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IT频道 > IT业界 > 国内IT

富士康员工猝死追踪:警方称尸体解剖得等批示

来源:东方今报
2010年01月30日14:15

  前日和昨日,本报分别以《许昌19岁青年“猝死”深圳富士康》、《不为儿子讨个公道,我决不回家》为题,报道了许昌市鄢陵县籍青年马向前进厂不满3个月、死在深圳富士康公司一事。

  昨日下午,富士康第一次正式以单位名义和死者家属接触,集团工会副主席陈宏方慰问死者家属后,被记者发现面带微笑离开。洛阳一家律师事务所表示会自掏路费,“什么时间需要,第一时间赶到”,向马家提供法律支援。

  【慰问家属】

  富士康工会副主席微笑离开

  昨天下午2点半,富士康科技集团工会副主席陈宏方来到了死者马向前家属居住的宾馆。这是富士康方面第一次正式以单位名义和死者家属接触。闻讯赶到的当地媒体记者来到了宾馆,但没能进入房间,只能坐在宾馆楼梯上等候。

  3点时,马向前的三姐哭着从屋里跑了出来,在外边擦了擦眼泪,又进了房间。

  一直等到将近4点,陈宏方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对围上去的记者,他表示:毕竟死者是我们的员工,作为工会,有义务为员工维护权益,在职权范围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协调工作。

  当记者询问下午双方谈的具体内容时,他边下楼边说:“我们对死者死亡存在的一些细节及疑问进行了沟通,并询问了死者家属有什么需要我们解决的问题和困难,对合理的诉求予以帮助,双方沟通得很好,以后我们会和死者家属一直保持联系。”

  记者追问双方有无谈及赔偿问题时,他面带微笑,快步下楼,不做任何答复,坐上等候在宾馆外边的车扬长而去。

  马向前的大姐马慧介绍,中间她妹妹哭着跑出门,是因为对弟弟的死到现在也接受不了。陈宏方来后,她提了一些牵涉弟弟死亡的细节及疑问,但陈没有解释;当她提出27日公司方举办新闻发布会,以工会名义作出调查报告,说弟弟旷工3天有何证据时,他承认,他们是根据档案和询问了一些工友作出的结论,结论有些不扎实。

  针对媒体关注的厂方究竟有无监控录像的问题,陈表示:“公司已经将宿舍楼内长达一周的监控录像交给了警方,由于技术上的问题,录像没有分段,你们想要看的话也可以,但只能一小时一小时地看,整个录像看下来需要7个昼夜。”另外,陈几次询问他们有什么要求,马慧和家人只表示:希望厂方协助,向派出所及时催办关于尸体解剖的申请。

  【警方改口】

  尸体解剖的事得等局里的批示

  昨日,和工会负责人接触结束后,马慧再次来到了松元派出所,询问何时可以做尸体解剖,28日下午曾经接待过她的陈警官说:“你的申请我们已经递交区公安分局了,需要等候局里的批示。”而28日下午他的答复是,可以请外地的法医来做尸体解剖,也可以请媒体在场录像。

  对于富士康提交的监控录像一事,他的答复是:太长了,全部看完时间太长了,需要进行整理,整理好后再给你们看。

  马慧质疑:剪辑过的录像带看着还有什么价值,公安机关坚持不让我们看完整的录像带用意何在?

  马慧说,她曾在天涯论坛发帖诉说弟弟去世的事,26日,天涯网友“梦飘mm”跟帖称,马向前死后的现场她曾经去过,当时救护车抢救的地方,盖了一些纸箱,上面撑着一把雨伞,看到医生抢救的女同事都很害怕,而有个男同事刚好看到有人把纸箱拉开的一瞬间,马的尸体已经僵硬,有人在给他清洗。28日,富士康集团已就此信息向警方报警,警方也开始在寻找这名网友。

  马慧说:“我们递交的尸体解剖申请,他们说需要经过批准;我们提交了那么多的证据,他们还说不能立案;有人提供信息给我们,他们却要去查这位知情人,这样的警察我们还能信得过吗?”

  120出诊记录可疑缺失“是否有外伤”

  记者看到,马慧拿到的120出诊记录称,医生赶到时,马向前已经死亡,心跳呼吸均已经停止,心电图和脑电图呈一条直线,初步诊断为猝死,但没有身上是否有外伤的记录。

  记者就此询问了郑州大学医学院的一名专家,他说,死者身上是否有伤痕,是比较重要的信息,就连医学院的学生都知道记录的重要性,何况正规医院的出诊医生。

  马向前家属与富士康就伤痕是生前遭受攻击还是死后抢救所致有异议,对此,专家表示,区分生前伤还是死后伤是法医最基础的专业技能,一般法医一见到遗体就能分辨出来,鉴定报告中也应作出说明,“这将成为下一步尸检的重要证据。没有特殊情况,医生都会记录清楚的”。

  家乡声音

  洛阳律师事务所“自掏路费提供援助”

  本报报道发出后,昨天下午,洛阳洛太律师事务所的杜鹏律师给记者打来电话,说看了报道后,对死者很同情,所里同事商量,决定向马家伸出援助之手,需要律师提供律师,需要援助提供援助,他让记者转告死者的家属,“钱的事不用考虑,连路费也由我们自己负担,什么时间需要,我们第一时间赶到”。

  昨天上午,一名自称和马向前在一起工作的网友发帖说,他了解马向前死亡的真正原因,并公布了一个手机号。中午,记者和这名网友联系,他表示自己已受到了“关注”,非常不方便,随即挂断了电话。昨晚,记者再次拨打了这个电话,该手机已经关机。

  马家的遭遇引起了网友的同情,不少网友表示,要捐钱支持马家弄清真相。马慧感谢大家的支持,她说,家人经过商量,不接受网友的任何捐助,哪怕倾家荡产,将来全家人一起吃糠咽菜,也要为弟弟讨回公道。

  员工控诉 富士康“太垃圾了”

  2009年11月初,冒着凛冽的寒风,许昌鄢陵县柏梁镇的马向前背着简单的行装,去深圳寻找自己的梦想。但他没有想到,仅仅过了70多天,自己就命丧黄泉,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尽管我们还不知道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记者经过多方了解,试图还原短短两个多月来,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首席记者 李凌/文 张晓冬/图 发自深圳

  【时光倒流】

  父亲:忘不了儿子远去的背影

  2009年11月初,冒着凛冽的寒风,马向前背着简单的行装,走路连蹦带跳,踏上了南下的汽车。远远地,他向父亲挥挥手,说:“爸,你回去吧,天太冷了,我走了,不会有事的。”半年前,他刚过了18岁生日。

  目送儿子远去的背影,马子善老人的心揪紧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儿子已经是第二次外出打工,而且3个女儿也在广东打工,相互之间有个照应,但他心里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张了张嘴,想把儿子叫回来,但最终没有说出来。他在寒风里站了半个多小时,直到载着儿子的汽车再也看不见了才离开。

  马老汉没想到,自从那次别离,再见到儿子,却是在深圳的一家殡仪馆里。

  姐姐:弟弟两个月换了几个工种

  马向前的三姐在富士康总厂工作了一年多,她所在的总厂有几万人,管理相对好一点,工资也可以,因为一时没有好的工厂可进,她就建议弟弟到富士康应聘。因富士康华南培训处正在招聘,马向前就每天凌晨4点多坐公交车去富士康排队,排了五六天才被抽到面试。

  马向前一眼就被人事部门主管相中,顺利进厂。2009年11月,先在研磨车间工作,因在工作期间弄断几个钻头,他们就逼马向前辞工,马向前听了姐姐的话没有辞工;2009年12月份,厂方给他换了一个车间;2010年1月,他被安排去扫厕所和车间,直到死亡。

  姐姐:弟弟加班费超过基本工资

  第一个月,马向前的基本工资是900元,其余的1100元都是加班费。第二个月也是如此。在他的工资单上,清晰地显示着这些。他把存折都交给姐姐保管了。他告诉姐姐,自己挣钱养活自己,不拿父母的钱。

  小王介绍,自己和死者马向前一样,需要提前半小时到厂,线长或主管要开20多分钟的会,每天如此。从上午8点干到中午12点,中午和晚上各有1个小时的吃饭时间,上午10点和下午4点各有10分钟的休息时间。然后从下午1点上班到晚上7点半结束,还需要交接班,走出车间门口已经是晚上8点15分了。“我们的基本工作时间是8个小时,基本工资10月份刚涨到了920元,剩下的时间算加班时间,每加一个小时的班工资是7.75元。实际上,除去吃饭、休息时间,我们加班的时间有3个多小时,但公司给我们记的是加班两个半小时!”

  1月17日,三姐去看马向前,临走时要给他100元钱,他不要,说身上还有几十元钱。据介绍,因为试用期满,马向前已经向厂方提交了辞职申请,2月9日便可以离开工厂回家过年了,当时他还招呼姐姐帮他收拾行李。

  现在还无法弄清楚,从21日到23日,短短的3天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

  父亲:和儿子相会在殡仪馆

  1月23日早上5点,马向前的母亲突然接到了儿子公司的电话,说马向前晕倒了,正在医院抢救,让马上过去,但没说是哪家医院。7点左右,马向前的三姐马丽裙突然接到厂方通知,说弟弟晕倒正在抢救。马丽裙7点多赶到华南培训处时,一位姓孙的主管告诉她马向前还在医院抢救,先把她带到了和平宾馆休息。

  马向前的大姐马慧也接到了电话,立即从东莞南城打车到深圳观澜华南培训处。马丽裙告诉她,孙主管始终没有说弟弟在哪个医院抢救,让她在厂门口等。20分钟后,孙主管把马丽裙拉到观澜和平宾馆,并说医院就在和平宾馆后面,但事实上宾馆后面并没有医院。“我妹妹苦苦逼问他,他又说带我妹妹去医院,结果把我妹妹拉到了观澜樟坑径村警务处,说要我妹妹办理接收我弟弟遗物的手续。遗物有厂牌、上班用的折叠水杯、耳塞,还有100多元钱。这时,厂方才说我弟弟已经被送到殡仪馆了。”马慧说。

  1月24日,马向前的父母来到了深圳,在来的路上,他们还不相信儿子已经死亡,但到了殡仪馆,却看到儿子冰冷的尸体。

  几日来,马老汉以泪洗面,他不吃不喝不睡觉,更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

  1月23日上午,马慧在马向前的宿舍收拾遗物时,发现弟弟的床铺被人动过,枕头拉链已经被拉开。马慧询问马向前的工友,得知马向前死在宿舍楼下,便前往死亡地点查看。地上还有血迹,以及一个破损的工作凳。

  1月24日9点30分,在深圳市殡仪馆,马慧一家人看到了马向前的遗体,发现他身上没穿衣服,从裸露的上半身可以看到身上有伤痕,胸口淤青,鼻孔有血迹,额头和前胸还有压痕。看过遗体后,马慧认为,她弟弟的遗体被人洗过。

  厂方的孙主管说其弟弟是在旷工的第三天凌晨4点死的,是猝死。“但是他的工友告诉我们,1月22日晚上10点多还看到我弟弟去上夜班了”。

  【员工控诉】

  “这里太垃圾了”

  马向前的生前同事王姓女孩说,2009年2月,她进入富士康龙华总厂,但总厂一看他们还不到18周岁,就于同年6月8日把他们调到华南培训处了,迎接他们的除了破烂的厂房外,更让人受不了的是“严厉”的管理。

  2009年下半年,公司生意慢慢变好,就逼着员工加班,“不想加班也不行,找主管理论他就威胁你,扣你年终奖,或说不想做了你再找,他还叫来保安,保安一来就是一帮,浩浩荡荡拉你去保安室,一顿拳打脚踢,没有一个从保安室出来不挨打的”。

  “大家说这里差不多算是 ‘人间地狱’了。”仅仅到了当年6月17日,和她同来的17个工友就走了12个人,现在只剩下她和另一名同事了。

  “这里太垃圾了。”王姓女孩说。

  【泣血悼文】

  “妈说梦到你了,你大喊‘快来人,救救我’”

  弟弟你死了,爸爸妈妈给你盖了楼房,十几亩的田地,他们为你种满了花卉树木。现在那些花卉树木已经长大可以卖钱了,卖钱后将来给你娶个好媳妇,妈妈还说过年的时候让别人给你介绍女朋友呢!

  你让爸爸妈妈怎么活呀?他们已经回不到老家了,儿子都没有了,两个孤苦伶仃的老人还有心去拼搏奋斗吗?你死了家里的门牌都掉了。

  妈妈说她在1月23日凌晨4:00左右做梦了。你在梦中说“快来人,救救我”,没想到早上7:00就接到了你昏迷在医院抢救的电话。

  你过得太孤单了。以前姐姐们去工厂门口看你时,你总是早早地等在厂门口,等着见姐姐,哪怕见面是短暂的几分钟,你就像过年一样开心。你是多好的弟弟啊,来世我们还是一家人,姐姐会保护好你。

  可怜的弟弟,你是那么听话,你的工资卡也交给我保管,姐姐1月份给你的零花钱,你到死都没花一分。

  摘自马慧写给马向前的悼文

责任编辑:何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搜狐IT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