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专家称企业管理不当引发富士康员工自杀悲剧

2009年07月27日10:57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湖南电视台-etv《法制周报》

  传因丢失样机曾遭非法搜查拘禁

  专家称企业管理不当和心理脆弱引发悲剧

  富士康25岁员工自杀事件追责

  一个25岁、刚刚毕业一年的名牌大学生,为了还自己一身清白,从所在单位的12楼纵身跳下,当场殒命。

孙丹勇的悲剧,带给人们的不仅是对生命脆弱的惋惜,更多的是对企业管理者的追问与社会警示。

  那纵身一跃前的挣扎

  2009年7月16日凌晨1时44分,富士康员工孙丹勇平静地走进兆丽花园小区,来到自己所住的A2栋的路口。他往里看了一下后,径直走进了A3栋的电梯。在电梯内,孙丹勇直接按了上12层的按钮。

  来到12层后,孙丹勇出电梯左拐走到通道的一个窗户,孙丹勇先是撑着通道的窗台,踮起脚尖往楼下看;之后,他便在窗台下坐了下来,一动不动,这一动作保持了大约一个多小时。

  凌晨3时33分52秒,孙丹勇从窗户口纵身一跃,跌落在楼底下。

  富士康公司设在电梯内和楼下的两台监控摄像头,完整地记录了孙丹勇从走进电梯直至跌落到楼下的全过程。警方事后为相关人士调取的这些监控录像,让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在灵魂深处有过痛苦挣扎的年轻人,是如何一步一步地走向死亡的。

  孙丹勇,云南曲靖人,哈尔滨工业大学2008届工商管理本科毕业,生前就职于富士康公司。

  孙丹勇的跳楼自杀,人们很快就找到了事件的起因。在其自杀之前,他曾接受富士康公司环安课的调查,并被传曾遭受非法搜查、拘禁和殴打。而发生这一切的缘由是,几天前,公司交由其保管邮寄给苹果公司的16部iPhone(手机上网)样机少了一部。

  一段7月15日孙丹勇与女友阿春的短信聊天记录,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他在生前的最后一个下午所经历的挣扎。

  女友:老公,你晚上几点回来吃饭啊!(07/15 15:10)

  孙丹勇:没事了,反正要回去找工作。(07/15 17:32)

  女友:就是,我感觉这份工作也不见得怎么好,咱们回去也找得到工作的。今晚他们要什么时候才让你回来?

  孙丹勇:我在办公室,一会儿就回来了。

  女友:你还要多久才回来?

  孙丹勇:不知道,主管都还在查,我也想查一下问题在哪。

  女友:好的,不着急,好好查一下,我等你回来一起吃饭。他们不让你走吗?

  孙丹勇:不要联系我。

  女友:那你今晚要不要回来?

  孙丹勇:不知道,不要问了。

  这段短信聊天之后,孙丹勇未再与其女友联系,直到16日凌晨1时48分。

  “亲爱的,不好意思,明天回家去吧,我出事情了,千万不要和我家里人讲,不要和我联系,第一次求你,一定要答应噢!真的很对不起你!”孙丹勇独自坐在A2栋12楼的一个窗户底下,最后给女友发了这一条语意凄绝充满幽怨的短信。两小时后,他决绝地选择了离开。

  阿春显然从这条短信中感受到了点什么,“她疯了一样地打电话给男友孙丹勇,但都没有人接,直到凌晨4时许派出所民警找到了她。”

  以生命为代价的辩白

  与一条生命的逝去相比,到底是谁拿了一台iphone手机的真相,其实已经不再重要了。

  事后,孙丹勇的家人明确表示不希望媒体介入,他们正在与富士康公司协商善后事宜。孙丹勇出事前还在跟大学同学聊天,他的突然逝去,让这些大学好友无法接受,转而诉诸网络,并期望借此引起全社会的更大关注。

  于是,7月18日上午的天涯论坛上出现了一封长篇帖文。孙丹勇大学期间同一个宿舍睡下铺的同学沈佑福告诉媒体,这篇后来引起网络热议的帖文,是其与孙共同的同学,现在法国留学的高歌所为,而后者正是孙丹勇自杀前最后的网上聊天对象之一。

  21日,高歌将其与孙丹勇最后一次的聊天记录,再次发到了天涯论坛。从这段聊天记录中,人们可以看到,主要当事者孙丹勇对于iphone事件的说明。

  “从88EVT开始,所有机台都是经过我手的,以前也没出过事。(我)从来没有拿过任何东西,这次少的机台也不是我拿的。”孙丹勇说。

  “我仔细想了一下,机台少只有两个可能性。一是我装箱之前确实就被人无心拿走了,另外一个可能就是确实有人有意在当晚或第二天拿走了。虽然纸箱有贴保密封条,但是我在那也放有保密封条,而且大的纸箱有人动过。”

  “我之所以脱(应为:拖,记者注)了3天才告诉主管,是因为我一直在找。我当时只是以为机台应该还在(生)产线,想自己把问题处理掉。后来实在找不到了,也知道如果机台泄密会对公司有很严重的后果,就打电话告诉他了。”

  “虽然我没钱,但是我对iphone不感兴趣,这说的是良心话。”孙丹勇对高歌说:“我今天被(在)环安课做的那么(些)记录,从良心上说,都是真的,没有半句假话,虽然看起来有些地方值得怀疑,我能理解你们(他们),换了我我也会这么想的。但我不能接受环安课对我的人格污辱!”

  “我只是有嫌疑而已,亲爱的环安课顾钦明课长,你们有什么理由和资格扣留我在你那,对我动手?”孙丹勇说:“少机台是我的责任,我能接受,也很愧疚,但不是我拿的!”

  生前自诉曾遭非法拘禁

  从前述聊天记录中,孙丹勇提到了两个事实。其一是他反复澄清自己没有拿那台失踪的手机,其二是在调查过程中他遭到了侮辱。

  但接受媒体采访的环安课人员表示,在调查期间,他们没有听到孙丹勇被打骂和人身攻击的动静。环安课是一个六七十人上班的大的办公区域,孙丹勇当时就在稍高于办公桌的挡板(屏风)后面接受调查。“在这里讲话,办公室的人都能听到。”

  7月16日,富士康公司向媒体公布了一份孙丹勇签字的同意书,以表明公司对孙进行调查是其本人同意的。

  对于以上细节,参与调查的福民派出所民警称,案件发生后,警方已就孙丹勇的自杀和他杀进行排查。“死前接受公司调查时是否曾遭受侮辱和殴打,尚在调查中。”

  据了解,富士康公司涉事环安课长顾钦明已被停职停薪,接受警方调查。警方还表示,“依据现场法医调查,孙丹勇系高空坠落伤,并未有其他可疑伤痕。”

  富士康科技集团行政总经理暨商务长李金明事后接受媒体采访说。“我可以负责任地讲,富士康没有授权也不会允许任何人或部门做出超越法律之上的事情。”

  7月22日,富士康公司总裁郭台铭首次对孙丹勇事件进行公开表态:“人家是个农村出来的孩子,家里培养个大学生很不容易,集团要尽全力做好死者家属抚恤工作,从优处理善后事宜。如果发现确有出现员工有失妥当的行为,请集团工会能够第一时间介入调查。同时,要做好家属的心理抚慰工作。”

  企业管理不当引发悲剧

  孙丹勇出事后,人们在惋惜之余,特别对企业的管理提出了批评:“事情总是能查清楚的,怎么就会整出这样严重的后果呢?如果不是受了极大的冤枉,一个有主见有知识的大学生,怎么可能会走此绝路?”

  来自网络的质疑之声更为强烈。网友乡村猎手说,“我也是富士康的一名员工,他选择这种方式离开这个世界,不光是富士康的悲哀,更是社会的悲哀。一个如此开朗的人选择以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人生,可见他遭遇到的是怎样的一种非人的待遇和污蔑。哀悼他也是哀悼我们自己,我们每个人都是弱势群体,也许我们每个人都会‘死’一次。我希望你暂时不要安息,你一定要看着那些罪恶的人还你清白!”

  作为此次事件的当事方,富士康公司管理层也有自己的说法,“孙丹勇的离去,不仅对他的家人是个沉重的打击,对集团也是人才的损失。”富士康科技集团行政总经理李金明说,孙的自杀,无论出自何种原因,都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富士康内部管理上的不足,尤其是在如何帮助年轻员工排解工作和他们个人精神层面上的困惑和烦恼方面做得不够细腻和条理。

  一位长期从事企业管理研究的学者表示,孙丹勇事件所暴露的问题,恰恰是企业在管理方面存在诸多漏洞,企业管理者应从中看到自己的责任。

  首先,尽管对调查环节是否存在非法拘禁的问题,现在还没有一个权威的说法,但从当地媒体的报道中可以看出,孙丹勇是在一个有六七十个人办公的大环境中接受环安课的人员调查的。让孙丹勇的尴尬暴露在六七十个同事面前,不管是否有拘禁侮辱的事情发生,这样的调查对人格的损害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发生了侮辱性言辞或动作,那对其的损害将更大。

  其次,作为企业的产品管理环节,应该有严格的程序和规则,发生货物遗失的事件,应该可以避免。作为一个在全球都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发生货物丢失事件,本身就是一个值得其管理者深思的问题。

  最后,从警方公布的监控录像和孙丹勇前后与女友的短信记录和同学的聊天记录可以看出,7月15日下午,孙丹勇已流露出极度悲观的情绪。晚上,孙丹勇没有回家,凌晨1时后,孙曾在12楼的窗户口静静地坐了一个多小时,如果有关调查人员能够注意到孙丹勇情绪上的变化,就应采取应急措施,对其进行保护。

  另外,作为一个已经毕业的大学生来说,遭受了不公正待遇,与生命相比,孰轻孰重,应该能分清轻重。简单地选择自杀,以生命的代价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是心理极不成熟的表现。

  大学老师深情追忆:你在天堂还好吗?

  据记者了解,孙丹勇的老家在云南省宣威县龙潭镇的福禄村。事发后,其父母、大哥及小叔已赶赴深圳,处理孙丹勇的后事。目前,孙家已与富士康公司初步达成协议,孙丹勇的遗体已火化。

  孙丹勇共有兄弟姐妹三人。孙丹勇哥哥孙丹雄(音)从重庆医科大学毕业后,分配在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当医生。在当地人的眼里,孙丹勇的高考去向似乎比其哥哥更受人羡慕,“他考上这样一流的大学(指哈尔滨工业大学),在我们村里是不多见的”。

  7月20日,孙丹勇的一位大学老师饱含深情地写了一篇祭文《你在天堂还好吗?——祭奠我的学生孙丹勇》。这位老师回忆,孙丹勇出身贫寒,“丹勇冬天从来都不穿棉衣、棉鞋,就是一身单衣、一双单鞋过冬,即使给他发了补助,让他去买,也不见他身上的衣服能暖和多少,每每问起,他都说不冷。每一次给他发完生活补助的时候,我都会告诉他身体是最重要的,一定要吃饱,有什么困难找老师。可每一次他还是自己饿肚子,自己吃苦。因为在他的心里,他没有觉得这是在吃苦,他知道年级的补助是有限的,还有很多同学和他一样需要帮助。”

  祭文最后还写道:“毕业前他来找我签(毕业生就业)协议的时候,我告诉他除了要保持自己的努力和认真以外,还一定要开朗、多和人交流。那时候,他的笑容灿烂而羞涩。然而谁又能够想得到,就是这样一份协议,居然开启了他生命倒计时的时钟。”

  “一直以来你都是面黄肌瘦,显得弱不禁风。你总是那样的内敛,那样的沉默,总是喜欢用行动来表明自己。生命有长短,却没有黑白,离去了或许是解脱,或许是种表白!” 《法制周报》首席记者朱春先 

(责任编辑:赵秀芹)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昵称: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