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互联网 > 国内互联网

官方称压力来自网民 否认躲猫猫调查团有托儿

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右)、调查委员会主任风 之末端在云南网与网民交流。生活新报供图

  本报讯(记者王鹏)昨天下午3点,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躲猫猫”调查委员会主任和市民代表一同来到云南网,就“躲猫猫”调查事件接受访问,并和网友展开在线交流。

  伍皓称压力来自网民

  在线交流开始前,伍皓接受了众多媒体的采访。他称,同此前召集网民参与“躲猫猫”调查一样,此次来参加在线交流,也是为了公开回应网民对调查产生的质疑。

  “有人劝我不要来,说在线和网友交流如同被放在火上烧烤,但是我认为有质疑没关系,任何工作都是在质疑中取得进步的,我就是来了解是什么样的质疑。”伍皓说。

  调查报告发布后,网络对事件的关注进一步升温。伍皓称,宣传部门组织网民调查并未受到上级部门的压力。让他意外的是,网民反而成为最大的质疑群体,“让网民去调查是否成为常态保持下去,最大的压力来自于网民”。

  调查员不愿求助官方

  下午3点,在线访谈开始,访问的焦点很快集中在调查委员会为何难以接触监控录像和犯罪嫌疑人。

  伍皓称,他注意到一个细节,调查委员会要见嫌疑人,公安部门表示接受,但是随后是检察机关提出意见,说已经超越了法律的规定。

  伍皓表示,为确保这次调查活动网民参与的独立公开性,他像很多网民一样守在电脑前等结果,看了调查报告后才知道没有会见到嫌疑人。

  伍皓称,事后他和调查委员会主任风之末端谈过,“他们也是没有经验,如果碰到这种小的障碍,他们应该跟我通气,我协调县里面说明利害关系可能会特事特办。他(风之末端)跟我说,如果打电话是不是让人觉得是在宣传部门的操控之下?”

  找托儿是“引火烧身”

  网络上一度质疑的焦点,就是参加调查的网民是不是宣传部找来的托儿。对此,伍皓在访谈开始前,向媒体回应称,他保留有风之末端等人最先通过网络报名的QQ聊天记录,“这些人绝对不是托儿,如果必要,我考虑公开这些记录,以作证明”。

  在访谈中,伍皓表示,从宣传部门的角度来说,没有必要去找托儿,找托儿是“引火烧身”。“我们新闻处的同志也说,需不需要这些调查组成员碰个面。我说为了保证他们的独立性、公正性,不需要碰,就是临时去,就是搞突然袭击。”伍皓说。

  他称,自己尊重网民的质疑,“我昨天花了两个多小时,认真地看了所有网友的质疑,看到凌晨3点”。他表示,网民的质疑主要是因为调查员多为媒体工作者,“我是分管媒体的负责人,给我一个很大的震撼,我们媒体的公信力看来也很成问题。所以我下一步要狠抓媒体的公信力,公信力才是媒体的生命”。

  而作为被质疑的焦点,风之末端也再次向媒体表示,他仅为一家网站的编辑,并非公务人员,不是托儿。

  司法结论很快会见面

  在回答网民疑问中,伍皓再次表示宣传部门不能取代司法机构。

  “网友可能有质疑,对于这个事情宣传部门有越位现象,这是政法机关的事,跟宣传部门有什么关系?”伍皓称,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这是宪法赋予每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从尊重公民的这些基本权利的基础上,宣传部门可以有所作为。

  伍皓说,虽然他对调查报告不满意,但网民参与和舆论监督的目的达到了。“通过我们这次活动,至少我们对司法部门监督产生了效果。有了公众和网民的参与以后,司法部门在办案子就不会像以前那样一拖几个月。司法机关的调查结论,在舆论监督下,我们相信会很快跟公众见面”。

  ■调查员说法温星:我从来没隐瞒身份

  在云南网所在办公楼3层走廊,记者温星被媒体团团围住。他本来是前来采访伍皓的一员,但因为曾是网民调查团的“网民代表”,他反而成为被关注的焦点。

  温星是云南一家报纸的社会新闻记者,他曾在数年前结识了当时在新华社工作的伍皓,双方加为QQ好友。本次调查,他在QQ群中以网民的身份报名。他说,他从来没有掩饰自己的媒体身份,“我博客都是实名的,只要一搜索,很容易知道我是记者”。

  他认为,记者的身份不会影响调查的公正,而作为一个网民,实际的调查结果却让他失望。“我事先想到了司法机构可能会拒绝我们一些请求,但去之前以为,这次活动是宣传部召集的,可能会给我们一些特权”。

  温星期望的特权并没实现,他把这一点归结为目前身受网友质疑的原因。

  “我们没接触到核心内容,所以调查就没结果,所以就会被视为托儿。”说话时,温星气愤并懊恼地摇头,“没调查结果被说是作秀,只能说活该”。

  但他反复证明调查团成员们的独立性,他说他和风之末端、边民都是今年2月成立的云南网络文化协会成员,协会归宣传部领导,但成立后并无活动,他们与宣传部门也并不熟悉,只是以知名网民的身份加入。

  “如果换一批不知名的网民,参加调查,也没结果,质疑他们是托儿的声音会更大。”温星说。

  虽然调查团已经解散,但温星说他的调查使命并未结束,他将在博客上发表文章,总结这次调查事件的得失,“可能还会有一些针对宣传部门的批评,希望以后宣传部门能总结经验,做得更好”。

  本报记者王鹏  

(责任编辑:刀影)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伍皓 | 云南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