是,他把途家往B 2C的方向改良,先从开发商、大业主手里大规模收房,经过整改、装修等一系列准备再对外出租,是一种房屋托管+管家服务的模式,定位“让中产阶级享受旅行中家的舒适”。据称,目前已经覆盖国内近150个城市,在线房源超过10万套。

  对于与同行的差距,陈驰认为:“承包房源、做标准间其实就是传统酒店经营的思路,这种模式当然走得快,而小猪短租坚守P2P短租,提供的是非标准化的服务,这两种模式会共存。”他进一步分析,标准化、规模化是工业化时代一贯的产品特点,而A irbnb之所以冒出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引领了去中心化、非标准化的新商业形态———区隔于整齐划一的酒店,调动个人房东满足用户多样化的服务需求。他看好这个方向,也愿意花更长的时间去培育市场。“Airbnb发展了7年,到今天交易规模也只占全球酒店行业不到2%,我们不花上相当的时间,怎么可能谈规模。”陈驰计划,小猪短租还需要再用1年的时间解决0到1的问题,4年以后才考虑快速发展。

  风言风语:彭创认为,途家的B2C模式用的是一套酒店管理公司的逻辑,无疑离钱更近,而P2P的小猪短租需要等待市场调整到让它可以加速的状态,这个契机来自于新生的90后一代,他们比70、80后更容易接受新型的短租模式,尤其当通过互联网了解到Airbnb,会愿意去体验,当越来越多的年轻消费者进入到这个市场,反过来激发更多房东去分享闲置的房间。到底需要等多长的时间不好说,但他觉得,如果最终小猪短租能做成,想象空间会更大。

  餐饮共享:前景不明

  除了重资产的车子和房子的分享,P2P共享模式在往更多服务领域蔓延,比如与百姓生活和健康密切相关的餐饮。

  这样的场景我们并不陌生:几个员工今天没在公司里吃饭,把多出来的几份送给隔壁公司;同住在一个小区的阿姨多做了饭菜,看刚下班没时间做饭的邻居有没有需要。胡笃晟正是看到了这种民间分享的需求,在2013年推出整合阿姨闲置时间和厨艺的餐饮服务的“阿姨小厨”,并获得中路资本、晨兴资本等机构与个人的投资。他向南都记者介绍说,虽然统称为“阿姨”,但她们并不都是四五十岁的大妈级,实际上以30多岁的家庭煮妇居多,这跟年轻群体对互联网接受度较高有关。在团队的调查中,有10%的人愿意把这作为一门生意,通过网上平台,让自己做的菜肴卖得更高的价钱,而更多人视之为业余爱好,根据时间、心情分享厨艺。

  胡笃晟走过弯路:一开始定位为商务白领提供午餐,路线从社区到周边写字楼,平台自建物流配送。这样一来模式很重,严重拖慢项目的发展速度,阿姨小厨最终运营了9个月就暂停了。重整旗鼓,他在恢复写字楼午餐运营的同时,探索另一种定位小区晚餐分享的“蹭饭模式”。他解释,一方面到了晚上,确实很多人希望享受到一顿像家人做出来的健康饭菜,另一方面,因为大家都在同一个小区里,就不用专门的物流团队去配送了,让消费者来自提时顺便给钱即可。据介绍,孩子在5岁以下的家庭及单身青年对这种模式尤其青睐,一周订2次的占50%以上。

  但这又引出新的问题:小区邻里之间很快混熟,第一次通过平台订餐,下回再想吃的时候跟阿姨打声招呼就行了,那平台怎么办?对此,胡笃晟说,通过线上交易才有评价积累、个人成就积累,这是阿姨愿意留在线上的原因。另外,团队在北方市场提供家庭料包,有助于提高日常做菜的效率和品质,也是增加阿姨粘性的一种方式,但平台确实防不了跳单,所以他们也不可能像一般的互联网平台那样抽取佣金。

  风言风语:对于P2P餐饮的探索,张旭廷表示看不清前景,主要是相比热门的租车和租房,餐饮共享的需求频次比较低。小区邻里之间一周订几次饭,能做多大规模呢?彭创也认为,最核心的地方是平台本身没有多次撮合的价值,严格来讲还没找到需求痛点,估计赚不了什么钱。有业内人士建议,在社区餐饮分享的基础上不妨进一步往社交的方向走,比如说打通物业数据,挖掘用户更多的兴趣爱好,为他们带来其他附加值,这样或许能带来更多机会。

  什么是共享经济

  哈佛大学商学院商务管理教授和历史学教授南希·科恩(NancyKoehn)认为:共享经济是指个体间直接交换商品与服务的系统。理论上,这涵盖方方面面,包括搭车、共享房间、闲置物品交换等。所有这些交换皆可通过网络实现,尤其是通过智能手机。

  在中国,共享经济不局限在人人分享的精神,深入本质,是把需求端和供给端有效整合,整合社会资源得到更高效的利用。

it.sohu.com true 南方都市报 http://it.sohu.com/20150126/n408066376.shtml report 5624 打车软件最近遇到了“麻烦”,私家车加盟的专车服务在北上广等多个城市接连被“拉黑”。然而,政策上的尴尬并没有阻碍其继续成为资本的宠儿,快的打车新一轮融资金额达6亿
(责任编辑:UT012)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