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IT频道 > 互联网 > 国际互联网

英国窃听门事件再发酵:众多名人要齐诉默多克

来源:解放网-新闻晚报
2011年01月23日13:59

  □敖军 国际周刊专稿发自欧洲

  默多克新闻集团旗下的《世界新闻报》窃听门事件,在曝光4年后,仍在继续发酵。英国前国脚保罗·加斯科因16日向法院起诉 《世界新闻报》窃听其手机,而窃听门丑闻的数十名受害名人也纷纷准备采取法律行动,起诉《世界新闻报》记者及其雇佣的私家侦探。在网络、博客、微博和社交网站将信息的传播逐渐交互化和平面化之后,新闻的独家早已是可遇而不可求,在虚拟世界的传播速度和影响力以几何级扩大,传统纸质媒体赖以生存的基础进一步被蚕食。以《世界新闻报》、《太阳报》为代表的英国小报,在博取读者眼球上不得不剑走偏峰,将其获取消息来源的手段用到极致。

  王室工作人员的内部谈话被窃听

  2005年11月,英国王室的3名助手注意到他们的手机有点奇怪,有些短消息和语音信箱自己从未看过和听过,却被显示有人已经打开浏览被储存,一名助手的语音信箱被打开了433次。而短消息透露的消息,往往没多久就出现在英国最大的政治小报 《世界新闻报》上。

  有一次,威廉王子跟腱拉伤,消息很隐秘,只有威廉身边贴身的几位朋友和助手知道。但第二天,《世界新闻报》却捅出了这条消息,随后,多家媒体纷纷跟进。英国王室开始怀疑隔墙有耳,有人窃听王室的内部谈话。

  情报机构苏格兰场迅速介入调查,2006年1月,调查的焦点锁定两位关键人物:一个是《世界新闻报》专门跑王室新闻的记者古德曼,一个是《世界新闻报》雇佣的私家侦探穆尔加里。根据警方掌握的初步证据,这两个人不知从什么渠道拿到了几位王室助手手机的PIN码,从而能够窃听到助手们的谈话。

  秘密调查持续了几个月,直到2006年4月,一件轰动一时的王室丑闻让《世界新闻报》的这两个“鼹鼠”露出了尾巴。

  伦敦另一家著名小报 《太阳报》登出耸人消息:《哈里王子把脸贴在脱衣舞女的大波波上》。 《世界新闻报》不甘示弱,随即跟进,头条以大幅标题《切尔西泪洒哈里染指脱衣舞女》刊登记者古德曼的文章,绘声绘色地描述哈里王子的哥哥威廉王子如何打电话嘲笑他的绯闻,并引述了部分电话录音。苏格兰场通过监听确认,古德曼和穆尔加里窃听了威廉王子的手机语音信箱。

  王室震怒。威廉王子是英国王室排名第二顺位的王位继承人,由于查尔斯王子和女王本人很少使用手机,这一窃听事件意味着媒体已经把触角偷偷地伸到王室的最高层。

  非法窃听名人隐私的现象相当普遍

  苏格兰场的调查发现,被“黑”的不只是两位王子和王室助手的手机,上百名英国名流、政府高官、足球明星,只要是小报和“狗仔队”感兴趣的名人,其手机都已经被《世界新闻报》的记者“黑”掉。

  2006年8月8日,苏格兰场的探员进入《世界新闻报》位于伦敦东郊的总部大楼搜查,在大堂内遭到记者编辑的阻拦,两名记者听到消息,立刻将一大堆文件扔进垃圾袋,试图销毁。不过,警察的搜查范围仅限于古德曼的办公桌。

  同一天,警方突击搜查了穆尔加里的家,在缴获的十几个笔记本和两台电脑上,找到2900多个可能被黑的手机号码,91个手机PIN码,以及30盒录音带,其中一盘盒带录音中,穆尔加里正在手把手地教另一家小报记者如何破解一名足球官员的手机语音信箱。

  证据似乎确凿,但苏格兰场的调查却陷入瓶颈。一方面,伦敦地铁爆炸案后恐怖袭击威胁升级让警方难以抽调更多人力彻查“窃听门”事件,另一方面,有消息称,《世界新闻报》与伦敦市警局的良好关系和利益纠结也让苏格兰场的调查重点只集中在涉案的记者和私家侦探,绝不搞“扩大化”,特别是《世界新闻报》的主编安迪·库尔森当为保守党大选立下汗马功劳,并在去年5月成为卡梅伦的首席联络官之后,苏格兰场的调查更为慎重和“节制”。

  但是,4年过去了,越来越多的内幕曝光表明,“窃听门”这张大网上挣扎的不只是古德曼和穆尔加里这2条小鱼,从《世界新闻报》的编辑高层到其他小报的记者 “狗仔队”,为独家新闻爆料,不惜铤而走险地非法窃听,雇佣私家侦探打探名人隐私的现象相当普遍。

  “不惜一切代价,搞到新闻”

  《世界新闻报》创立于1843年,主要针对新兴劳工阶层,只卖3个便士,是当时伦敦最便宜的报纸。 1969年,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挺进伦敦舰队街,首先看中的就是这张地摊小报,几番周折,最终取得控股权。在默多克的经营下,《世界新闻报》的发行量一度高达400万份,近年来虽然有所下降,但仍有270万份,是英国最大的小报。

  几十年的经营,随着《太阳报》、《伦敦时报》、《星期日泰晤士报》相继被新闻集团收入囊中,默多克在英国传媒界逐渐打造出一个保守主义重商风格的媒体集团,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英国政治和民意。而《世界新闻报》的主编安迪·库尔森则成为默多克集团中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库尔森唯一的新闻理念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搞到新闻。 2006年1月,一只瓶鼻鲸在泰晤士河口搁浅,伦敦各大报纸纷纷派出记者抢新闻。《世界新闻报》的死对头《星期日镜报》的一名记者跳下冰冷的河水,奋力推着鲸鱼入海,该报的摄影记者则在一旁狂拍。第二天,这张作秀意味强烈的照片登上《星期日镜报》的头版,安迪·库尔森大骂自己的记者无能,为了压倒《镜报》,库尔森派出一帮记者,赶赴北海,追踪采访这只搁浅鲸鱼的家族。

  在库尔森的新闻理念下,《世界新闻报》为了抢新闻,可谓挖空心思。有一名记者,为了写一篇有关魔术师大卫·布赖恩的报道,把自己关在编辑部的一个塑料盒子里,憋了24小时,想解密大卫魔术的机关。为了采访伦敦郊区的一个地下性狂欢聚会,《世界新闻报》的记者会穿上性感小内裤,秘密潜入现场体验式报道。

  在《世界新闻报》,几乎每一名记者和特稿部都雇有自己的私人侦探,为他们打探消息,偷阅医疗记录,搞到不公开的地址名录和电话账单,等等。如何获得名人手机PIN码,在编辑部内也是公开的秘密,因为许多人买了手机后懒得修改密码,基本上就是厂商预设的1111或4444。如果密码改过,记者就让私家侦探出马去忽悠电话公司,把密码搞到手。

  窃听门事件压下葫芦浮起瓢

  2007年1月26日,伦敦地方法院宣布,古德曼和穆尔加里窃取王室助手通讯罪名成立,入狱数月。除了王室助手,穆尔加里同时还供认出其他5名遭到窃听的受害人,包括英国职业足球运动员协会主席戈登·泰勒、英国多名足球明星的代理人斯凯·安德鲁等。 《世界新闻报》随后解雇了古德曼和穆尔加里,主编库尔森引咎辞职。

  2007年5月,辞职后的库尔森被保守党看中,担任该党首席联络官,主要负责竞选策划包装和媒体联络,因其职位的重要而被称为 “首席抬轿人”。通过库尔森,保守党与默多克终于拉上关系,在去年的的大选中,卡梅伦领导的保守党得到新闻集团旗下媒体的全力支持。

  “窃听门”风波因此风平浪静了半年,几乎要淡出人们的视线,直到2008年初,因手机短消息被窃取而曝出风流绯闻的英国职业足球运动员协会主席戈登·泰勒,在与《世界新闻报》多次磋商私了未果之后,向法院提出诉讼。 《世界新闻报》立即妥协,拿出100万英镑庭外和解。

  2009年7月,一直对“窃听门”穷追不舍的死敌《卫报》将这一和解消息捅了出来,舆论界又一次炸开了锅。在穆尔加里案件中遭到窃听的其他几位受害人纷纷决定提起诉讼,一些怀疑自己被“黑”的名人也要求苏格兰场公布穆尔加里笔记本上记录的2000多名遭窃听的名单。截至目前,已有6人正式向法院提出起诉,而 《世界新闻报》的助理新闻编辑埃德蒙森去年年底因涉嫌“窃听门”被开除,成为这场4年风波的最新牺牲品。

  《世界新闻报》用100万英镑压住了一个“葫芦”,没想到却浮起了无数的“瓢”。围绕着“窃听门”,新闻的公信力与合法性,媒体与政府的暧昧关系,再一次困扰着英国受众。

(责任编辑:陈中)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搜狐IT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