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军事 - 体育 - NBA - 娱乐 - 视频 - 财经 - 股票 - IT - 汽车 - 房产 - 家居 - 女人 - 母婴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文化 - BBS - 博客 - 微博
IT频道 > 互联网 > 国际互联网

互联网之父为Eolas案作证 称互联网应免费

2012年02月09日15:19
来源:搜狐IT

  【搜狐IT消息】北京时间2月9日消息,1994年迈克尔•道尔(Michael Doyle)以Eolas公司(实际上公司只有他一人)以及其所在的加利福尼亚大学研发小组的名义取得了首个使浏览器支持互动内容的专利,并借此向多家互联网公司提起诉讼,指责他们侵权。近日,互联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以证人身份参与了这场旷日持久的诉讼。《连线》杂志记者乔•莫林(Joe Mullen)对伯纳斯-李出庭作证的过程进行了详细报道。在作证中伯纳斯-李认为,互联网应该保持免费,软件专利制度应该被废除。

  全文概要如下:

  互联网发明者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周二首次出庭作证。这位网络先驱从他任教的麻省理工学院所在地波士顿飞往德克萨斯州东部,向那里的联邦法院两男六女陪审团介绍网络的早期岁月。

  他此行是多家互联网公司和零售商希望挫败两项专利的努力之一。这两项专利由专利授权公司Eolas和加利福尼亚大学提出。他们控告这些公司侵权,并表示任何用到“交互”功能(旋转图片、流媒体视频等)的网站必须向他们支付专利许可费。

  谷歌、亚马逊和雅虎等本案被告希望伯纳斯-李的证词能说服陪审团,Eolas的发明和它的创始人迈克尔•道尔(Michael Doyle)并没资格拿钱。这是最后的赌注,如果伯纳斯-李和被告失败,Eolas和道尔将向几乎每家网站收取费用。

  代表雅虎和亚马逊的律师詹妮弗杜安(Jennifer Doan)住到了对伯纳斯-李的提问。

  杜安:“伯纳斯-李先生,你为什么来这里?”

  伯纳斯-李:“我来这里因为我想要帮助澄清一些显而易见的事,以及上世纪90年代的情况……”

  在介绍完伯纳斯-李上世纪80年代在瑞士的欧洲核子研究组织工作后,杜安将话题转到了互联网。伯纳斯-李发明了互联网,他是不是应该为此申请专利呢,杜安问。

  伯纳斯-李:“不。”

  杜安:“为什么不呢?”

  伯纳斯-李:“互联网当时已经存在了。我只是加入了超文本,它也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了。我用的东西都是大家熟知的……我只是为了满足我的需要,将这些存在好几年的东西以特定方式组合在一起。”

  杜安:“谁拥有互联网?”

  伯纳斯-李:“我们大家。”

  杜安:“互联网属于大家的,它是‘交互’的吗?”

  伯纳斯-李:“它当然是交互的,没错。”

  然后杜安将话题转到了伯纳斯-李证词的核心:开发Viola浏览器的重要性。这款浏览器由魏培源开发,当时他是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系的学生。Viola浏览器是“先有技术”中的关键,被告公司希望可以凭此判定加利福尼亚大学和Eolas的专利无效。

  伯纳斯-李将Viola浏览器称为“互联网开发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份1991年魏培源写给伯纳斯-李的电子邮件被展示给陪审团,这比道尔的发明早了两年,信中写道:“有一件事我很想做,如果我有时间的话,就是将Viola对象描述加入分析器,并从根本上将Viola对象(GUI和可编程性)嵌入HTML文件。”

  周二晚些时候,魏培源也在作证时称,1993年5月,他向Sun Microsystems公司展示过Viola浏览器中的交互元素,这比道尔宣称他发明交互的时间还要早好几个月。

  最后杜安将话题转到了伯纳斯-李的著作上,在书中他称赞魏培源是一名非常有创造力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生。伯纳斯-李称当时网络社区的关注点不是专利或金钱,魏培源将他的发明免费放到了网上。

  伯纳斯-李称:“这超越了时代。魏培源做的事情后来在Java中完成。”在上世纪90年代末,Java被大量用作向网页添加互动,之后它被Flash、Javascript以及现在的HTML5取代。伯纳斯-李解释称,他发明互联网更多的是个性和信念的问题,而不是苦心钻研代码的问题。

  他说:“我的书讲述了那个时代,说是发明,也不能说是发明,但社会发展过程就是让每个人都使用同一个标准。网络腾飞的原因并因为它是什么神奇的创意,而是因为我说服了每个人使用HTML和HTTP。”

  在交叉询问中,Eolas代表律师麦克•迈库尔(Mike McKool)就对软件专利的看法向伯纳斯-李严加盘问。

  迈库尔:“关于是否允许软件专利的问题,欧洲曾有一场争论。”

  伯纳斯-李:“多年来,关于软件专利的争论有很多。”

  迈库尔:“他们不想让软件获得专利权,是不是?”

  站在证人席上的伯纳斯-李似乎要开始回答,但他又陷入了沉思,说:“我不是专利律师。”

  迈库尔:“你应该知道根据美国法律,软件是可以获得专利权的?”

  伯纳斯-李:“是的。”

  然后迈库尔拿出一篇2004年《国家先驱论坛报》的文章。文章中引用了伯纳斯-李批评软件专利的话语。

  迈库尔:“你是不是想彻底废除软件专利?”

  站在证人席上的伯纳斯-李毫不犹豫的谴责软件专利,但也说明他非常关注Eolas的专利。

  伯纳斯-李:“我很关注美国软件专利制度,本案是其中的关键。”

  迈库尔拿出2004年伯纳斯-李演讲时用的幻灯片,当时他接受了芬兰的一个奖项。幻灯片中的要点称,在美国软件专利创造出“恐惧、不确定和怀疑”。幻灯片中称,美国专利局对于发明的门槛标准低得让人难以置信。

  迈库尔:“你是说,欧洲应该避开美国的这种烂摊子?”

  伯纳斯-李表示同意。这是他的幻灯片,他的观点。

  现在还很难说伯纳斯-李对于本案会造成什么影响。他在科技界的名人地位对于陪审员来说可能非常的陌生。充其量,他可能可以为被告增加一些砝码:介绍一些早期时代的技术,例如MOSAIC和Viola浏览器,证明道尔和他的公司并不是首创。

  在他作证结束之后,旁听席上的好几位律师走到这位“互联网之父”身边,希望和他见面、握手。我也凑上前去,递上名片,告诉他我是来此报道这次审判的记者。

  我说:“很多人想理解这次审判,为什么它会发生。人们想知道你的到来为什么非常重要。”

  伯纳斯-李:“不好说,我不好说。”

  他看了我的名片,发现我来自于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新闻系。他说:“加利福尼亚大学。那么,你教新闻学吗?”他看起来对我可能是教授的话题更感兴趣。

  我说:“不能这么说。我只是一名记者。我帮忙教过一个班,仅此而已。”

  伯纳斯-李说:“新闻学很重要。”他似乎有点分心,但仍然真诚。“继续努力,把真相告诉全世界。”

  但他可能无法帮助我了。至少不是今天,在这个满是穿着黑西装律师的审判庭内。在让互联网动起来的20年过后,这位沉默的英国科学家已经感觉到了他的发明正在面对新事物和新威胁。(柯山)

(责任编辑:何峰)
  • 分享到:

微博推荐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搜狐IT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