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IT-搜狐网站
IT频道 > 互联网 > 国内互联网

在线音乐版权冲突的缓冲地带

  激烈的版权对抗让在线音乐行业的发展陷入重重困局,什么样的公司才能幸存下来?

  杜晨/文

  最近几年你还主动掏钱买过音乐CD吗?而且还是正版的?答案一定是很少或者没有。在全球,音乐CD的销售量都在逐年下降。

RIAA(美国唱片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07年CD的出货量相比2006年下跌了17.5%,收益下跌了20.5%。在中国,这个数字可能更惊人,因为这里有诸多的搜索引擎公司提供的MP3搜索可以供你免费下载,当然它们大多都是盗版的。

  自从音乐变成二进制的代码之后,传统唱片公司就在向数字音乐艰难转型,在这个转型中,盗版问题自始至终都在困扰着唱片公司们。数字音乐主要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在线音乐即互联网音乐,由于在中国有类似百度这样的搜索引擎公司存在,盗版使得互联网音乐的利润几乎为零;另一部分是无线音乐,比如运营商控制的手机音乐,这部分在运营商及SP的协助下,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由于运营商便捷的收费渠道,唱片公司的版权也得到了较好的保护,业内所说的数字音乐收益的大幅增长基本都集中于此。

  面对获取、复制和传播音乐都无需成本的互联网,传统唱片公司在中国的在线音乐市场上实在是束手无策,搭建新的商业模式对于他们来说还仅仅只是一个初始的尝试,更多的办法是只能动用版权的杀手锏来与互联网公司进行对抗,层出不穷的版权官司就出现在了传统唱片公司与互联网公司之间。

  在利益双方尖锐对抗的同时,出现了另外的第三方力量,这个新兴的第三方力量在激烈的版权冲突中形成了一个矛盾的缓冲地带,而它们的尝试有可能代表了在线音乐的商业未来。

  强硬派与温和派

  北京源泉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成立于 2003 年, 其CEO吴峻是最早在纳斯达克上市的SP公司灵通网的创始人之一。成立源泉,吴峻是希望在传统唱片公司与SP之间搭建桥梁,提供一套在线音乐版权推广发行平台。对源泉来说,这个平台在无线领域里比较容易实现,因为通过移动的平台,SP可以向最终用户收费,在下载数据上也相对容易监控。基于此,源泉能够得到稳定的收入,而这个收入就来自于其在购买唱片公司的版权后向其他SP公司进行的转售。

  传统唱片公司在向数字音乐转型的过程中,对源泉这样的版权代理公司是有依赖的,一方面他们并不熟悉互联网等新媒体的推广方式,另一方面也因为单个内容公司对SP等渠道商,不知道以何种议价方式进行谈判,更难以通过技术的手段进行监测。所以,源泉这样既有SP经验又了解数字音乐的公司就有了生存的空间。

  作为传统唱片公司的利益代言者,源泉采取一系列强硬的措施打通了自己的商业模式。2005年一年,源泉就与华友世纪、中华网等多家SP打起了官司,最终在2006年胜诉,这也是中国首例因侵犯音乐版权而被判败诉赔偿的案例。在SP领域的一系列成功官司,使得源泉获得近80家音乐版权和唱片公司的授权,与大约130家SP建立了合作关系。

  源泉也希望能把用这种强硬态度塑造起的商业模式延伸到互联网上。今年年初,源泉与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联手将百度告上法庭,称其有50首歌曲在百度上出现链接,索赔106万元。源泉在这次诉讼中拿出了百度可能参与盗版的证据,比如源泉发现了“YY系列”的神秘网站,这个系列中的域名都是以一个英文字母加一个阿拉伯数字加字母“YY”组成的,这些网站无法访问,但百度却能经常“搜索”到它们服务器中存储的音乐内容。

  在这次有了新证据的诉讼之后的4月9日,四大唱片公司中的三家环球、华纳、索尼BMG又再次跟进,再将百度、搜狐、搜狗诉至法院,以侵犯录音制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索赔1.16亿元。

  “关于互联网侵权的赔偿问题,唱片公司正在建立一个商业规则,而且这条规则将越来越成熟。涉及侵权的互联网公司所要支付的赔偿额度,将逐渐加大。”吴峻称。源泉希望通过不断胜诉的官司来让互联网上的盗版音乐绝迹,给正版的音乐以生存空间,同时自己转售版权的生意也能够在互联网上得以为继。

  与同为版权转售商的源泉相比,北京无线星空音乐有限公司的态度就不像源泉那样强硬和激进,他们不希望以打官司的方式来获得互联网公司的被动合作,而且他们认为要把百度打倒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打官司起码需要一两年的时间,而且互联网盗版的问题也不是法律起诉就能够解决的”。无线星空的创始人唐月明说。

  唐月明生于80后,其公司中也多为80后的年轻人。此前,唐月明曾在华纳、太合麦田的新媒体部门任职,于2005年成立了无线星空,其业务也同样是版权转售的生意,不过他们把自己定位在了数字音乐发行商的角色上,而不是向源泉那样旗帜鲜明地知识产权保护。这种定位也让无线星空在面对互联网上免费的在线音乐时,不像源泉那样的激进与强硬。“免费与共享是互联网的精神,这种精神不是几家公司就能够改变的,我们只能去适应这个市场,而不是用强硬的手段去改变这个市场。”唐月明对互联网有着温和的态度。

  无线星空在互联网上有数百家合作伙伴,唐月明希望今后能向这些网站输送出拥有正规版权的音乐,然后再以广告的模式进行分成。

  未来的整合者

  强硬派与温和派虽然定位不同,但是他们现在的收入来源却一样来自于无线,在收入得到保证的前提下,他们都希望能在互联网上找到成功的在线音乐商业模式。

  实际上,数字音乐业界对互联网上的商业模式的考虑无外乎是两种,一种是像美国苹果公司打造的iTunes平台一样,可以向用户进行单曲收费;另一种就是有一个能免费提供音乐带来大流量的互联网平台,然后由广告收入支持,来进行分账。但是这两种方法在中国都还没有得到最终的证明。

  爱国者曾尝试做iTunes模式,但是由于互联网上遍地都是免费的MP3,这种方式实在难以为继;而成立于1999年的九天音乐网,号称是国内最大最权威的正版音乐门户,也获得了千万级美元的投资,但是近期也不得不进行裁员,因为他们大量购买的正版音乐无法在互联网上转化为成规模的收益。

  与之类似的还有新浪的乐库,新浪希望通过自己庞大的平台与四大唱片公司进行直接合作,建立一个免费的大流量音乐平台来吸引广告,不过,广告主对一个既有正版也有盗版存在的市场仍持观望的态度。在中国没有音乐下载服务的谷歌公司也正打算推出一款搜索产品,这个产品同样是以网络广告为基础,向用户提供高品质的免费音乐下载。这些音乐内容由传统的唱片公司和一家名为巨鲸音乐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共同提供。但是,在产品没有被证明之前,谁也说不好这种模式能否成功。

  在线音乐流量巨大,但在互联网公司与传统唱片公司的版权纠纷上又存在死结,一边是头疼的版权问题,一边是不甚清晰的商业模式,传统唱片公司的两难境地只能将未来的希望寄托于第三方公司身上。专业的数字音乐发行商也许是一个不错的缓冲地带,“唱片公司要活下去,就需要专业的第三方来做数字音乐的整合营销。”无线星空的唐月明说。

  在互联网时代,尽管长尾市场理论上存在,但是在中国的数字音乐市场上,真正赚钱的还是只有大热门。无线星空曾负责营销的《神话》就成为了一个大热门的经典案例。在这个营销中,第一步是靠互联网上的免费拉动人气,然后再辅以推广彩铃下载等方式来获得收入。

  这种依靠在互联网上免费推广成为大热门后,再通过SP赚钱的模式也被A8音乐集团熟捻运作。

  A8音乐集团同样也获得了四大唱片的音乐版权资源,但是与源泉及无线星空获得的版权不同,A8获得的是上述唱片公司音乐的使用权,而不是转售权。所以,A8的商业模式是通过自己的平台进行无线音乐的推广来获得收入,这在一定程度上很像传统的SP公司。不过,A8音乐集团还拥有一个UGC(用户产生内容)的互联网平台,这个平台让A8成为了一家综合性的数字音乐公司,通过这个UGC平台,A8能够低成本地收集自己的音乐内容,从中选出优秀的单曲进行推广。去年,一曲低成本获得地网络原创歌曲《求佛》就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6月中旬A8音乐集团即将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在音乐产业衰退的今天,A8的即将上市也会给在数字音乐里耕耘的公司们一针强心剂。数字音乐已经成为音乐产业的未来,而音乐产业的衰退不仅仅只是因为盗版问题,或许更多的是因为音乐产业的固有模式和规则难以经受新媒体发展的冲击,而用户选择盗版也不仅仅只是因为价格问题,或许用户更在意音乐带给他们的更多体验。所有这些都需要新兴的第三方力量来辅助传统唱片公司实现。

(责任编辑:romp)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吴峻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